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通古斯满洲民族鲸海文化初探]
满洲文化传媒
·Shamanism
·满洲征服中国前的文化发展对满族作家文学的影响
·萨满教是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三寸金莲:中华文化的浓缩精华
·满洲国大勋位兰花大绶章
·旧金山湾区满族大神父汪中璋
·大清国太祖努尔哈赤本纪
·八旗蒙古和八旗汉军的建立
·满洲民族戏曲与戏曲家
·满族传世文物:东珠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三季】
·清国末年汉人的恐怖暗杀暴力活动
·内蒙古绥远城的满洲八旗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满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满洲 人民族基本知识必读
·齐齐哈尔富裕4所学校开满语课 选送6名教师到黑大进修
·对满族人实施文化种族灭绝
·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满洲族思想文化源流考
·努尔哈赤如何让八旗军的战力陡增
·朝鲜新币上的满洲圣山长白山
·漫话满族文化
·满洲文化规范社会群体行为的功能
·张学良自述勾引玩弄溥杰前妻
·1867年间的北京满族照片
·1820年大清国全图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四季】
·满洲民间故事
·可爱的藏族小姑娘
·大清国满洲皇家宫廷文化表演~~
·清国北京旗人社会中的民人
·台湾中正大學的滿洲語課程
·从鞑靼旅行记看满洲故土疆域
·外满洲原住民族的历史命运与当代问题
·恐怖的汉人内乱杀戮图片
·日本國的滿洲料理飯店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五季】
·汉人,道德沦丧的世界公害
·美籍满洲族剪纸艺人侯玉梅的成长之路
·满洲仕女图
·金嗓子周旋满洲旗袍照片
·满洲语歌曲
·五世达赖喇嘛觐见满洲皇帝顺治帝壁画
·咸丰孝德显皇后朝服像
·寄予满洲族知识分子们(封博贴)
·满洲族著名学者尹郁山
·一个满洲青年的十年母语梦
·滿洲族著名學者富育光
·中國普通話是滿族人創造的
·滿洲族獵鷹人
·滿族佳餚:血腸
·Manchu horse-hoof shoes
·吉林烏拉街保護滿族文化遺產活動
·吉林市滿族特色“亞
·冰雪滿洲聖山長白山
·萨满祭瞒尼群体成员结构浅析[尹郁山]
·满洲民族古文化遗存探考
·满洲鹰把式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洲伊尔根觉罗祭祖续谱
·吉林烏拉滿族火鍋
·劃給朝鮮的長白山
·滿洲吉林市滿族博物館
·滿族文化遺產韃子秧歌
·長白山山門門匾題字的變化
·80后满洲语老师德克锦
·一个辽宁满族老人的太平鼓舞之梦
·吉林烏拉街殘破的滿族古建築
·满洲礼赞
·满洲三老人
·1909年拍攝的皇太極陵寢
·黑龙江拉林满族镇满语教师伊里布
·库页岛上的满族人
·滿洲語基本單詞與會話
·中国流氓国民是这样产生的
·滿洲語聽力練習
·生活繁殖在滿洲的蝗漢垃圾病毒
·滿族传统文化遺產珍珠球
·旅英华裔作家新视角评慈禧
·看看日本人吃的牛肉什么样
·长白山满语夏令营招生通知
·視頻:沸騰的滿洲
·滿洲文12生肖動物圖賞
·大清國建國號前的國號
·音樂視頻:满洲の山
·現代滿族人婚禮
·滿洲夢
·滿洲民族精神支柱索倫桿
·長白山下的滿洲語學堂
·满洲吉林九台满洲族祭祖图片集
·組圖;滿洲圣山長白山
·哈佛教授谈满文与满族认同
·令人恐怖的蝗汉屠狗节
·本溪满族县学校开展满语教学
· 朝鲜与满清的数百年恩怨
·满洲正白旗著名学者傅芸子
·滿洲族人與狗的情緣
·清國初俄羅斯佐領融入滿洲考
·东北话与北京话中的满洲语
·學會堅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通古斯满洲民族鲸海文化初探


   
   
