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念记人生的红烛钟云雁]
李咏胜文集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习近平反腐的来龙去脉——一石激起高层浪
·从“四个全面”看“中国梦”的愿景及其走向
·习近平反腐的体制性困境与末路
·百年中国的思想高峰——陈子明思想试论
·习近平反腐的悖论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念记人生的红烛钟云雁

   念记人生的红烛钟云雁
   
   人生有很多有意义的事,但在我看来一件最有意义的事,莫过于时时念记那些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而这种帮助又往往淡薄如水,有时就一、两句话,一、两个会心的笑意而已。我念记中的钟云雁,正是这样一个人。
   
   我最初认识钟云雁,是三十年前的事。那时,他为了解决妻子的工作问题,被迫从各方面条件较好的攀枝花市仁和中学,来到了我所在的总发中学。当时的总发中学,还是属于那种公社所办性质的学校,实行贫下中农管理,校长由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大队党支部书记来担任。整个学校的教师分为两种:一种是从“知青”(那个动乱年代的特殊阶层,他们是被迫从城市到农村当农民的大、中学生)选拔来的高中生,他们是在文革前进入高中的,基本上学完了高中的课程,知识底子比较扎实;一种是由攀枝花市(当时叫渡口市)师范学校分配来的毕业生,他们大多是文革劫难的受害者,进入初中就被卷入了运动,打打闹闹几年下来,又被时代浪潮卷到农村当了“知青”。随后再进入师范学校简单培训一番,就当了教师,我就是其中之一。在这两种人中组成的教师队伍中,唯有他是“老三届知青”,因而无论资历还是知识,都是最富有的。所以,他便在老师们的拥戴下,当了个有职无权的教导主任。而他最先留给我的速写像是:一付精廋的身板;一幅深度的近视眼镜;一支不时刁着的香烟;和一本随时卷在手里的书。

   
   随后,由于他在教学的认真和严谨,很快就赢得了学校老师的敬重。尤其是他的博学多才,更是使我们这些知识上先天不足的青年教师佩服不已。在那个知识刚刚由无用变为有用的年代里,一般人只要对某一学科知识稍有所长,就已经让人刮目相看了。可他却门门学科知识都是全褂子,除了体育课不擅长外,文理科的课都教得很好。几乎他一有空,便被学生围得团团转,争相请他解疑答难。其中有问作文的,有问历史的,有问数学的,有问物理,也有问英语的,包括了学校开设的各个学科。可他无论是谁向他请教,总是埋头抽烟不看人,只管耐心细致地解答问题。每当学校教师有事需要休假之时,就只有请他代课才行。由此,使他在全校师生中颇受爱戴。
   那时的我,由于求知心甚切,便以值周教师为名,常去听他的课。每当他上课时,我就提前找一个靠前的位子做下,像学生一样“起立,敬礼”,静心听他讲课。尤其是他的英语课,则是每课不缺。只是如此次数增多以后,被他发现了,但他竟然没有任何不快的的表情,只是会心地对我淡淡笑了笑。随后慢慢的,我们便走近了,成了一天不见不散的好朋友,于是被人们称为“两支大烟枪,一对大眼镜”。他一有空,就会来到我的单身小屋,然后轻轻地坐在我侧边的小椅子上。而我们所谈的话,几乎都与知识和教学问题相关联,不会扯到身边的大小事。本来我是深知他学问造诣的,很想让他给我指点一下如何尽快有学问的捷径,但他则不会这样为我指点迷津,只是提示我那些书应该读一读,那些知识应该补一补。其中特别向我提到学好一门外语,对今后发展自己的重要
   
