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通古斯萨满教敏知观探析]
满洲文化传媒
·Wuthing we gwen tull?
·从教乌云看满族萨满教的宗教教育
·满洲族著名影星胡军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国庆天安门广场上的满族图腾柱
·满族的祭祀,萨满文本和神话
·清太祖高皇帝實錄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萨满教变迁
·火爆的满洲民族祭祖大典
·努尔哈赤逝世383周年纪念
·满洲民族英雄后金国大清国缔造者努尔哈赤逝世383周年纪念日(1626年9月30日--2009年9月30日)
·满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无处不在的满洲文化~~
·满洲民族亲族间常用称呼
·通古斯满洲民族古文化遗存探考
·再论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大清国满洲亲王出行图
·在边疆尼堪的狂风中
·黑龙江流域满族的风俗习惯
·实拍大满洲地区的原著民
·从满族名著《红楼梦》谈满族服饰
·满族与海东青
·《红楼梦》前八十回满洲语词例释析
·从满语看如何保护传承少数民族语言
·满族名菜:酸菜白肉血肠
·满洲民族传统发式辫连子
·雍正关于学习满洲语的上谕
·满族掀起寻根祭祖热!
·马英九题字:满族加油!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祭祀
·满族的饮食
·做大做强满洲民族文化产业
·满族著名表演艺术家英若诚
·辛亥国难纪念日:1911年10月10日--2009年10月10日
·辛亥大屠殺的滿族人頭填滿了井筒子
·满洲旗袍 闻名天下
·向满洲语借词的汉语方言
·满洲族歌舞舞天下
·通古斯满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德国出版满洲舒舒觉罗氏《祭祀全书》
·满族民间刺绣中的萨满教文化
·伊通大力发展满族文化产业
·满洲旗袍的细节~~~~
·满洲八旗子弟与京城八角鼓
·黑龙江小学满洲语学习课堂
·满洲民族民间文学中的信仰观念
·通古斯满洲民族鲸海文化初探
·音乐视频;罕王回满洲
·满族文学艺术
·吉林满洲族博物馆即将开馆
·满族百岁老人肇荣珍
·旗人妇女口述:"我什么光也没沾着"
·满洲文书法欣赏
·满族人古老的传统技艺鹰猎后继乏人
·吉林市满族陈列馆展示厚重历史
·通古斯满洲民族佩饰古俗考源
·通古斯满洲石氏家族萨满教神歌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通古斯满洲民族早期婚姻及其在清代的遗存
·满族人十大不明白
·岳飞大侄子,请你滚出满洲!!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中的“盗火”神话
·满族萨满舞蹈的古崇拜意识论
·通古斯满洲民族萨满教面具制做艺术
·满洲族旗胞盛大公祭努尔哈赤
·满洲旗袍,怎一个美字了得!!
·满族资料图片集【九】
·通古斯萨满教敏知观探析
·满族你这个2B民族到底优秀在哪里?
·把耻辱刻在脸上却不知羞耻的劣等民族
·满族人当前的任务与责任
·满族格格穿旗袍原来是这样的!!!
·外满洲萨满文化的艺术大展
·河北丰宁农民建满族民俗馆
·满洲国邮票
·再现传统萨满教祭祀全过程
·大满洲地区通古斯原住民族摄影
·东北满族习俗行文化:爬犁
·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关于开办满洲语学习班的通知
·小语种民族还有明天吗?
·滿族格格
·从《红楼梦》谈满族服饰
·遍布东北各地的的满洲语地名
·一部通古斯满族文学故事的背景——《尼山萨满传》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满州族民间文学的萨满教传承
·《红楼梦》里面的满族风俗
·满洲の思念
·一套印有满洲文字的满洲国邮票
·评关纪新《老舍与满族文化》
·满洲民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惠英红领衔娱乐圈十大满族明星
·满族灵禽崇拜祭俗与神话探考
·本溪立冬民俗满洲民族风情浓
·郎世宁绘带有满洲文字的十犬图...
·通古斯满洲民族词典
·红楼梦》中的满族旧俗
·丢勒经典满洲旗袍肖像画
·川岛浪速与“满洲独立”
·通古斯满洲文化:博大精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通古斯萨满教敏知观探析


   
   
