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东方维纳斯 第七章 不艺术的艺术]
李咏胜文集
·追寻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价值和意义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多难兴邦与《08宪章》
·寻找公民意识觉醒后的“国家”在哪里?
·直面“文怀沙事件”:李辉的文革遗风不可长!
·再直面“文怀沙事件”:知识界何时才能走出非理性的误区?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毛泽东也是“农民工”?
·从“孙东东事件”看北大精神的沦亡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请看当代“人民公敌”谭作人
·第四章:黄草无风自动
·献给比尔盖茨的英雄交响曲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方维纳斯 第七章 不艺术的艺术

第七章 不艺术的艺术
   
   
   
   1

   
   所谓名家和大家,其实就是那些已经完成创造发明之后,而静待社会反馈和回报的人,就像稻谷收割之后,田野里余下的大多都是稻草和少数失落的谷粒,不会更多。
   
   2
   
   有些杀人武器是兵工厂制造的;
   有些杀人武器是印刷厂制造的。
   然而令人困惑的是,制造前一种武器的人,激动者少;而制造后一种武器的人,则激动者多,且仿佛自己就是武器似的。
   
   3
   
   人类的历史古往今来都是在灾难和不幸中缓慢走过来的,艺术之所以能够超越历史的局限,其原因正在于它能够为灾难和不幸播撒理想和希望,诗尤其如此。
   
   4
   
   人如果离诗与艺术越远,那他离撒旦与魔鬼便越近,反之亦是。
   由此可以说,人之所以超越于万物,并不在于他自身的魁伟强大,而在于他用小巧灵珑的头脑创造了艺术与诗。
   
   5
   
   艺术之所以常在常新,不是它创造的形象不朽,而是生活本身充满了花开花落。
   
   6
   
   没有自负和自大,也就没有了艺术家这个词儿。然而仅有自负和自大,又没有了艺术本身。
   
   7
   
   艺术的奠基石,不是艺术家的智慧和聪明,而是艺术家对世界和人生的热爱和思考。
   创造人类艺术大厦、精神大厦的砖石是什么?
    我的回答仅有一个:永无休止的想入非非,喜新厌旧。
   
   8
   艺术上的天才,倘若没有勇气孕怀,便会同妓女一样渺小,因为妓女要是没有勇气的话,也就成了良家妇女。
   
   9
   
   文学上的天才与庸才,往往不是不知什么天才与庸才,而是在熟识天才与庸才之后,自己能否认识自己和守住自己。
   
   10
   
   如果可以把人性之善分为种族、区域、男女、老幼,甚至高、低、贵、贱的话,那么人类也就真的走到了善的尽头。
   
   11
   
   对别人期望值不要太高,也许是一道保护自尊心不受伤害的栅栏,栅栏越坚固,自尊心也就越安全。
   因此人的高贵,很多时候都取决于能否守住这个栅栏。
   
   12
   
   并不是诗偏爱于智慧,而是智慧总是偏爱于诗。
   
   13
   
   人性扩展着生命的数量,神性扩展着生命的质量,唯有诗和艺术能使生命的数量和质量共同提高。
   
   14
   
   疯狂天才金斯堡断言:“好头脑出不了坏作品。”
   我认为他这句话,有一半是真言,有一半是疯语:
    ——好作品无疑出于好头脑,但好头脑如果没有好德行制约,就难免要出坏作品,比如希特勒的《我的奋斗》。
   
   15
   
   艺术上的生命力,是那种能使人的心灵感到震动,感到抚慰和温暖的东西。或者说它就是那种由一颗孤苦无助的心灵向众多同样孤苦无助的心灵伸出温暖的援助之手。
   
   16
   
   人类有史以来的历史,其实都是一部因为不幸而求有幸的历史,而艺术之所以能超越于历史之上,并不是由于它比历史更有生命力,而是它向人类描绘着明天的历史。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看,尊重历史就是尊重了人类,而尊重艺术是为了人类的未来。
   
   17
   
   从某种角度看,艺术本身是人所有的造物中,最无实用价值的奢侈品。但人类为何又对它总是苦苦追求,恋恋不舍呢?
   究其原因其实很简单——艺术创造着美,而美,不但能净化人的心灵,而且还能提高人的生活质量,就像女人佩戴珠宝、钻石等艺术品能够更美一样。
   所以,当人类不需要艺术时,也就走到了末日。
   
