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李咏胜文集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习近平反腐的来龙去脉——一石激起高层浪
·从“四个全面”看“中国梦”的愿景及其走向
·习近平反腐的体制性困境与末路
·百年中国的思想高峰——陈子明思想试论
·习近平反腐的悖论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之四(上)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之三(下)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之四(下)
·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批判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之五
·撕开《北京共识》的画皮及其理论支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朱晓剑
   
   在这个商品大潮汹涌的时代,许多人文精神得到重新的评估和张扬是很显然的事。就这些评估来说,我更愿意看到人文精神能还原到它应在的位置来评估,在这个商品大潮汹涌的时代,许多人文精神得到重新的评估和张扬是很显然的事。就这些评估来说这样不仅能理清它的来龙去脉,并且做到真正彰显其价值的所在。很高兴李咏胜在他的新作《小我中的大我》中做了一些有益的尝试。
   近年来,思想随笔的出现并流行,跟时下的传统精神的沦丧有关。但就我的阅读经验中来看,有些很好的题目可惜做的很糟糕,作者不能客观地评价人文精神,从而使评论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这是不可取的,也不是学术研究的方式。李咏胜在阐述他的人文观时,大多从自己的亲身经验出发,如谈鲁迅论余秋雨,以及魏明伦等。虽然有时这种经验是靠不住的,这也是值得肯定的。毕竟这比来自于空泛的理论要实在的多,有助于我们反思过去,回归现实。

   毫无疑问,中国人传统的精神历经数代逐渐萎缩,正如德国哲学家伽达默尔所说的,幸福既不能集中在人身上,也不是一种最终的答案,相反,总是有许多可以搁浅、阻止无法从停滞状态摆脱出来的可能性。如果我们做不到这一点,我们在心灵上是有病的。因而就精神疾患之严重,心灵环境之空虚而言,可能没有一个时代可以与我们这个时代等同。
   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应该是在专业之外保持对社会关心的人。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李咏胜在专业之外试图通过对当下的人文精神及其时代疾患做出一些解读。对于当前的一些社会现状,他批评后,并指出,“长期没有人文精神存在的状况,倘若再不引起社会各方面的重视,进而合力探索解决这一深层危机的方略与出路,那么当知识分子长期找不到自己安身立命的价值要求时,所有人的精神素质和生活质量必然受到它的消极影响和危害,而不断降低和弱智化”。这样的看法是深刻的,也是很有价值的。这种追求的理想化,以平民的视觉反观过去,使李咏胜看到许多问题的另一面,比如对《离骚》的评价:“屈原在《离骚》中表现出的那种趾高气昂,盛气凌人的气势,是贻害他自己,更贻害后代人的”。也许是因为下笔的仓促的缘故,致使论据单薄了些,使文章大为减色,这可真是遗憾的事了。
   历史研究学者谢泳曾说,我所用的方法是历史研究中最简单的实证方法,即如果我认为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是有传统的,我决不从理论上找原因,更不做主观的推演,而是要找出具体的事例,让这些事例来证明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有没有自由主义的传统。我赞同这样的做法,就是因为这样研究是更有说服力的。可喜的是,李咏胜的努力正是这个方向,他不仅在现代意义上探寻传统精神的失去,并提出相应的解决之道。这正是他与其他批评家不同所在。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读李咏胜书随想
   黄海
   
   权衡一个作家的创作,首先必须立足于一定的理论支点,以确立评论的价值尺度。为叙而择论,从传统的武库里拾几件适合对象也能博得社会颔首的宝器,故不失为叙的正路,却也难掩平庸;要建树新的理论命题,同对象互为表里,相得益彰,方称得上叙中的上乘。前人论文,有所谓温柔敦厚之说,独抒性灵之说……而近日读了李咏胜《东方维纳斯》﹑《小我中的大我》两本书,给我的感觉是其中有汪洋恣肆,超凡脱俗,自成一家之气,非寻常人与寻常文也。
   古代当代,评价文章优劣之观点可谓多矣,而有真知灼见者少也。明代文学家唐顺之在《答茅鹿门知县》一文中,提出的判文标准一反陈词滥调,嘎嘎 独造,令人拍案叫绝。他认为文章要有“精神命脉骨髓”,即要有“真精神与千古不可磨灭之见”。这样的文章“才是宇宙间的绝好文字”。否则,胸中无真精神﹑真见识,为文造文,写起文章来“翻来覆去不过是几句婆子舌头语”,而要胸中有真精神﹑真见识,则需胸中“洗涤心源,独立物表,具今古只眼”。如果不具备这种慧眼,写出来的文章“虽
   工而不免为下格”。读过李咏胜的书之后,甚感立意高远峻拔,文风亦庄亦谐。时而春风化雨,时而金刚怒目,一字三叹,痛泪激溅满纸,妙语俯首可拾,读来令人为之感动折服。实可叹其人是一个具有“独立物表”,胸中有真精神﹑真见识的人。
   文墨常识告诉我们,那种不受动于功利人情的背后,大抵有深衷存焉。中国古往今来的文化人,比较缺乏自我反省意识,而李咏胜则不然,他既能反省自己,又能比较东西文化之短长,可谓是具有学贯中西之长者。同时,由于他身处文化多元和社会转型期,有着比常人更为深刻的精神追求,自由理想价值,人生奋斗目的,因而产生苦闷,彷徨,甚至幻灭情绪,都是人所难免的。有时,他如同一个梦者,有旧梦中追求着新梦的悸动;有时,却又像一个呓语者,在诙谐的调侃中又含蕴着对旧梦的呜咽。总的来说,读李咏胜的书如读其人,他丝毫没有摇尾乞伶的媚骨和无病呻吟的娇造,更多的却是对社会和人生献出诚心与狰言。其中既有着他对自己特立独行风骨的表露,也不乏对假丑恶的冷嘲热讽与无情揭露。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李咏胜通过手中的独特之笔,透过对单一个体和社会现象的审视,将批判和攻讦的锋芒伸进了社会的核心﹑人性的深层﹑历史的内脏,以致笔力所向,或正面抨击,或侧面揶揄,都独具剜心刺骨之功力,其精气凛凛,令人起敬。客观地说我与李咏胜虽说相知,但却不真相识,只不过是读了他的书之后心有所想,情有所动,由此对他在艰难困苦和孤独寂寞中,仍能有那么一种真精神和真品质,感之又佩之。其中尤其是他坚持用滚烫的热血和热泪所发出的啼血之声,又怎不令人梦后警醒。是的,一个人唯有当他具有不可征服的真精神﹑真见识及真学问之时,才会写出留存宇宙间的好文字,我想李咏胜足以当之。
   
   
   
   
   唐诗的立体演绎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