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李咏胜文集
·李咏胜文集第6集:狗眼看现实
·第一章:长夜的歌哭
·关于“和谐”一语的第二个15个是与不是
·人说的话与说的人话与不是人说的话
·性问题的社会变迁
·反腐败也是硬道理
·中国能否闯过腐败这一关?
·从中国人的某些见面语言看社会的变迁
·闲坐说“黄”字
·蓦然回首“十七年”
·虱子与鲁迅笔下的“夏三虫”谁可爱些?
·由小卒步步“将军”而忽然想到
·中国二十世纪最痛的是哪块肉?
·答某晚报记者问
·答某网友问
·戏看国内的某些艺术大家
·棒喝《百家讲坛》
·戏说麻将加裸体的中华文明精粹
·再为宋祖英明星委员的提案唱“赞歌”
·牟其中其人其事揭秘二、三、四
·牟其中和南德运筹东山再起
·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由许霆案遥看中国社会的法制化进程
·另眼细看顾雏军案中的“注册资金罪”
·“夹江打假案” 回眸与反思
·第二章:5.12大地震忧思录
·“逃跑门事件”和“捐款门事件”的理性反思
·话说地震中出现的两个自贡名人
·且向都江堰市光亚学校卿校长敬一礼
·少年英雄不能等于民族精神
·不能因一个“范跑跑”而忘记了众多的“官跑跑”
·道德与美德的审美标准和尺度
·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且看四川电视台在地震中的新闻作为
·抗震救灾掩盖下的黑暗社会现实
·魂断中国哭墙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昨夜又惊魂
·第三章:狗眼看人世
·笑看韩寒打虎
·支持韩寒解散中国作协的几大理由
·韩寒与当月女红作家赵凝谁更无知?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掌掴事件”的警示:“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诺贝尔奖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病”
·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范冰冰呀,本是一朵出于污泥而被染的花
·政府官员和影视明星们纷纷变换国籍为什么?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锒铛入狱给中国人的启示
·杨佳“语录”引起的试错思考
·私营企业破产后,工人的失业问题政府怎能不管?
·痛说那个难忘的1986
·戏说改革30年中那个难忘的1987年
·话说那个风雨欲来的1988年
·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再说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紫太阳陨落四周年记略
·中国民营企业何时才能走出旧体制的雷区?
·听奥巴马演讲:美国没有不强大的理由
·追寻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价值和意义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多难兴邦与《08宪章》
·寻找公民意识觉醒后的“国家”在哪里?
·直面“文怀沙事件”:李辉的文革遗风不可长!
·再直面“文怀沙事件”:知识界何时才能走出非理性的误区?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毛泽东也是“农民工”?
·从“孙东东事件”看北大精神的沦亡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请看当代“人民公敌”谭作人
·第四章:黄草无风自动
·献给比尔盖茨的英雄交响曲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蒋涌
   
   巴蜀古有“八大贤”,今有“八大怪”。如果现在“八大怪”进行换届选举,李咏胜很可能高票入选。这不仅因为中国戏剧出版社最近出了他两本书《东方维纳斯》和《小我中的大我》,更因为李咏胜为人行事从来特立独行,言谈总有惊人语,举止难免出格态。
   最近,有朋友告诉我,他原本对邵光滏的印象极佳,但自从邵光滏为李咏胜出的书添了序《瞧,李咏胜这个人》,便使他十分失望,觉得邵光滏这人大有“晚节亏损”之忧。我想邵光滏为人挺厚道,很可能钻了狡猾的李咏胜的“圈圈儿”,受了他的“蒙”。说实在的,自从我与李咏胜打交道,一度无法认同他,在自贡、在成都见他,都有点“装疯现宝”。十几年前,曾见他与哥们斗“富”,竟从脚下穿的皮鞋里掏出捂得臭熏熏的2万元钱甩在桌上,让我大开了他脚底的两艘“巡洋舰”的眼界。此君,不属于“正常人”,或并非“寻常人”。

   前不久,李咏胜在街头碰见我,“开门见山”直奔主题,说:“听说你写了一篇文章骂我?”我笑着说:“像你这样对号入座,不知多少人会上门鸣冤叫屈哩!”没想到李咏胜说:“骂我不要紧,你的文笔还可以,有才气。我出的两本书马上就要到了,我会送给你看!”我想这家伙在讲反话,可能对我怀恨在心了。对一些“君子约定”我见多了,那些人不但会把自己吐出的口水舔回去,更恶劣的像一只讨厌的绿头苍蝇,溜之大吉前绝不会忽略明晃晃的拉下一大堆臭屎,或者借助他人之口放一道自己拥有专利的矮化别人拔高自己的流言。没想到,过几天李咏胜却真的把书给我捧来了,当时,我内心一热,看来有点儿《聊斋》开场歌的味道:“牛鬼蛇神它倒比正人君子更可爱!”
