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通古斯满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满洲文化传媒
·满族资料图片集
·大清帝国全图
·首届五国城女真文化暨满族故里文化论坛举行
·八旗子弟
·满洲八旗武士图
·满洲罕王大街1644号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第二套丛书(共15辑)目录
·满族说部的重要价值与丰富内涵
·满洲巴图鲁
·满族资料图片集【二】
·清山依旧在,满洲您在哪儿??
·郎世宁作品;香妃骑马图 立轴
·组图:蒙古人的婚礼
·民族至上
·L'Asie Le Mandchous【Jean-Baptiste Carpeaux(1827--1875)】
·寄予我亲爱的满洲同胞---看电视剧《闯关东》后感
·“民族精神”与“民族精英”
·满族资料图片集【三】
·成吉思汗与努尔哈赤画像
·《金启孮谈北京的满族》出版
·金启孮先生与满洲学研究
·日本松本市川島芳子記念室
·日本下関市愛新覚羅神社
·松花江畔满洲族村屯驯化猎鹰的传统技艺——春天放飞海东青
·我们的一生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一)
·Scientists Link a Prolific Gene Tree to the Manchu Conquerors of China
·China's Manchu speakers struggle to save language
·Manchu Language Lives Mostly in Archives
·满洲民族独特的生养民俗
·满洲情搅乱了加国梦
·美国百人会会长满洲正红旗人傅履仁将军
·臺灣三立新闻台当家女主播滿洲族人敖国珠
·“大汉沙文主义”是否存在?
·别睡,别睡;满洲人
·满族资料图片集【四】
·满洲语歌曲Erecun
·我们不叫“东北人”!!
·中共对东北地区敲骨吸髓地毯式的经济掠夺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二)
·满洲礼赞
·川岛芳子诗一首:蒙古姑娘
·川岛芳子诗一首:驼铃
·满洲民族医药及其特点浅析
·振兴东北经济必须得靠满族精神
·满洲民族兴起的精神力量
·满洲古民歌
·满洲语歌曲:我的八旗
·我们为什么要重新建立满洲社会民族组织?
·女真民族英雄阿骨打的风度
·满族资料图片集【五】
·大清国号不是来自汉语
·满洲姓氏古今对照
·《女真--满族建国研究》出版发行
·大金国女真人创立的猛安谋克制度
·通古斯民族信息传递中的萨满教意识
·满洲民族对北京的文化奉献
·拿什么来保护满洲民族医药遗产??!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三)
·北京满族的百年沧桑
·背叛民族忘记故乡者的可悲下场
·满洲民族婚姻制度及其礼俗
·组图:冰雪长白山
·阿布凯恩都里
·满族家谱综述
·哭泣的吉林,出海口哪里去了?!!
·重振满洲,找回民族尊严之路!
