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瞧,李咏胜这个人]
李咏胜文集
·从“孙东东事件”看北大精神的沦亡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请看当代“人民公敌”谭作人
·第四章:黄草无风自动
·献给比尔盖茨的英雄交响曲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瞧,李咏胜这个人

   瞧,李咏胜这个人
    邵光滏
   
   近日听说李咏胜腿伤住院,我傍晚去看他,敲门,没人反应;打通了手机,无人接听,好似“人机分离”。于是,想到腿伤的人,不可能远走,询问小护士,她说:“在!”再敲门,仍无声响。无奈,小护士只好返身取钥匙开门。推开门,只见他正蜷伏在病床边的小柜上,背对着昏暗的灯光,专心致志地为自己的书写后记《并非多余的话》呢!直到听见有人大声呼喊,他才回过神来。当问及他何以受伤时,他竟然戏言答道:“我一生从不给谁下跪,这次无意中跪了一次,可惜路上又没有人。看来您们以后要多做这种下跪练习,髌骨才不容易受伤哟!”
   ——瞧,这就是李咏胜其人,幽默又不失卓识和睿智。

   就是这个李咏胜,尚在川内一家报社任副总编辑,而他则在繁忙的编务之余,花了三、四千个日日夜夜,陆陆续续地用他的理,他的情,他的骂,育化出了《东方维纳斯》、《负数人生》这两部沉甸甸的作品,奉献给社会和广大读者。
   客观地看李咏胜其人有几个印象,鲜明地留在我们的记忆里。
   李咏胜自幼在西南边陲之地的农村长大,由于家庭贫寒,使他从小就吃过很多苦,经受过许多的人生磨难。按理说,他本应成为鲁迅笔下的人物润土的。但他却奇迹般地突破了各种各样的局限,而以一个知识分子或文化人的形象站立了起来,并昂首信步于大家面前。这,无疑是我们不能不为他感到欣慰和豪迈的。
   李咏胜本来与我们一样,都是被时代贻误了的一代人:该长身体之时,遭遇到了“自然灾害年代”——吃不饱、穿不暧;该长知识之时,遭遇到了文革大劫难——不学ABC,照样干革命;该娶妻嫁人之时,政策限定要晚婚——男二十八,女二十五;当煞到晚婚年龄时,政策又魔术似的变了——男二十二,女二十;该成家立业之时,又时逢“科学的春天”——读书有用,无文凭寸步难行。随之而后,便只好背着娃娃上学了;该安居乐业之时,又命运多蹇——企业效益不好,必须减员下岗。随之而后,便只有自求生路了。这种“与时俱不进”——行路难,难行路的殊深感受,记得他早年曾在《左脚进行曲》一诗中曾有过深情的流露,而使我们深受感动。但他的过人之处,并不仅是对往事的感怀,而是善于把我们所深刻感受过,可又未能言说的东西在作品中慷慨言说了出来,并让人在内心深处产生了深刻的共鸣和振动。
   李咏胜明理。他阅读广泛,文史哲知识无所不涉猎,古今中外之事无所不关心,且又勤于思考,善于思考。因而他看人阅世往往见解深刻和独到,喜笑怒骂皆成奇妙文章,让人读过它后想忘也忘不了。
   关于他的这种明理之处,其实他在两本书中均有太多展示,读者不妨好自读之。这即是说,他明理后对人性的深刻洞察和理性思辨,对“人是不可能至善至美的”精辟阐释,他是这样讲的:“人不可能真正成为上帝、成为神、成为真主的原因,并非是人先天缺乏睿智和聪明,而是人的生殖系统和排泄系统连在一起,使高尚和污秽总是泾渭难分。”这种阐释只能是李咏胜这个人所独特的。恕我对当代中国文化浅见,大概目下还未看到第二个出此良言者,这怎不令人感到折服?
   他重情。爱恨情仇是文学艺术的催化剂。李咏胜朋友多,待人真诚。在对情的大恨大爱上,他自然比一般人更专一和执着,也更强烈和深刻,并善于把他那些与众不同的情,凝集在文字上。
   而他的这种对情的大爱与大恨,既不是我们所说的凡人之爱,也不是那种我们不可超及的上帝之爱,反是那种我们凡人只要努力和坚持便能成就的完美境界也!李咏胜与我们不同之处,正在于他有智慧和才情把它们说清楚和明白,并让人信服而已。
   他爱“骂”。李咏胜的骂说到底就是对假、恶、丑的憎愤和不满。所以他的憎愤和不满,可谓多多。而他的这种憎愤和不满,既有对新文化和新文明的强烈追求和创造冲动,又有着对人类美好未来的深切向往和无限祈盼。
   但也许正是他的这种“骂”,才充分显示出了他对社会和人生的真与诚。因为他的“骂”,无论你从哪种角度和立场去看,都会觉得他所骂的,其实正是我们想骂而不敢骂的那些“该死的东西”,内心又怎能不暗暗击节叫好呢!
   诚然,李咏胜也是有李咏胜的缺点和错误的。比如他的狂放不羁、不拘小节;比如他对人太实、出言太直;比如他处事总是不够平和和冷静等等,故而常常遭人计算,甚至常常遭人贬损。
   但如果反过来看,李咏胜其文无论怎样毕竟还是人,而人在他看来,又都是有缺点和错误的。由此再看李咏胜的可敬可爱之处,不正包含在他对人的这种大真诚和大坦率之中,让人不得不起敬和诚服。
   李咏胜的这两本书已付梓在即,就在我们为之说好称道之时,一个不满的呼声又在心底涌起。因为他的这些好,已即将成为“好汉不提当年勇”了。而他只有不满于过去的好,才会有更多的更好不断产生出来。
   末了,由于我了解李咏胜是深爱西方现代哲学家和思想家尼采的,故特将尼采的名作《瞧这个人》妄作修改,曰之:《瞧李咏胜这个人》,权且作为对他的一种褒奖和寄望罢。
   
   二○○四年九月十八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