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自 狭 窄 至 宽 广]
李咏胜文集
·落花流水葬文人
·响鼓必须重槌打
·反 抗 缅 怀
·人 生 的 风 景
·难 得 聪 明
·书与我的爱与恨
·道渴而求不死
·回 到 鲁 迅
·硕果的痛苦
·名 字 的 启 示
·第三章 想入非非
·朋 友 与 希 望
·吃名人与吃自己
·再 吃 名 人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 狭 窄 至 宽 广

   自 狭 窄 至 宽 广
   ——读蒋涌和他的散文作品集《清流》
   
   读完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本土作家蒋涌的散文作品集《清流》之后,本来早就想发点微言的,但因他先生曾经为我的书写过书评,恐怕让人留下互相溢美之嫌,故而迟迟不敢下笔。近日转念一想,古人既然可以举贤不避亲,我又为何不可以褒贬不论人呢!由此不妨放笔几句。
   记得认识蒋涌这个人是二十多年前的事。那时他在宣传部门高就,我在报社当小编辑,他留给我的印象是一张淳朴实忠厚的脸,总是堆满了微笑,说话细语轻言,很有些亲和力。一次他们处与我们单位在十字口一家餐厅聚会,他先生不胜酒力,几口酒下去就醉成一团,半天还不见醒来。我心想这人倒是满诚实的,可以相交。再后来他不断写一些文章来,我看他文思敏捷,文笔秀丽,因而便偏爱有加,常常是来者必发。不料一次他的一篇文章刊发后,因为校对时的疏忽错了一个字。可他先生却认真到了头,竟然状告我缺乏责任心。须知那个时侯的书报全是字钉编排印刷,不像今天这样是电脑编排印刷,故而几乎是无错不成文。我想了想:你一篇文学作品,又不是什么文件报告,那能不错一个字呢?随后再看他的作品时,感觉就没有过去那么好了,慢慢的也就很少读到他的大作了。

   再随后他先生几经宦海沉浮,一会儿为官,一会儿为民。每每见面时,寒暄的都是些与高雅艺术无关的事,我内心以为他不会再舞文弄墨了吧。殊不知时隔多年以后,他又竟然活跃在我的眼前,带着一本沉甸甸的书,并让我读后也有了认真一下的新感觉。
   而我的认真之处是,读他的散文作品就像熟识他这个人一样朴实无华,真宛若似一溪清花亮色的春江水,荡漾着一股股引人啜饮和嬉戏的魅力。虽然整个来看他的作品,没有什么宏大叙事的抒写,也没有什么社会变革的笔录,而有的仅是一腔割舍不断的对生活和人生的真实感悟之情,对山川故土的深情厚爱之意。但当我透过这些淡泊隽永的文字,便会从中体察到他有着这样一颗充分属于自己的头脑,在用一双充分属于自己的眼睛,深刻而又热切地关注着人世的冷暖善恶,并不时流泻出暖色调的人性之光。这即是蒋涌为人为文的聪慧之处,他故意避开喧嚣与烦躁的社会大场景,而采取一种低调入世,冷眼看人的心态来建构自己与别人截然不同的内在真实世界。所以我读他的文字时,感受最多的就是他在用简洁的语言抒发着对真善美的追求,和对自由生活的向往。不信,请看他的《水中挺拔的生命》一文:
   “九寨沟的树正寨,有一处往往让行色匆匆的游人所忽视却使我心灵惊喜得颤栗的景色,那就是不甘在水中浸泡要顽强伸出头的磐石上的郁郁葱葱不凋绿叶的树木。
   树木们个头不高,身材畸形怪状,但都向四方撑开细叶茂密的枝干,似乎在为生存空间努力抗争,希望多得一丝阳光、一升空气、一滴雨露、一剪……总之,它们浑身充盈着生命的张力,连每一片树叶都好像在对人言语:生存下去!……这些树木,不为恶劣环境屈服,不向暴戾与刁难低头,自然而然就成为世上的一大壮景秀观。当人们面对它们时,怎不正气回肠荡腑,足称一堂增益骨气、胃气、血气、志气、勇气、生气、豪气之“气功课”。无字真经天地有,哪个男儿读得透?我的心堤思绪拍打:
   ‘美是坚韧,美是顽强,美是有信心,美是不绝望……’
   如诗的立树,如歌的流水。”
   于是在蒋涌的散文天地里,到处可见的都是这类于平淡中见温情挚爱的情绪流动。由此看来他把自己的作品起名为朴素淡雅的《清流》,不是没有寓意和寄托的——他期望自己像故乡富顺的一股清流,默默地注入到奔腾的沱江和咆哮的大海之中……只因他心中总有涌动着 “冲出山围困,笑赴开阔处。自信浪花精神,乱石挡不住。险滩河谷无惧,奔腾向东无悔,拍岸涛声怒。”的万千情愫……
   客观地说蒋涌不是那种诗人气质型的作家,况且我至今尚未看到他流淌出几滴“诗水”,而只是感到他先生写散文时,是把它当作诗来写的。因此只要你细看他作品的谋篇布局,语言风格时就不能发现潜藏其中的意境和画面——他分明是偷窃过“郊寒岛廋”的轻功和沈从文的“湘西笔法”,才会如此这般用素笔淡墨来描绘出诗一般的人间万象图。所以读他的散文时,也就平添了几分吟诗的快感。
   当然,仅凭借蒋涌以上这些与艺术有情缘的因素,我依然不敢对此就贸然说他的散文作品已经老道和成熟了,只是隐约感觉到他先生只要再这样平心静气地向前“清流”下去,是完全有可望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美化人生的,真正自狭窄向宽广挺进的。
   结语的话,我想还是借用蒋涌自己的话来圆场为好些,他说:“我这本书,是属于照应路之艰辛与梦之旖旎的‘心地芳菲’,当我将它献给值得我爱、值得我尊敬、值得我报答的每位特别读者时,可以说是捧出的是一片纤尘不染的真心。”
   对此,我深信不疑。
   
   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