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话说真精神与婆子语]
李咏胜文集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话说真精神与婆子语

   话说真精神与婆子语
    ——读李咏胜书随想
    黄海
   
   权衡一个作家的创作,首先必须立足于一定的理论支点,以确立评论的价值尺度。为叙而择论,从传统的武库里拾几件适合对象也能博得社会颔首的宝器,故不失为叙的正路,却也难掩平庸;要建树新的理论命题,同对象互为表里,相得益彰,方称得上叙中的上乘。前人论文,有所谓温柔敦厚之说,独抒性灵之说……而近日读了李咏胜《东方维纳斯》﹑《小我中的大我》两本书,给我的感觉是其中有汪洋恣肆,超凡脱俗,自成一家之气,非寻常人与寻常文也。

   
   古代当代,评价文章优劣之观点可谓多矣,而有真知灼见者少也。明代文学家唐顺之在《答茅鹿门知县》一文中,提出的判文标准一反陈词滥调,嘎嘎 独造,令人拍案叫绝。他认为文章要有“精神命脉骨髓”,即要有“真精神与千古不可磨灭之见”。这样的文章“才是宇宙间的绝好文字”。否则,胸中无真精神﹑真见识,为文造文,写起文章来“翻来覆去不过是几句婆子舌头语”,而要胸中有真精神﹑真见识,则需胸中“洗涤心源,独立物表,具今古只眼”。如果不具备这种慧眼,写出来的文章“虽工而不免为下格”。读过李咏胜的书之后,甚感立意高远峻拔,文风亦庄亦谐。时而春风化雨,时而金刚怒目,一字三叹,痛泪激溅满纸,妙语俯首可拾,读来令人为之感动折服。实可叹其人是一个具有“独立物表”,胸中有真精神﹑真见识的人。
   文墨常识告诉我们,那种不受动于功利人情的背后,大抵有深衷存焉。中国古往今来的文化人,比较缺乏自我反省意识,而李咏胜则不然,他既能反省自己,又能比较东西文化之短长,可谓是具有学贯中西之长者。
   
   同时,由于他身处文化多元和社会转型期,有着比常人更为深刻的精神追求,自由理想价值,人生奋斗目的,因而产生苦闷,彷徨,甚至幻灭情绪,都是人所难免的。有时,他如同一个梦者,有旧梦中追求着新梦的悸动;有时,却又像一个呓语者,在诙谐的调侃中又含蕴着对旧梦的呜咽。总的来说,读李咏胜的书如读其人,他丝毫没有摇尾乞伶的媚骨和无病呻吟的娇造,更多的却是对社会和人生献出诚心与狰言。其中既有着他对自己特立独行风骨的表露,也不乏对假丑恶的冷嘲热讽与无情揭露。尤其
   
   值得叹服的是,李咏胜通过手中的独特之笔,透过对单一个体和社会现象的审视,将批判和攻讦的锋芒伸进了社会的核心﹑人性的深层﹑历史的内脏,以致笔力所向,或正面抨击,或侧面揶揄,都独具剜心刺骨之功力,其精气凛凛,令人起敬。客观地说我与李咏胜虽说相知,但却不真相识,只不过是读了他的书之后心有所想,情有所动,由此对他在艰难困苦和孤独寂寞中,仍能有那么一种真精神和真品质,感之又佩之。其中尤其是他坚持用滚烫的热血和热泪所发出的啼血之声,又怎不令人梦后警醒。是的,一个人唯有当他具有不可征服的真精神﹑真见识及真学问之时,才会写出留存宇宙间的好文字,我想李咏胜足以当之。
   
    原载《今日晚报》2006.7.25

此文于2010年12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