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东方维纳斯 第六章爱的家园]
李咏胜文集
·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且看四川电视台在地震中的新闻作为
·抗震救灾掩盖下的黑暗社会现实
·魂断中国哭墙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昨夜又惊魂
·第三章:狗眼看人世
·笑看韩寒打虎
·支持韩寒解散中国作协的几大理由
·韩寒与当月女红作家赵凝谁更无知?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掌掴事件”的警示:“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诺贝尔奖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病”
·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范冰冰呀,本是一朵出于污泥而被染的花
·政府官员和影视明星们纷纷变换国籍为什么?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锒铛入狱给中国人的启示
·杨佳“语录”引起的试错思考
·私营企业破产后,工人的失业问题政府怎能不管?
·痛说那个难忘的1986
·戏说改革30年中那个难忘的1987年
·话说那个风雨欲来的1988年
·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再说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紫太阳陨落四周年记略
·中国民营企业何时才能走出旧体制的雷区?
·听奥巴马演讲:美国没有不强大的理由
·追寻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价值和意义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多难兴邦与《08宪章》
·寻找公民意识觉醒后的“国家”在哪里?
·直面“文怀沙事件”:李辉的文革遗风不可长!
·再直面“文怀沙事件”:知识界何时才能走出非理性的误区?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毛泽东也是“农民工”?
·从“孙东东事件”看北大精神的沦亡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请看当代“人民公敌”谭作人
·第四章:黄草无风自动
·献给比尔盖茨的英雄交响曲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方维纳斯 第六章爱的家园

   第六章 爱的家园
   
   
   
   1

   
   如果说是真理大于爱,包含着爱,那么人世间的事都应该是严肃认真的,包括人所有的感情。
   但人之所以能在这个充满灾难和痛苦的世上存在,不是由于有真理存在,而是由于有爱的孕化养育。因而才会有那么多的受难者,为了爱而不惜牺牲自己去捍卫真理的被拍卖和被亵渎。
    ——为了爱而爱真理,为了爱而爱人,这才是爱的意义和本质。
   
   2
   
   爱的真谛只能是1+1=2,什么时候1+1=1,爱便消失了。
   
   3
   
   假若离开我,像缺少了不知名的东西,那么你的爱,是真的;
   假若离开我,像缺少了已知名的东西,那么你的爱,是假的。
   也许,这就是爱的道理。然而真正的爱,正在于没有道理。
   
   4
   世间本没有爱,只是由于求爱的人多了,也就真的有了爱。
   
   5
   
   世界上,本没有完全温柔贤慧的女人。倘若真正有的话,不外乎两种:
    一是到男人的叹息之中去找;
    一是到孩子的哭泣声里去找。
   除此之外,大多都是社会和时尚的产物,说变就变。
   
   6
   
   爱,倘若就是给予,那么它也就被分成了主与仆,即:给予的是主,被给予的是仆。
   其实,爱就这么简单:
    ——我不在。
   
   7
   
   《圣经•马太福音》说:
    “一个女人必须找借口委身于一个男人。还有什么会比看起来是屈服于暴力的借口更好的呢?”
   由此,似乎可以说人总是在各种借口中生活着:
    ——当我们想占有某个美女时,最好的借口无疑是:爱;
    当我们想获取功名利禄时,最好的借口无疑是:实现自我;
    当我们做了专制极权的奴隶时,最好的借口无疑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当我们腐化堕落污秽不堪时,最好的借口无疑是:及时行乐。
   如此等等,不胜枚举。
   总之,借口永远粉饰着人的生活。
   所以,凡真实的人生就绝不能在借口中度过。
   
   8
   
   《爱与孤独》的作者周国平有一句话,曾经在社会上产生过一定影响:
   “男人通过征服世界而征服女人,女人通过征服男人而征服世界。”
   也许,周国平的感觉是独特的,他看到了人性中男人和女人相同的功利性。
   正因为如此,有必要把他的这句话说得更清楚明白一些,才不会让人产生误解:
   男人征服世界大多是由于虚荣心的驱使;
   女人征服男人大多是想过好日子的愿望。
   