通古斯萨满教敏知观探析

   
   一

   
     原始宗教萨满教是在生产力还处于极度低下和十分愚昧状态下产生的一种观念形态。在强大的自然力的频繁威胁与挑战面前,人类为共同生存发展,壮大自己的生存空间,因不断需求规范和扩大本氏族自身的社会影响力而开始了最初的宗教祭拜活动等。萨满恰是这种特定观念形态下产生的时代宠儿。不仅如此,由于氏族自身发展的时代需要,作为氏族萨满也日益被推上神圣的社会大舞台,成为传统文化数千年来的直接创造者、践行者,同时又是最忠诚的承继者与传播者。北方诸民族社会历史调查反复证明,萨满教中的萨满与氏族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不可分割的社会整体。原始氏族是原始萨满教产生与发展的温床和摇篮;而萨满教的传播者萨满,则是氏族生存、繁衍、发展的勤勉保姆。他对一个氏族的兴与衰,常常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萨满与氏族两者总是相濡以沫,相互依存。随着氏族社会生产力的进步与发展,双方制约着的社会生产关系才在潜移默化中不断松弛或发生质的改变。故此,萨满特定的文化形态的出现和延续,是有着时代的条件和滋生的土壤的。我国长期处于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东北地区又因曾一度沦为日本军国主义铁蹄下的殖民地而延缓了社会发展。生活在东北的满族等北方诸民族世代有信仰萨满教的习俗,也容易将古老的信仰形态在客观上延续下来。这也是东北地区萨满文化遗存丰富的重要外因。建国以来,在党和政府的重视和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我国在极力发展社会生产的同时,也加强民族文化遗产的认真搜集和抢救工作,并成果斐然。民族历史调查还进一步证明,经济相对滞后的北方渔猎民族的萨满文化信仰保存稍显浓厚;而经济变革较快的民族,传统固俗和古老的萨满文化则渐趋简化。这种文化的自然增削,向我们民族文化工作者提出了一项刻不容缓的神圣职责,即民族文化研究要重视古文化,要热切关注正处在消亡中的萨满。
   
     在古代,氏族成员间的相互制约的社会性法则是极为严格的。原始社会初期,由于生产力极端低下,在强大的自然力面前,人与人之间只能相互依存,个体的人一旦离开了集体,就意味着死亡。正如英国著名的进化论创始者达尔文所指出的那样:“一个部落如果拥有许多的成员,由于富有高度的爱护本族类的精神,忠诚、服务、勇敢,与同情心等品质,而且几乎总是能随时随地进行互助, 又能为大家的利益而牺牲自己,这样一个部落会在绝大多数的部落之中取得胜利,而这不是别的,也就是自然选择了。”1萨满就是富有高度的爱护本族类的精神之人,肯为氏族利益效力。这恰是原始社会人类依赖法则的显示。萨满的产生是氏族文化发展的结果。萨满创造的心理抚慰术,常给氏族成员在生存抗争中带来安慰,给多艰的前程送来企望。可以试想,在原始氏族制度下,氏族集群为了生存发展,在最初的简单分工中会自然而然地涌现出一伙承担医病、卜事和宗教祭祀活动的成员。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人口的增多,这部分成员也日益扩大,而且分工更加明确,氏族依赖性更强。他们晓彻诸事,在祭礼、祛病、禳灾、记史、歌舞等方面倍显才干,成为氏族中深受欢迎的圣者——萨满。在漫长的社会发展中,氏族萨满为人类积累、传承下来浩瀚的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包括各民族优美的神话、史诗、萨满神谕手抄笔记、歌舞、古代地理图绘、原始造型艺术等等,汇聚成几个时代的民族文化精华。在一些国家的民族陈列馆中,我们都可见到大量的令人赏心悦目的萨满展品,使多少围观者驻足惊叹。近些年来,我们也陆续征集到数百件珍贵实物。萨满堪称人类文化功勋的构筑师,赢得了北方各民族的崇仰和赞誉。满族族传史料《吴氏我射库祭谱》认为:“萨满人杰,阖族祥瑞” 2。法国学者芬代森称,萨满是“医者、诗人、舞蹈家和哲学家” 3。国外还有些学者,颂赞萨满为“艺术家的最早类型” 4,有“艺术思维”,5 “和魔术师没有多大差别”。6
   
     国内外学者,自上个世纪中叶以来,对萨满特有的“灵性”都十分关注,称其为“萨满倾向” 7、 “萨满特质”8, “萨满智慧(能)” 9,承认萨满所独有的超乎一般人的不平凡智能、敏知和有应付某种非凡事态的能力与心态。
   