   下班回家,我在灯下翻开了李咏胜的两本书,先看了魏明伦和邵光滏写的序,魏大师的刁钻古怪的法眼和邵大哥忠厚朴实的目光怎么会同时高看这李“疯子”?待我读了李咏胜的大作,我不得不承认。其实李咏胜的两本书,尤其是他自撰的“语录精选”(瞧,这小子把他和孔子、孟子、毛泽东平起平坐了),的确是近几年巴蜀文化界出版的不多得的有思想、有见地、有价值的好书。没想到这李咏胜白日里疯疯癫癫,却可以关起门来正正经经的思考问题做学问,一副忧国忧民的热心热肠,在一段段冷峻尖刻的话语中展示得淋漓尽致,感人肺腑。我认为凡是读过他这两本书的读者,必定会重新估价李咏胜,同时会引发对衣冠楚楚招摇于市的作秀人与一个本色内在的真实人的区别的遐思。有的人走近了,处熟了,会让你觉得大失所望;有的人走近了,处熟了,会给你相知恨晚的惊喜。李咏胜属于后者。这可以借助李咏胜在《东方维纳斯》里的一段话:
   “人品的好坏,常常要待人春风得意时才能自然显露出来;作品的好坏,常常要待时过境迁后才能自然显露出来。”
   否则,粗心大意就总有“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迟到感和后悔感。
   逐步认识李咏胜,我又反过来想邵光滏。二十年来,这为彼此目光平视对接的朋友,我找过他无数大大小小的麻烦事,家里的乃至朋友的热水器、天然气等有问题,我都会给他去个求助的电话,而他每每有求必应。在川内作家群中不断穿梭出入的邵光滏,是颇得大家信赖的一位“公众人物”。他儒雅的外貌、平和的谈吐、稳重的举止,纵与之仅“一面缘”,也定然留下胸怀宽广、心地善良、修身严谨、为人质朴的不褪记忆。
   在文化圈里,大凡与邵光滏打过交道的人,夸他的占压倒优势。文化人的性格往往有几千年的遗传因子,大多如公园口的另类雕塑个个想出人头地的“竹笋”,竞相扮演“大大小小往上窜”的“争上游”角色,因此,精神上的“抓扯”、心态上的“纠葛”,叫人一沾边日子就难清静。而邵光滏结交一圈又一圈文人墨客,似乎游刃有余,他一扫文人相轻、相仇的陋习,相亲、相敬地包容别人的缺点,发现别人的优点。一自相识以来,我没听到他背后说谁的短话,而且总是成人之美,谁发表一篇有影响力的作品、谁结集出书他都要诚恳祝贺一番,乃至慷慨解囊略表心意。
   邵光滏具有高尚的教养,他不仅不惹闲话,而且在其周围形成了一个避邪场与凝聚场,连擅长窝里斗的“老油条”,也大有“关闭臭口,立地成佛”的趋向。
   作为具有“自由知识分子”和“世俗斗士”风貌的李咏胜,被魏明伦和邵光滏从不同的角度透过其刺猬式包装和游走于传统思维、模式思维边沿的足迹,看到一颗挺纯净的极敏感的良心,而伸出温暖的援手予以扶持。应该说,魏明伦、邵光滏没看错人,新近李咏胜的两本书由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数十所高校列为典藏,这对于精于“做人”疏于“作文”的文痞是一个反讽。
   笔耕多年且有倚马可成之文才的邵光滏,至今没有出版专集,却玉成无数未名者圆了成名梦,护送无数跋涉者达到目的地。
   邵光滏与李咏胜都是当今这个浮躁社会的短缺,一个大胆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毫不畏怯地踏入荆棘草莽探寻;一个低调的掩盖了自己心湖的涟漪,而默默地几十年如一日地关心、帮助文坛的新人和宿将。二者,皆是今日文坛需要仰视的“道德文章”。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