   在东北亚通古斯民族文化史研究中,满洲地区古代诸民族同中国周边民族的文化联系占有着突出地位。以往,人们多注意北亚诸民族的文化渊源关系,而对于日本海东西海岸古代民族的交往和经济、文化联系,则很少涉猎。根据多年来对满族古文化遗产的征集与调查,特别是对满族萨满教文化遗产的挖掘与整理以及俄罗斯滨海地区、满洲地区的考古资料,有理由认为,在东北亚历史上,存在着一个以日本海为中心的古文化形态,因日本海古称鲸海,我们称之为鲸海文化。本文试就鲸海文化特征及日本海东西海岸土著民族的海上交往作一探索,以期引起学术界对此问题的深入研究。
   
通古斯满洲民族鲸海文化初探

   一、鲸海文化内涵界定
   
   日本海,古称鲸海。《元一统志》记载:开元“南镇长白之山,北浸鲸川之海”。元人宋无《赠日本僧》诗中,有“飞锡鲸海静,不皿渡蜃楼空”句,所提“鲸川之海”、“鲸海”即指今日本海。古代冠以鲸字者,意指产于鱼乡之国。如“鲸尺”、“鲸箸”,即日本尺、日本筷子。
   
   鲸海文化指日本海域东西两岸古代土著民族固有的文化形态。其地域南起对马海峡、北至鞑靼海峡,即包括今俄罗斯滨海地区、朝鲜半岛、日本列岛和库页岛。应该指出的是,中国古代东北的东部疆域是与日本海相连的,史称东海。亘古以来,满族先世肃慎、挹娄、勿吉、靺鞨、女真人中,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都有一些部族栖息于日本海西海岸,即今俄罗斯滨海地区。这方面的记载不绝史乘:“挹娄,古肃慎之国也。在夫余东北千余里,东滨大海,南与北沃沮接,不知其北所极。”《后汉书》卷85。至清初,“昔时金国所属,尽为我有,沿海一带,自东北以迄西北,至使犬、使鹿、产黑狐、黑貂等国及厄鲁特国,在在臣服”。《清实录·太宗文皇帝实录》卷59。上述记载中的“海”、“大海”即日本海。使鹿、使犬等部皆为女真人的部族。由此可见,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满族先世与东海有着极为密切的生产生活联系。生活在东北的满族众姓中,不少姓氏的祖先便是东海滨的土著居民。满族与东海的隔绝,仅仅是近代才出现的现实状况。我国满族先世滨海而居的一些部族是鲸海文化的主体民族之一,他们创造和保留下来的文化是鲸海文化的主要内容。由于民族的变迁,明清之际,散居于边远地区的女真诸部落,没有加入满族共同体,而形成了现在的鄂伦春、鄂温克、赫哲和居住在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东至海滨(包括库页岛)现,俄罗斯境内的各土著民族埃文基、鄂伦奇、那乃和尼福赫等。其中赫哲(俄罗斯的那乃)、部分鄂伦春(俄罗斯称鄂罗奇)的先人也世居海滨,无疑,他们的物质、精神文化也属于鲸海文化的范畴。
   
通古斯满洲民族鲸海文化初探

   朝鲜半岛和津轻海峡以南的日本诸岛地处鲸海南部,他们的文化带有多元性。由于地缘、政治等原因,使朝鲜和日本有条件和可能不断吸收汉族文化,包括水稻生产、百工技艺、自然科学、语言、宗教以及风俗习惯等。因而,从整体和综合方面来看,朝鲜和日本文化应属于这一文化圈。然而,滨海而居的地理环境必然对朝鲜、日本民族的生产、生活产生深远的影响,并在他们的物质、精神文化方面刻上深深的痕迹。特别是在他们历史文化的早期阶段,这种影响更为巨大。这就决定了朝鲜、日本文化与鲸海文化带其他民族的文化有许多相同、相近之处。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将朝鲜和日本划入鲸海文化范畴,但他们的文化不是鲸海文化的主体。
   
   鲸海文化最核心、最本质的特征即是海文化。汹涌澎湃、气象万千的日本海,不仅为周边民族提供了丰厚的衣食之源,而且陶冶了他们的情操,磨炼了他们的胆识和意志。日本海影响着这些民族的历史,使这些民族的经济、文化带有浓重、深厚的海文化特色。
   
