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在边疆尼堪的狂风中]
满洲文化传媒
·满族人十大不明白
·岳飞大侄子,请你滚出满洲!!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中的“盗火”神话
·满族萨满舞蹈的古崇拜意识论
·通古斯满洲民族萨满教面具制做艺术
·满洲族旗胞盛大公祭努尔哈赤
·满洲旗袍,怎一个美字了得!!
·满族资料图片集【九】
·通古斯萨满教敏知观探析
·满族你这个2B民族到底优秀在哪里?
·把耻辱刻在脸上却不知羞耻的劣等民族
·满族人当前的任务与责任
·满族格格穿旗袍原来是这样的!!!
·外满洲萨满文化的艺术大展
·河北丰宁农民建满族民俗馆
·满洲国邮票
·再现传统萨满教祭祀全过程
·大满洲地区通古斯原住民族摄影
·东北满族习俗行文化:爬犁
·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关于开办满洲语学习班的通知
·小语种民族还有明天吗?
·滿族格格
·从《红楼梦》谈满族服饰
·遍布东北各地的的满洲语地名
·一部通古斯满族文学故事的背景——《尼山萨满传》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满州族民间文学的萨满教传承
·《红楼梦》里面的满族风俗
·满洲の思念
·一套印有满洲文字的满洲国邮票
·评关纪新《老舍与满族文化》
·满洲民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惠英红领衔娱乐圈十大满族明星
·满族灵禽崇拜祭俗与神话探考
·本溪立冬民俗满洲民族风情浓
·郎世宁绘带有满洲文字的十犬图...
·通古斯满洲民族词典
·红楼梦》中的满族旧俗
·丢勒经典满洲旗袍肖像画
·川岛浪速与“满洲独立”
·通古斯满洲文化:博大精深
·北方满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皇太极与萨满教
·格致散文中的满洲民族情结
·民族“自决”和国际社会的反应
·介绍吉林市永吉满族民俗街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族群认同、族群认同的发展及测定与研究方法
·犹太民族与土地的特殊关系
·多铎入南京图
·金国灭辽三大经典战役
·满洲还愿歌
·阿骨打学兵法
·金国灭亡后的女真人
·告别谎言酱缸文化溯本正源:觉醒吧,通古斯八旗满洲!
·满族与东北地域文化
·兼收并蓄的满洲民族传统音乐
·恢复满洲圣城赫图阿拉城
·捍卫国家,满洲八旗们的最后抵抗!
·背信弃义反复无常的北宋南宋汉人
·曼珠女医关大姑
·席慕蓉谈如何看待蒙古国的独立
·世代居住长白山的满洲原住民
·满洲人金溥聪任台湾国民党秘书长
·世纪之交的萨满教研究
·满族解放军退役上将于永波
·八旗子弟玩偶
·萨满教与氏族地理
·满族资料图片集【十】
·满洲族祭祀、萨满文本和神话
·通古斯满洲萨满教雪祭探析
·松花江中上游满族萨满田野考察札记
·努尔哈赤时期萨满堂子文化研究
·独联体各国在语言上去俄罗斯化
·满族说部研究座谈会纪要
·陶制满洲族绣边高足格格鞋
·穿满洲旗袍的南航空姐
·满洲语新派生单词
·契丹战马鞍具装备图
·滿洲文春聯
·追忆满洲文化传承大师傅英仁先生
·追寻通古斯满洲萨满的足迹
·渥太华北亚萨满教艺术及传统研讨会
·金溥聪自嘲是“鞑虏”称从未说过是溥仪堂弟
·法国满洲语学习班开始招生报名!
·组图:冰雪满洲圣山长白山
·多尔衮为何把大清城迁北京
·满族神话和满洲
·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满洲吉林市雾凇图赏
·满洲语365句学习一天一句满洲语
·俄罗斯远东几个原满洲城市
·长春满族人谈传承满洲语体会
·世居外满洲俄境内满洲人姓氏
·流传在海参崴一带的满洲民歌
·我们走的已经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大清国满洲旗人文化十项特徵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大清国满洲八旗四大家族
·满洲定名374年祭天聪汗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边疆尼堪的狂风中

