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黑龙江流域满族的风俗习惯]
满洲文化传媒
·寻找满洲族——思考“少数民族社会历史大调查”及其影响
·满洲族世界名著《尼山萨满》的背景
·《满法词典手稿》页面局部
·满洲族大作家老舍自杀之谜 谁是批斗他的幕后元凶?
· 通古斯滿洲利亞全圖(不包括俄羅斯被占的西伯利亞,庫頁島等)
·满洲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洲民族独特的灵魂观念
·如何解决满洲民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满族旧俗
·罕见的满洲民族史诗《乌布西奔妈妈》
·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满族院士吴季松
·满洲族著名大钢琴家郎朗
·大清国
·大清国通缉令
·满洲族松花江祭江大典盛况
·2009满洲族祭拜圣山长白山
·大清国末期忠烈满洲五虎将
·一个外来政权创造的历史奇迹
·铁血八旗满洲人的开疆拓土
·滿洲人的不歸路~~~
·满洲民族传统宗教萨满教变迁
·中國的版圖是這些人奠定的!!
·独具魅力的满族舞蹈欣赏
·毛泽东割让满族圣山长白山及其他割让给朝鲜的领土的问题
·【七子之歌】满洲版----献给所有飘零在外的满洲族人
·萨满教与北方原住民族的环保意识
·满洲老人----富育光
·后金國昭陵(皇太极陵寝)圖賞
·朝鲜见闻;贫穷就是社会主义
·满洲地区萨满教文化遗产保护
·汗水入土悄无声——忆满族文化传承人傅英仁先生
·满洲民族炕头上的艺术风景——满族刺绣幔帐套
·滿洲聖山長白山圖賞
·滿洲文門牌您見過麼?!
·后金国天命後期八旗旗主考析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满族说部:到哪里去找“金子一样的嘴”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亡明辨
·苏联拆运满洲机器设备评说
·散失在境外清国档案文献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六)
·满洲民族饮食习俗礼仪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丹东满族剪纸——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满族的马蹄底鞋
·吉林满族民间文学
·《清代满蒙汉文词语音义对照手册》(精)出版
·後金國的八王共治國政制
·《满文老档》讲述后金国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龙江流域满族的风俗习惯


   
    编者按:七十九岁的李克忠老人,是满族镶黄旗人,祖籍吉林长白山七道沟(满族聚居区)。后迁至距双城堡五十华里的李家窝堡,世居二百余载。术文是老人依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耳闻目睹记述的。但据我省满语研究所有关专家的考证,李克忠老人叙述的这些满族习俗为了使读者更好地了解满族的风俗及其演变,我们特请黑龙江省满语研究所穆晔骏同志为这篇史料加了注释。现在,我们将这篇史料奉献读者,供有关方面研究、参考。
   
    一、满族人的供祖、祭祖与祭神

   
     满族人祭祖先和天地神佛的传统源远流长。农村满族人又因其特定的环境和条件,决定了他们在祭奠形式上具有自己鲜明的特点。
   
     (一) 满族人的供祖
   
     满族人对祖宗非常尊敬,称祖宗叫“祖上”,祖宗板叫“位板”,供祖叫“立位”,祖宗板因年久更新叫“换位”。祭祖时用的猪,叫“使唤猪”或“祭祀猪”。日子过得比较兴旺的满族人,都立位。民间流传着这样的话:“日子旺,敬祖上,狗大孩子胖。”
   
     位板是两块长方形的木板,长二尺许,约八寸宽,三面装板刻花。满族人以西为大,位板供在西墙上,西炕不准坐人。每个位板前面刻四个字,南边位板上刻“蒸尝百世”,北边位板上刻:“俎豆千秋”(这八个字是“诗经”所载,表示子孙万代不断祭祖)。位板前摆香碟,木制,四寸见方,二寸高,上刻趟槽,正面刻莲花。南边位板摆三个香碟,北边位板摆四个香碟,供七个。这种摆法表明我们是长白山七道沟人。我屯赵家摆六个香碟,说明赵家是六道沟人。洪家摆一个香碟,就表明洪家是一道沟人{1}。我见到洪家板位前贴一张黄满洲彩(黄挂钱),这是他们头道沟人供祖的规矩。我家两个位板,南边位板比北边位板高一寸,香碟完全刷黄油。立位时,木匠做位板等祭器,都必须用吉星尺排尺寸,长短尺寸一定要赶上尺上的“吉星”。
   
