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族萨满舞蹈的古崇拜意识论]
满洲文化传媒
·满洲族世界名著《尼山萨满》的背景
·《满法词典手稿》页面局部
·满洲族大作家老舍自杀之谜 谁是批斗他的幕后元凶?
· 通古斯滿洲利亞全圖(不包括俄羅斯被占的西伯利亞,庫頁島等)
·满洲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洲民族独特的灵魂观念
·如何解决满洲民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满族旧俗
·罕见的满洲民族史诗《乌布西奔妈妈》
·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满族院士吴季松
·满洲族著名大钢琴家郎朗
·大清国
·大清国通缉令
·满洲族松花江祭江大典盛况
·2009满洲族祭拜圣山长白山
·大清国末期忠烈满洲五虎将
·一个外来政权创造的历史奇迹
·铁血八旗满洲人的开疆拓土
·滿洲人的不歸路~~~
·满洲民族传统宗教萨满教变迁
·中國的版圖是這些人奠定的!!
·独具魅力的满族舞蹈欣赏
·毛泽东割让满族圣山长白山及其他割让给朝鲜的领土的问题
·【七子之歌】满洲版----献给所有飘零在外的满洲族人
·萨满教与北方原住民族的环保意识
·满洲老人----富育光
·后金國昭陵(皇太极陵寝)圖賞
·朝鲜见闻;贫穷就是社会主义
·满洲地区萨满教文化遗产保护
·汗水入土悄无声——忆满族文化传承人傅英仁先生
·满洲民族炕头上的艺术风景——满族刺绣幔帐套
·滿洲聖山長白山圖賞
·滿洲文門牌您見過麼?!
·后金国天命後期八旗旗主考析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满族说部:到哪里去找“金子一样的嘴”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亡明辨
·苏联拆运满洲机器设备评说
·散失在境外清国档案文献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六)
·满洲民族饮食习俗礼仪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丹东满族剪纸——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满族的马蹄底鞋
·吉林满族民间文学
·《清代满蒙汉文词语音义对照手册》(精)出版
·後金國的八王共治國政制
·《满文老档》讲述后金国故事
·满洲の沧桑--哈尔滨老道外掠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族萨满舞蹈的古崇拜意识论


   满族萨满舞蹈的古崇拜意识论

   一
   
    满族萨满舞蹈,是紧密伴随着满族萨满教的宗教活动而存在的,它主要寓存于萨满教的本体构成。因此,强大的本体意识,在这特殊的形式中,得到尽情地宣泄和极大的消融。

    在人类的思想发展史上,曾经历了一个“巫教观念的发生,标志着人类对于一个超现象的本质世界的最初发现”、“它既是一种古老的愚昧,又是一种萌芽的智慧”①这样一个时期。在这时,便产生了氏祖崇拜、图腾崇拜和自然崇拜宗教观念(或谓原始意识、原始人意识),这一观念,在“以艺术活动作为巫术手段”②历史的过程中,便与满族萨满舞蹈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成为满族萨满舞蹈文化一个赖以存在的精神基础,从而造成了一种原发性的糅合。
    萨满教是一个世界性的原始宗教,也是一种多神教。它所传布的范围和人类其他宗教(比如“一神教”)相比,丝毫不显逊色。大多数学者认为,在我国北方阿尔泰语系中的一些民族“如通古斯语族的满族、鄂温克族、赫哲族、锡伯族。突厥语族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蒙古语族的蒙古族、达斡尔族”③等民族中,都普遍信仰过这种宗教。只是到后来,由于历史和社会的种种原因,在某些民族中,萨满教逐渐被喇嘛教和伊斯兰教所代替。除此而外,“与我国此方相毗邻的西伯刊亚,也是它的主要分布地区。甚至从非洲经北欧到亚洲再到南北美洲这一广阔的空间所居住的各族,都存在共同的萨满教”④。由此可见:(一)、萨满教具有古老的原始性。(二)、萨满教在世界上具有十分广阔的影响。
    关于萨满教的起源,尽管众说纷纭,但其中一点是为多数学者所承认的,即认为萨满教作为人类宗教的一个组成部分,它是人类历史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属于历史范畴,其本质如马克思所说:“宗教里苦难既是现实的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的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感情,正象它是没有精神的制度的精神一样。宗教是人民的鸦片。”⑤恩格斯也说:“一切宗教都不过是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幻想的反映。在这种反映中,人间的力量采取了超人间的力量的形式。”⑥就是说,正是由于早期人类“不发达的经验和意识所造成的幻想,才把自然界错误的看成同自己一样的具有喜怒乐哀的情绪,有感觉,有意志,有生命。”⑦这样,无形中便歪曲了自然,也歪曲了人和自然的关系。随着幻想的演化和人类意识中超自然的形成,原始的萨满教便产生了。
   