     这种认识,虽开阔了视野,尚嫌笼统,深究之仍觉茫然。我们面对斑斓多彩的萨满文化现象,不妨演绎出一个非常有趣、令人兴奋的问题:萨满智慧如何超凡?他们是凭什么本事,为人类文化创造下来如此骄人的成就呢?我们同国内、特别是国外一些同仁、朋友设身处地地探讨过这类问题。尽管所在国度不同,但在这个活生生的事实面前,常常很容易找到一个相近的共识:恐怕只靠笼罩在萨满身上的神圣无比的神的光环,所谓的“神迹”是很难实现的。单靠迷茫的“神学”是回答不清楚这类问题的。不可否认,萨满一贯倡导的灵魂观、气运观、神祇原道、多神崇拜观念,确是原始宗教萨满教的主旋律。尤其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米·埃利亚德“昏迷术”理论就曾提出萨满有“凭借他的昏迷术的本领”,“能自由离开肉体的法力”。10萨满的通灵术,成为权衡真假萨满的标准。要攻坚萨满学制高点,埃氏“昏迷术”理论确是一座阻隔问津萨满的冰山。据我们多年来对北方诸民族实地调查,特别是有目的地征集各族萨满家传传略、前人资料、实地访问有“灵附”经验的新老萨满及亲友,“灵附”传闻只局限在耆老口碑中,未找到一位可具体实践埃氏理论的萨满。其实,萨满在盛大祭祀氛围的特殊状态下,头脑和心智是清醒的,有知觉和感知意识,微闭双眼,身体颤抖,样似不省人事,实际上时时聆听着栽利(助神人)的话语。俗话讲:“三分萨满,七分栽利”。萨满虽在栽利诱护下尽现狂态,但他知道做各式“迷溜”特技时,不使身边人受到伤害。埃里亚德将萨满的这种出神状态用英语“Ecstasy”表示,意即入迷、痴迷,应该说还是合适的。汉译多用“昏迷”就不够准确了。从病理学、医学角度看,昏迷是意识完全丧失的一种严重病态。昏迷与昏厥不同,昏迷时意识丧失时间长,情况更为严重,且各种生理反射呈现不同程度的丧失。据大夫讲,许多病人在死亡前都可能出现昏迷。
   
     仅用“灵魂出壳”、“脱离肉体”等说法,并不能准确说透萨满当时精神心理的实际状态。其实,“病态心理是一切宗教的前提”,11仅仅是外象表现,关键是要了解产生这种“前提”的真实意义。萨满在精神高度集中、紧张、专一的心理运动下,在传统的宗教氛围与宗教经验烘染下,在阖族一片狂热的心理互授气氛,虔诚渴慕神降的踏歌声的感召下涌动成特殊的情感波、情感场。萨满意识还没有丧失,它自始至终是这场激情旋涡中的支配者。所以,萨满出神状态用“迷痴”这个概念是比较准确、合理的。这样,就突出了萨满教大神祭中神秘调遣者——萨满的心理大脑态势貌若“迷痴”,实则嬉戏态。萨满教本身就是远古人类精神核心,具有极大的务实性和功利性。萨满“迷痴”行为,就其形态实质是原始模拟术、调遣术、呼唤术、象征术、宣谕术等奇幻方法最形象生动的体现与复演。可见,人的主观能动作用应是第一位的。
   
     在所有宗教现象中,神秘主义的宗教“迷痴”行为都各有其特征,而萨满“迷痴”形态尤别具一格。它是萨满在原始崇拜的浓烈氛围中为最大限度地驾驭和凝聚氏族力量所习用的一种手段。萨满为了能最富有戏剧性地发挥“迷痴”才华,平时注意积累各种特殊技能。萨满为此要付出艰辛的努力。
   