     供祖烧达子香{2},不用一般香。达子香别名“满山红”,每到春季开花最早,先开花,后长叶,开花时清香扑鼻。这种植物在依兰县满山都是。烧达子香时把香碟由位板上请下来,碟内放上净灰,然后将达子香连叶带枝轧成香面,放在槽点燃。点燃达子香叫描香,先放净灰是为防止燃烧香碟。
   
     两个位板中间靠下的位置贴一张大红纸{3}写的“福”字, “福”字下边贴一张“素洋房”。“素洋房”是用蓝色、黑色加白粉色画的一张画,上有一片松林,远处有山,近处有水,前边一道小桥,桥下还有莲花,松林边是几所房子。因是索画,就叫 “素洋房”。
   
     祖上忌孝服,穿孝服的人不准进祖堂,如果进去要把孝服剪掉一块,表示这身孝服已经作废。如果本族人家办丧事,必须把祖上用幔帐遮上。
   
     (二) 满族人的祭祖
   
    祭祖使用的祭器一般是:
   
    地桌一张(长方形)摆件子用。
    槽盆一个(长方形),需能放下一口一百八十斤重的猪,槽盆放在地桌上。
    炕桌二张(长方形),供粘糕用。
    小方盘二块,摆件子端肉用。
    圆木盘八块,供粘糕用。
    幔帐架一个,青,黄布各一块,每块三尺。
    索仑杆子{4}一根,九尺高,上安旗斗一个。
    小瓷坛子一个,装米酒用。
    酒壶一把,拿猪用。
    供碟五块,祭乌鸦用。
   
     祭祖是请祖宗吃筵席,也叫使唤猪,一般是十月间收成以后办。此外,因病许愿也办,不管病好不好都要还愿,说这是“张口愿”“闭口还”。祭祖用的猪,叫使唤猪或祭祀猪,一般都是本家的猪崽,要完全黑毛的,两个公猪、一个母猪。阉后用专人喂这三口猪,不许打骂。使唤猪还不许杀,要用钎子钎(即用钢钎插入猪气嗓,把猪憋死,退毛时不吹气)。到了冬季,猪养肥了,场院收拾利索了,便通知远近家族,定个日子,欢聚一堂,庆祝丰收。
   
     每当这时,儿孙们都怀念起先人,喜庆丰收先敬祖上。于是,男女老少,人人动手,开始准备祭祖。老太太挑云豆,青年妇女淘大黄米。米酒(即黄洒,又叫“米儿酒”)早已酿成。男人们有的穿蒸粘糕用的帘子,有的搓绑绪绳。祭祖期间,不许抽烟喝酒,不许吵闹和说闲话,要听老人们讲祭祖的“揆程”{5}(满语,即规矩)。如,轧好的黄米面,烀好的云豆,要放在西炕上,搓绳、穿帘子的必须跪一条腿,这都是传下来的揆程。
   
     祭祖的第一天,天不亮女的就起来,撒面蒸粘糕,东方放亮就蒸好了。两张炕桌摆在两炕上,立上幔帐杆,白天挂上黄幔帐,摆上七个香碟,升上达子香,由专人看管粘糕锅。先起出四块粘糕放在方盘内,由左向右依次放在北面桌上四个圆盘内供好。再起四块粘糕,由右向左放在南桌四个圆盘里。癸品齐了,全体跪下开始奠酒。由主人向祖上满三盅米酒。管祭祖的司仪{6}人喊磕头,一共磕七个头。行完礼开始吃粘糕,南北炕都不铺炕席,不使筷于用秫秸棍。这时如有过路人进屋可以随便吃,说这是罕王(努尔哈赤)当年在山里挖“棒槌”时留下的规矩。
   
