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奇人奇书李咏胜]
李咏胜文集
·第三章 小思想大智慧
·第四章 小我中的大我
·第五章 东方维纳斯
·第六章 爱的家园
·第七章 不艺术的艺术
·第八章 非政治的政治
·第九章 小思想与大思想
·第十章 太道德的和不道德的
·第十一章 别了,我们
·第十二章 无望中的守望
·第十三章 理性的诞生
·第十四章 第一版中被删除的李咏胜随笔语录
·我大于零 (作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2集:小我中的大我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第一章:我和我们
·代曹雪芹自嘲
·读 鲁 迅
·我和我们
·人生的赠礼
·动物哲学
·良 心 买 卖 学
·“偷” 书 记
·爱 之 债
·诗 化 人 生
·天生我财为我用
·四十而大惑
·龙 椅
·男人无德便是才
·第二章 难得聪明
·落花流水葬文人
·响鼓必须重槌打
·反 抗 缅 怀
·人 生 的 风 景
·难 得 聪 明
·书与我的爱与恨
·道渴而求不死
·回 到 鲁 迅
·硕果的痛苦
·名 字 的 启 示
·第三章 想入非非
·朋 友 与 希 望
·吃名人与吃自己
·再 吃 名 人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奇人奇书李咏胜

   奇人奇书李咏胜
    廖时香
   
   李咏胜是个读书思考写作都出色的作家和学者,也是个有很多故事的奇人。先说他这人吧,再看他的书,请读者一定细读完全篇,绝不枯燥,你尽可信赖我的笔。跟李咏胜打交道都因为电视剧,这一回就暂不说了。那一次是十年前,他老兄闹了一班人马要搞大制作,俊男靓女绅士名流进进出出,相互低声交谈,频频点头,在宾馆的红地毯上走来走去,墙上钉了许多候选女明星的照片。这群人中就有我,是被他缠不过,来编写剧本的。题材是禁毒,我最陌生的的一个题材。剧组撑了一阵后便鸟兽散,落满鞋印坑的红地毯弹起来回复了平滑。后来我偶尔去电视台说事,老见他独自歪在办公室椅子里,挑起眉毛,眼镜片泛光,夹着香烟的手悬在烟灰缸上。看见我便站了起来,挥舞着精瘦的胳膊,尖尖喉结上下错动,骂古往今来的文化人都不长进,一直将自己骂累。有一回在这番例行的独角戏表演中他突然指着我说:也包括你。我只是笑,象一个开心的观众。待他终于退潮,我开始给他画像,我说咏胜,给你配一支长予一匹瘦马,你演堂吉德就不消化妆了,李咏胜的性格、模样都已经完全堂吉诃德化,而我很不幸,在跟他打交道的日子里,不得不扮演桑丘,时刻提心吊胆,准备着把他他从疯狂的幻觉世界拉回到现实世界中来。
   我亲身经历过李咏胜的一次历险,是他中了魔法,决意要与汽车过招。那日黄昏,我与他三人喝酒谈剧本,他唠唠叨叨,无休无止地添酒,很快就近入状态,人醉成熟虾,两只大钳在烟雾里挥舞,语言支离破碎,重复在一句话上:我我我对人得起的李咏胜我。

