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东方维纳斯第四章 小我中的大我]
李咏胜文集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作假:于法无据的信用证诈骗罪
·第三章 夹缝求生: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跋涉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三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四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五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六
·
·李咏胜文集第5集:大型中国文化艺术片;电视唐诗三百首
·中国唐诗与世界文化(编剧者序言)
·第一部 唐代十大诗人诗
·第二部 初唐诗
·第三部 盛中唐诗
·第四部 晚唐诗
·第五部 边塞诗
·第六部 咏王昭君诗
·传承中国优秀文化的希望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之中(编剧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6集:狗眼看现实
·第一章:长夜的歌哭
·关于“和谐”一语的第二个15个是与不是
·人说的话与说的人话与不是人说的话
·性问题的社会变迁
·反腐败也是硬道理
·中国能否闯过腐败这一关?
·从中国人的某些见面语言看社会的变迁
·闲坐说“黄”字
·蓦然回首“十七年”
·虱子与鲁迅笔下的“夏三虫”谁可爱些?
·由小卒步步“将军”而忽然想到
·中国二十世纪最痛的是哪块肉?
·答某晚报记者问
·答某网友问
·戏看国内的某些艺术大家
·棒喝《百家讲坛》
·戏说麻将加裸体的中华文明精粹
·再为宋祖英明星委员的提案唱“赞歌”
·牟其中其人其事揭秘二、三、四
·牟其中和南德运筹东山再起
·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由许霆案遥看中国社会的法制化进程
·另眼细看顾雏军案中的“注册资金罪”
·“夹江打假案” 回眸与反思
·第二章:5.12大地震忧思录
·“逃跑门事件”和“捐款门事件”的理性反思
·话说地震中出现的两个自贡名人
·且向都江堰市光亚学校卿校长敬一礼
·少年英雄不能等于民族精神
·不能因一个“范跑跑”而忘记了众多的“官跑跑”
·道德与美德的审美标准和尺度
·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且看四川电视台在地震中的新闻作为
·抗震救灾掩盖下的黑暗社会现实
·魂断中国哭墙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昨夜又惊魂
·第三章:狗眼看人世
·笑看韩寒打虎
·支持韩寒解散中国作协的几大理由
·韩寒与当月女红作家赵凝谁更无知?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掌掴事件”的警示:“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诺贝尔奖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病”
·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范冰冰呀,本是一朵出于污泥而被染的花
·政府官员和影视明星们纷纷变换国籍为什么?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锒铛入狱给中国人的启示
·杨佳“语录”引起的试错思考
·私营企业破产后,工人的失业问题政府怎能不管?
·痛说那个难忘的1986
·戏说改革30年中那个难忘的1987年
·话说那个风雨欲来的1988年
·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再说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方维纳斯第四章 小我中的大我

第四章 小我中的大我
   
   
   1
   

   在金钱的强大诱惑之下,人怎样才能保持精神的健康呢?
   也许,这也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
    要么,就打心底蔑视金钱的引力存在,使自己超越于它之上;
    要么,就需拥有足够的金钱,使自己有实力同它抗衡,不做它的奴隶。
   
   2
   
   认真说来,与凡人相比,天才最贫穷的,则正是凡人最富有的。
   天才创造了新生活,凡人则享受着新生活。或者说,天才与凡人的唯一不同之处是:
    一个为了明天的来临,精心计算着自己该付出什么;
    一个为了明天的来临,精心计算着自己该得到什么。
   
   3
   
   女性的悲哀是喜爱把时尚的脂粉从脸上涂抹到心灵;
   艺术家的悲哀是喜爱把权势的脂粉从心灵涂抹到脸上。
   
   4
   
   把人性的恶果全部吞咽下去,再把人性的善意全部表现出来,让后极权主义下的中国人激发起反抗暴政的热情充满了逃生的希望——这即是当代诗人和艺术家的使命。
   
   5
   
   人除了自己本身之外,不可能有什么永恒的敌人和永恒的朋友。如果有的话,也不过是自己本身价值的发挥和扩大。
   
   6
   
   有些人孤独,是因为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太多;
   有些人孤独,是因为自己想要付出的东西太少;
   而有些人孤独,则是自己什么也不想。因而,也就最可怕。
   
   7
   
   智者啊,我忘记了我的存在,所以我来了。或者说,是我忘记了你的存在,所以我来了。
   
   8
   
   男人最软弱的时候,只有爱情能够使他坚强,而女人最坚强的时候,则只有爱情能够使她软弱。
   但矛盾的是,生活中的女人,倘若没有爱情依托的话,不是软弱如水,就是坚硬如器,最终都使人望而生畏,爱她不起来。
   
