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李咏胜文集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第一章 汉水悲歌:中国“民企教父”牟其中“三进宫”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作假:于法无据的信用证诈骗罪
·第三章 夹缝求生: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跋涉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三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四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五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六
·
·李咏胜文集第5集:大型中国文化艺术片;电视唐诗三百首
·中国唐诗与世界文化(编剧者序言)
·第一部 唐代十大诗人诗
·第二部 初唐诗
·第三部 盛中唐诗
·第四部 晚唐诗
·第五部 边塞诗
·第六部 咏王昭君诗
·传承中国优秀文化的希望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之中(编剧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6集:狗眼看现实
·第一章:长夜的歌哭
·关于“和谐”一语的第二个15个是与不是
·人说的话与说的人话与不是人说的话
·性问题的社会变迁
·反腐败也是硬道理
·中国能否闯过腐败这一关?
·从中国人的某些见面语言看社会的变迁
·闲坐说“黄”字
·蓦然回首“十七年”
·虱子与鲁迅笔下的“夏三虫”谁可爱些?
·由小卒步步“将军”而忽然想到
·中国二十世纪最痛的是哪块肉?
·答某晚报记者问
·答某网友问
·戏看国内的某些艺术大家
·棒喝《百家讲坛》
·戏说麻将加裸体的中华文明精粹
·再为宋祖英明星委员的提案唱“赞歌”
·牟其中其人其事揭秘二、三、四
·牟其中和南德运筹东山再起
·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由许霆案遥看中国社会的法制化进程
·另眼细看顾雏军案中的“注册资金罪”
·“夹江打假案” 回眸与反思
·第二章:5.12大地震忧思录
·“逃跑门事件”和“捐款门事件”的理性反思
·话说地震中出现的两个自贡名人
·且向都江堰市光亚学校卿校长敬一礼
·少年英雄不能等于民族精神
·不能因一个“范跑跑”而忘记了众多的“官跑跑”
·道德与美德的审美标准和尺度
·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且看四川电视台在地震中的新闻作为
·抗震救灾掩盖下的黑暗社会现实
·魂断中国哭墙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昨夜又惊魂
·第三章:狗眼看人世
·笑看韩寒打虎
·支持韩寒解散中国作协的几大理由
·韩寒与当月女红作家赵凝谁更无知?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掌掴事件”的警示:“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诺贝尔奖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病”
·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范冰冰呀,本是一朵出于污泥而被染的花
·政府官员和影视明星们纷纷变换国籍为什么?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锒铛入狱给中国人的启示
·杨佳“语录”引起的试错思考
·私营企业破产后,工人的失业问题政府怎能不管?
·痛说那个难忘的1986
·戏说改革30年中那个难忘的1987年
·话说那个风雨欲来的1988年
·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再说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也看刘成的长篇小说《迷茫》、《暗流》
   