·满族资料图片集【六】
·满洲人要象保卫生命一样地保卫自由意志
·满族人刘忠田375亿元成中国新首富
·满族人陈丽华华裔女性世界首富
·岳飞大侄子你来过满洲吗?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四)
·中歐的女真族文物
·烏鴉喝水(gaha muke omiha )
·刘亚洲:甲申再祭
·恢复使用满洲姓名的倡议
·视频:满洲萨满教背灯祭
·滿洲時代(manchu time)
·流传在方言中的满洲语
·满洲民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满洲族著名学者苏绍智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满洲民族文化
·满洲族建筑大师童寯
·丧钟为谁而鸣
·日本出版《滿洲語入門20講》
·滿洲舊影
·滿洲族人先祖的傳說
·满洲民族的神话传说与鸦鹊崇拜
·滿洲文字牌匾圖賞
·定义民族文化边界很困难
·民族自决与国际社会的反应
·女真之魂海
·滿洲文《聖經》約翰福音3章16節
·乾隆御笔满洲文缂丝对联
·满洲文"吉祥如意"白玉牌
·滿洲族扳指兒(Fergitun)欣賞
·满族资料图片集【七】
·牡丹江地区满洲语地名来历
·满洲语的思念
·内蒙古满洲里掠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通古斯满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满族神话是满族先人在远古时期所创造的反映自然界、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社会形态的最早的口头叙事文学,是具有高度幻想性和原始联想性的神灵怪异、生动美丽的故事,反映了原始时期人们对世界的认识、不合逻辑又自成逻辑的思想观念和企图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的愿望。是现实的虚幻的反映,是在幻想中经过不自觉的艺术方式加工过的自然现象和社会形态。
   
    作为原始意识形态的综合形态的原生神话,不是一种孤立的文化现象,它与民族社会发展、地理环境、生产方式、生活习俗、宗教信仰等紧密揉合在一起的。由于满族先民具有自身的特殊条件,因而满族神话也就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民族特点,反映了满族先民的原始观念、社会生活和审美心态,寄托着他们企图征服自然的美好憧憬、大胆遐想。虽然满族神话与其他民族神话有某些相通、相似之处,满族先民不同地区、不同部落、不同氏族的神话也有一定的差异性,但作为一个民族来说,必然有着更多的有别于其他民族的民族个性特征。而就民族内部来说,则具有更多的全民族的共同特征。这既体现在它的内容上,也表现在它的形式和所展现的民族地区风情上。
   
    初民对神奇瑰丽、变幻莫测的自然界感到困惑。极力探索其奥秘,并进行了臆测性的解释和幻想性的描述。这样便产生了大量“解释神话”,或曰“推原神话”,诸如:天地与万物的生成、各种自然现象的起因、人类的起源,等等。在满族古老的神话《天宫大战》及一些哈拉的“神谕”中说,宇宙处于一种混沌状态,是流溢不定的水泡泡。水泡泡渐多渐长,水泡泡里生出阿布卡赫赫(也有称卡伊拉罕)。她就是宇宙的第一位大神——创世母神。她气生万物、光生万物,身生万物。万物愈多,便分出清浊,清光上升为天,浊气下降成地。