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文集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昨天中午,我在书台公园喝茶改小说稿时,接到朋友电话,他歇斯底里嚷,“他们强拆房子,我现在抱着煤气甏,准备同归于尽。”说了几遍,以下的话不成句子。我不知他同归于尽的对象是煤气包、房子,还是其他什么人,但我知道他这几个月为此折磨,精神快要崩溃,人不仅形销骨立,且不知怎的皮肤黑得还像非洲人,朋友们说,他外表像吸毒的。我担心他拆迁谈判失败,而破罐子破摔,要紧雇车赶到他家里。
    朋友叫朱宏达,是我早年的文友。他对挣钱没什么热情,当然可能由于过去失败的原因。他喜欢研究哲学,什么康德叔本华,还是海德格尔,见面就唠叨社会意志与表象的世界,唠叨得我头都大了。我是哲学门外汉,怎么吃得消他这般狂轰滥炸?长年务虚,营生不济,老婆跟女儿都离开了他。他形只影单,四处飘零,一直单身生活。沉闷无聊时,就自言自语写起几十万字的大部头哲学著作。这次强拆迁的房子是他近八十岁母亲的住房,是他远在美国的大哥给娘造的,造址原是朱家古老的祖居地。独门独院,面积不止两百平方,还有几间平房租给外地人,朱宏达可能靠房租生存。听他说,拆迁部门曾闯到他家,责令他母亲说出他大哥的联系方式,他母亲吓得病在床上好多天。还说“拆一还一”,拆别墅,就应该赔别墅,有啥理由用大户房搪塞。朱宏达的大哥是政治学博士,乃美国银行高级白领,以前回家乡,政府十分重视,都出面接待。
    赶到他家附近,发现两个路口都已封锁,还拉起了白色警戒绳,穿着各色制服的人多如牛毛,起码有五六十人,有穿蓝衬衣的城管,穿黑衣戴白头盔的所谓城管防暴,还有穿迷彩服的保安,几个交警在路边,样子像防止路人围观。我同城管相商,试图走进通向朋友家的弄堂。被拒绝,说要通行证,还说已戒严。我吃了一惊,这时才晓得城管在自家地盘上还有戒严的权力。

    我见形势吃紧,要紧打110,说明情况,我强调我朋友性格偏执,有我行我素倾向,希望他们出警,以免极端事件发生。我还说了他大哥的身份,希望他们照顾影响,不要授人口实,政策要有一定连续性。连打几个电话,110都不出警,而且我跟朋友联系不上了,他的电话一会说“正在通话”,一会儿说已“关机”。我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幸亏有人指点,才通过另一途径靠近了他母亲的住房。那儿离朱家不过二十米,没有拉警戒绳,但保安城管的数量,跟大街上那两个路口不相上下。而且还拥着几十个临时穿红马夹的搬动工。早被铲平的空地上停着一辆挖泥机,一辆注有城管字样的小卡车。电工已爬在电杆上操作,样子像准备切断他家的电源。几个穿黑衣的城管防暴已手持太平斧爬上屋顶,还有几个伏在屋面上,样子像听下面的动静。远看个个像飞檐走壁的鼓上蚤。
    尽管太阳朗照,袭击马上开始,政府跟百姓的战争马上开始,朋友家却死气沉沉,一无应战的迹象,就像死寂的坟墓,屋顶上也没有拉上横幅,比如“强拆有罪,维权有理”、“誓死捍卫我的家园”之类的横幅。楼窗上也没看见他荷枪实弹的家人。
    围观群众有几百人,沉默无语的,大多是脸上露出文革恐惧阴影的城市市民,只有几个农村出身的才敢放言无忌。听一个说,市委秘书长在这儿督阵。估计旁观者有一些是朋友家的邻居。
    我打了个网友铁匠的电话,叫他来看看,体会一下强拆迁的感觉,因为他母亲不久也可能是候补的拆迁户,此外也可以增加一些人生的体验。
    铁匠来到现场时,挖泥机开动了,慢慢移向朱宏达家,伏在屋顶上的都站直了身子,准备行动。有个样子像官方摄像师也开动了摄像机,以记录强拆迁的全过程。被挖泥机的铁笆斗“咚咚咚”地几下,哗啦几声,围墙便撕开了一个大口子,烟雾腾起,待散开,围墙里面出现两个人影,一个是朱宏达的弟弟,一个是他的弟媳。场面煞是壮观,颇有悲壮的气氛,我不由感动起来了。但朱宏达不见踪影,估计在楼上仍抱着煤气甏。挖泥机调整了方位,又冲上前去,样子像铲起那两个人,我不由自主发了声:“反对强拆迁,当心人性命。”我没想到自己会这样,城管人多势众,我寡不敌众,原想做个冷静中立的观察员的。七八个城管防暴队员顿时拥了上来,其中两个架起来了我的胳膊,我耳朵里只听见一个女人的尖叫,随之又是几声尖叫,那声音就像被强暴了似的,它至今还在我耳边回荡。估计是朱宏达的弟媳,因为此时看见几十个城管防暴队员蜂拥到围墙那儿,将他俩架出去了。铁匠不识相,这时他说,说几句话,有啥理由抓人。话没说完,他也被当作同案犯给抓起来了。
    塞进汽车,送进城北派出所,罪名是“涉嫌妨碍执行公务”。我听了呵呵笑了,我想,既然现场不见警察,怎么警察又说口头传唤,怎么又是城管防暴队员扭送我俩进派出所?何时政府给了城管抓人的司法权力?送派出所,城管还不如自己搞个留置室,省得占了警察的牢房资源。
    晚上八点左右接到朱宏达短消息,才晓得他此时躺在常熟人民医院,待短消息过去,没有回音。也不知他的伤势如何?他的母亲、弟弟、弟媳的情况如何?但估计他的房子已成废墟。
    在里面呆了七小时,没受到虐待,只是在推搡时把铁匠的上衣给撕破了。常熟警方或许不想陷得过深,背强拆迁这个黑锅,也或许我身份不同,怕引起国安责备,说抢了他们的饭碗,夜十点半将我们释放。临分手的态度,跟刚进去,可以说天壤之别。释放的理由也堂皇,我有高血压,铁匠家有七十岁的老娘。
   
   
   江苏/陆文
   2009、10、24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