   青年作家刘成走入我的视线,用新闻套话来说是新近、日前发生的事。那是在与中国著名作家李锐的座谈会上,老而不朽的著名诗人李加建几次对我耳语:“座在你左边的那个年轻人叫刘成,写了两个长篇,很有些才华呢!”我侧目一看:这人个高而结实,很有几分“西北风”的凛冽之气,心中暗想他一定是个在四川 的“老外”了。不料杯摇盏晃之间方才知道,他竟然是一个地道的巴山汉子,且还是一个早年戎装在自贡最后又过来“上门”的女婿。于是一番自谦之后,他的那两部还带着油墨清香的“大小说”《迷茫》与《暗流》便悠然来到了我手中。本来我这个人先天就染上了“文人相轻”的臭德行,想改比不改更难,因而对本土作家的作品向来是不细看,看而不细言的。究其原因是近二十余年之间,从当地走出来又走出去的作家群我都了解,其中包括哪些在省城晃悠或“北飘”的人在内。只因在我看来,他们与自己是“道不同,不以为谋”的。但不知怎的,刘成的这两本装帧黑白分明的书很快便激起了我的阅读兴趣,并忍不住要说几句不是很“小说”的话。
   实话说来刘成的小说之所以会引起我的阅读快感,有这样几个内在的艺术诱因:一是他选取和表现的题材,是我所谋生供职的新闻界,本身就是一个社会和时代的中枢神经与敏感部位,每时每刻都有纷纭复杂的故事发生;二是他的小说很有故事性,既有许多看点,又有许多耐看点,读来跌宕起伏;三是他作品中所刻画的众多人物形象,大多真实地在如今这个畸形病态的社会中生动活跃着,有的好像还“似曾相识”,呼之欲出;四是他的叙述语言直白而不枯燥,简洁而不失风趣,很有些重庆人耿介的话语风格。但仅此这些,还远远不能述评刘成这两部长篇小说的全部内在涵盖。因为衡量一个作家作品价值的大小多少,并不是靠时下那些美轮美奂的艺术包装和mm来决定的,而是要通过它折射出来的社会审美价值来决定的。由此来看刘成建构的小说世界,应该说他的成功之处正在于艺术地捕捉到了时代变革中的一些深层社会问题。具体反映在作品中,也就是他放笔揭示并试图寻求找到突破口的新闻体制改革问题。

   大凡国人无人不知,我国长期推行的是党管新闻,政治家办报的方针。所谓新闻就是党的喉舌,党的声音。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们虽然对各个行业的管理体制都进行了程度不同的改革,但唯独对新闻的管理体制则是一成不变,丝毫不敢越雷池一步。而随之出现的问题是,伴随着社会的巨大变革和百姓文化生活的必然需要,各种各样的晚报、早报、晨报、生活报、行业报开始应运而生,打破了过去一个省、市只有一张党报一统天下的格局。可是由于党报吃的是皇粮国米,发行靠的是政策扶持,而晚报这一类报纸是上无财政拨款,下无办公场所,它们唯一的出路就只有自己找市场,自谋生路。然而由于新闻管理体制上的滞后壁垒始终挥之不去,使得不少晚报这一类报纸又被迫陷入了体制和市场的双重压力之中,动弹不得,发展不了。刘成的这两部小说,正是坦然面对晚报这一类报纸所处的生存困境而描绘他的改革抱负的。书中尽管《迷茫》所描写的社会背景是省报属子报《东方晚报》、《东方快报》、《东方晨报》,《暗流》所表现的社会背景是由省委宣传部直接领导的《上京晚报》,但始终贯穿其中的主线都是围绕一个晚报类报纸在体制和市场的夹缝中如何求生存与发展的问题。虽然《迷茫》侧重表现的是报社的的人事变迁,新闻的深度报道,舆论监督、社会公正与和谐问题,《暗流》侧重表现的是报社的管理体制改革,内部机制创新、市场经营管理等问题,但实际都避不开如何走市场化道路,寻找多渠道办报的求生之路问题。只不过相同的结果是,两部书中的众多人物们尽管历经种种的努力和拼博,挫败和进取,最终他们的改革理想还是碰在了体制坚硬的稀粥上,从而给人留下了许多值得瞩目和思考的思维空间。其中尤其是《暗流》一书中的主人公金晓岗,这个既有高深知识学养和现代新闻管理理念,又有着丰富市场运作经验的新一代报人形象的败北收场,更给整个故事添加了几多欲哭无泪的悲凉气氛。是的,在今天这个民主法制的新闻环境还未建立起来,媒介作为“第四种权力”体系还未形成社会共识,体制与市场的矛盾还尖锐对立着的此岸现实社会里,无论任何人处在金晓岗们那种到处是官场、名利场、情场紧张角逐博弈的生存环境中也一样,其结果只能是无助与无为的。对此可以这样肯定地说,刘成这两部小说的当代意义和价值就是勇于先人一步和几步迈开了媒介向市场化、公开化、公众化转型的探索与实践。至于结局如何并不重要,因为它至少向我们揭示出这样一个可供努力的方向和前途:走向现代化国家的道路是与媒介的市场化道路同步而行的。
   再方面,刘成这两部小说的潜在意义和价值还在于他以自己十余年间行走于新闻界的亲见所闻,并用自己的头脑,自己的眼睛,客观具象的人间是与非之事向我们这些在“ 不知有汉”的新闻环境中人述说出这样一个跨世纪的困惑:新闻是国家走向和谐社会的公器,但不是个人谋取权威的个人私器。如果有谁要这样做或者善于这样做,也没有什么可惧怕的,只不过中国人这样被翻来覆去折腾下去的话,也许就只有回到那个唯一有价值的神话中去:“道渴而死”了。因为中国社会扼杀聪明和智慧的惯力是杰出的,只允许那些只会抽大烟,打麻将的人聪明人存在,而不会允许金晓岗们这些具有现代意识和智慧的新闻后生们存在。这正如中宣部宣传局外宣处副处长、重庆工商大学传播研究所所长殷俊评述时所说:“《暗流》《迷茫》对舆论传播现象、新闻界的运作管理、新闻界的某些潜规则等都有所涉及,系统梳理、总结与探讨了新闻界的若干现象。