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李咏胜文集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习近平反腐的来龙去脉——一石激起高层浪
·从“四个全面”看“中国梦”的愿景及其走向
·习近平反腐的体制性困境与末路
·百年中国的思想高峰——陈子明思想试论
·习近平反腐的悖论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数年前,我曾在一本拙著中说过这样一句话;“中国的第五大发明是莫须有,诬以谋反。”究其意因就在于中国封建社会之所以能够维持几千年,是由于封建专制统治者发明出了一套专门制造冤假错案的邪恶统治术,这即是无罪之罪的判罪法。因而每当我翻开中国史时,首先看到的就是一部恶人当道得势,忠良蒙冤受辱的荒诞史。此理若换用老百姓的民间话语来说,叫做在中国社会里是“好人命不长,祸害千年在”。
   去年,是举国高调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当此之时,老不醒事的我还窃以为政治体制改革这个被血光之灾所打断的国家第一大事,可能有望重新启动了。然而,可惜还未等我叫好的话说出,接着发生的一连串以言治罪,重拳整治公共知识分子的事件,顿时把我从梦幻中打醒。首先是北京警方在未出示逮捕证和没有确定罪名的情况下,公然对中国著名作家和宪政学者刘晓波实行羁押,随着是借打击和清理黄色网站之名,对数百家根本与“黄字”丝毫无涉,只是坚持让网民自由说话的网站进行“肃反”式的大清洗。随后又对黄琦、谭作人等一类敢于说真话,敢于关注民生时政的作家和公共知识分子进行关押拘捕。再随之而后,便是以种种于法无据的理由肆意对他们进行定罪判刑。由此在全国制造出了一种强权政治高压下的恐怖气氛,骤然使国人一想到社会时事问题就犹若有虎狼在前,黄雀在后一般,顿时会感到心惊胆寒,汗不敢出。
   关于刘晓波案和黄琦案获无罪之罪的原委,至今可以这样说,几乎所有关心国家前途和命运的爱国公民都心知肚明了。这两个所谓的案子,其实说穿了就是中共当局“打着b52的旗号,扼杀b52的力量”,或者直说就是中共当局为了维护自己已经形成权贵利益集团的既得利益,而假国家和人民之名,对民间社会力量诉求政治体制改革情绪的打压和钳制。因为事实上,这些作家和知识分子的全部所言所行都是在国家宪法准允范围之内行事的,丝毫没有任何不法行为可以作为关押定罪的证据。由此想到腐朽透顶的满清政府和慈禧太后在对待“公车上书”事件上,反倒要比中共当局开明和理性得多,并没有把那些公开上书要求变法的学子逮捕下狱,而是大致接受了他们的三大变法主张。至于说到后来发生的“戊戌政变”,则是在变法即将酿成为军事政变的情况下,才向戊戌6君子举起屠刀的。

   
   回头再来看看四川警方对谭作人的审判,究竟有没有一点合理合理,正义公的地方。众所周知,谭作人是于今年3月28日被四川警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入狱的。那么在此之前,作为作家的谭作人到底干了些什么非法之事呢?据成都检察机关《起诉书》上罗列的罪名看,主要有三点:一是他曾发起和参与过成都公民关注的多项公益活动,特别是对成都市政府搞的重大项目彭州石化工程分别向成都市政府、人大、政协呈交过《关于成都彭州石化项目的公民意见建议书》,并发起了“和平保城”行动。二是去年5.12大地震发生后,他曾多次往来于灾区,发表了多篇灾情报道分析的文章。今年春天, 他又数次深入灾区走访,撰写了呼吁社会建立《5•12学生档案馆》的倡议书,希望在川震一周年期间完成公民独立调查。三是他曾与“境外敵對分子”王丹有过电子邮件联系。由此不难见出这一诉状不知有多少荒唐可笑之处在:首先,谭作人作为一个有爱心善意的爱国公民,他关爱社会公益事业何罪之有?其二,谭作人作为一个有良知和责任感的成都市民,他为了保护成都这个祖先打造出来的优美城市不再被污染破坏,而自觉主动地,合理合法地向政府各部门呈交公民意见书又何罪之有?其三,在四川5.12大地震中,中、小学校舍倒塌数量尤其多,学生死伤最为惨烈,已经是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事情。而酿成这一人灾难的元凶,正是腐败的“豆腐渣工程”。因此,谭作人作为一个有社会良知和正义感的知识分子,他为被灾难无情夺去了孩子生命的家长们寻找公道和正义又何罪之有?至于说到他向社会呼吁建立《5.12学生档案馆》,向社会讨回死者的尊严和权力,让世人勿忘历史的教训,这在当今任何一个文明国家里只会被尊奉为恩德善举之事,可在我们这个自以为以德治国家里怎么会不是功反倒是罪了呢?这岂不丢了我们这个几千年文明古国的国丑。
   因此透过以上这些美丽的谎言,任何一个有良知和正义感的人都能够看出四川当局严打重惩谭作人的真实原因,是惧怕他一旦揭开了“豆腐渣工程”的黑幕,就会有一大批贪官污吏被深挖出来,因而会影响到他们的乌纱顶戴,更惧怕危害成都市生存环境的彭州化工项目建不成,他们在其中苦心谋求得到的巨大权钱交易好处就会化为乌有。故而,不把他置之死地能行吗!至于说到他与某个境外敌对分子有过接触就犯了“颠覆国家政权罪”,那就更荒唐了。须知在当今中国任何一个法庭的之内,都高悬着这样一条办案宗旨:“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因此四川警方在没有任何物证和文字证明支持的情况下,仅凭他们的一两次接触来判罪定刑,俨然是对法律的初暴亵渎和践踏。所以谭作人案的生成,完全是四川当局与司法机关出于私利和政治目的而编导的一出掩人耳目的滑稽戏。
   总的来看,谭作人案产生的来头和掀起的浊浪是巨大的,尤其是四川司法机关在庭审过程中,公然阻挡证人出庭,甚至殴打证人,侵犯记者权利等等作法,都已经向社会发出了一个危险的信号:中国的司法体系已经混乱到了有法不依,违法执法的程度。同时更为令人堪忧的是,通过谭作人案这个典型案例我们不难看到,中共当局正在深化改革这个大幌子之下,肆无忌惮地堵塞和打击社会各方面对腐败官员和政府的监督、批评言路,以致为了达到所谓“和谐”、“稳定”的盛世图腾景象,竟然采取比满清“文字狱”还要严酷的高压手段来扼杀作家和公共知识分子的生存权和话语权,把他们以无罪之罪进行非法的关押审判,这分明是一种走封建专制独裁回头路,与当代社会民主政治潮流背道而行的倒行逆施。对此,每一个真正关心中国前途和命运的国民都必须有一个足够清醒的认识。因为历史的经验已经千百次地告诫我们:“ 防民之口,犹如防川。”而这个“川崩即溃”,则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愿看到的。
   
   日前,中共当局对同样是公共知识分子和维权人士的许志永,又以同样“无罪之罪”进行了逮捕,已经在网络上和海内外引起了一片声援、抗议之声,然而所得到的回报仍是“一锅坚硬的稀粥”。这进一步说明中国当前面临的社会矛盾和问题,有多么尖锐和对立了。对此,我想不妨借俄罗斯著名作家车尔尼雪夫斯基之口问问路:“怎么办?”
   
   2009.8.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