   18
   
   人类的历史,从来都是不幸中求有幸的历史。艺术之所以能够超越于历史的局限,其原因不是由于它没有不幸,而是它能够为人类的不幸不断输送温暖和希望。
   
   19
   
   帕斯捷尔纳克认为,诗和艺术是抒情的真理,是它的代代相传育化了人类。
   但我却认为,从人类发展的不同状态看,应该说是优秀的民族代代相传着抒情的真理,而不优秀的民族则代代相传着抒情的谎言。
   
   20
   
   见死不救,是中国文人千百年来逃避现实的一种晦暗心态。但这种心态,却被美化成了豁达乐观的精神境界。
   所以,后人读古人书总是越读越麻木,越读越人性泯灭,良知丧尽。
   由此,可以这样说:
    一个见死不救的人必然是没有爱心存在的人;而一个由没有爱心存在的人所组成的社会,必然是一个群魔乱舞的社会。
    同样,一个艺术家没有爱心存在,那么他所创造的作品,如果不是漂亮的谎言,就必然是需要后人清扫的精神垃圾。
   
   21
   
   美籍波兰诗人米沃什认为,写作自始自终只能基于它对个人的困扰而存在。
   但我猜想他所说的那种个人困扰,必须是与社会和时代纠缠在一起的,甚至生死攸关的。否则,他绝对写不出那么多大我情怀的诗篇。至于具体的写作,当然是越能揭示出这种个人的困扰,便越具有人类性。
   
   22
   
   大剧作家莎士比亚不知是由于对艺术知之太少,还是太多,因而便不像艺术家那么钟爱女人。
   他说:
    “离开了女人,浑身都是痛快。”(见《亨利四世》)
   然而,现代艺术大师毕加索充满浪漫色彩的传奇人生告诉我:
    ——艺术离不开女人,女人不仅是艺术的发源地,而且还是艺术天才的保姆。
   
   23
   
   所谓诗人,实际就是时时、处处、事事坦诚与自己相处,与自己调情,与自己吵骂,甚至与自己格斗,然后再向世界袒露自己这些真情实感的人。
   
   24
   
   大凡伟大的艺术家都是不但以心灵为笔,而且还以肉体为笔来进行创作的。
   因此,普鲁斯特在即将完成他那部辉煌的巨著《追忆似水年华》的前几个星期,便感到自己快要为之耗尽生命了,于是他在最后一节中写道:
   “让我们允许我们的肉体分解,因为分离出的每一颗新的粒子现在可辨,它将加入到我们的作品中使之完善(纵然对更有才能的人来说这是多余的),并在我们的生命逐渐消蚀之时,使之更为充实。”
   今天,当我们欣赏着他那些令人刻骨铭心,永志不忘的艺术描写时,难道不像是在感受他心灵的跳动和肉体的温暖么?
   
   25
   
   大艺术家,似乎就是就样造就的:
    ——越是那些具有挑战极限之气的新东西,就越是需要去寻找那种新的,具有表现挑战极限之气的艺术形式。
   
   、26
   
   海明威认为:“一个认真的作家只有同死去的作家比高低,这些作家他知道是优秀的。这好比长跑运动员争的是计时表上的时间,而不仅仅是要超过同他一起赛跑的人。”
   由此之故,他一生都在同马克吐温、福楼拜、斯汤达、屠格涅夫、托尔斯泰、陀斯妥夫斯基、契可夫、莫泊桑、莎士比亚、果戈理、托马斯曼、莫扎特、但丁、塞尚、梵高等等死去的大作家和大艺术家比高低。
   而对与他同时代的美国作家福克纳、舍伍德、安德生、葛屈露德•斯泰因、司各特、菲兹杰拉德等等,不但不认同还常说出一些难听的话。
   后来的事实证明,海明威确实不愧为能与那些死去的大作家足以比肩的大作家。直到今天我们读他的作品时,还像他所说的那样,不管你读多少遍,还是不知道它是怎样写成的。
   