刘成以其非凡的睿智揭示了社会转型中人们的所思所感,人与社会的陌生感其实是人与人关系的进一步复杂、人对身速变化环境的不适应,打破了笼罩在社会舆论之上的代表真理与正确的虚假光环,还原了一个社会本质的思考和认识。在资讯日益发达、科技深刻改变人类的传播与交流方式的今天,我们是否还应对新闻传播及社会舆论保持刘成式的悲观与怀疑?在作为制度环境的观念深入人心以及新媒介带来的全新交往交流方式普遍运用的当今社会,我们是否应当修正和改变对于我们每个人都关涉其中的社会舆论的看法?或许,我们真的有必要阅读《暗流》《迷茫》这样反映新闻界故事的小说,在理解其洞见的同时,思考它对于我们当今时代的意义与启示。”
   当然,刘成无论是作为新闻界人还是作为青年作家,其起点和终点都还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因为说白了刘成毕竟还年轻,还有许多需要开拓的路要走,而他的这两部小说仅是他希望在新闻界言说自己还在燃烧的理想而已。况且他的这两部思想、观念、取向、行为均趋前、向上的作品,不管我们怎样看都是客观存在的艺术作品。不过好在刘成来日尚多,而作为作家的话还有许多的高峰在前面:比如他建构的艺术世界,总是色调阴冷之处过多、画面感不强:比如他描绘的人物形象,总是丰富多彩有余,个性阳刚不足;比如他描写宏大叙事时,总是只顾故大头不顾小头。这就说明刘成的小说艺术虽然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但还不是一个最高的高度,只因他还有一个燃烧着的新闻理想在心中。
   自 狭 窄 至 宽 广
   ——读蒋涌和他的散文作品集《清流》
   
   
   
   读完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本土作家蒋涌的散文作品集《清流》之后,本来早就想发点微言的,但因他先生曾经为我的书写过书评,恐怕让人留下互相溢美之嫌,故而迟迟不敢下笔。近日转念一想,古人既然可以举贤不避亲,我又为何不可以褒贬不论人呢!由此不妨放笔几句。
   记得认识蒋涌这个人是二十多年前的事。那时他在宣传部门高就,我在报社当小编辑,他留给我的印象是一张淳朴实忠厚的脸,总是堆满了微笑,说话细语轻言,很有些亲和力。一次他们处与我们单位在十字口一家餐厅聚会,他先生不胜酒力,几口酒下去就醉成一团,半天还不见醒来。我心想这人倒是满诚实的,可以相交。再后来他不断写一些文章来,我看他文思敏捷,文笔秀丽,因而便偏爱有加,常常是来者必发。不料一次他的一篇文章刊发后,因为校对时的疏忽错了一个字。可他先生却认真到了头,竟然状告我缺乏责任心。须知那个时侯的书报全是字钉编排印刷,不像今天这样是电脑编排印刷,故而几乎是无错不成文。我想了想:你一篇文学作品,又不是什么文件报告,那能不错一个字呢?随后再看他的作品时,感觉就没有过去那么好了,慢慢的也就很少读到他的大作了。
   再随后他先生几经宦海沉浮,一会儿为官,一会儿为民。每每见面时,寒暄的都是些与高雅艺术无关的事,我内心以为他不会再舞文弄墨了吧。殊不知时隔多年以后,他又竟然活跃在我的眼前,带着一本沉甸甸的书,并让我读后也有了认真一下的新感觉。
   而我的认真之处是,读他的散文作品就像熟识他这个人一样朴实无华,真宛若似一溪清花亮色的春江水,荡漾着一股股引人啜饮和嬉戏的魅力。虽然整个来看他的作品,没有什么宏大叙事的抒写,也没有什么社会变革的笔录,而有的仅是一腔割舍不断的对生活和人生的真实感悟之情,对山川故土的深情厚爱之意。但当我透过这些淡泊隽永的文字,便会从中体察到他有着这样一颗充分属于自己的头脑,在用一双充分属于自己的眼睛,深刻而又热切地关注着人世的冷暖善恶,并不时流泻出暖色调的人性之光。这即是蒋涌为人为文的聪慧之处,他故意避开喧嚣与烦躁的社会大场景,而采取一种低调入世,冷眼看人的心态来建构自己与别人截然不同的内在真实世界。所以我读他的文字时,感受最多的就是他在用简洁的语言抒发着对真善美的追求,和对自由生活的向往。不信,请看他的《水中挺拔的生命》一文:
   “九寨沟的树正寨,有一处往往让行色匆匆的游人所忽视却使我心灵惊喜得颤栗的景色,那就是不甘在水中浸泡要顽强伸出头的磐石上的郁郁葱葱不凋绿叶的树木。
   树木们个头不高,身材畸形怪状,但都向四方撑开细叶茂密的枝干,似乎在为生存空间努力抗争,希望多得一丝阳光、一升空气、一滴雨露、一剪……总之,它们浑身充盈着生命的张力,连每一片树叶都好像在对人言语:生存下去!……这些树木,不为恶劣环境屈服,不向暴戾与刁难低头,自然而然就成为世上的一大壮景秀观。当人们面对它们时,怎不正气回肠荡腑,足称一堂增益骨气、胃气、血气、志气、勇气、生气、豪气之“气功课”。无字真经天地有,哪个男儿读得透?我的心堤思绪拍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