通古斯满洲民族鲸海文化初探

   1.渔猎经济
   
   渔猎经济是鲸海文化的主要经济形态。迄今为止,在俄罗斯滨海地区、中国东北、日本北海道、库页岛、朝鲜半岛,发现了大量的石器时代、铁器时代的渔猎工具。从朝鲜半岛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出土的鱼镖、鱼叉、鱼钩、石网坠来看,捕鱼是当时主要的生活手段,主要采用网捕法、叉捕法、钓捕法等各种方法。此外,还辅之以猎捕海兽、捕捞海贝等谋生手段。青铜时代,捕鱼业已成为朝鲜居民的基本产业之一,用网捕鱼已经普及。据推测,这个时期,朝鲜渔人已经能够制造木板船,到海中捕鱼。[1]
   
   日本在弥生时代水稻传入前,在沿海、河川地区主要以捕捞业为主;在森林地带,则形成了狩猎、采集为主的经济。绳纹时代的日本海沿岸、太平洋沿岸和濑户内海地区,捕捞经济相当发达。绳纹人不但深入河、海采集贝类、海藻,而且用多种渔具捕捞各种鱼类。在内海海湾地区,绳纹人或者各自手执鱼叉捕捉,或者十数人集体撒网捕捞。[2]
   
   日本北海道阿伊努人则始终保持着渔猎经济的特色:“虾夷,一名毛人,古北倭也。汉光和中,鲜卑檀石槐闻倭善网捕,东击倭人国,得千余家,徒置秦水上,令捕鱼以助粮食……夷俗善沉没捕鱼,于今赤然矣。”直到19世纪开拓使时代前,整个北海道仍然是阿伊努人从事渔猎生产的广阔天地。阿伊努人主要用麻列克叉、钩、鱼梁、口袋网等工具捕鱼。这种渔猎工具和方法与东海女真人、那乃人的渔猎生产十分相近。
   
通古斯满洲民族鲸海文化初探

   
   在满洲黑龙江省密山县发现的满族先人肃慎新石器时代新开流遗址中,出土的骨器,多与捕鱼生产有关。骨制的鱼标、鱼卡子鱼叉、鱼钩等用来捕鱼,野猪牙制成的小刀用于刮鳞破腹,表明当时的渔猎生产已经有了相当的发展。在此后漫长的历史岁月中,滨海而居的满族先世始终保持着渔猎生产的传统,“沿海岛散处,以渔猎为生”。《皇清职贡图》卷3。其中,居住在库页岛的费雅喀人、居住在鄂霍次克海以南、外兴安岭东端入海处的鄂伦春人,捕鱼与猎海兽相结合。海产有海驴、海豹、海猪、海牛、海狗皮等,以此入贡中原王朝。“19世纪中叶在滨海地区尼夫赫人(即费雅喀)那里,发现了用于捕白鲧的转动鱼叉的骨制叉头。考古学家们在库页岛上也发现了类似的叉头。”[3]他们常常使用海豹皮皮条编的网捕捉海豹和海兔。总之,相似的地理环境是鲸海渔猎生产方式和习俗产生的主要原因。由于鲸海各区域在物产、资源及接受的外来文化影响不同,他们的渔猎生产习俗也略有差异。
   
   2.风俗习惯
   
   共同的生产方式和滨海的自然环境,使鲸海区域诸民族在风俗习惯方面形成许多共性。“衣鱼皮、食鱼肉”,鲸海诸民族的饮食、服饰习俗带有鲜明的海文化特色。
   
   人类的物质生产首先是为了满足维持生存的需要,因而渔猎民族的饮食必然主要是他们的捕猎物。时至今日,鱼类和海产品仍然是这些民族的主要菜肴。在长期的生活实践和相互交往中,鲸海诸民族形成了相近的饮食习俗。如吃生鱼,是这些民族的共同习俗。笔者不久前,在三江流域的赫哲渔家,有幸品尝了这道历史悠远的传统菜肴。日本阿伊努人也喜吃生鱼。鱼、肉的储存方法主要是晾晒成鱼干、肉干,或将鱼、肉烘熏,存于特制的贮藏库内。阿伊努人尤其喜欢用鲜鱼和干鱼制作各种冻和汤。日本和朝鲜也盛行喝鱼汤,内放蔬菜、酱,十分可口。
   