阿布卡赫赫小得像水珠,大得变成天宇。她无处不在,无处不生。只有在小水珠里才能看清她是七彩神光,白亮湛蓝。她下身又裂生出地母巴那姆赫赫女神,上身裂生出司掌光明的布星女神卧勒多赫赫,即“宇宙三姐妹女神”。她们同身同根、同显同现、同生同育,三位一体,共同创造了人类、万物。阿布卡满语“天”,赫赫满语“女人”由满语FeFe音义转引而来),阿布卡赫赫即“天女”。在这里,天神是合一的,天地是同体的,涵有天生万物、地生万物、光育万物之意。神话中所反映出满族先人的原始字宙观,虽然是幼稚的、神秘的、浑融的。但是这种物质运动变天地却是建立在直观的物质为本源的基础上,含有朴素的唯物主义因素和经验主义。同时,神的“无处不在”、“无处不生”也成为满族神话和萨满教思想观念的基础,即万物有灵,万物皆神。

   
   满族有着丰富多彩的天宇神话。认为天上就是一个家族,各种天体和自然现象都有性灵、神格,并对它们的形成都做了形象性的解释。这些“解释神话”是满族先人原始的形象思维的产物,反映了初民对自然界的浑融性的认识和要主宰自然的朦胧的理念。也是带有浓郁的幻想性的原始科学。
   
    满族古老的神话是以天字女神为核心形成的庞大的女神谱系。各种“妈妈神”、“格格神”竟达三百以上,这在世界各民族神话中都是罕见的。众神祗有不同的职司和性格。她们有一定的统属关系。阿布卡赫赫为诸神之首,对诸神有派遣、赏罚和任免权,有些天神曾因某些过失被打入地上,甚至连大神风神西斯林也因贪睡渎职,被耶鲁里破了风阵,闯了大祸,被宇宙三姐妹女神取消女性神牌,赶出天地之外。阿布卡赫赫身边有三个侍女,大侍女喜鹊神,二侍女者固鲁女神(刺猬神)、三侍女奥朵西(牧兽女神)。领星女神七星那丹那拉呼是布星女神卧勒多赫赫的助手,星阵的领星星神。恶神神系以耶鲁里为首,还有许多恶神为他的属下。但这种统属关系是建立在血缘基础上的。阿布卡赫赫是万神之母,巴那姆赫赫、卧勒多赫与阿布卡赫赫是三位一体的创世三姐妹女神。风神西斯林是阿布卡赫赫的爱女,九头恶魔耶鲁里是由兼有宇宙三姐妹女神的骨肉魂魄的敖钦怪神转化的。但诸神间的统属关系并不严格。太阳神和月神曾被耶鲁里所骗,使宇宙失去光明,阿布卡赫赫说服了太阳神和月神,使她们重放光明,照耀天地。当阿布卡赫赫危急之时,众神祗舍身相救,多是自觉自愿的,有一种共同维佑天地、保护天母的责任感。阿布卡赫赫曾被耶鲁里打败,战裙被耶鲁里撕碎,昏倒在太阳河边,众神兽、神禽献出自己身上的一块魂骨,昆哲勒神鸟衔来金光流漾的太阳河水为阿布卡赫赫洗涤伤口,又撕下自己的羽毛为阿布卡赫赫编织战裙。阿布卡赫赫有了九彩神光战裙和众生物灵慧的魂骨,成了永生不死、神威无敌的宇宙的主宰。这种统属关系与后世神话中带有阶级色彩和等级制度烙印的统属关系截然不同,阿布卡赫赫尚不能一声令下,颐指气使,有的事需要同巴那姆赫赫、卧勒多赫赫共同处理,甚至对下属还要劝说。阿布卡赫赫的不可战胜的神力和永远不死的神寿是聚集众神神力、神灵而成的。最终打败耶鲁里也靠诸神协力相助。这些都是母系氏族社会的折光反射。阿布卡赫赫是联合部落女罕的幻化形象,是代表群体意思和利益的。她与诸神的关系是带有血缘关系的不同辈份、不同职司的统领关系,这种关系体现出原始母系氏族时代的社会组织形式。
   
    满族古神话中从天宇神到地上的自然物神和精神文化神大多为女性神,表现出女神崇拜观念,同时,可见这些神话是产生于原始母系氏族时期,通过萨满神谕保存下来,是由于在萨满教中女萨一直占有重要地位。满族是古老的渔猎民族。地处边塞,民风古朴,女权观念较强,女子情格豪爽,有尚武精神,并有重小姑等习俗,形成了特有的民族传统,和女权观念,这也是满族女神神话得以长期保存下来的重要原因。
   