   27
   
   “读书的艺术,就是记住自己想记住的,而忘记自己不想记住的。”
    ——拿破仑谈读书时如是说。
   然而,我却觉得读书就像同别人在一起过生活:
    ——只要是彼此情投意合,相互理解和尊重,就可或为师、或为友、或为恋人,以至时时对话,长期厮守。但若是彼此意气不合,好恶不一,就难免会或怨之、或吵之、或斗之,甚至由此分手,再不谋面。
   总之,生活是什么样子,读书也就是什么样子。
   
   28
   
   诗的美,是谦逊的美、朴实的美。自视甚高的美,即便与之撞个满怀,也是视而不见的。
   
   29
   
   追求心与心不再碰撞的,是诗。但真诗、好诗必须追求碰撞,永远碰撞——首先在诗人心中碰撞,才能与诗的上帝——读者碰撞。愿燧石与诗人同在,与诗同在,阿门!
   
   30
   
   技巧可以使诗的内容不朽,也可以使诗的内容转瞬即逝。就如做人说话一样,不懂技巧的人,不讨人喜欢,但太讲究技巧的人,则又令人讨厌。
   
   31
   “咚咚”,一种熟识而又陌生的声音在敲门。“谁?”“我。”我是谁?只有诗人知道,读者能感觉到。
   
   32
   
   诗人的意义和价值,除了向世界敞开自己蓄满人生苦乐之水的心室之外,便什么也没有。
   
   33
   
   一个没有诗意的时代,是一片无际的苦海;
   一颗没有童心的诗心,是一个漫长寒冷的黑夜。
   
   34
   
   “一俊遮百丑”,是中国人千百年来形成的审美价值取向。其意思既简单又明白:即人们看人论事,看到的是这个人只要做了一件好事善事,便认为是好人和善人了。至于他做这件好事之前和之后所做的那一百件坏事恶事,人们已经不在乎和看不到了。
   由此,不难见出中国人的善良已经泯灭到不分好坏善恶的地步:
    ——有许多人做好事善事,是为了从中获得名和利,而有许多人做好事善事,则是为了遮盖已经做了的坏事恶事,然后更有利于自己去做更大的坏事恶事。
   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变中国人的这种冥顽呢?
   答案无疑是:
    ——俊就是俊,丑就是丑,两者泾谓分明,水火不容,即便百俊也不能遮一丑。
   
   35
   
   诗之所以常在常新,不是由于诗的意义不朽,而是生活本身充满了花开花落。
   
   36
   
   诗的独创性,倘不带着那一民族向上发展的胎痕,要么它的时代是死的,要么它的文学是死的。
   
   37
   
   “恍若隔世”,是诗的最高追求。但越此一步,是对诗的生吞活剥;退后一步,是对诗的亵渎拍卖。只有执着和谦虚都双管齐下,才是和谐而又优美的诗。
   
   38
   
   诗人之所以伟大,是由于自己本身的渺小。
   
   39
   
   中国文人的智慧,倘用于改革,没有一次不失败,但倘用于改诗,却没有一次不成功。
   唐代诗人崔灏落魄武昌,因为羡慕黄鹤楼的盛名,特地前往游览。于是,他站在暮色苍茫的楼头,眺望烟波浩渺的长江。不禁为仙人子安乘鹤飞去的神话,生出了人生无常的绵绵诗思:
    “昔人已乘黄鹤去,
    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
    白云千载空悠悠。
    ……”
   不料后来大诗人李白浪游至此,见此诗后本来心里痒痒的,很想和崔灏比个高低,但挥笔几天,还是不得一妙句,只好诙谐地解嘲道:
    “眼前有景道不得,
    崔灏题诗在上头。”
   然而,自视甚高的李白,还是终未能免俗,待到南京游凤凰台时,便把崔灏的《黄鹤楼》改革如下:
    “凤凰台上凤凰游,
    凤去台空江白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
    晋代衣冠成古丘。
    ……”
   再之后,有一著名法师登临黄鹤楼之后,因惧于前有崔灏,后有李白,但又不能不显示自己,于是便将崔灏的诗,又改革如下:
    “帽子已随大风去,
    此地空余和尚头。
    帽子一去不复返,
    此头千载光溜溜。”
   
   40
   
   诗人以自己的独创性,向世界证明自己拥有那么一颗与众不同的心灵。
   
   41
   
   生活得好,就不想飞。
    ——这是俄罗斯作家戈尔布诺夫对那些贵族作家的脾睨之言。意即,他飞得高,是因为生活得不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