   以鱼皮为衣,至今已不多见,但鲸海古代民族正是用他们捕获到的海兽皮和鳇、鲟鱼皮制做四季服装。赫哲人还用兽、鱼皮作为服饰的装饰:“足著鱼兽皮乌拉,自膝至踝,或翦色皮或剪鱼皮为花,下连乌拉如靴”。[4]阿伊努人在明治末叶前,穿用的是兽皮衣、鸟皮衣、鱼皮衣。[5]满族先世东海女真人也能用天鹅羽毛制作精美的服饰。满族萨满史诗《乌布西奔妈妈》对东海女真人的习俗,描写得生动而形象:
   
   鱼骨雕成的银盅,
   
   哈壳粘成的银篓,
   
   装满山珍美味、鱼产佳肴……
   
   居住在太阳升起的东海,
   
   乌木林毕拉是母亲的地方。
   
   以天上的白雪为花赏,
   
   以珍贵的鱼皮为革履,
   
   以精美的鹅羽为绵衾,
   
   以芳香的鱼米(即干鱼籽)为口粮,
   
   天下无敌的乌布逊噶珊,
   
   萨玛百神在庇佑无疆。
   
   为了适应渔猎生产季节迁徙的需要,鲸海古代居民住宅一般有冬、夏之分。多用树皮、草鞑桦树皮苫房,房屋木制居多,形状各异。居于鞑靼海峡一带的鄂伦春人,还用鱼皮做住宅,“以养角鹿捕鱼为生,所居以鱼皮为帐。”[6]阿伊努人的住房也是木架,上用芦苇苫顶
   
   渔猎生产方式也影响到这些民族的其他方面,如赫哲族无文字,“裂革以记事,如古之结绳然”[7]。将动物的皮革,用作记事的工具。他们“不知岁时朔望,问年则数食达莫嘎鱼次数以对”同[8]。利用大马哈鱼回游的规律以计年。
   
通古斯满洲民族鲸海文化初探

   3.文学艺术
   
   以海、鱼等主题为内容的文学作品,在鲸海地区以各种文学形式世代传诵,历久不衰。其中,在形式和内容上,有许多共同的特征。
   
   海神神话是这一区域各氏族共同的主题。在满族东海女真人世代保存的萨满神谕中,记载着东海女神神话:东海女真德里给奥木妈妈,鱼首人身,掌管整个东海海域,她降临时能带来甘雨,百禾孳壮,东海女神所居之地在很远很远的“吉里精海”中,那里是“鱼神世界,有女无男”,鱼神显灵“巨首如山岩,能装满大海的水”。显然,这则古老的神话保留着古朴的原貌。日本和朝鲜也有关于海和海神的神话传说,但往往与王权相关联。[9]无疑,这是阶级、国家产生后的观念在神话中的反映。 
   
   阿伊努人的文学艺术则更接近北方满族、赫哲等渔猎民族文化,阿伊努人的民族叙事史诗“柔卡拉”与赫哲族的“伊玛堪”极为相近。满族萨满叙事诗《尼山萨满》、《乌布西奔妈妈》,也是讲唱参半,讲述先人的英雄业绩。在满族地区至今流传着反映往昔渔猎生产活动的渔猎歌。民歌采用“劳动号子”的形式,铿锵有力。流传于珲春一带的满族古老民歌《跑南海》是最有代表性的渔歌。旋律、节奏与日本北海道的《拉网小调》极为相近。此外,满族、赫哲的“口衔琴”与阿伊努人的“口琵琶”在构造、弹奏方法上几乎完全一致。阿伊努人的衣服、陶器、陶俑、刀鞘等均有纹饰,如鱼皮纹、花纹等,这些与满族、赫哲族的纹饰极为相似。
   
   4.宗教信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