   9
   
   据我的理解,爱情是伟大的,因为人类还需要爱情把种传承下去。但爱情又不是神圣的,因为爱的本义是利人的,情的本义则是利已的,因而爱一旦有了情参与之后,便大多成为利己而排他的了。
   因此,爱情虽然是伟大的,但它总是指向爱情中的自己。而唯有爱,才是神圣的,因为它总是指向那些需要抚慰的心灵。
   
   10
   
   中国人的生命力,不是外人杀死的,而是自己杀死的。
   比如中国人对于个性,是官讨之民厌之的事,只能让它死而不能让它生。
   因此,个性杀死之后,中国人表面上都像是爱人者和爱国者,但内心里却什么都不是。
   因此为了未来的进步,必须这样告诫后人:
    ——中国人扼杀个性,表面是为了自己,其实是既害了人又害了国家。
   
   11
   
   妇女解放之路远兮——只因至今还有女人这样说:“男人和女人比,没出息!”
   妇女解放之路近兮——只因已有女人这样说:“男人又有什么了不起!”
   由此不言而喻,妇女的解放和不解放,全在于对自我的肯定或否定之中。
   
   12
   
   王尔德说:“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只有两种:即爱和恨,而不存在友谊”。
   我以为他的话,其一是说女人希望通过爱和恨与男人分享自由;其二是说女人希望通过爱和恨限制男人的自由。
   因此,两者之间都没有友谊藏身的余地。
   
   13
   
   在命运的痛击之下,头破血流仍不回头!
    ——这是我青少年时代刻骨铭心的座右铭。
   如今,当我被命运的痛击失去了感觉之后,又该怎样生活?
    ——忘了自己,只管走路。
   
   14
   
   男人天生是否有着一种潜藏的激情,会有意或无意地伤害女人?
   对此疑问,竟连弗洛依德、荣格、弗洛姆等伟大的心理学家也未能给出一个基本的答案,让我总是困惑不解。
   以至许多杰出的男人,都有意或无意地伤害过优秀的女人。比如罗丹与弗洛岱尔;希特勒与爱娃;毕加索与拉波特;爱因斯坦与玛丽、米列娃;克林顿与西拉里等等。
   于是我想:女人倘若想追求个人幸福的话,远离那些优秀的男人,或许就是一种智慧的选择呢?
   
   15
   
   诗人济慈说:
    “如果诗句的来,不像是叶子那么长上树梢,还不如不来的好。”
   由此联想,那么爱情呢?死亡呢?
    ——想必也如是。
   
   16
   
   钢笔作为一种写作工具,本是无生命的东西。但它在诗人眼里,却分明就是一个充满温情和爱意的人。而在哲学家眼里,它就是一个富于哲学思辨的头脑。
   以致诗人约瑟夫•布罗茨基竟把它当作了一个在痛苦中互相温暖,互相砥砺的良朋友伴。
   他说:
    “我在寒冷中长大,把手指缠上钢笔的四周,以温暖手掌。”
   哲学家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则干脆把它当作了自己。
   他说:
    “我确实靠钢笔思考,因为我的头脑经常对我手写的东西一无所知。”
   这样看来,钢笔也是有伟大与渺小之分的。
   
   17
   周国平说,只有聪明人才能写出好格言。我以为他对聪明的理解,夸大了理性而忽视了激情。
   因为事实上,流传世上的许多好格言都是疯子们的疯言疯语。
   
   18
   鲁迅读二十四史,翻来复去读出三个字:
    ——相斫书!
   至于怎样相斫以及相斫的原因和苦果,他却没有深入的言说,使得后来者不免感到困惑不解:
    ——这个“相斫”,究竟作何解呢?
   据我的猜想,它似乎就是柏杨所说的“窝里斗”。只不过不同之处是,它有时是用智慧去窝里斗;有时是用阴谋去窝里斗;而有时则是用阳谋去窝里斗罢了。
   其结果是内斗内行,外斗外行,最后不是做外族的奴隶,就是做流氓无赖的奴隶。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