   在以后近两年多的近距离接触中,我感到他除了知识上的渊博外,还有两个与众的品质。一是读书像抽烟一样成瘾,几乎到了一天不看书报不行的程度。他这个人骨子里很有些贵族文化人的旧习,生活上极为简朴和单调,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二字。二是他对教书育人这个职业有着一种特殊的偏爱,几乎到了好似离开学生和讲台,就无法生活下去的地步。对此,我不免心生惶惑,可又不便开口探问。直到有一天,因为我问起他老是生病的原因时,才了解到了他的很多内在真实。原来他早年吃了很多苦,走过了一条非常艰难的人生之路。他自小出生在成都,父母都是川大教师,因为被无辜打成右派后在他高中未毕业时就先后辞世了。留下两个年幼的弟弟,由他这个还没有谋生能力的兄长照管。高中毕业时,按成绩他完全可以考上名牌大学的。可他却只有选择参加“支边知青”工作队,带上两个弟弟,来到当时四川最边远的农村米易县同德公社(后随米易县划归攀枝花)当了一名乡村小学教师。由此,挑起了他又当爸来又当妈的双重重担。二十多年的煎熬下来,他的这两个弟弟在他的精心抚育下,总算大学毕业,学有所成了。可他的身体却累垮了,开春时人们都穿单衣了,他还穿着厚厚的毛衣,一刻也脱不得。否则,就会犯病不起。而他的爱人对他则体贴入微,,总是把他当孩子似的来关爱,即便他在我屋里稍微呆久一点,她也会找上门来,让他悻悻离去。
   
   一年后,市教育学院办了个选送教师脱产读书的英语专业班,我报考后被录取了。可学校那个代表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的书记,原先是以学校教师缺乏为理由不放行的,而最后却勉强同意了,让我求学深造的梦成了真。我私下明白,这分明是他在暗中为我帮的忙。可他对我表面却什么也没说,只是会心的笑了笑。只是当我临走时,他突然抱着一大摞书交给我,说是送给我的。我细看了看,见其中有段玉材的《说文解字》、蒲松龄的《聊斋志异》、闻人倓的《古诗笺》、曹雪芹的《南鹞北鸳考工记》、鲁迅著作的十几个单行本,莎士比亚的《亨利四世》、黑格尓的《大逻辑》、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托尔斯泰的《复活》等书,心中大喜,只好连声叫谢,之后便与他匆匆作别了。岂料这一别 竟然成了我们君子之交的最后一别。因我一年后回到学校时,他已经调回原来的仁和中学,教高中的重点班去了。再后来的我,由于自己职业的不断变换,供职所在的不断迁徙,也就再也没有见到他那宽厚而又严肃的笑容了。而我当得知他正是知天命的人生英年,就在攀枝花那个他所爱的教育生涯上献身了的不幸信息时,已经是他遨游天国几年以后了。
   
   在我至今仍鲜活存在的记忆网络里,钟云雁作为一个师长和友人的形象始终还在我身边闪现着,虽然他有时也会轻轻的来,又会轻轻的走了,就像他留给我的那些会心一笑似的。只不这后来我倒是由此悟出了他为什么那么爱读书,爱教育的原因了。他想用自己毕生孜孜不倦的求学精神,来引导我们发愤读书,成为一个于国于民有用的人;他想让我们替他去实现心中那些没有实现的美好理想。而他与我最后临别时,之所以会把那些在今天看来也是珍贵的好书,慷慨送给我,更是对我的一个极大厚望和嘱托了。可以说,这种“润物细无声”的爱,他那两个至今已是事业有成的弟弟,也曾经对我发出过同样的感叹。因为,我们都是领受过他这种爱的朋友。
   
   钟云雁真的就这样淡淡的走出来我和我们的视野。
   由此使我想起上帝在造万物时的不公平:他让有的作品能够顺利完成,成为一件完美的作品,而让有的作品没有能够完成,未能成为一件完美的作品。而我的友人钟云雁正是这样一件没有能够完成,未能成为完美的作品。这,无疑是一件令人嘘唏惋惜的撼事。
   据我所知,钟云雁以教书育人终其一生,高足已是桃李满天下,我猜想他们准会和我一样在内心时时念记他。
   
   2008.11.29 于四川

此文于2009年10月2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