   9
   
   有许多处处行善,事事显爱心的人,其实本身并不善,并没有爱心。而他们之所以乐于行善,乐于显爱心,部分是出于自律,部分是出于良心的发现,但更多的则是出于发展壮大自己的不得已。
   有许多处处作恶,事事使坏心的人,其实本身并不恶,并没有坏心。而他们之所以要为恶,要使坏心,部分是出于愚昧,部分是出于无知和无奈,但更多的则是出于生存下去的不得已。
   ——不得已为善与为恶,均是人的一种内在本质。
   
   10
   
   “大音稀声,大象无形”。
   大坏常有善举,大恶慈悲如佛。
   总之,大坏与大恶,往往最引人敬爱。
   
   11
   
   在我看来尊重小人物,就是尊重了人和生活本身。而小人物之所以值得尊重,并不是他们像我一样感到生活的无聊和无意义,而是比我看到更多的人生真实:
    ——所谓生活,就是把无聊的日子当作有聊的日子来过,把无意义的事情当作有意义的事情来做,并尽心尽力克服困难的一种良好状态。
   由此我想,维护了小人物的生活,也就是维护了人本身,而提高了小人物的生活质量,也就是提高了人类生活本身。
   
   12
   
   人类最悲壮最激越的斗争,都永远比不上耶稣在橄榄园之夜同自己展开的斗争那么惊心动魂,那么撕心裂肺。或者说,人类倘若没有耶稣在橄榄园之夜同自己展开的斗争作石火作光亮,那么不知还要生存在何等恐怖黑暗的地狱之中。
   因此,当尼采铁心咬牙说出:“上帝死了”这个大悲剧时,他已经精神崩溃,真的疯了。
   
   13
   
   帕斯卡尔说过一句令我又爱又怕的话,以致每当我想到这句话时,心中就会悲观绝望起来。
   他说:“凡是曾经脆弱过的东西,永远不可能绝对坚强。”
   因为平心而言,我虽然不是任何东西,但我身上确实有很多曾经脆弱过的东西还在活跃着,故而要想成为一个坚强的人,难矣哉!
   
   14
   
   在我看来,人生有三种境界:
    第一种是小理想,也就是把自己与自己熟悉的人区别开来,希望比他们更优秀;
    第二种是中理想,也就是把自己与自己熟悉的伟人区别开来,希望比他们更优秀;
    第三种是大理想,也就是把自己与自己最崇拜的伟人区别开来,希望比他们更优秀。
   因此,凡是处于这三种境界的任何人,都是可敬可佩的。
   然而真正可敬可佩的并不是处于这三种境界中的某个人,而是他们在这三种境界中能否坚持住自我的状态。
   
   15
   
   据说英国剧作家肖伯纳走红以后,曾有许多世界女明星趋之若鹜。其中,有一个女明星的追求信是这样写的:
    “如果我与你结合后生出的孩子,头脑像你,长像像我,岂不是世界之美了吗?”
   不料已是白发老者的肖伯纳竟拒绝了这个连大伟人歌德临死之前也求之不得的艳遇。他幽默地拒绝说:“如果我与你结合后生下的孩子,头脑像你,长像像我,岂不是世界之丑了吗?”
   由此见出肖伯纳是伟大的,他没有把自己的伟大等同于上帝,而是深知上帝造人是伟大的——它不可能造出一个头脑完美无缺,身体又完美无缺的恶魔来统治世界。
    ——天才和美,不可能一个人兼得。
   
   16
   
   人生最高的境界,不是大彻大悟后的缄默,而是大彻大悟之后的失言无语。它既不对已知说什么,也不对未知说什么。
   因而仅对这个世界,始终保持爱意而已。
   
   17
   
   人生犹如一部传统小说。
   在这部小说里,由于开头是先辈们写的,结尾是后人们写的,因而我们最大的智慧和创造,便只能把属于自己的那一中间部分尽量写得津津有味,高潮迭起,才不会让别人读不下去,或过目即忘。
   除此之外,别奢求得到什么。
   
   18
   
   所谓善,就是敢于先人一步去担当人世间的苦难,并将自己融化在其中的那种智勇境界。
   而所谓至善,则是既要敢于先人一步或几步去担当人世间的苦难,又要同时担当众人所施加的苦难,并将自己完全融化在其中的那种忘我境界。这种忘我的至善境界,在古代贤哲那里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虽千万人我往矣。” 而在鲁迅那里就是:“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19
   
   人性有很多张面孔,庸俗和高尚只是其中之一。因而在现实生活中,庸俗和高尚往往是结伴而行,使人感到分辨它们是多么的困难。
   倘究其原因的话,是庸俗和高尚就像空气那样是肉眼不易看得到的东西,它们常常藏匿在那些人们最熟悉、最了解的人事物境之中,并包括人们自己。
   故此,只要你能够认出它们时,便已经走向了高尚。
   
