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东方维纳斯 第八章 非政治的政治]
李咏胜文集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一张成都的新名片:谭作人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第一章 汉水悲歌:中国“民企教父”牟其中“三进宫”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作假:于法无据的信用证诈骗罪
·第三章 夹缝求生: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跋涉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三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四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五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六
·
·李咏胜文集第5集:大型中国文化艺术片;电视唐诗三百首
·中国唐诗与世界文化(编剧者序言)
·第一部 唐代十大诗人诗
·第二部 初唐诗
·第三部 盛中唐诗
·第四部 晚唐诗
·第五部 边塞诗
·第六部 咏王昭君诗
·传承中国优秀文化的希望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之中(编剧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6集:狗眼看现实
·第一章:长夜的歌哭
·关于“和谐”一语的第二个15个是与不是
·人说的话与说的人话与不是人说的话
·性问题的社会变迁
·反腐败也是硬道理
·中国能否闯过腐败这一关?
·从中国人的某些见面语言看社会的变迁
·闲坐说“黄”字
·蓦然回首“十七年”
·虱子与鲁迅笔下的“夏三虫”谁可爱些?
·由小卒步步“将军”而忽然想到
·中国二十世纪最痛的是哪块肉?
·答某晚报记者问
·答某网友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方维纳斯 第八章 非政治的政治

第八章 非政治的政治
   
   
   
   1

   
   事实上,唯有理解了青年的偏激和狂妄,才能够理解《国际歌》那悲壮激越的主旋律。世界上无论多么弱小的民族,只要它的青年有偏激和狂妄的热情,就还有得救和新生的火种存在。
    ——除非它自己把它灭掉,使之成为循规蹈矩的世故老者。
   
   2
   
   我常常暴跳如雷——并非是山河破碎家国将亡。
   而是有人骂:“你这杂种!”
   但每当暴跳如雷之后,则又痛恨自己为何不是杂种,否则,怎么如此自私如此怯懦如此自我菲薄:
    ——自我菲薄到无颜见人的地步。
   有什么办法能够挽救自己呢?
    ——倘若有人骂:“你这纯种!”
   我不但暴跳如雷,且还骂娘。
   
   3
   
   人性的弱点,往往在于习惯与狗性混同。
   比如一个家园的破败,不是因为缺少看家护院的狗,而是把狗养得太多太恶。
   
   4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没有圣人,大盗无法生存;
   没有大盗,圣人更无法生存。
    ——大盗造圣人。
   
   5
   
   人类所有的历史,倘若与此境地比较起来,那么应该说撒旦是美的,地狱也是美的,因为撒旦和地狱再丑再恶,也不会如此令人恐怖颤栗:
    ——分明强奸、轮奸了你,甚至阉割了你,可你却只有一个感恩戴德、拱手叩谢的生路选择。
   更残酷的是,最后你连撒旦和地狱,都已无权选择。
   
   6
   
   凡是野火烧得尽的东西,
   无疑还会露出春天的笑脸。
   
   7
   
   美即百花自放,反之便是恶。
   
   8
   
   烈火,往往是这样熄灭的:
    ——太多的湿木柴棒棒,流淌出了太多的污水。
   故而,要使烈火熊熊燃烧起来,唯有把它们放置到阳光下,把污水晒干。
   
   9
   悖论:
    ——世间没有假恶丑——倘若一分为二去看;
    世间确有假恶丑——假若一分为二去看。
   10
   
   平等的意义,既在于皇帝和黎民都难免于死,又在于帝王与黎民的死的方式有多么千差万别。
   由此论及平等,不是限制内容,而是限制形式。
   
   11
   
   几乎历代有忧国忧民情结的文化人,都怀有济苍生、安社稷的远大抱负。然而,中国之所以总是积贫积弱,究其根本原因便在于连这些有知识的文化人,都是一些依附型、豢养型的群小。故而,由他们去济苍生、安社稷,苍生、社稷岂有不贫不弱之理。
   因此,历史的使命是必须向他们呐喊:
    ——“救人啊,先救你们自己!”
   