   二
   
    满族萨满舞蹈,是在满族烧香和萨满跳神中产生的一种独特的舞蹈文化。而就满族舞蹈整个范畴讲,目前尚属应着力拓垦之地。几年来,经过大家努力,尤其是舞蹈集成工作卓有成效的进展,使我们认识到满族舞蹈大致可以分为这样三种类型:一是满族的民俗舞蹈,二是满族的祭祀舞蹈,三为满族宫庭舞蹈。满族萨满舞蹈即属于祭祀舞蹈。
    对满族萨满舞蹈,我们先后搜集和整理了保存较完好、风貌占朴、内容丰富的吉林省九台县小韩屯乡的满族石克特力氏(石姓)的家祭和莽卡满族乡尼玛察氏(杨姓)等家族家祭中的萨满舞蹈。其中,尤以石姓家祭最具代表姓。尽管清廷曾颁布了“满洲跳神祭祀典例”的御令,但石姓家萨满祭祀可以说没受到任何影响。研究满族文化的学者们认为,之所以造成这种情况,“其主要原因是由满族内部各姓氏(实际是部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不平衡、地理位置的不同以及各姓氏的特殊情况所致。”⑧从而才使我们在今天还能有幸看到满族萨满教的原始面貌,一睹以萨满跳神舞蹈为手段,描述和表现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和氏祖崇拜为内容的这种占老艺术的风采,以窥视到历史流程中,一个民族原始先民的精神蕴涵,向我们展示了一种全新的文化景观,使我们从中看到一种文化形成的实际背景。
    萨满舞蹈与自然、图腾、氏祖等诸崇拜的特殊关系,为这种舞蹈修饰了一层与众不同的色彩。下面仅就石克特力氏的萨满祭祀,看这些远古遗存下来的诸崇拜意识在萨满舞蹈中的蕴藏和体现。
    满族烧香和萨满跳神,均需要一个特殊的环境,即所谓“神堂”和“坛场”。按满人习惯,以西为贵,以西为尊。所以神坛要设在正房的西屋里,神堂中要悬大神案子,神案上供搴着“成神”的家族先辈的名位(按萨满教说法这些历代萨满是死后归位于长白山为神的)。并彩绘着有关他们的业绩和奇幻的传说、故事。神案前,供桌上摆着猪头、鸡、鸭、糕点、水果等供品,神堂是各位“神主”享祭和休启.的地方,也是对出人人员要求极为严格之处。坛场,设在四合院中央,是请神的圣地。满族人认为,在坛场的“七星斗”高桌前,能请来诸神,所以神堂和坛场,即为萨满请神的场所,同时也是萨满跳各式各样舞蹈的主要活动区域。
    石姓家烧香萨满跳神的程序是:先“跳家神”, “后放大神”。跳家神主要是祭祀、还愿、祈求太平,放大神是祭自然神、祖先神。跳家神和放大神虽然祭祀的神祗各自不同,表现形式又不尽相同,但所要达到的目的是一致的。都是为了祭祀、还愿和祈求太平。所以跳神可分为“烧太平香”、“烧还愿香”和“烧官香”三种,我们所见到的石氏家族的烧香跳神,即属“烧太平香”之类。
    跳家神时,是由二位栽力(即家萨满不戴神帽,睁眼睛)穿神衣,系腰铃,手执抓鼓(类如单鼓,但稍大,无鼓柄,用手抓住鼓背后的×字横梁,用另一只手执鼓鞭敲打)面对家神案,唱震米神歌,边歌、边舞。
    跳家神所祭祀的神,首神为家神案上所绘的白山神祖,满族人崇武的象征——辍哈占爷,还有其他的本族先祖,有佛杜妈妈(子孙娘娘)、奥杜妈妈,还有神树(柳树)等,以上这些神祗,大多是一种祖先的崇拜,其中唯有祭柳(祭佛杜妈妈)可看作是一种原始的图腾制的遗存,柳树、柳枝都被认为于满族“氏祖繁衍有着密切关系”。象征着满族“子孙应象大地上的柳叶那么繁茂孳生”⑨。祭柳,实则是祈福求子,以期氏族人丁兴旺。在石姓,亦称“佛朵妈妈”为本姓始母。在跳家神的整个过程中,萨满面向神案,全力贯注,表现出一片虔诚。萨满所跳的舞蹈与放大神相对比,动作幅度要小得多,其舞蹈语汇变化也不大,舞蹈节奏基本是“老二点”、“老五点”,此时,舞蹈动作的特点是:伴随着前面的节奏,脚下走“跄步”、“八字步”和“菱形步”。身上腰铃随着节拍,有规律的左右摆动。整个“跳家神”的舞蹈显得沉稳、凝重,造成一种庄严、肃穆之感,充满了人们对所膜拜的对象的无比虔诚。无论歌还是舞,都是在一种陈述和祈望的心理作用下进行,也是一种“单向式”的程式。所谓“单向”,即萨满仍然是代表人,在向神说话。在由遥远暗昧的时代遗传下来的原始观念中,人与神当然不是一个等级中的概念。人在神面前只有俯首贴耳和唯命是从,然而生存又要求人们必须进行奋斗、进行挣扎。有时即或是做出违反神意的事,人们也是千方百计地为自己在神面前进行辩护。就象也信奉萨满教的鄂伦春族一样,尽管他们崇拜熊,把熊作为民族的图腾,但有时却要吃熊肉、穿熊皮,同时也十分虔诚地为死去的熊举行风葬,在熊神面前说一些忏悔的话,因为他们祈神、敬神的目的,就是相信神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并理解他们,同样也庇护他们,这大概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原始民族信奉萨满教的基本心理。但总的说,神的意志仍然是不可侵犯的。“跳家神”里的萨满舞蹈在这种“单方向”的规定情境中,舞蹈语言不可能有更大起伏。所谓舞蹈的几个基本要素:“动作、节奏、表情”可以说基本上是沿着一条水平的横线前进着的。事实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宗教的思想,决定了萨满舞的形式。古代人们对氏族祖先的崇拜以及原始民族对图腾对象的崇敬,两者如果都由人去表达,那么,除了大恭大敬之处,还能有什么呢!所以萨满舞蹈在“跳家神”的阶段,其风格、形态均是满族先民们祖先、图腾等崇拜思想的具体展现。换句话说,萨满“跳家神”的舞蹈,成为了先民氏祖崇拜、图腾崇拜和其他崇拜的载体。
   