    满族创世神话基本上是以刨世女神阿布卡赫赫与恶魔耶鲁里争夺宇宙主宰权的斗争为轴心和主线的。这场“天宫大战”是异常激烈、残酷的,经过反复较量,最后以耶鲁里失败而告终。但不能得出女神战胜男神的结论,不能用两性夺权的理论来解释。因按历史发展规律,两性夺权的结果是女性的失败,母权制被父权制所取代。从满族女神神话来看,其产生时问为原始母系氏族社会的早、中期,两性夺权斗争仅是初起阶段,尚未到达向父系转换的正式夺权时期,(当然满族神话“天宫大战”带有两性夺权因素)。耶鲁里并非男神代表,而是由阿布卡赫赫三姐妹女神所造的两性神敖钦怪神转变的。耶鲁里也是能自生自育的两性神,或日准男神。耶鲁里属下恶魔也多为两性恶神。或由女性神转变的两性神。至父系氏族时期,男性天神阿布卡恩都里仍是创世大神与恶魔耶鲁里争夺宇宙主宰权。阿布卡赫赫与耶鲁里两派势力的斗争及后来阿布卡恩都里与耶鲁里的争夺宇宙主宰权的斗争都反映了人与自然力的斗争,是满族先人对神秘、强大的自然力,按照当时社会形态和人际关系创造的两种人格化的神系。阿布卡赫赫与阿布卡恩都里最终都战胜了耶鲁里,表示人与自然斗争取得了胜利。从社会属性说,阿布卡赫赫与阿布卡恩都里都是生命、光明、创造和秩序的化身,耶鲁里是灾害、破坏、黑暗、混乱的象征。因而阿布卡赫赫及其取代者阿布卡恩都里同耶鲁里之间的斗争,是善与恶、美与丑、创造与破坏、背叛与惩罚的斗争。最后善战胜了恶、光明战胜黑暗,天地得以维佑,宇宙得到清平,诸神各安其位,人类和万物得以生存、发展,是人类同自然斗争的胜利,反映了人们的理想和追求,同时也对自然现象、天地景观做了“解释”。满族神话中真正的两性夺权斗争是在阿布卡赫赫与阿布卡恩都里之间进行的,男性天神阿布卡恩都里终于取代了女性天神阿布卡赫赫,标志着男性夺权的胜利。但在保存下来的满族神话中,并没见到阿布卡恩都里与阿布卡赫赫之间的夺权斗争,而是一种“和平演变”。在其他神话中,这场两性夺权斗争也没有经过激烈鏖战,是在男性势力足够成熟和强大的形势下,经过小小的交锋便告结束,其间带有一定程度的“竞争性”与“和平演变”性质。这可以说是满族神话的一个非常突出的民族特点。这一特点是与满族历史发展及民族传统密切相关的。满族是一个晚熟的民族,有的氏族直到明末清初仍处于原始母系氏族社会,与其他早熟民族相比,原始母系氏族时期长得多,而父系氏族时期与奴隶制社会相对的要短了许多。这是满族神话中的两性夺权具有“和平演变”性质,满族女神神话得以大量保存,满族女权思想较强的传统及萨满教中女萨满地位的长期巩固(这也是女权思想在萨满教中的体现)等的历史条件和社会基础。满族神话中的两性夺权带有“和平演变”和“优势竞争”性质,从傅英仁先生搜集整理的两篇神话故事中可以找到合理的解释。《鄂多玛发》讲述了宁古塔郭合乐哈拉迁徙的神话。该哈拉的第一代穆昆达恩都哩玛发“这位爷,生下来就跟平常人不一样,有时变成男的,有时变成女的”,他心灵手巧又力大无穷,教人们制造弓箭、捕鱼、打猎、祭天祭神,又教人们做衣做饭。他不辞辛苦,任劳任怨,但有个坏毛病,脾气太暴,好发火,打人、骂人。由于他们居住的地方气候酷寒,环境恶劣,生活艰苦,他率领全哈拉人往宁古塔迁徒。一路上经过了许多艰险、磨难和斗争。他为了全哈拉的人,勇敢地与五条火龙搏斗而失去了双脚。他把大雁师父给他的羽毛神衣拆开分给大家做新衣,自己却不能在天空飞翔,用黑老鸭给他的一双鸭子爪走路。他每次背十个人游过堆满冰块的乌拉江,累得昏倒在地上。又把剩下的翎毛衣领子套在脖子上,长出又长又尖的利嘴,把恶魔的铁壁啄成个小门,使全族人脱险。走了六年时间,终于带领全部族人来到了山青水秀、气候温和,可捕鱼、狩猎又可种麻织布、耕田种谷、居民明礼重义、不抢不偷的好地方宁古塔。全部族人过上了好日子,而恩都哩玛发却“长得人不像人、鸟不像鸟”,不愿在部落出现,天天在林子里游荡。后被天神阿布卡恩都里召到长白山去了。郭合乐哈拉奉他为第一代祖先神供奉。
   
