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李咏胜文集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梵宸
   
   唐朝,一个令人魂牵梦萦,心驰神往的时代。其实,美人、菊花、古剑和美酒,只是一种羚羊挂角的流风遗韵。
   而“贞观长治”、“开元盛世”,也不过是后世史学家的谥美之词。

   那么,一千三百多年前的这个不可一世的王朝,为什么至今还让我们怦然心动,引以为荣呢?
   是因为唐朝最有唐诗。
   
   中国是一个诗歌的国度。
   从《诗经》到汉乐府,从台阁应制到江山之美和边塞之情,先民们从未停止过用饱含希冀的痛苦或欢欣来摇荡心灵,酝酿歌吟。
   随着当今国内各民族的大融合,经济的日趋繁荣,国际文化的交流荟萃,中国走向世界大舞台的帷幕已经拉开,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大剧还未登台上演。 因此,《电视唐诗三百首》正是这个帷幕的开端。
   
   公元七世纪的一个夜晚。
   天空上群星闪耀,万籁俱寂。
   群山万壑,峰峦叠障。
   最高峰上站立着两位巨人。一位白衣飘飘,书剑磊落;一位目光如炬,心系下天。
   二人饮酒数斗,然后仰天长啸,击节高歌:
   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高亢悲壮的吟诵响彻云霄,天地为之钟鼓,神人为之波涛。
   大地在微微震动。
   深远浩瀚的夜空,突然闪过一道神奇的弧光。
   从此,用汉语讲话、写字的人们,心中都留下了一道共同的心灵密码,终身相伴,世代相传。
   这道密码不是数字。
   而是唐代那美仑美奂的诗歌,代代中国人都在继续吟唱:
   床前明月光,凝似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记忆的眼睛渐渐明亮了,血流在加速。直到一千三百八十八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听到读到这些瑰丽浪漫、沉郁苍凉的千古名句时,仍然会心潮起伏,热血沸腾,而会不可思议地发现:
   心灵的密码被破解了,不管你是伟人还是凡人,不论你身处故乡抑或大洋彼岸。
   于是,我们带着宗教般的情结,而向那个华贵雄浑的盛唐文化,顶礼膜拜。
   心醉的感觉真好,尤其是醉在中华文明灿若织锦、祥云缭绕的氛围之中。
   子曰:“诗可以观,可以怨,可以群。”
   钟嵘说:“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
   我说:“一句唐诗当万夫。”
   不要以为古人与我言过其实,因为哪怕是今天最优秀的诗人,也不可能超越李白、杜甫。而且,坐在电脑前处心积虑构思的作家们,再想写出《蜀道难》、《兵车行》、《三吏》、《三别》、《赤壁赋》、《岳阳楼记》一类的作品,除非时光倒流。只因我们这些后人太懒于学了,从空调吹出的风根本无法与海洋上温暖湿润而又强烈的季风相比,道理就这么简单。
   
   李咏胜的《电视唐诗三百首》,让我看到了这位学者型作家的另一面:
   他始终在以严肃的、悲悯的心情关注、关心和反映现实的同时,又勇敢地肩负起传承和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任。此举,岂不壮哉!
   试问:中国人有谁能逃脱自己的精神归乡之路?
   又有谁能安于在没有传统文化养育的沙漠中生活?
   以上文字的起兴,皆缘于《电视唐诗三百首》。因为很多外国人认为,中国文化就是功夫、舞狮、瓷器和餐馆,他们不知道那不是中国文化的全部。中国还有能与《圣经》比肩争艳的奇葩瑰宝——唐诗。诚然,只有大手笔的人物,才能担负阐述这个民族至诚至善的心灵之重任。而只有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的优秀分子,才会去千方百计解开这个民族灵魂的密码。所以,如果有谁认为《电视唐诗三百首》只是换个艺术形式解释唐诗的话,那么,他就还没有读懂中国文化,更不了解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化和世界化之间的更新、变异关系。因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最深刻最优美的部分,很多都蕴藏在那些活生生的艺术形象中,让人想忘也忘不了。但仅此老道的阅读形式不可能被后人和老外热爱,而必须与现代文化艺术形式“再婚”,才可能“复活”,传承下去。须知,要达此目的,不仅是一个简单的艺术再创造,而且还是一个各种知识和智慧参与互动的宏大工程。没有金钢钻者,恐怕不敢揽这个瓷器活。
   
   我们或许记得:法国总统希拉克在杜甫草堂内留连忘返;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访华的首站即是秦始皇兵马俑;俄罗斯总统普京虔诚地参拜河南少林寺。还有,近年来直线升温的汉语热、武术热、中医热……
   诚然,在经济物质上,我们无法或暂时不能与先富强起来的列强们抗衡。但是,中国有光辉灿烂的传统文化足以傲视群雄,这绝非妄自尊大,而是公认的事实。遗憾的是,一些挟洋人以自重者却数典忘祖,倒行逆施。
   试想,如果若干年以后,当少年人不知李白、杜甫是谁;岳飞、文天祥为何人的时候,该会让人有多么悲哀和不寒而栗?
   是的,一个没有自己文化的民族,是一群可怜的寄生虫。
   是的,一个不珍惜自己民族文化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
   也许,这正是李咏胜的先天下之忧而忧之处了。
   
   沉舟侧伴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历史再一次慷慨地将风云际会的良机赠予了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
   一个大国在饱经忧患后正悄然崛起。
   但一个民族的复兴,必定要以文化的振兴为先导、为前驱。
   这不是逻辑推理,而是整个人类文明史的进步轨迹和必然走向。只是有些自以为是的聪明人,不理解这个发展中的“硬道理”而已,不足为怪。
   
   中国,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不灭的金身!
   谁想否认也否认不了。
   还记得那位白衣飘飘,心雄万丈的大诗人曾高声唱喏道: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于是,往事越千年。
   遥远的回响,仍然萦绕在耳畔。
   这位万丈豪情的诗人李白,虽死犹荣,他似乎还在醉梦中吟哦:“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从而激励着我们投身到民族复兴的千秋伟业之中,且义无反顾。
   因为,他与我们都是中国人,都有着共同的遗传密码和相同的爱。
   祝福李咏胜的《电视唐诗三百首》传承后人,走向世界,为中国造福,增光添彩。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