   三
   
    “放大神”是萨满跳神的另一个主要内容。与“跳家神”相反,“放大神”是“双向”的结构形式。也就是说,此刻萨满是沟通人和神的中介,是人间与灵界的桥梁,他不但向神祗传达人们心里想要说的话,而且还要代表神灵向人们传达各种各样的指示,表达各种各样的态度。当然,这一切都需要在所谓的“神附体”之后来实现。“放大神”的舞蹈便是在这样特定的场合中来进行的,就整个祭祀的仪式而言,在这一部分里,也是萨满歌和舞比重蕴藏最大一部分。
    石克特力氏家族“放大神”的顺序是随意的。(关于萨满舞蹈的随意性特点,本人另有专述。)也就是说所请的神祗,根据各种原因,可由二神(栽力)临时来决定。而一般情况下,大概是出于增强气氛的的需要,把动作多和动作少的、亮天的和背灯的各类神祗互相穿插来放。但不管放神顺序女如何随意,丝毫也不影响诸神祗的功力和效能。因为这从另外一个角度也说明,原始宗教里的所有天神、地祗都是平等的、无上下和大小之分。既然如此,当然也就不存在先需要放什么神,后需要放什么神的问题了。总之,经过长期的实践,萨满完全掌握了放神顺序的要领。比如,把动作繁复和动作简单的搭配起来就可以收到良好的效果,还可以把白天放的神和夜里放的神穿插在一起,就显得更加引人入胜了。总之,在这一点上,萨满们是享有充分自由的。
    在“放大神”中,所放的神各氏族数量不尽相同。据说,石姓家可以放达百铺以上,我们亲眼见到的就有三十余铺各类神祗。以下我们重点艮歼其中的几位神祗和跳神舞蹈的论述。以进一步说明它们同诸古老崇拜的关系。
    “跑火池”,满语为“爱新秃布勒合恩都里”是满族萨满教“火祭”的一种形式,也是石姓家祭时所有的一种对火和祖先崇拜的宗教仪式,用汉语可译为“火炼金神”。
    “跑火池”中的很多舞蹈场面都十分惊险、神奇,并极为壮观。也是目前很难再看到的信仰萨满教的北方民族所盛行的一种古俗。
    “跑火池”开始前,先要同时做好两项准备工作,即所谓“升火”和“净足”。“升火”就是把堆放在坛场中央的两千斤木炭点燃,并用簸箕将火煽旺,用铁锹把炭火铺成南北走向的长十二米,宽二米,厚十五公分的炭火池。在铺炭火的过程中,七面抓鼓同时敲起密集的“碎鼓点”,众栽力伴着急骤的鼓声,手持长柄大板锹将炭火铺平、夯实。随着人们上身“扒”、“拉”、“拍”等动作和脚下“大弓字步移动”及“退碎步”的步伐,人到锹到之处,金花四溅,火舌飞舞,以人们特有的敏捷和强韧形成了“铺火池舞”。于此同时,将要参加跑火的萨满和众栽力,用由井中挑来不落地的“净水”洗脚,即所谓“净足”,传说如果不把脚洗干净,就会亵渎神灵,跑火中也得不到“圣火”和神的保护。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