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文坛奇人李咏胜]
李咏胜文集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习近平反腐的来龙去脉——一石激起高层浪
·从“四个全面”看“中国梦”的愿景及其走向
·习近平反腐的体制性困境与末路
·百年中国的思想高峰——陈子明思想试论
·习近平反腐的悖论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坛奇人李咏胜

   文坛奇人李咏胜
    记者 孔令巧 黄栗
   
   人物简介:李咏胜,现年53岁,自贡本土作家,当过农民、教师、公务员以及自贡广播电视报副总编辑,也曾下海经商创办过自己的电脑公司。现系中国广播电视学会西部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央电视台第7频道编导。主要著作有《电视唐诗三百首》(与刘锦源合著)、《东方维纳斯》、《小我中的大我》、《黑皮肤的太阳》(诗选)、《还原牟其中:’1995》等。写作20年间,创作文字达200多万字,涉及诗歌、散文、小说、评论、随笔等体裁。
   3月14日上午,记者约见采访李咏胜,一位文坛挚友心中有着学养和才华能写“奇书”的“奇人”,一位泛泛之交眼中的“半颠半狂的怪物”。我本想先打电话看看他出门没有,怕他这人‘丢头’大。但当我如约定到达指定地点后,他却早到了,看来我今天“运气”不错。

   坐在李咏胜面前,他没有像大多数人见面时程式化地递上标满头衔的名片,取而代之的是从拎着的塑料口袋里掏了一本本崭新的书籍放在桌上。“这是我刚刚出版的新书《电视唐诗三百首》(与刘锦源合著)。今年年底,他正在创作的《还原审牟其中:’1995》也将跟读者见面。”李咏胜一边点燃香烟,一边有些兴奋地跟记者直奔主题。
   
   成绩:将311首唐诗拍成103集电视剧
   “我在脑海中产生将唐诗电视化的构想始于四年前。在一些圈内名人的指点下,我发觉将逐步淡出人们现实视线的经典唐诗搬上荧屏,是一件既有益于当代、后代文化传承又有利于中国文化向海外普及的好事。”据李咏胜称,从此以后,他就下决心泡图书馆查找资料、飞重庆北京、窜全国高校,历时四年,最终四易其稿才完成了50余万字、收录了311首唐诗的电视剧本《电视唐诗三百首》,并于2007年1月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随后在全国各地与读者见面。
   “唐诗是平面形式的文化,将其搬上荧屏的最大好处莫过于变枯燥单调的文字为富有声音、色彩、人物的立体化形态,同时,在形式上少儿版、成人版及动漫版一应俱全,便于各类人群乐意地接受,更好地普及优秀传统文化。”采访中,李咏胜一直不忘地强调自己创作《电视唐诗三百首》的这一初衷。他告诉记者,唐诗并不只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并将配有华语、日语和英语等语种,目前,该剧本已经送国家相关部门审批通过,今年6月将交由中央电视台和内蒙古电视台联合搬上荧屏。“我们四川是一个文化大省,,只要开始拍,四川电视台也可能给予很大的支持。”说这话时,李咏胜眼里充满期待与兴奋。
   据悉,《电视唐诗三百首》将被拍成103集的电视剧,每集为15分钟的短片,首期投资约3700多万元。
   
   艰辛:为配一张图跑了几个省
   优秀的剧本面世了,读者们争相阅读;好看的电视版唐诗开播后,观众们更会乐此不疲地在学习传统文化的过程中收看。然而,其后,李咏胜与别的成功者一样有着说不完的艰辛。毕竟,他不是泛泛之交嘴里真正的“怪物”。借用他自己的一句话说,“能有今天的成绩,是我几十年努力的结果。不是说我有多聪明,只能说明我一直在努力,从未停下。当然,我是自贡作家,也缺不了自贡水土的养育与所有朋友、同事的鼓励与支持。”自始自终,李咏胜一直没有“忘本”。
   李咏胜回忆,创作《电视唐诗三百首》的四年里,他与合著者刘锦源为了从上万首唐诗中精选出剧本所要收录的有限的诗歌,两人几乎从未停过地奔波于成都、重庆、北京等国内诸多文化底蕴深厚的城市及全国各重点大学的图书馆之间。
   “要将一首首文字精练的唐诗搬上电视,是将‘死’的文字变‘活’的过程,更是通过电视这一传媒手段,运用画面、声音及人物将各首诗歌的意境鲜活地展示给观众的过程,因此中间还有太长的一段路要走。尤其是为剧本配封面图片的那一次,真的是吃尽了苦头。”谈及曾经的酸甜苦辣,李咏胜的话匣子一下子被完全打开。
   他记得有些刻骨铭心的一次,当时以求从整体上、各方面准确地把握剧本的内容,仅仅为了给剧本封面配上一幅恰到好处的图片,竟折腾得他在北京、兰州、成都及重庆跑了几个来回。“现代书画家的作品很多,但真正用在该剧本封面上能让人远远就嗅到唐诗的气味,并体现出浓厚的艺术气息而收到完美效果的却不是随处可见,而且用得不好还会惹上版权纠纷;于是就决心用古代的,不料从北京图书馆找到西南书城也没看到中意的图片,直到最后回到自贡在川南书城里静静呆了一天才找到了现在的封面。那一天,呵呵,我从早到黑就只吃了一个盒饭。”讲到这里,李咏胜又开心得象个孩子。
   
