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文集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十月一日,红朝六十周年生日,天按门广场举行了盛大阅兵式。三军将士的生气勃勃,整齐划一的步伐,以及琳琅满目的武器,还有响彻云霄的口号,让我大开眼界,看到了朝廷的强大。作为红朝子民,能生活于盛世,在富裕的江南过着《好日子》,衣食无忧地吃着河蟹,看着朝廷宏大的排场,而且没有衙役像六四前夕那样前来骚扰,的确深感荣幸。写到这里,我想三呼万岁,又想寻章摘句继续歌功颂德,考虑到网络及纸质媒体已有大量的颂文,也不少我一篇,就到此刹车,只谈它的不足之处了。
    说实话,阅兵式有不少不足之处,比如,九月三十日,股市大盘应让它一个涨停板,至少半个涨停板,而不是不死不活,这样可以有效地调动股民庆祝国庆的积极性;比如,广场出现“服从党的指挥”这一口号。大家知道军队是一国重器,乃人民供养,其职责保家卫国,怎么成了党的私产和家丁呢?纵然过去是你缔造的,现在也该收归国有啊!即使这么想,这么做,也不能嘴上这么说啊!想想看,假使不说“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而称“人民老爷”“为执政党服务”,百姓会怎么想?伏尔泰说:“渴望当上护民官、执政官的人大声叫嚷爱国,可实际上他们只爱他们自己。”我们承认先贤洞察人性,说出了人间真相,但嘴上仍说夜郎权贵在为仁敏币,不,为人民服务。我指出该口号的谬误,是出于苦口婆心、第二种忠诚,希望朝廷宣传与时俱进,将不合时宜的口号及时修正,至少不要在众目睽睽的场合上大力张扬。
    阅兵式还有一个不足之处,就是没有看客,没有局外人,据说还把王德邦之类的文弱书生赶出了京城,这在喜欢阅兵的纳粹眼里也是不可想像的。希特勒也许会说:没有人山人海狂热的观众,还算阅兵吗?而且所有检阅者都经过筛选,这种情况,除了朝鲜恐怕没什么国家这么做了。据媒体报道,民兵方阵的领队原是车模,经过政审,合格,又经过训练,完成了从“猫步到方步”的脱胎换骨的改造。其实不管如何改造,反正这位车模没放过枪,没打过仗,是个滥竽充数者,称她为女民兵,真民兵不服气。此外,阅兵式戒备森严,不见路人,也不见鸽子,连沿街的窗户都不见洞开,这一点不像过生日的样子。常熟乡下人过生日,不站岗,不放哨,也没有小脚老太探脚路,都大门敞开,由村里人自由吃酒,哪怕平时的冤家,大家都笑嘻嘻递烟敬酒。即使办丧事,也没有冤家趁机袭击,这倒不是囿于情面或乡规民约,而是为人的底线。

    我没看完阅兵式,不知道武警有没有参加检阅,要是参加了,百姓会不舒服的,因为武警对内维持治安,它的出现,明摆着向人民示威,至少把人民当作潜在的假想敌。六四期间,军队在这儿动手动脚,这次武警倘若在这儿向人民示威,人民压力不轻啊!
    阅兵式最大的败笔,就是夜郎权贵的表情跟阅兵式的气氛严重脱节。就拿前任君主来说,已七老八十,来日无多,整个模样,像个竖立的木乃伊,一无生气,气息奄奄,样子坚持不久,就要坐椅子苟延残喘。可他仍在该场合抢夺现任君主的风头。要是他站在不显眼之处,尚情有可原,可他居然站在君主的后面,给人感觉,他仍是高高在上的太上皇。后来还平分秋色,跟君主并肩扶住城楼的栏杆,做出天无二日,国却有二主的样子。
    太上皇的存在,可能抑制了君主的情绪与表演。比如君主穿着中山装,站在阅兵车上,一无表情地说“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显得中气不足,话语干巴巴的,缺乏情感的滋润。要知道,没有情感滋润的话语,是不足于打动人心的,这跟恋爱时的情话一样。君主的动作亦比较拘谨,那谨小慎微的样子,似乎头上笼罩着太上皇的阴影。君主多年媳妇熬成婆,终于登上一言九鼎的宝座,在他一生最光辉的日子理应意气风发,哪怕是趾高气扬一番的。可他的表演如履薄冰,一点没有一代明主的风范,明显放弃了君主的荣耀,沦落为执政党的打工仔,我为他惋惜,也为他难受。这难道就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后来,见女民兵方队走过来,他脸上露出笑容,我才松了口气。
    其他几个站在天按门城楼上的权贵的表情不消说了。东倒西歪、年老力衰,有的冷漠,有的呆滞,有的铁板,有的阴沉,有的心事重重,有的故作轻松,有的凶相毕露,有的若无其事,卸掉他们的官职,可以说跟路边聊天下棋的退休老汉没什么异样。只有一个真正轻松的。他就是薄喜来。薄喜来一表人材,意气风发,其举止神态雄心勃勃充满活力,跟阅兵式的气氛极其吻合。
    这种与生日不相称的表情,可能是权贵心中尚存一丝忧患意识,毕竟目前民变四起、民族纠纷结棍啊!也可能担心阅兵式中途有不测之灾,而让他们无法沉浸于生日的喜悦之中。要是后一种担心,愚认为没必要。安检如此严格,炸弹是不可能出现天按门广场的;沿街窗户紧闭,有专人值守,也不可能有人放黑枪;与超级大国相处和谐,人家也不会发射精制导弹;唯有一个隐患,要么是担心某位参加飞行检阅的飞行员,由于亲人下岗、或被强迫拆迁、或打死在派出所,通过天按门广场时发神经,以神风突击队的方式,自杀性撞击天按门城楼。
    其实,阅兵跟统治国家一个样,用不着忧心忡忡、担惊受怕,因为人民只想安居乐业,并不热衷于意识形态之争,更不是王莽,奢望站在天按门城楼上。正如伏尔泰所说“他们只想拥有能在家中入睡,而其他人无法将他赶走的权力。每个人都希望他的财产和生命绝对安全。”做到这几条,尽可以门户开放,与民同乐,邀请凡愿意参加的一起阅兵。
   
   
   
   江苏/陆文
   2009、10、7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作者说明:
   书生提出创意,供朝廷选择批判;秀才设计笑料,以娱乐官吏草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