作者:格致(满族)
   
   在泥土里
   
    我一定是丢失了什么。寻找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了。它是以一种少年游戏的方式悄悄进入我的生活的。那时,我在泥土中寻找一种文字(一切都在泥土里,植物的根,动物的遗骨,我们的过去在泥土中保存)。那些被我寻找的文字是汉文,一种古老的文字。它吸纳日月精华,览尽世事沧桑,个个都是精灵。

   在边疆尼堪的狂风中

    我们的游戏规则是:先在板结的地面上用手或木棒刻上一个汉字,笔画要粗且深,然后用浮土将这个字掩埋。接下来由对方来找。首先要找到字的大致位置,然后推开浮土,将这个字再现出来。如果复原的字同刻下去的字相同,则寻找者胜。接下来由胜者刻字,败者寻找。游戏的角色是互相转换的,只有输了才扮演寻找者。在这里,寻找的角色是被动的,带有一些惩罚的性质。
   
    寻找泥土中的文字似乎没有悬念,它一定会被找到,然而失败却是经常的。当我的手指(只有手指才能感觉到文字在泥土中的凸凹起伏。)顺着那些笔画游动,将埋藏的文字重现出来时,经常会发生意外。重现的并不是埋下去的那个字,而是一个奇怪的东西,没有读音,没有意义,极像是那个字使的障眼法,而字的真身已从土中遁去。不知是什么原因使寻找踏上了歧途。
    我们的迷惑同采参者的迷惑极其相似。他们远远的已看见了草丛中人参那红色的果实,但等你走到眼前却什么也没有了。人参的红果绿叶在光天化日之下隐遁了。所以采参的人进山不光要带上挖掘工具,还要带上红丝线。如果在山里远远地看见了人参,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冲着山谷大喊:棒槌——棒槌是人参的小名。如果不大声呼喊,也叫棒槌的人参就要土遁了。被喊住了的人参一般就不逃了,而是等在那里。这如同被朋友从身后猛喊一声,显然,朋友认出了自己。我们,还有人参,没有理由不停下来等朋友一会儿。那一声喊说明,自己被认出了。
    喊住了人参之后,还要用红丝线将它的茎系住,不然,它还要土遁。人参有土遁的本事,有藏匿的习性,却无力挣脱一根细弱的红线。红色里边一定藏着神奇的咒语。
    我少年时的游戏,常常没有结果。那些刻好的文字,无法复原。我们,通常是两个女孩,头顶着头,跪在地上,以最虔诚的姿势,寻找着那些丢失在泥土里的笔画。可惜文字长不出红花绿叶,不然,我们也会寻一条红丝线来把它系上,然后冲着黑色的泥土,大声呼喊。
   在边疆尼堪的狂风中