   坚守:从未远离自己的本行
   李咏胜出生于农村,但他唯一骨子里就是喜欢文字。于是,他经历了许多人经历过的“跳出农门”的坎坷与曲折,并先后做过教师,公务员及自贡广播电视报副总编辑,也曾下海经商,创办自己的电脑公司,直至今天完全回归文坛。
   “职业只是一个人外在的生存方式。而我内在的生存方式是用自己的笔和智慧,为社会造福、为传统文化作贡献,用潜在的力量去进行文学创作创新,在这一点上任何职业都不能局限我的本真。”李咏胜认为,虽然自己曾经与大多数人一样,一路走来从事过多种职业,“如果非得说与许多人的频繁跳槽、转行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我所从事的工作都无一例外地与文字有很大关系,从未远离自己的本行。”
   
   印象:从“怪物”、“疯子”到能写“奇书”的“奇人”
   狂的怪物”或者“整天疯言疯语的李疯子”。据称,一天深夜,他和几个朋友在一小酒店喝酒,最后酒店的堂倌依照其中一位朋友的计策,称有急事要立即关门,大家这才把难分难舍一步一回头的他顺进了出租车。
   “当我们用欣喜的眼神相互祝贺解放并待车提速时,他却突然大叫:再喝点!话音刚落,只见他拉开车门跨出来,不料砰地一声响,人就滚出去一丈多远,紧接着又听咣噹一声,车门被行道树干撞飞了,在空中呼啸翻滚。”李咏胜的朋友回忆,“那次他竟比堂吉诃德还经事,毫发未伤,钢筋铁骨的车门却变成了泼水节傣家舞女的造型。由于司机索赔价格过高,我们就与其争辨,围了很多人。最后李咏胜从人缝里楔进来,满脸好奇地看着我们不说一句话,眼镜只剩一只脚勾着耳朵,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在李咏胜的《东方维纳斯》里,有这样一句话让记者始终铭记:
   “人品的好坏,常常要待人春风得意时才能自然显露出来;作品的好坏, 常常要待时过境迁后才能自然显露出来。”
   因此,在其真正的文坛挚友眼里,李咏胜是个有着学养与才华能写“奇书”的“奇人”。正如巴蜀鬼才魏明伦所说,李咏胜是一位能用佯狂姿态、逆向思维,对人性、伦理、文艺、哲学乃至政治等社会意识形态作出独特说明的文坛“新人”。
   “不管社会和身边的人怎么看我,都不能影响我干自己应该干的事情,我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够了。”面对别人对自己的“评判”,李咏胜只是平静而平淡地回应了如此一句。”
   
   未来:将创作进行到底
   在采访的近3个小时中,记者感觉到眼前一直充满着许多光环,但并不是因为李咏胜本人有多么的光鲜照人,而是在桌上摆满了一摞摞证书让记者心里着实有些沉甸甸。有来自国家、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武汉大学图书馆的图书收藏通知,有国家出版局颁发的版权证……让人眼花缭乱。
    “目前我的《东方维纳斯》与《小我中的大我》等已经被全国多所重点大学图书馆收藏,同时也有许多高校给我发出了任教邀请函。但是我不想涉足太多,我只想用自己的笔和潜在力量进行文学创作,为文坛,尤其是自贡文坛作出一点自己的贡献。”说到这里,李咏胜开始流露出些许的沉重:“都说自贡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我也承认自贡有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也十分深厚,但文化需要后人来传承。虽然以前本地大盐商王余照的孙子王余杞也写过完整反映自贡盐文化的《自流井》,李宗吾的《厚黑学》也值得我们骄傲,但是,目前自贡文坛有着一个不可忽视的创伤,那就是一些文化人意识形态眼界上相对封闭,一直没有创作出有特色有成就的作品来。我不敢说自己是最后的传承,但是我要继续搞创作,力争写更多的为人们所喜爱的书。”
   

此文于2009年10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