   12
   
   现代教育的最大不幸,不是竭力去培养和诱导受教育者想知道的东西,而是竭力去苛责和强求受教育者接受不想知道的东西,从而使之成为教育者的模型和应声虫。
   可以说这种教育者,实际也是一种被动施暴者。但危害最大的并不在于某个教育者的施暴形式与内容,而在于他的每个被教育者都可能成为一个新的被动施暴者。
   
   13
   
   死的压倒新的活的自然无情,但新的活的压倒死的又有情么?然而人类向上的历史,就是这样从无情中不断寻有情的历史。
   
   14
   
   在暴君面前是奴隶,在奴隶面前则是暴君——丑陋的中国人,就是如此让人鄙视的;
   在暴君面前是暴君,在奴隶面前则是奴隶——崭新的中国人,就是如此让人敬佩的。
   
   15
   
   真理如果可以像物种那么随意移植和嫁接,甚至互相结合,那么它培育出的后代,无疑要发生变异,而不会再是真理了。
   因此任何真理,只要它一旦和另外的东西相结合,就已经走向了谬误。
   所以,要紧的不是发现真理,而是警惕真理的变质。
   
   16
   
   日本著名学者和太郎在反思日本的强国之路时,曾深刻感悟到当后进文化与先进文化接触时,物质性的部分往往立即得到吸收,但属于心理和内隐性的文化则很难改变。为此,他在日本走出贫困时期之后,大力推崇和倡导“繁荣时期的文化立国论”。他甚至认为文化不仅是一种防止经济和文明失控的感情机制,而且还是保障国家安全的重要力量。
   由此来看目下的中国文化现状,一方面是只有属于物质性的文化才能得道走红,一方面是属于精神性的文化便只有窒息枯竭,另一方面则是属于心理和内隐性的旧文化又无力去改变。因而在这三重困境之下,中国要强国,决非易事:
   ——除非我们像日本人那么既知耻,又善勇;
    除非我们像日本人那么既爱钱,又爱文化。
   
   17
   
   权力是什么?
   权力就是那种能够使人忘记自己是人的东西。或者说,权力就是那种能够使一个最平庸无能的人出人投地、光彩夺目的东西。
   
   18
   
   清官祸国殃民往往实际比贪官更甚。
   因为事实上,贪官祸国殃民的表现形式无论有多么卑劣,但它对国对民的危害都是直接的和显露的,而清官对国对民的危害则是间接的和隐形的。
   究其原因正在于,是个别清官的存在为贪官的普遍存在披上了圣洁合法的伪装。从而使贪官们都能为自己找到清正廉明的画皮,并公然以清官的面目自居自诩。然后更加堂而皇之地欺世骗人和祸国殃民,且又不易为世人分辨觉察。
   由此,使中国的历史总是这样循环往复:
    ——贪官未暴露之前,无一不是清官。
   
   19
   
   人不要脸,鬼都害怕——大凡中国人都明白这句责骂人的话。它的意思是说,人一旦到了不顾羞耻的地步,就比鬼还恐怖吓人。
   然而,当代文痞王朔却公然昭示世人:
    ——我是流氓我怕谁!以此来表现自己反叛一切的无畏和勇敢。
   但无论怎样宽容地看,我总觉得这两句话都有着同一种恐怖吓人的暗示。
   
   20
   
   民主本身的含义,就是维护小人们的利益。但是太多太多的小人集合成为整体,又易于成为一群为了个人私利而不惜出卖和扼杀民主的庸众。也许,这正是民主的难于生长之处。
   所以,如何防范小人们即便为了个人私利,也不能出卖和扼杀民主,才是民主得以实现的前提。
   
   21
   
   所谓普遍性的真理是不可靠的,甚至是反真理的。因为任何真理,一旦成为普遍性之后,也就成了旧真理。
   所谓旧真理,则又是那些维系人们世俗日常生活的习惯和偏见。而习惯和偏见,却恰恰又是阻碍和扼杀新真理的最大力量。
   然而,令人无奈和悲哀的是:
    ——我们渴望探索新真理,但又不得不生存在由某些普遍真理与某些荒唐实践结合在一起的荒谬现实之中,且无力自拔自救。
   
   22
   
   用权力制约和反对腐败,只能产生两种结果:
    一是权力参与腐败的分配,使两者都有利可图;
    一是权力与腐败合谋勾结,结成一个更大的腐败实体,使两者都能快速谋到暴利。
   
   23
   
   在专制极权的社会里,腐败之所以比温疫更容易泛滥成灾,究其根本原因,并不仅仅是它的权力制约机制缺席。而是在专制极权下的民众,由于长期遭受贫困的压迫,因此在内心深处都隐藏着一种升官发财心态,所以一旦真的当了官,便自然地想到发财,而要尽快发财,便只有腐败是捷径了。
   这就不难见出,专制极权不但能使它的每一个民众都成为权力的奴隶,而且还能使它的每一个民众都成为潜在的腐败分子——只要一朝他有了个这机会。
   由此断言:
    ——苛求在专制极权下不腐败是对人性恶的不正视,唯有个别品质极好的人才有可望企及。相反的是,唯有腐败才是对人性恶的正视。
   