   
   在书柜中
   
    少年时代的游戏,在我成年之后,又开始了。这次,我别无选择扮演寻找者。而寻找从来都不是我的强项。在童年就曾无数次地失败过。因此,我的自信心如一个被粉碎性毁坏的瓷器,已无法粘合。但我无缘扮演一个隐藏者,因为我要找寻的在我出生之前就已隐去,剩下的只有寻找。我命里注定只能成为一个寻找者。这是一个失去了公平和自由转换角色的游戏。同时它还是一个失去了空间和时间的游戏——我与这种文字不在同一个时空里。从它产生到它消隐,这段漫长的时间,我不在!而当我降临这个世界时,它不在。我怎么来寻找它?这是一个令人绝望的游戏。然而恐龙留下了化石,它将自己巨大的脚印留在了大地上,留在了泥土里。也许我生命的全部意义都在这个找寻上,寻找一个我从未见过的东西,一种文字,一种于我出生前就隐藏于泥土或其他物质中的文字。它就是满文——一个不朽民族的语言文字。
    满文也曾经是活的,是庞大的,它不会不给大地留下些什么。谁也不能将自己从大地上打扫干净。大地为收藏脚印而存在。满文也该留下它匆匆离去的脚印。
    雪花漫天飞舞,它们没有席子那么大,只接近蔷薇花般大小。我的肩上,头发上,还有鞋面上都停满了这样的花朵。它们在一切微小的平面上落脚,甚至摇动的树枝也是它们的栖息之地。我在大雪中走了很久。当我走到市文物管理处的楼下时,几乎成了一座雪雕。我如北方笨拙而体形庞大的动物一样抖落一身的雪花,恢复了一个人的外形,然后上了六楼。我要去见一位仰慕的满族文史研究专家。找到这位学者是费了一番周折的。我惊动了区政协,市政协,最后才弄清了他的工作单位然后通了电话。他很忙,见面几经预约。
   在边疆尼堪的狂风中

   
    他送了我一本近期著作《长白山史话》。虽然,我喜欢这种书,但它却不是我此行的目的。我是想看一看满文字,看一看满文字是什么样子。像一个孩子仰头看他祖母留在墙上的照片。虽然他的祖母在他出生之前就死了,他没能从祖母的双手中汲取过热量和力量。但他被告知他有祖母,他的祖母存在过,并且养育了他的父亲。满语文字也在我出生之前消亡了,当我睁开眼睛看这个世界的时候,墙上没有留下它的遗照。墙已被其他的图像挤占满了。它被扔到了什么地?我想满史专家尹郁山的书柜里一定有它的底片。这就像猎人家里墙上或火炕上一定有动物华美的毛皮。因此,我在与他交谈时。目光几次游离他而扫向靠墙的书柜。我的眼睛近视,虽然书柜距我坐着的沙发不足两米,但我看不见那书脊上的文字。他未留意我闪烁的目光。也就没有洞悉我的意图。我们的谈话一直沿着一条宽广的大道行进,不时在满人姓氏、地名以及民俗等细节驻足片刻。我拦住他急速行驶的驿车,将他领上了关于我的家族姓氏这一杂草丛生,几近荒弃的古驿道。他说你姓什么?我知道他问的是满族姓氏。爱新觉罗。这是我家的姓氏,在家谱上记载。可我们身份证上写着“赵”,而我父亲的临终遗言是,我们家姓“肇”。尹先生说,姓肇是爱新觉罗氏中因家族矛盾或政治斗争失败而离开家族的支系。
   
    我们的谈话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他办公桌上的电话不断响起。他正写一篇论文,关于萨满教。我觉得应该告辞了。在我从沙发上站起身准备走之前,我说了那句话。我不能不说,我不能忽略我此行的目的。我克服了一阵阵涌上来的犹豫。
   
    尹先生,我能看看满文吗?
   
    你识满文吗?他追问的语速之快,让我一惊。我的脸一定是红了,我只能在这个问号面前沉默。
    他是料定我不识满文的,但他突然抬起的头和忽然闪亮的目光.是以为他遇到了意外。
    我没说什么,那是无须解释的。东北大地满族的后裔。除了研究满族历史文化的寥若晨星的几位专家,没有一个认识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字,这已是事实,是满族历史学者尹郁山所深知的。他说,全世界有23位满语研究专家。只有23位,这个数字还包括一些外国学者。尹先生是满族人。他说他不姓尹,我知道我也不姓赵。
    我没能说出口,我只想看一看满文是什么样子。而满语言的声音,两百年前,松花江边两个满族渔民的对话,我将永远听不到了。
   
    我所居住的这个城市,是满、汉、朝、回、蒙杂居的。回族人说汉语,满族人说汉语,蒙古族人说汉语。只有两个朝鲜族人相遇时,他们说朝语。他们的语言像地下的泉水汩汩地向上冒,然后哗啦啦地流淌下去了。我们的满语已没有了声音,无法哗哗地流淌了,它已干涸了。我们没有了语言之水的哺育,我们靠什么活着呢?
   