   
通古斯萨满教敏知观探析

   二
   
     研究萨满的潜在特艺是极端庞杂、细腻的科学探索项目,只有民族学、原始宗教学、人类智能学、人体特质学、精神心理学、神经学、社会文化学等多学科学者的加入,才可能达到真理的彼岸。多年来,我们热衷于这方面的“攻关”和“破释”。在数千年来萨满创造的令人眼花缭乱、千变万化的观念形态中,抓住其要点是非常关键的。这个要点,就是对萨满最敏感最活跃的潜移默化的原态心理的驾驭与分析。多年来,我们曾对赵兴亚、杨世昌、石清山、何万霖、孟金福、赵理、张荣武等数十位深孚众望的各族萨满的阅历和神事经验等多方面进行跟踪调查,对萨满心灵世界有了较深层理解。萨满主持神祭活动,是对有惠于本氏族的自然神和祖先英雄勋业的诚谢与讴歌,慎终追远、激励后人,神圣而庄严,怀有一腔赤诚的情感和尽善尽美为全族服务的心是最主要的。那些长久赢得本氏族美誉的萨满,便具有这些美德。他们除有天赋的头脑、嗓音、健壮的体魄外,主要有一种可敬的献身精神和勇气,不避艰辛,不知疲倦,刻苦锤炼为氏族服务的技能。神是一种信念。人靠自身主观努力来践行信念是至关重要的。灵,来自刻苦,来自勤劳。在满族萨满中就有许多关于神的精彩解释。臧姓哈拉臧六十七萨满,在教“乌云”遗训中曾说:“学萨满要藉学万物之气,仿万物之能,汇万物之力,独揽一身,久习久练不可中辍,真神即现,便谓之有神”。吴伯通老萨满说:“古曰神者申也。人之所思,人之所念,人之所想,人之所冀,便是神也”。富察氏著名大萨满依崇阿讲:“神也,能也。学勤蜂劳蚁,百草可知其药性,百兽可知其禀性,百鸟可知其翔性,百鱼可知其水性,山川星月可知其动性。不知不解不能不做,非萨满也”12。
   
     萨满作为古代氏族文化的弘扬者,倾心于自我能力的锤炼。试想,若仅凭萨满虚幻的言行和缥缈的神话是赢不得族众的信任和拥戴的。纵然在原始社会乃至漫长的多神崇拜意识占据统治地位的时代,严酷的现实生活也迫使人们不允许有丝毫的欺诈与应付。如疾病、灾害、临难的判断与决策,都要求萨满果断采取有效措施,逢凶化吉。正因如此,氏族对萨满的苛求,锻炼了一代代萨满的过硬本领,为氏族谋福成了萨满世代相因的自重信律。真正的萨满在平日重视律己自修。《吴氏我射库祭谱》就劝诫萨满要守气,濡养体魄,指出“气贵养涵,朝夕勿惰。清寒寡居,洁身敛淫。心正爱勤,气畅常存”。“常秉一心,万勿杂思。尤忌淫嬉,伤神自恨”。13《富察哈喇礼序跳神录》载:萨满要苦学勤学,提倡敏知,贵在“萨满详析,宜精宜勤,宜细宜微,节中求节,徵中求徵”,“先察先觉,未雨绸缪”,14启示萨满的博知、勤知、迅知、敏知。萨满所敏求的技艺,就是不断提高自己多技能素质的锻炼。作为萨满,都具有超出常人的敏知能力。敏知特长,是世代萨满们在为本氏族治病、消灾的长期生存斗争中积累、丰富并恪守不渝的传统品德和技艺。萨满作为氏族安危的守护神,全氏族经济生产、社会生活、抵御天灾病患、外族侵扰等等,都是经过萨满协助筹谋、卜测与氏族首领合力实施的。甚至就连平时采集食物、踏察猎情、搬迁新址等等,也都多由萨满——观察清楚,仔细测试那里的水源、兽情、居地、四邻状况,然后才有全氏族成员的统一行动。这种社会性培养了萨满的责任心和为群体勤勉劬劳的践行信规,并世代相因,习以为常。对客观世界各种威胁的警觉、对全氏族自身生存需要和条件的追求、对一切未知现象的洞察和防范,都寄托着萨满强烈的关注力,使他们练达和铸就成在平日善于留心观察、慎思、寡言,遇到紧急事件时又能冷静筹谋、快速反应、化险为夷的特殊秉赋。同时,他们又有一种超凡的奇能,只要神服一穿,神鼓一响,便由静变动,由寡言变为痴狂者,将平时积累的敏知精神,化成排山倒海的呼唤力、感召力、注意力,以神的情感和名义,利用传统的宗教崇拜经验和载歌载舞的精神心理输导术,排遣人们的烦恼和郁悒,释解人们耿耿于怀的生活疑团,宣谕氏族里应迅即办理的急难事端,像魔法师一样将一群散乱的思绪化成一个声音。萨满成为这场调动族人精神心理、最富于统御全局能力的民间导演和指挥家。这种难能可贵的社会活动力,正是氏族要求萨满、萨满约束自身为氏族尽心服务的最高尺度和理想境地,也成为历代培育宗祀传承人、勉励后继者成为真正萨满的必备的立身法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