     吃过粘糕开始拿猪(不许说抓猪或杀猪,要说拿猪或使唤猪)。拿猪人到猪圈将猪绑好,抬回来放在祖前。这第一口猪(已阉的公猪)是祭祖的。先用酒壶拴上丈绳系到井内取无根水(不落地的水)。全体跪下,主祭人手拿酒盅,另一人持酒壶往盅内倒水,然后由主人把这水倒进猪的左耳朵眼内,几时猪耳朵扑棱了,拿猪人喊一声“嗻!”就是祖宗领牲了,祖宗受礼了。这时,全体磕七个头,开始钎猪。退毛后卸成大块,这叫件子。再上锅煮七成熟,才能摆件子。摆件子时,祖前放地桌,上面放好槽盆,用小方盘往屋内端件子肉。由把锅的给拿,按次序向槽盆内摆,摆成的件子必须成一个全猪趴卧在槽盆内,猪背上盖花手巾,主人奠酒跪拜。稍事休息,撤掉供肉,家人分坐两炕吃老虎肉(不说吃猪肉)、小米饭,肉蘸咸盐汤吃。吃成菜和吃粘糕一样,不使筷子,就地吃也行,这样就好象罕王放山挖“棒槌”吃老虎肉的情景。过往行人向祖上磕头后,上炕随便吃,没有人阻挡。吃完肉正是歇晌,人们喝着开水,由老人讲祭祖的一些规矩。孩子们都愿意听佛头妈妈{7}的故事,有的青年人还要学祭祀歌{8}和满人结婚念的阿蜡布密歌{9} 。这时,无论谁都特别注意规矩礼貌。休息一气儿后,便准备拿第二口猪了。第二口猪(阉了的母猪)是祭佛头妈妈的。这口猪卸后煮好也摆件子,放在槽盆里,供在南边位板前。因为是晚间,挂着青幔子。在祭祀时,与前不同的地方是往猪右耳朵眼倒水。
   
    摆完件子已是掌灯时分,主祭人发话熄灯,遮上窗户,人们都摸黑在地下跪着,北边留出一条道。祖前桌上放块肉,旁边放一把菜刀。由主妇拜祖,她起来之后轻手蹑脚地把肉拿走,走时还故意把刀动一下,出个响动。主祭人听主妇走到门外后,便召唤点灯。选时,屋里的人鸦雀无声地磕过头,行过礼,便开始煮肉,大家等待吃“背灯肉”。吃肉时又熄灯,摸着黑吃。为什么祭佛头妈妈摸黑吃“背灯肉”呢?据老人讲,佛头妈妈临亡时赤身露体,是被乱箭射死的,祭祀时就不能点灯了。同时,这也表示后人对她的哀悼。
   
    (三) 满族人祭天地
   
    第二天早晨起来,立索仑杆子,吃“小人饭”{10}。有头天剩下的肉和饭,屋内屋外熬两锅粥,名叫小人饭。分两帮吃,粥可以交换着吃,屋里的盛一盆放到屋外,屋外的也盛一盆放到屋里,吃饭的人不许乱窜。
   
    吃过早饭,该杀第三口猪了。选口猪是祭天地和诸神的,是阉了的公猪。杀这口猪与订前不同,是在院内改用刀杀,剥完皮用火燎猪皮,和平时杀猪一样。燎猪皮的场面是很热闹的,大伙用钩子钩着燎,燎完把猪皮刮干净和猪肉一块煮。杀猪时,老年人可以喝酒、抽烟,吃白肉血肠,但年轻人还不准喝酒。在索伦杆后面摆上地桌,上边摆五个碟装五谷粮,祭乌鸦念祭歌,撤五谷粮,磕三个头。当祭歌念到“乌二尖拨”{11}时开始杀猪,煮肉吃肉。供碟里的猪肝下水,都归念歌人受用。吃完猪肉送猪骨头。先剪一些纸钱,然后把猪骨头埋在西南方,把纸钱烧掉,祭天地便告完毕。
   
