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自 狭 窄 至 宽 广]
李咏胜文集
·且看四川电视台在地震中的新闻作为
·抗震救灾掩盖下的黑暗社会现实
·魂断中国哭墙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昨夜又惊魂
·第三章:狗眼看人世
·笑看韩寒打虎
·支持韩寒解散中国作协的几大理由
·韩寒与当月女红作家赵凝谁更无知?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掌掴事件”的警示:“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诺贝尔奖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病”
·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范冰冰呀,本是一朵出于污泥而被染的花
·政府官员和影视明星们纷纷变换国籍为什么?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锒铛入狱给中国人的启示
·杨佳“语录”引起的试错思考
·私营企业破产后,工人的失业问题政府怎能不管?
·痛说那个难忘的1986
·戏说改革30年中那个难忘的1987年
·话说那个风雨欲来的1988年
·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再说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紫太阳陨落四周年记略
·中国民营企业何时才能走出旧体制的雷区?
·听奥巴马演讲:美国没有不强大的理由
·追寻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价值和意义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多难兴邦与《08宪章》
·寻找公民意识觉醒后的“国家”在哪里?
·直面“文怀沙事件”:李辉的文革遗风不可长!
·再直面“文怀沙事件”:知识界何时才能走出非理性的误区?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毛泽东也是“农民工”?
·从“孙东东事件”看北大精神的沦亡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请看当代“人民公敌”谭作人
·第四章:黄草无风自动
·献给比尔盖茨的英雄交响曲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 狭 窄 至 宽 广

   自 狭 窄 至 宽 广
   ——读蒋涌和他的散文作品集《清流》
   
   读完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本土作家蒋涌的散文作品集《清流》之后,本来早就想发点微言的,但因他先生曾经为我的书写过书评,恐怕让人留下互相溢美之嫌,故而迟迟不敢下笔。近日转念一想,古人既然可以举贤不避亲,我又为何不可以褒贬不论人呢!由此不妨放笔几句。
   记得认识蒋涌这个人是二十多年前的事。那时他在宣传部门高就,我在报社当小编辑,他留给我的印象是一张淳朴实忠厚的脸,总是堆满了微笑,说话细语轻言,很有些亲和力。一次他们处与我们单位在十字口一家餐厅聚会,他先生不胜酒力,几口酒下去就醉成一团,半天还不见醒来。我心想这人倒是满诚实的,可以相交。再后来他不断写一些文章来,我看他文思敏捷,文笔秀丽,因而便偏爱有加,常常是来者必发。不料一次他的一篇文章刊发后,因为校对时的疏忽错了一个字。可他先生却认真到了头,竟然状告我缺乏责任心。须知那个时侯的书报全是字钉编排印刷,不像今天这样是电脑编排印刷,故而几乎是无错不成文。我想了想:你一篇文学作品,又不是什么文件报告,那能不错一个字呢?随后再看他的作品时,感觉就没有过去那么好了,慢慢的也就很少读到他的大作了。

   再随后他先生几经宦海沉浮,一会儿为官,一会儿为民。每每见面时,寒暄的都是些与高雅艺术无关的事,我内心以为他不会再舞文弄墨了吧。殊不知时隔多年以后,他又竟然活跃在我的眼前,带着一本沉甸甸的书,并让我读后也有了认真一下的新感觉。
   而我的认真之处是,读他的散文作品就像熟识他这个人一样朴实无华,真宛若似一溪清花亮色的春江水,荡漾着一股股引人啜饮和嬉戏的魅力。虽然整个来看他的作品,没有什么宏大叙事的抒写,也没有什么社会变革的笔录,而有的仅是一腔割舍不断的对生活和人生的真实感悟之情,对山川故土的深情厚爱之意。但当我透过这些淡泊隽永的文字,便会从中体察到他有着这样一颗充分属于自己的头脑,在用一双充分属于自己的眼睛,深刻而又热切地关注着人世的冷暖善恶,并不时流泻出暖色调的人性之光。这即是蒋涌为人为文的聪慧之处,他故意避开喧嚣与烦躁的社会大场景,而采取一种低调入世,冷眼看人的心态来建构自己与别人截然不同的内在真实世界。所以我读他的文字时,感受最多的就是他在用简洁的语言抒发着对真善美的追求,和对自由生活的向往。不信,请看他的《水中挺拔的生命》一文:
   “九寨沟的树正寨,有一处往往让行色匆匆的游人所忽视却使我心灵惊喜得颤栗的景色,那就是不甘在水中浸泡要顽强伸出头的磐石上的郁郁葱葱不凋绿叶的树木。
   树木们个头不高,身材畸形怪状,但都向四方撑开细叶茂密的枝干,似乎在为生存空间努力抗争,希望多得一丝阳光、一升空气、一滴雨露、一剪……总之,它们浑身充盈着生命的张力,连每一片树叶都好像在对人言语:生存下去!……这些树木,不为恶劣环境屈服,不向暴戾与刁难低头,自然而然就成为世上的一大壮景秀观。当人们面对它们时,怎不正气回肠荡腑,足称一堂增益骨气、胃气、血气、志气、勇气、生气、豪气之“气功课”。无字真经天地有,哪个男儿读得透?我的心堤思绪拍打:
   ‘美是坚韧,美是顽强,美是有信心,美是不绝望……’
   如诗的立树,如歌的流水。”
   于是在蒋涌的散文天地里,到处可见的都是这类于平淡中见温情挚爱的情绪流动。由此看来他把自己的作品起名为朴素淡雅的《清流》,不是没有寓意和寄托的——他期望自己像故乡富顺的一股清流,默默地注入到奔腾的沱江和咆哮的大海之中……只因他心中总有涌动着 “冲出山围困,笑赴开阔处。自信浪花精神,乱石挡不住。险滩河谷无惧,奔腾向东无悔,拍岸涛声怒。”的万千情愫……
   客观地说蒋涌不是那种诗人气质型的作家,况且我至今尚未看到他流淌出几滴“诗水”,而只是感到他先生写散文时,是把它当作诗来写的。因此只要你细看他作品的谋篇布局,语言风格时就不能发现潜藏其中的意境和画面——他分明是偷窃过“郊寒岛廋”的轻功和沈从文的“湘西笔法”,才会如此这般用素笔淡墨来描绘出诗一般的人间万象图。所以读他的散文时,也就平添了几分吟诗的快感。
   当然,仅凭借蒋涌以上这些与艺术有情缘的因素,我依然不敢对此就贸然说他的散文作品已经老道和成熟了,只是隐约感觉到他先生只要再这样平心静气地向前“清流”下去,是完全有可望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美化人生的,真正自狭窄向宽广挺进的。
   结语的话,我想还是借用蒋涌自己的话来圆场为好些,他说:“我这本书,是属于照应路之艰辛与梦之旖旎的‘心地芳菲’,当我将它献给值得我爱、值得我尊敬、值得我报答的每位特别读者时,可以说是捧出的是一片纤尘不染的真心。”
   对此,我深信不疑。
   
   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