    另一篇神话故事是《朱图阿哥》,大意是,在长白山脚下的朱祜禄哈拉,其穆昆达是一位很有名望的老太太,被称为博尔混妈妈,她心地善良,对人一视同仁,办事公平合理。但人老了,“到底怎样领大家过上好日子,想不出什么主意来。别人提一点新的办法,她老人家总是摇摇头说:‘不行呀,孩子们,这不符合咱们的祖传的规矩呀!’别人提出一个好主意,她又摇摇头说:“算了吧,还是照老办法办事顺当啊!’就这样,朱祜禄哈拉的日子总是过不起来”。尼马察哈拉有个叫朱图的小伙子,聪明伶俐,见啥一学就会,十几岁跟阿玛上山打围,采参。十七岁那年还跟阿玛去过抚顺马市,用人参、鹿茸、兽皮换回一些铁铧子、铁镐,用这些铁具开荒种地,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起来。朱图二十岁那年嫁到朱祜禄哈拉家为女婿。婚后不久,老妈妈病倒了,临危时,嘱咐户里人说:“我没有管好咱们户族,叫大家跟着我遭罪。我死后,可以让我的女婿朱图继承穆昆达这个缺吧”。这件事对朱祜禄哈拉来说,“可真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一伙女人坚持从女人里挑,全户族大多数人同意朱图阿哥给大家办事,最后决定“先叫朱图阿哥当当试试”,这样,朱图阿哥做了第一任男人穆昆达。朱图阿哥领着大家采参、打猎、开荒种地,全户族日子越过越好,但是,“朱图越能干,那伙女人越嫉妒,恨不得一口把朱图吞掉了”,她们暗暗合计,要想法害死朱图。放火、拆桥,却都没能害死朱图,“这些事被户族一些青年知道以后,非要跟这伙女人拚个死活不可。朱图急忙拦住他们,耐心地说:‘不要伤了和气,我还是有不好的地方,要不然人家哪能暗害我呢?再说咱们真要互相打起来,让外部落不是看咱们的笑话吗?’,就这样,把这些人压下了”。但有一年天旱,粮食歉收。这伙女人利用此机会,到处造谣说:“看看吧,怎么样,叫男人当家就是不行。这是阿布凯恩都里(老天爷)对咱们的惩罚。朱图这几年办的事,都是违反天意的呀。咱们祖祖辈辈就是打围、捕鱼,偏要种什么庄稼!再要这样下去会有大灾大难的”,大家信以为真,把朱图两口子撵出了部落。朱图夫妻在小鲤鱼、蛤蟆、狍子、美鹿、喜鹊的指引和帮助下,来到忽尔汗安家落户。又在被他们救了的“老人”的指点下,到铁山找到开山镐、炼铁炉,炼起铁来,打出了许多铁器和农具,“朱图打铁的消息传到每个部落,他们用各种东西到忽尔汗地方换取铁器和农具。忽尔汗很快就变成了繁荣的市场”。而朱祜禄部落自从朱图走后,“又恢复了老样子,选了个没有能力的胡涂女人当穆昆达,把朱图领大伙开的土地不种了,天天东跑西颠打猎、摸鱼”,而且“又想出花招,硬逼着大家住进山洞”,这样弄得大家吃不上、穿不上,挨饿受冻。小伙子们一合计,便去找朱图,告诉朱图:“全哈拉的人都盼望你回去,领着我们过好日子!”。朱图回到部落,领大家炼铁、开荒,日子又红火起来。那伙使坏的女人,怕朱图报仇,吓得不敢回部落,蹲到山里挨饿受冻。但朱图却骑着高头大马,率领一群青年男女来接她们回家去。朱图把自己带的腰刀双手交给那个女穆昆达,又把自己骑的马让给她。“从此,牛祜禄哈拉设了两个穆昆达:一男一女。直到后来还是这样沿袭下来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