    满族人信佛,平时供菩萨{12},过旧历年供金九佛,供佛前供猪头、鸡、鱼,猪头鼻子眼插葱,鸡嘴里叼大枣,佛前还供“疏”{13},(是大庙送的),三摞大馒头,每摞五个。蒸馒头时得蒸十六个,留一个压锅的。灶王爷供枣山,每个神前供两块方粘糕。大门贴门神、神荼、郁垒{14}。供的菩萨是南海大士,贴黄纸对子,上联是“白莲台上逍遥主”,下联是“紫竹林中自在仙”,横批“慈航善渡”。
   
    (四) 关于祭佛头妈妈的故事
   
    传说明代有个李总兵{15},一天晚上李总兵洗脚,一个名叫罕头的茶童给他打了洗脚水,看着他洗脚。罕头发现总兵脚心有三颗红痦子,便说:“大人脚心长红痦子呢!”总兵说:“我全靠这三颗红痦子了,它是主贵的,要不就当总兵了。”罕头说:“我这左脚心有七颗红痦子。”总兵一听便着急地问:“这时真的吗?你脱下袜子我看看!”罕头脱下袜子,果然左脚心上有七颗红痦子。总兵一看贼心不禁又惊又喜,心想:“钦天监观星象,说出了真龙天子,想不到这个真龙天子竟会落在我家。明日进朝见驾,把罕头一交,这一功可就不小啊!”想到此便回房中,高高兴地对小老婆说:“到处抓真龙天子,没想到竟落在我家了!”小老婆问:“是谁?”总兵说:“是罕头。”小老婆又问:“你怎么知道是他?”总兵说:“他脚心有七颗红痞子为证,是紫微星,将来一定当皇上。“那可怎么办呢?”小老婆装作替总兵想办法。“明天早晨上朝见驾,把他抓去砍了头,我这大功就告成了!”说完就上床睡了。第二天,总兵起早走了。他的小老婆急忙到书房唤醒罕头,告诉他事情的经过,让他赶紧跑。罕头胆小一个人不敢跑,小老婆又找来比罕头大两岁的茶童王镐,叫他俩一起跑,并命人急速备上大青、二青两匹马,催他们快跑。两个茶童长相差不多,平素又挺要好,便一起逃跑了。
   
    李总兵下朝回来,发现罕头没了,知道准是小老婆放他走了,便不容分说把小老婆剥去衣服,挂到百尺高杆上,用乱箭射死。随后,领人马去追罕头。王镐和罕头听到后边有声音,知道追兵赶上来了。王镐一看不好,心想这样下去谁也跑不了,不如想个救罕头的办法。于是,他急忙和罕头换了衣服和马匹,让罕头赶紧跑。他在后边走另一条岔道慢慢跑,李总兵撵上一看才知是王镐,这时罕头已经没影了。李总兵带领人马继续上路追赶,可这时已日落西山了。罕头一看,后边追兵又撵上来,他已经跑得人困马乏。正当此时,一群乌鸦飞起来,遮天盖地地将他围起来。总兵一看是一群乌鸦,而且天已经黑了,便领人马回去了。危险过去了,乌鸦也散开了。这时,罕头面前忽然刮起一阵旋风,并听到如泣如诉的话音:“我死的真惨啊!把你放走后,总兵回来不容分说,就把我剥去衣服,挂上高杆,一阵乱箭将我射死,我死得好苦呀!”罕头说:“我明白了,日后我如果得席位,就封你为佛头上的妈妈。”这就足满族人祭神、吃背灯肉的由来。所以,满族人祭祖时常说,先祭王镐,后祭亡灵。而且,满族人不准打乌鸦,祭祖时祭乌鸦,就是因为乌鸦救驾有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