   24
   
   暴民虽然不是贪官污吏,但它确乎可说是贪官污吏的变种。
   因为贪官污吏用的是权力窃财窃物,而暴民用的是暴力窃财窃物,区别仅仅是:前者的手段是正当的,而后者的手段是非正当的。
   
   25
   真理不是万能的。
   因此,所谓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是不存在的。如果确有这种普遍真理存在,那它便只能是科学真理,而不是改造社会和人的真理。
   反之,如果真理是万能的,那么人类的追求和探索便成为多余和徒劳的,甚至是毫无意义的了。
   
   26
   
   所谓专制极权,其实质就是一山不容二虎,更不能容多虎。从而使这一山之虎威加四海,可以恣意肆虐百兽,而后让“百兽”都不敢去接近它。
   所谓民主政治,其实质就是一山能容二虎,甚至多虎。从而让它们互相争斗、互相监督、互相补足,最后把它们都驯化如猫,如狗,而后让“百兽”都敢于去亲近它们。
   
   27
   
   自由和民主至今未能深入人心的原因,不是人们不爱自由和民主,而是对它的常识认识不足和了解不够。
   所谓自由,就是要让总统和他的官员不自由,而让国民都自由;
   所谓民主,就是认定总统和他的官员是靠不住的,而唯有国民的意见才是靠得住的。
   反之,如果总统和他的官员一旦自由了,国民就遭罪了;如果总统和他的官员一旦靠得住了,国民就幸福了。
   但这还不够。
   为了防止总统和他的官员滥用职权去窃取自由,必须把他们置于法律和舆论的制约和监督之下,使他们被迫在不自由中行使权力;
   为了防止总统和官员滥用职权而更加靠不住,必须让法律和舆论制约和监督着他们行使权力,使他们被迫由靠不住走向靠得住。
   当然,如果总统和他的官员一旦敢于不守这个常识的话,国民就有权另选高明。
   
   28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地区冲突表明,贫穷社会不是制造动乱的根源,而是结果。
   对此,当代美国著名哲学家和思想家赫伯特•马尔库塞清醒地指出:
   “今天的富裕社会已经表明,它是一个正在交战的社会;这一点,如果其公民尚未注意到,那么其受害者必定已经注意到了。”
   此言若反过来看,是由于富裕社会有钱支持它的正在交战状态,而无钱支持交战状态的社会就只会更贫穷了。
   
   29
   
   数年前,文人们纷纷下海,弃笔从商,旨在改变“君子固穷”的传统形象。
   但可惜几个浪头打来,回首一望商海茫茫,成功新贵,熙去攘来,却不见“若个书生万户侯”。
   这真是应了一句时髦的俗话:
    “文人经商必定遭殃!”
   那么,文人从政又如何呢?
   陈独秀是文人。早年他发起新文化运动,创办《新青年》,其道德文章世人景仰。但自创办马列主义小组,弃笔从政之后,便在险恶的政治漩涡中迷失了方向,且很快被淘汰出局。到了晚年流落江津,才回到本行上静心研究语言文字学。及至临终时,才终于醒悟到自己竟像是那个迷了途的诗人屈原:
    “除却文章无嗜好,
    世无朋友更凄凉。
    诗人枉向汨罗去,
    不及刘伶老醉乡。”
   瞿秋白是文人。他早年以文成名,随后以记者身份赴前苏联访问,写出了《饿乡纪程》、《赤都心史》等才情并茂的好文章。但自回国参加政治活动之后,便总是处在种种左倾的理想和幻觉状态之中,最终还是被政治所抛弃。直到长汀就义前,他才在醒悟之后,说了几句《多余的活》。
   其实,他本是一个多才多艺的文人,只因当时的时代“无牛则赖犬耕”,故而把他误了。
   毛泽东也是文人,只不过是一个成了大业的文人。他早年就诗文极佳,才华横溢:“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等等奇妙诗句,无不表现出了他那气宇轩昂,英姿潇洒的诗人形象。虽然他后来投身于中国的革命事业,并为之立下了光照日月的伟烈丰功。但他的晚年,由于把这种诗情过多地带到了安邦治国的大事之中,使政治诗化成了“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浪漫理想,由此而给历史和时代造成了许多的不幸和灾难,则是不能“讳”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