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李咏胜文集
·龙 椅
·男人无德便是才
·第二章 难得聪明
·落花流水葬文人
·响鼓必须重槌打
·反 抗 缅 怀
·人 生 的 风 景
·难 得 聪 明
·书与我的爱与恨
·道渴而求不死
·回 到 鲁 迅
·硕果的痛苦
·名 字 的 启 示
·第三章 想入非非
·朋 友 与 希 望
·吃名人与吃自己
·再 吃 名 人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蒋涌
   
   巴蜀古有“八大贤”,今有“八大怪”。如果现在“八大怪”进行换届选举,李咏胜很可能高票入选。这不仅因为中国戏剧出版社最近出了他两本书《东方维纳斯》和《小我中的大我》,更因为李咏胜为人行事从来特立独行,言谈总有惊人语,举止难免出格态。
   最近,有朋友告诉我,他原本对邵光滏的印象极佳,但自从邵光滏为李咏胜出的书添了序《瞧,李咏胜这个人》,便使他十分失望,觉得邵光滏这人大有“晚节亏损”之忧。我想邵光滏为人挺厚道,很可能钻了狡猾的李咏胜的“圈圈儿”,受了他的“蒙”。说实在的,自从我与李咏胜打交道,一度无法认同他,在自贡、在成都见他,都有点“装疯现宝”。十几年前,曾见他与哥们斗“富”,竟从脚下穿的皮鞋里掏出捂得臭熏熏的2万元钱甩在桌上,让我大开了他脚底的两艘“巡洋舰”的眼界。此君,不属于“正常人”,或并非“寻常人”。

   前不久,李咏胜在街头碰见我,“开门见山”直奔主题,说:“听说你写了一篇文章骂我?”我笑着说:“像你这样对号入座,不知多少人会上门鸣冤叫屈哩!”没想到李咏胜说:“骂我不要紧,你的文笔还可以,有才气。我出的两本书马上就要到了,我会送给你看!”我想这家伙在讲反话,可能对我怀恨在心了。对一些“君子约定”我见多了,那些人不但会把自己吐出的口水舔回去,更恶劣的像一只讨厌的绿头苍蝇,溜之大吉前绝不会忽略明晃晃的拉下一大堆臭屎,或者借助他人之口放一道自己拥有专利的矮化别人拔高自己的流言。没想到,过几天李咏胜却真的把书给我捧来了,当时,我内心一热,看来有点儿《聊斋》开场歌的味道:“牛鬼蛇神它倒比正人君子更可爱!”
   下班回家,我在灯下翻开了李咏胜的两本书,先看了魏明伦和邵光滏写的序,魏大师的刁钻古怪的法眼和邵大哥忠厚朴实的目光怎么会同时高看这李“疯子”?待我读了李咏胜的大作,我不得不承认。其实李咏胜的两本书,尤其是他自撰的“语录精选”(瞧,这小子把他和孔子、孟子、毛泽东平起平坐了),的确是近几年巴蜀文化界出版的不多得的有思想、有见地、有价值的好书。没想到这李咏胜白日里疯疯癫癫,却可以关起门来正正经经的思考问题做学问,一副忧国忧民的热心热肠,在一段段冷峻尖刻的话语中展示得淋漓尽致,感人肺腑。我认为凡是读过他这两本书的读者,必定会重新估价李咏胜,同时会引发对衣冠楚楚招摇于市的作秀人与一个本色内在的真实人的区别的遐思。有的人走近了,处熟了,会让你觉得大失所望;有的人走近了,处熟了,会给你相知恨晚的惊喜。李咏胜属于后者。这可以借助李咏胜在《东方维纳斯》里的一段话:
   “人品的好坏,常常要待人春风得意时才能自然显露出来;作品的好坏,常常要待时过境迁后才能自然显露出来。”
   否则,粗心大意就总有“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迟到感和后悔感。
   逐步认识李咏胜,我又反过来想邵光滏。二十年来,这为彼此目光平视对接的朋友,我找过他无数大大小小的麻烦事,家里的乃至朋友的热水器、天然气等有问题,我都会给他去个求助的电话,而他每每有求必应。在川内作家群中不断穿梭出入的邵光滏,是颇得大家信赖的一位“公众人物”。他儒雅的外貌、平和的谈吐、稳重的举止,纵与之仅“一面缘”,也定然留下胸怀宽广、心地善良、修身严谨、为人质朴的不褪记忆。
   在文化圈里,大凡与邵光滏打过交道的人,夸他的占压倒优势。文化人的性格往往有几千年的遗传因子,大多如公园口的另类雕塑个个想出人头地的“竹笋”,竞相扮演“大大小小往上窜”的“争上游”角色,因此,精神上的“抓扯”、心态上的“纠葛”,叫人一沾边日子就难清静。而邵光滏结交一圈又一圈文人墨客,似乎游刃有余,他一扫文人相轻、相仇的陋习,相亲、相敬地包容别人的缺点,发现别人的优点。一自相识以来,我没听到他背后说谁的短话,而且总是成人之美,谁发表一篇有影响力的作品、谁结集出书他都要诚恳祝贺一番,乃至慷慨解囊略表心意。
   邵光滏具有高尚的教养,他不仅不惹闲话,而且在其周围形成了一个避邪场与凝聚场,连擅长窝里斗的“老油条”,也大有“关闭臭口,立地成佛”的趋向。
   作为具有“自由知识分子”和“世俗斗士”风貌的李咏胜,被魏明伦和邵光滏从不同的角度透过其刺猬式包装和游走于传统思维、模式思维边沿的足迹,看到一颗挺纯净的极敏感的良心,而伸出温暖的援手予以扶持。应该说,魏明伦、邵光滏没看错人,新近李咏胜的两本书由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数十所高校列为典藏,这对于精于“做人”疏于“作文”的文痞是一个反讽。
   笔耕多年且有倚马可成之文才的邵光滏,至今没有出版专集,却玉成无数未名者圆了成名梦,护送无数跋涉者达到目的地。
   邵光滏与李咏胜都是当今这个浮躁社会的短缺,一个大胆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毫不畏怯地踏入荆棘草莽探寻;一个低调的掩盖了自己心湖的涟漪,而默默地几十年如一日地关心、帮助文坛的新人和宿将。二者,皆是今日文坛需要仰视的“道德文章”。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