   20
   
   人类之所以有今天的进步,是由于有那么多伟人的启示和指引。
   由此,卡门夫人是这样对这些伟人的伟大之处作比较的:
    “拉裴尔说:‘我画过最美丽的图画。’
    米开朗基罗夸口道:‘我雕塑过最完美的人体’。
    凯撒大帝高声扬言?押‘我统治了最强大的罗马帝国。’
    荷马也不甘示弱?押‘我撰写了最伟大的史诗。’
    耶苏基督则说?押‘我寻找拯救失丧的人。’
   诚然,这些伟人都是伟大的,但现代诗人约瑟夫•布罗茨基却咬牙切齿地说:
    “今天人世间拥抱的总和,
    比不上耶稣张开的双臂。”
   根据他的话去理解,伟人们不免会感到沮丧:
    ——人最大的贡献不在于成就,而在于对弱小者的爱。
   
   21
   
   弘一大师圆寂前的绝笔仅四个字:
    ——悲欣交集。
   不料,后人多以己之心度君子之腹,以为这是他一生的觉悟和升华。
   但我却以为,弘一大师天性敏悟过人,学识才智超凡卓绝,遁入佛门更是臻于圣境,岂会糊涂到至死还以己为念呢?
   因而据我的臆想,他的真意似乎是:
    ——凡真实的人生都是悲欣交集的,而大佛大爱就在这悲欣交集之间。
   由此可见简洁的文字,往往更震撼人心。
   
   22
   
   与梵高相比,高更的艺术禀赋是后天的,而梵高则是先天的。尽管梵高的伟大,很多是由于高更激发的。
   但,高更也无疑是伟大的。
   记得他临终前,曾这样死而无憾地说:
    “我一生都尝试由传统的教条挣扎出来,那些人总是传播教条,不但损害艺术家的自由,也蒙蔽酷爱艺术的大众。……我这个人永远相信‘勇于尝试’这四个字。我的成果也许并不轰动、伟大,但至少船已初启。大众没有亏欠我丝毫,因为我的作品只是平平,也许不值一提,但如今在画坛上享受到‘自由发展’这四个字恩惠的后生晚辈,倒是欠我一些什么。”
   由此见出高更的胸怀、人格,有多么博大:
    ——真正伟大的艺术家都是为了让后生晚辈感到受恩有愧而活着,别无其它。
   
   23
   
   孤独不是病,而是一种不易传播的绝症。因而人类只有极少数天才人物,才可能患上这种绝症。
   古希腊大智者苏格拉底,便是最早患上这种绝症的人。
   他由于孤独难耐,竟在阳光灿烂的正午,点着蜡烛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去找人,而他实际上在找谁呢?
    ——他在找自己。若换用他那句开启后人智慧的话来说,便叫:“认识你自己。”
   至于后来患上这种绝症的人,自然是尼采,他竟然公开宣告:
    ——“上帝死了!”
   也许,正是由于受他们这种病的感染所致,现代人总是普遍处在一种困惑、迷惘之中,始终无力自救。
   
   24
   
   如果说恨有大小之分,爱更是如此。
   认真说来,凡是那种有具体目的和具体对象的爱,无论它多么的高尚和纯洁,都只能是小爱:比如情爱、亲人朋友之爱等。而唯有那种没有具体目的和没有具体对象的爱,无论它多么的隐蔽和神秘,才是大爱,比如耶苏之爱和大乘佛教之爱等。
   由此看来古往今来的人类之爱,大爱者极少,小爱者则比比皆是。
   
   25
   我看优秀的登山队员,就是从一座高山攀登到另一座更高的高山,而最优秀的登山队员,却是永远在寻找着更高的高山。
   但我心中崇拜的那种登山队员,其实不是人,而是那种虽然生活在洼地,但却敢于同高山比巍峨和壮美的胸怀和勇气:
    ——“我看青山多妩媚,青山看我应如是。”
   
   26
   
   一个人,当他意识到自己所处的环境庸俗不堪时,便是他的第一次受难。
   而当他不得不在其中虚与委蛇,徒耗光阴时,便已经在受难中了。
   而唯有当他逃离这个环境或融入这个环境之时,才会得到自我的解脱。
   
   27
   
   人生的道路其实就像登山眺远,只要你心中没有绝境,就能发现每一个新的高度,都有着它不同的风景点。或者说,只要你有毅力向上攀登,就会对世界和人生有着各个不同的感受和体验。
    ——除非你永远不改变自己的视角。
   
   28
   
   英国历史学家卡莱尔是一个影响过近代欧洲文明的伟人,以至近代欧洲历史上出现过的那些伟大人物,都曾经受到过他的《英雄和英雄崇拜》一书影响。
   但他在论述天才人物时,却一改他的那种英雄崇拜情结,道出的是另一种平常人的心态。他说:
    “所谓天才,只是忍受无穷痛苦的雅量。”
   只不过不同之处是,忍受无穷痛苦是平常人都能够做,也必须做的,而唯有忍受无穷痛苦的雅量,就不是平常人所能够具有的了。其中,特别是这个忍受的“量”要“雅”,就更难了。由此,似乎可以把他的这一论述推演如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