   深夜,小酒店堂倌依照我的计策,说有急事立即关门,这才把难分难舍一步一回头的他顺进出了出租车。我们用欣喜的眼神相互祝贺解放的时刻,待车提速时,他却突然大叫:再喝点!话音起处,见他拉开车门跨出来,砰一声响,人滚出去丈多远,李咏胜竟比堂吉诃德更经事,毫发未伤,钢筋铁骨的车门却变成了泼水节傣家舞女的造型。司机索赔价格过高,我们与他争辨,围了很多人。李咏胜从人缝里楔进来,满脸好奇地看着我们不言语,眼镜只剩一只脚勾着耳朵(好似他不是剧中人)。
   他第二次中邪,直接与开头说的那个电视剧相关。我有个老乡打工回来,闲闷无聊,溜到我家与找我散心。我正为李咏胜的事瞎忙,又不忍心丢下老朋友,便带了他一同去剧组。我和咏胜一班人马交谈时,朋友就脑袋拧来扭去看新鲜。一会儿去卫生间出来,竟然看见他和我朋友抱成一团,互相拍背,称兄道弟,山盟海誓要同甘共苦,创出一番事业,我正不知如何表情,只听咏胜大叫:“时香你立了头功!”
   原来咏胜动员我朋友投资电视剧,朋友顺口说可以考虑,咏胜趁热打铁劝他立即拨资金,朋友说那得摸着石头过河,先投放50万元听个响声吧。
   天上掉下个投资商,李咏胜激动了,慌忙去打电话,嗓音急促而尖锐。片刻工夫来了一些体面人物,男的气度轩昂,女的婀娜多姿。摆了两桌筵席,我朋友成了焦点,人人敬酒称他儒商,叫我伯乐。饭毕请入KTV,一泼靓女陪着歌舞,又喝啤酒。午夜分手时,咏胜竟还送上两个礼盒,内放好酒好茶土特产之类。终于挥手再见了,我憋了大半天的火气也喷发了出来,骂朋友扯烂天不补。朋友咧嘴大笑,说鬼想钱要挨令牌,明天老子一走,管他个毬呢!
   经济是厉害的魔法师,可以把老聪明变成小天真。
   比起魔法来,最容易驯服李咏胜的还是酒,在我印象里,他少有不醉的时候,每次见面都是一张熏熏的红脸。醉酒的人有几种状态:高兴、痛哭、发脾气、惹祸、乱打电话、调戏妇女、等等。李咏胜则独树一帜;嘻笑怒骂,既在酒中,又在酒外。在我们这个被商业鞭子驱赶着前时的时代,个性张扬,自我炒作,广告效应这些倡导早已矫枉过正,大言不惭几乎成了一种民族性格,一种集体无意识,一种新新人的基因。连哪些基本生存都成问题的人,也会在路边苍蝇馆子里用小指甲剔牙,吹嘘百万千万的生意。而稍有一技之长的人,更是漫无边际地扩大自己的才能,自认是他那一行道中的唯一精英。在与我交往较密的朋友中,除去一位作文学评论的和一位作电视主持的人之外,几乎全都染上了这种时代病。自我夸张的同时,看不起任何人,连美国总统到身边的张三李四,都不行。唯有我才是最行的。我揣测,八十年代的牛皮先驱夸口是为了捞利润,往后病毒漫延,变成了为吹牛而吹牛,只消在人面前,特别在女人面前,能够占一段时间的上风,能够短暂地镇住听众,也就满足了。虽然,明知别人转背就不相信,但只要不当面抬杠就行。这正如文艺上的“为艺术而艺术”一样,为获利的夸耀已沦为了一种艺术。萨特的哲学定义“存在先于本质”,可在中国则蜕变成了“本质先于存在”。而这是什么意思呢?用阿Q的话诠释最精确:我要什么就是什么,我欢喜谁就是谁!当然,李咏胜也有一点这种自我精神胜利法也无可指正,他毕竟还是人嘛!但关于他我总有隐隐的不安。按我的标准:一个有真阅历、真才学、真见识的人,应当是平静的,低调的,应当实际地对待自己,应当在这个畸形的时代保持清醒和理性。当然差的人,半壶响叮噹的人,就不在此例了。但真人就不同,他总得有点大成就感吧。而当我再看李咏胜时,我不得不默认他的确非同凡响,算是我朋友中屈指可数的有真才实学、有真知灼见,、有真才大爱的人物了。因此,他完全不必要借助名人的反光来辉映自我,事实上他只要理智冷静,会发现自己比那些大名人更智更强。因为,许多的名人都经不起文化的检验。话说无凭,有李咏胜的两部书为证:《小我中的大我》、东方维纳斯》。
   我无意在书评上浪费笔墨,书是活东西,离开了作者也会自动延续生命而且变化无穷,因为读者各有不同的评判。这两部书最为人一致瞩目的看点,是文化与思辩,烙刻着强烈的李咏胜风格特征。人家送我书,多半出于客套和对笔耕劳作的尊重,我随之道一声谢,然后翻几页就扔开。人几乎都是这样,只不过我坦然说了出来。李咏胜的两大本书,我竟然一个夜晚仔细看完了。我都奇怪是哪些地方让我着迷?第一是他的学养。一个没有学养的写手永这只是一个写手,一辈子只能堆砌垃圾文字。当然,垃圾也有废电器、易拉罐等值钱垃圾与炭渣、揩屁股手纸之分。李咏胜的学养杂博而精深,让我奇异的是他这样一个半颠半狂的怪物,哪儿会来时间和耐性钻真学问?他的杂文谈天说地,数古今列中外,涉猎哲学、文学、戏剧、影视、历史、论理学、文字学……我真只有向这位老兄致意了,因为我以找到可以文化交流的朋友为荣,以无知逞能为耻。说句悲凉话,在唯利是图的今天,能携手文化的人真实罕见又罕见了!其二,是他的才华。一个有学识的人,才会有才华,而学识则不是十年八载可造就的,须长期厉练不可。学识这东西,静可滋润灵魂,动则妙笔生花。李咏胜的文字扎根沃土而旁逸斜出,自由放肆,如山洪长溪,如春日野马;思维成河,文笔为舟,情感作桨,一路涤荡两岸,呼啸东去。他没有多少幽默,总是那么激越亢奋,犹如牛虻一样叮咬,小米椒一样辣人。最显特异的还是他的思辩,那些近乎喃喃呓语的语录格言,句句醒脑诛心……
   现在我有点儿明白了,李咏胜是由上帝按照一个独特配方合成的:
   有春秋战国时代剌客们的热血:犹如专诸,曹沫、荆柯、豫让;
   有古希腊智人苏格拉底那种冷峻、深邃、刁钻而又慷慨无畏的牛虻精神;既有魏晋稽康、阮籍、孙登在山林中那些酒气熏天的长啸;
   又有十九世纪德国哲学家尼采在病床上那些天才的疯言疯语;
   还有现代民族魂鲁迅对国民性顽疾那样深刻的责斥和批判……
   好了,再配上我早已赠予的堂吉呵德的盔甲﹑长予、瘦马,再加上一架风车,一群绵羊,一个从未见面的“杜尔西内娅公主”。最后,再勾兑些高浓度酒精调和,拌均匀,倾入模具,一个李咏胜就生猛鲜活地立起来了:脸若熟虾,挥舞大钳,罗嗦绕舌,惹人生气,惹人喜欢——其人令人侧目,其书令人瞩目。
   我不愿也不可能忠告李咏胜改一些缺点,也许他的优势正由他的缺点催生而成。李咏胜永远就是李咏胜,有了此人,生活不再枯燥,却也平添了些烦恼;有了此人,我还有读到好书的盼头。不写了,不写了,哎哎,老顽童李咏胜,匹诺曹李咏胜,高阳酒徒李咏胜,文华睿智李咏胜呵,狗东西!
   
   疾书于2006年8月30日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