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李咏胜文集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习近平反腐的来龙去脉——一石激起高层浪
·从“四个全面”看“中国梦”的愿景及其走向
·习近平反腐的体制性困境与末路
·百年中国的思想高峰——陈子明思想试论
·习近平反腐的悖论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李咏胜《小我中的大我》序言
   
   李 舸
   

   李咏胜,一个平凡人的名字。
   李咏胜,一个平凡生命中不平凡的思想者。
   我与李咏胜相交,是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他瘦瘦的身材,高高的个头,黝黑的皮肤,虽然没有流气,但却和当年走出韶山冲的毛润之一样一身泥土的气息。后来,他当过教师,坐过大机关的办公室,编过杂志、丛书,在商海里拼搏过,再上岸办报纸、搞影视……就这样,他这条从猪圈里拣回来的生命,竟然在屈辱与诟詈中成长,在谎言和骗局里挣扎,顽强而倔强地穿行在地狱和天堂之间。
   李咏胜,是一个黑夜的诅咒者。他从黝黑的大山中走出,目睹了黑暗、贫困和愚昧怎样肆无忌惮地在贫瘠的土地上生长、蔓延,并对此充满了山呼海啸般的激愤和老农一般执著的追求,而后向社会捧献出了一串串沉甸甸的果实。由此看来是黑夜给了他一双明亮的眼睛,所以他看人论事才会那么分明,笔触所向,往往才会那么直抵社会命门。
   李咏胜,又一个光明的追逐者。他一路诅咒着黑暗,一路探寻着光明,哪怕那是一线转瞬即逝的微弱光亮,哪怕会因此道渴而死,也要作填海的精卫,也要为世人化出一片邓林。
   当然,他不能拯救什么,最多,只能拯救他自己。
   于是,他成了一个在地狱与天堂之间独自穿行的幽灵。
   也许,穿行在天堂和地狱之间的李咏胜并不是先行者,也不是最后的后来者。
   
   不言而喻,我们正处在一个艰难的也是奇特的时代。我们应该追求什么?我们应该抛弃什么?面对金钱和权势的挤压,面对过去和未来,我们应该做怎样的选择?对于中国文化,应该抱一种怎样的态度?我在一篇文章中曾经说过:“文化是一个发展的、累积的、陈谢的范畴,时代变了,文化也在变化。过去的文化,必有它的时代局限性,施之于古,可能是有效的,但若搬来施之于今,恐怕就很不相宜。因循守旧,抱着僵尸招魂,你即使有孙大圣的本领,也都会无济于事,最后,只能留下一个‘刻舟求剑’的新版笑话。据悉,现在有些地方,有人正在筹划开办什么国学班、国学课程、国学讲座,好像我们现在的课程教材从小学到大学都失去了国学轨道、离开了国学的光辉、丧失了国学的精髓,他们要重整旗鼓、再造神坛,要人们返回中华的母腹时代和蒙昧时代。虽然,国学的内涵包罗万象,古代的自然科学和早期朴素的哲学也很有价值,但支撑它的,是历来握权者十分重视的儒家伦理部分。说得不客气一点,中国的国学或者称之为‘国粹’的东西,其实质就是一个“君臣父子”的纲常和缰绳。其‘仁义忠孝’都以‘礼’为归依。当然,全盘否定中国古代的文化遗产,是一种现代人的不明智,但对于那种借尸还魂,欲假死鬼阴魂以构建现代文明更是不明智,因此我们必须嗤之以鼻,无情棒喝!”
   而当下,人们需要什么?追求什么?我想不妨引两则“寓言”说明:
   《梦溪笔谈》卷九:“孙之翰……人尝与一砚,直三十千。孙曰:‘砚有何异?而如此之价也!’客曰:‘砚以石润为贵。此石呵之则水流。’孙曰:‘一日呵之,得一担水,才直三钱。买此何用!’竟不受。”现在,许多人要的是实实在在的“水”和“孔方兄”,而不是可以凝聚人最宝贵最有价值的心血和精神风采的研山。
   《归潜志》:金将牙虎带,有一次召饮部下和家属,主食是猪肉馒头。有一个将领的妻子说她素来都不吃猪肉,那牙虎带就立即叫人去把猪肉换了。等大家都吃完了,牙虎带就问那个将领不吃猪肉的妻子:“你吃的是什么肉呀?”那妇人回答说:“承蒙相公拿羊肉来换了,味道太美了!”牙虎带笑了:“你为什么不吃猪肉,却要吃人肉呢?你吃的不是羊肉,而是人肉哇!”那妇人听了,知道上当了,就“哇”的一声吐了一地。妇人的美梦被捅破了,于是欢颜变成了眼泪。
   与此类似的是,某地一个乡镇,在大街的入口处,立了一座气势雄伟的牌坊,两侧有一对联:
   横贯川滇百簇一滴水,
   境系周边臣民万颗心。
   21世纪了,在我们的大地上,还有“君臣”之分吗?君何在?臣安存?但它却揭示了一个无情的历史现象——中国传统文化的根系,是如何顽固而深入地切入了人们的骨髓!
   以上所举,并非是纯然的“寓言”,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是屡见不鲜的真实写照。
   
   诚然,李咏胜的文字是在思想文化上的苦旅跋涉,他把古老尘封的土地整个儿翻了过来,粪土和尸骸如美梦一般被捅破了,让人触目惊心。
   读者自会在他的文字里读出他的愤怒他的悲伤他的渴求他的无奈,也会看到文字中明灭闪烁的火星。
   在文化界充满垃圾文字和“文化口红”或者“文化口香糖”的时候,李咏胜的文字,是属于另一类世界的,它属于另一种话语、另一种版本。它毫不遮蔽,毫不矫情,痛快淋漓地,甚至赤裸裸地揭了去事物虚幻而诱人的外衣,让它糜烂的内核剥离在阳光之下,往往能发聋振聩。
   当 然,李咏胜的文字,不是美文,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廉价美文,不是供人消遣和把玩的时尚,但它有超越一般美文的脉动在。也许,它能在寂寞的夜色中为人们烛照一段路程、一片夜空。这,也就足够了!
   应该指出的是,李咏胜以及他的文字,对于酣睡于美梦中的人们来说,对于中国思想文化来说,是一个奇迹,是一次充满风雨和坎坷的文化探险。
   李咏胜以及他的文字的不平凡的意义,正在于此。
   
   2二00六年一月一十九日草于成都三宜堂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