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动 感 地 带”的 舞 者]
李咏胜文集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动 感 地 带”的 舞 者

   “动 感 地 带”的 舞 者
    ——李咏胜的另类印象
    蒋涌
   
   过去,现在,将来,李咏胜或许都是一个有“多动症”特征的怪人。他脑多动——像太平洋不断从深水冒出的密密集集的气泡,一串接一串发散独特形式的非凡。

   他心多动——像一个有征服欲望的猴子,刚手扳着一个包谷,又惦记着下一个收获。他口多动——像吹着唢呐的自我推销者,高声张扬:“我行”,“我还行”,“我的产品顶呱呱”,“你不识我的产品是你的遗憾”。他手多动——像一个闲不住的“泥人王”,刚刚制造出《东方维纳斯》/《小我中的大我》,又旋即推出《黑太阳》和与刘锦源合捏的《电视唐诗300首》。他腿多动——像一只爱逛的雄鸡,今晚还蹦跳着两条高挑瘦腿在乡城抖擞,明早已乘飞机一头扎到北京打鸣。
   由于他生性多动,所以,擅长折腾事、折腾人。他如一丝不挂的“真理”,把自己的目的赤裸化,他已经做了什么,正在做什么,还将做什么,都让周围的人一清二楚,决不藏着掖着。他认准的事就得成,哪怕额头上碰个疙瘩,鼻子撞个塌梁。向领导汇报不怕被高门槛绊倒,要办事既会哄人又会缠人,拱大清拳、翘江湖指,他宛如戏台上的滑稽红角,不拘一格,一套套的把式全在行。这样,李咏胜单打独斗的动作虽不太规范,不太雅致,但他就可以“过五关,斩六将”;他不觉得“拉大旗,做虎皮”不嫌刺眼,也算个中高手,反正层层都有领导乐意为他选择的课题签字画押,要拍一部电视剧的拉壮丁、拖队伍的路线图精到得很。李咏胜靠他无招胜有招的“迷宗拳”,干成不少“贪天功为己”有的大事儿,一副纵横家苏秦摇舌鼓唇索得六国相印悬挂腰间臀后的神气派头,不愧为另类族群的“人尖儿”。
   说到李咏胜的诗集《黑太阳》,他早多次做了行情预报,让不少人吊足了胃口,留够了悬念。以书名判断,黑太阳即日蚀,在我的想象中是那类充斥当代“愤青”的异思。等我看了他打了好一会儿“顿”才拿出手的新书清样,心里暗骂:“这家伙又在玩名不副实的把戏!”原来,这里面大比例的收纳了诗人的私情类作品,宛若一个小提琴演奏者自我沉醉状的闭眼运弓委婉哼调,表演给“梦中情人”听,西洋味缠绵十足。显然,李咏胜深受莎士比亚十四行之类的影响,效仿过徐志摩、顾城、波德莱尔、惠特曼、艾略特、布罗茨基,采用带有浓厚的西洋式的手法抒情,总体倾向是婉约派,间或穿插沉思派,和他平时怒发冲冠、意气难平的常态迥异:
   “姑娘,不要再瞒我了
   我是您心灵的摄影师呀
   您的每一个梦想
   全凸现在我的心灵的底片上
   不信,请看您那明亮的眸子
   不是正朝着我们的未来探望?”
   
   实际上,李咏胜在这里,把自己的诗行当成了自己的心灵照片或镜子,迫切要递给他的情人看,在情场、文场、商场都有耍滑头的一手。在这部诗集里,彻头彻尾的流露一副欧韵的小资调。这些诗,大概多为青春时期的隐私诗,他带给女性的感觉绝对和留给男性的感觉相去甚远,假使借用传统的说法“嫁鸡随鸡,嫁狗岁狗”,他在女性的眼中是值得追随的“金鸡”和“天狗”。
   李咏胜是出生在攀枝花一个偏僻小村的农民的儿子,是无背景、无后台的个人奋斗者,绝不服输的倔强性格驱动他奋发上进、出人头地。他少年时期正是人们为文学发狂的年代,志趣与潮流吻合促使他踏上了文学的长路。他从诗歌爱好者到向职业诗人迈进,似乎在至今没有结束由二元向一元的过渡,留给人们的主体印象是思想者而非纯粹的诗人。有强烈出人头地抱负的李咏胜当然不甘就此罢休,他的眼光热辣辣的盯住中国诗坛的鼎盛年代的累累硕果——《唐诗三百首》。睿智的李咏胜懂得,不仅是他,而且是所有的诗人,要想超越唐诗的概率极低。不能摘诗歌皇冠,就做皇冠诗歌的传播者,于是,他作为早醒者便捷足先登的抢占机遇,由此成就了他和刘锦元合著《电视唐诗三百首》的佳话。这部书是通俗读物,大人喜欢、小孩易懂决定它的前景与商机,两位作者穷数年功夫,只为赚个举重若轻的精彩。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是《红楼梦》,古典诗歌的巅峰是唐诗,做不了原创的“人杰”,做研究与传播的“鬼雄”也不失为一种有志者求其次的亚选择。李咏胜既有成大事的雄心,也有付诸实践的行动,他和刘锦元源的联袂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很快被中宣部、文化部纳入重点工程予以扶持。可见,只要是一个有心人,天下应不乏商机与文机,李咏胜一连甩出四个大部头,在文坛激起打破平静的圈圈涟漪,造就了他生命境界的第四级风景区。
   李咏胜这个“动感地带”的善舞者,有时像济公和尚般装疯卖傻,实则目光犀利、头脑清醒、心志高傲,他是挑战平庸的永动机。据悉,他又和宋良曦联手投入了反映自贡大盐商史实的《王家大院传奇》的电视连续剧创作。李咏胜奔波不歇,挥汗如雨,挖宝锄遍地开花,忙得团团转,他弯腰伸手捡起一打“金蛋”未必是不能兑现的幼稚童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