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话说真精神与婆子语]
李咏胜文集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话说真精神与婆子语

   话说真精神与婆子语
    ——读李咏胜书随想
    黄海
   
   权衡一个作家的创作,首先必须立足于一定的理论支点,以确立评论的价值尺度。为叙而择论,从传统的武库里拾几件适合对象也能博得社会颔首的宝器,故不失为叙的正路,却也难掩平庸;要建树新的理论命题,同对象互为表里,相得益彰,方称得上叙中的上乘。前人论文,有所谓温柔敦厚之说,独抒性灵之说……而近日读了李咏胜《东方维纳斯》﹑《小我中的大我》两本书,给我的感觉是其中有汪洋恣肆,超凡脱俗,自成一家之气,非寻常人与寻常文也。

   
   古代当代,评价文章优劣之观点可谓多矣,而有真知灼见者少也。明代文学家唐顺之在《答茅鹿门知县》一文中,提出的判文标准一反陈词滥调,嘎嘎 独造,令人拍案叫绝。他认为文章要有“精神命脉骨髓”,即要有“真精神与千古不可磨灭之见”。这样的文章“才是宇宙间的绝好文字”。否则,胸中无真精神﹑真见识,为文造文,写起文章来“翻来覆去不过是几句婆子舌头语”,而要胸中有真精神﹑真见识,则需胸中“洗涤心源,独立物表,具今古只眼”。如果不具备这种慧眼,写出来的文章“虽工而不免为下格”。读过李咏胜的书之后,甚感立意高远峻拔,文风亦庄亦谐。时而春风化雨,时而金刚怒目,一字三叹,痛泪激溅满纸,妙语俯首可拾,读来令人为之感动折服。实可叹其人是一个具有“独立物表”,胸中有真精神﹑真见识的人。
   文墨常识告诉我们,那种不受动于功利人情的背后,大抵有深衷存焉。中国古往今来的文化人,比较缺乏自我反省意识,而李咏胜则不然,他既能反省自己,又能比较东西文化之短长,可谓是具有学贯中西之长者。
   
   同时,由于他身处文化多元和社会转型期,有着比常人更为深刻的精神追求,自由理想价值,人生奋斗目的,因而产生苦闷,彷徨,甚至幻灭情绪,都是人所难免的。有时,他如同一个梦者,有旧梦中追求着新梦的悸动;有时,却又像一个呓语者,在诙谐的调侃中又含蕴着对旧梦的呜咽。总的来说,读李咏胜的书如读其人,他丝毫没有摇尾乞伶的媚骨和无病呻吟的娇造,更多的却是对社会和人生献出诚心与狰言。其中既有着他对自己特立独行风骨的表露,也不乏对假丑恶的冷嘲热讽与无情揭露。尤其
   
   值得叹服的是,李咏胜通过手中的独特之笔,透过对单一个体和社会现象的审视,将批判和攻讦的锋芒伸进了社会的核心﹑人性的深层﹑历史的内脏,以致笔力所向,或正面抨击,或侧面揶揄,都独具剜心刺骨之功力,其精气凛凛,令人起敬。客观地说我与李咏胜虽说相知,但却不真相识,只不过是读了他的书之后心有所想,情有所动,由此对他在艰难困苦和孤独寂寞中,仍能有那么一种真精神和真品质,感之又佩之。其中尤其是他坚持用滚烫的热血和热泪所发出的啼血之声,又怎不令人梦后警醒。是的,一个人唯有当他具有不可征服的真精神﹑真见识及真学问之时,才会写出留存宇宙间的好文字,我想李咏胜足以当之。
   
    原载《今日晚报》2006.7.25

此文于2010年12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