    我转身离开了尹先生的办公室。满文字在他的书柜里,注视着我的背影。我想满文字有眼睛,也许已经没有什么视力了。像我的母亲,经常大睁着眼睛看着我。而那时,她已经没有什么视力了。她在黑暗中度过了生命的最后时光。
   
   在家谱上
   
    学者尹郁山以他瘦弱的身躯和无奈的目光将与我近在咫尺的满文字挡在了他的身后。他这无意的一挡,使我寻找的脚步变得更加沉重和缓慢。
   
    我想到了我们的家谱。叔叔说,家谱的上半部分是老满文。叔叔管满文叫老满文。老在汉语里是敬词,如老师、老子、老人。老字一般指人。把老字加在满文的前边做修饰限定语是拟人的意思。我还记得,三年前叔叔在回答我的关于家谱的提问时,坐在江堤上,目光凝视着远处的石人山(我的父亲就安葬在那里),脸上浮现出追忆过去友人的神情。在说到老满文时,叔叔的神态同说起老同学、老朋友的神态极其相近。我感到满文在叔叔的心里是活的,是有生命的。它穿什么衣,理什么发,似乎都在眼前。老字赋予了满文字以生命,而且是人的生命。但人的生命也是短暂的,从这个角度说,老字用得很不吉利。
   
    父亲、叔叔随同爷爷从老家西门渡口迁至江东乌拉、大口钦一带,从年龄上推算该是民国时期。那么我们这一支系离开老家已有近70年了。家谱在老家,也就是在江西。父亲在时,常听他说老家在江西。幼年时觉得江西是个遥远的地方。老家在遥远的地方。一个老字便把家推远了。老是个时间概念,它是遥远的过去。长大之后才知道,过去念念不忘的江西,是相对于乌拉所处松花江东岸的对岸,仅一江之隔。我们离老家可以说是近在咫尺。
   
    我的老家在松花江边,叫西门渡口的自然村落。据家谱记载,1671年,我的祖先从盛京沈阳迁居至此,繁衍至今已是第十二代了。西门不是复姓西门,而是一个满族古城堡的西城门。这个城堡的名字至今还活着——土城子。土城子现是一个行政乡。西门渡口隶属于土城子乡。土城子史称金州城,是金代沿江军事城堡,是明代古扈伦国的国都。
    我来到西门渡口老家时正是秋季。渡口的渡船犹在。我站在老家的江堤上,看着那条庞大的渡船正将一辆汽车运离西岸。爷爷当年就是从这里,坐着这只渡船,带着奶奶、父亲、叔叔,离开老家的。
   
    到了老家之后,我惊异地发现,西门渡口的地貌同我家的地貌极其相似。从这一点看,我的爷爷是不愿意离开老家的。爷爷过江之后一路走,一路走,终于找到了一处同老家几乎一样的地方。
    西门渡口的秋季很美。当我说出父亲的名字时,我受到了热情接待。同父亲文字辈的男性一位也没有了,只剩下了一位大娘。当我提出要看看家谱时,大娘说,不行啊,家谱不能随便打开,得龙虎年办谱的时候,而且女人不能看。
    老家的一位略有文化的哥哥告诉我,老满文家谱已在“文革”时当成四旧烧毁了。现在的家谱是一位文字辈的叔叔冒着生命危险抄录的汉文家谱,藏了起来,保存至今。
    我还是由哥哥陪同,来到了供家谱的一位哥哥家。家谱供在西墙上,是一个两米长的木盒子,棕色,上面似有花纹图案。家谱的下方是一个高大的桌。逢年过节,要在那上面摆供烧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