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文集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十月一日,红朝六十周年生日,天按门广场举行了盛大阅兵式。三军将士的生气勃勃,整齐划一的步伐,以及琳琅满目的武器,还有响彻云霄的口号,让我大开眼界,看到了朝廷的强大。作为红朝子民,能生活于盛世,在富裕的江南过着《好日子》,衣食无忧地吃着河蟹,看着朝廷宏大的排场,而且没有衙役像六四前夕那样前来骚扰,的确深感荣幸。写到这里,我想三呼万岁,又想寻章摘句继续歌功颂德,考虑到网络及纸质媒体已有大量的颂文,也不少我一篇,就到此刹车,只谈它的不足之处了。
    说实话,阅兵式有不少不足之处,比如,九月三十日,股市大盘应让它一个涨停板,至少半个涨停板,而不是不死不活,这样可以有效地调动股民庆祝国庆的积极性;比如,广场出现“服从党的指挥”这一口号。大家知道军队是一国重器,乃人民供养,其职责保家卫国,怎么成了党的私产和家丁呢?纵然过去是你缔造的,现在也该收归国有啊!即使这么想,这么做,也不能嘴上这么说啊!想想看,假使不说“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而称“人民老爷”“为执政党服务”,百姓会怎么想?伏尔泰说:“渴望当上护民官、执政官的人大声叫嚷爱国,可实际上他们只爱他们自己。”我们承认先贤洞察人性,说出了人间真相,但嘴上仍说夜郎权贵在为仁敏币,不,为人民服务。我指出该口号的谬误,是出于苦口婆心、第二种忠诚,希望朝廷宣传与时俱进,将不合时宜的口号及时修正,至少不要在众目睽睽的场合上大力张扬。
    阅兵式还有一个不足之处,就是没有看客,没有局外人,据说还把王德邦之类的文弱书生赶出了京城,这在喜欢阅兵的纳粹眼里也是不可想像的。希特勒也许会说:没有人山人海狂热的观众,还算阅兵吗?而且所有检阅者都经过筛选,这种情况,除了朝鲜恐怕没什么国家这么做了。据媒体报道,民兵方阵的领队原是车模,经过政审,合格,又经过训练,完成了从“猫步到方步”的脱胎换骨的改造。其实不管如何改造,反正这位车模没放过枪,没打过仗,是个滥竽充数者,称她为女民兵,真民兵不服气。此外,阅兵式戒备森严,不见路人,也不见鸽子,连沿街的窗户都不见洞开,这一点不像过生日的样子。常熟乡下人过生日,不站岗,不放哨,也没有小脚老太探脚路,都大门敞开,由村里人自由吃酒,哪怕平时的冤家,大家都笑嘻嘻递烟敬酒。即使办丧事,也没有冤家趁机袭击,这倒不是囿于情面或乡规民约,而是为人的底线。

    我没看完阅兵式,不知道武警有没有参加检阅,要是参加了,百姓会不舒服的,因为武警对内维持治安,它的出现,明摆着向人民示威,至少把人民当作潜在的假想敌。六四期间,军队在这儿动手动脚,这次武警倘若在这儿向人民示威,人民压力不轻啊!
    阅兵式最大的败笔,就是夜郎权贵的表情跟阅兵式的气氛严重脱节。就拿前任君主来说,已七老八十,来日无多,整个模样,像个竖立的木乃伊,一无生气,气息奄奄,样子坚持不久,就要坐椅子苟延残喘。可他仍在该场合抢夺现任君主的风头。要是他站在不显眼之处,尚情有可原,可他居然站在君主的后面,给人感觉,他仍是高高在上的太上皇。后来还平分秋色,跟君主并肩扶住城楼的栏杆,做出天无二日,国却有二主的样子。
    太上皇的存在,可能抑制了君主的情绪与表演。比如君主穿着中山装,站在阅兵车上,一无表情地说“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显得中气不足,话语干巴巴的,缺乏情感的滋润。要知道,没有情感滋润的话语,是不足于打动人心的,这跟恋爱时的情话一样。君主的动作亦比较拘谨,那谨小慎微的样子,似乎头上笼罩着太上皇的阴影。君主多年媳妇熬成婆,终于登上一言九鼎的宝座,在他一生最光辉的日子理应意气风发,哪怕是趾高气扬一番的。可他的表演如履薄冰,一点没有一代明主的风范,明显放弃了君主的荣耀,沦落为执政党的打工仔,我为他惋惜,也为他难受。这难道就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后来,见女民兵方队走过来,他脸上露出笑容,我才松了口气。
    其他几个站在天按门城楼上的权贵的表情不消说了。东倒西歪、年老力衰,有的冷漠,有的呆滞,有的铁板,有的阴沉,有的心事重重,有的故作轻松,有的凶相毕露,有的若无其事,卸掉他们的官职,可以说跟路边聊天下棋的退休老汉没什么异样。只有一个真正轻松的。他就是薄喜来。薄喜来一表人材,意气风发,其举止神态雄心勃勃充满活力,跟阅兵式的气氛极其吻合。
    这种与生日不相称的表情,可能是权贵心中尚存一丝忧患意识,毕竟目前民变四起、民族纠纷结棍啊!也可能担心阅兵式中途有不测之灾,而让他们无法沉浸于生日的喜悦之中。要是后一种担心,愚认为没必要。安检如此严格,炸弹是不可能出现天按门广场的;沿街窗户紧闭,有专人值守,也不可能有人放黑枪;与超级大国相处和谐,人家也不会发射精制导弹;唯有一个隐患,要么是担心某位参加飞行检阅的飞行员,由于亲人下岗、或被强迫拆迁、或打死在派出所,通过天按门广场时发神经,以神风突击队的方式,自杀性撞击天按门城楼。
    其实,阅兵跟统治国家一个样,用不着忧心忡忡、担惊受怕,因为人民只想安居乐业,并不热衷于意识形态之争,更不是王莽,奢望站在天按门城楼上。正如伏尔泰所说“他们只想拥有能在家中入睡,而其他人无法将他赶走的权力。每个人都希望他的财产和生命绝对安全。”做到这几条,尽可以门户开放,与民同乐,邀请凡愿意参加的一起阅兵。
   
   
   
   江苏/陆文
   2009、10、7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作者说明:
   书生提出创意,供朝廷选择批判;秀才设计笑料,以娱乐官吏草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