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李咏胜文集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
    ——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粗识李锐其人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是读过他的中篇小说《厚土》而开始的。后来再相继读到他见诸于《读书》、《天涯》等杂志的散文随笔时,更对他有了一个鲜明得炙热的印象。李锐文如其名,有锐气又锐利,实不愧为“新时期文学”大潮中崛起的中坚人物和实力派作家。因而对他的作品总是私爱有加,并在拙著《小我中的大我》一书中,写过一篇书评《道渴而求不死——读李锐‘旷日持久的煎熬’》,其大意就是对他在现实世界的一片犬儒主义取向中对中国文化和文学艺术的坚守与守望精神,投去了我些许的心香花和礼赞。但并不知他竟是一个漂泊在外的自贡人。这次李锐偕也是著名作家的夫人蒋韵,乘着阳春三月的好花好景,信步踏入了如歌似酒的乡情之中。诚然,一向以热情朴实著称的自贡人对游子的归来无疑是“不亦悦乎”,喜洋洋者也。
    据悉李锐的这次故乡行,主要是为他以自贡上世纪初年盐业兴衰为背景的长篇小说《银城故事》改编成电视剧而来选景找点的。这也就是说他的这次回故乡,已不是文学的创造,而是艺术的大众化再造了。对此我只能说无论任何人远离了故乡的话,只要他还记得回故乡之路的话,那么也就可以说他还是有根的——他并没有让自己淹没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因为作家一旦遗忘了他赖以安身立命的土地之时,他也就成为无本之木了。而作家之所以与凡人不同之处只有一点,他无论身在何处都必须坚守自己民族文化的根系,才有可能立足于世界。客观地看李锐的这次回故乡寻根之行,也正是这样一次精神上的回归之旅,因而也就使其具有了超越文化本身的意义。由此之故,我不得不避开众人所知的李锐而说几句另类的话。

    其实在我眼中的李锐,在当代中国作家群体中之所以与众特别不同,并不仅是他的作品已经享誉海内外,达到了可望撷取诺贝尔文学奖桂冠的高度,而是就他作为一个优秀作家所俱有的思想境界和表现潜力而言的。如换用他在与故乡同行的坦诚对话时的话说,就是真正的作家必须虔诚地面对自己民族的历史,才能在今天这个被后现代化文化浪潮裹挟着的时代,用受伤的语言来深刻表现自己对本民族的记忆。今天的中国的作家们,只有学会用自己的眼光来看人生,看社会,看历史,才能真正写出能与世界作家平等交流对话的文字。显然,他的这些发在内心且又在传统文化与外来强势文化的双重煎熬中感受殊深的话语,对那些了解他不多的人来说可能会感到极为新奇和动情。但我记忆中的李锐是不止如此,不仅如此的。究其深层原因在于他的小说作品,无论是初出茅庐时的《丢失的长命锁》、《红房子》、《厚土》、《旧址》、《传说之死》,还是臻于成熟期的《无风之树》、《万里无云》、《银城故事》、《人间——重述白蛇传》(与蒋韵合著),都已经从民族的苦难和人性的深处,深刻而杰出地表现出了中国人在这个历史过程中的普遍生存困境,从而为我们塑造出了一个个血肉丰满,灵性俱全又鲜活生动的艺术形象。进而使作为历史中人的我们自觉地进入到了他那苍凉凝重的小说世界之中,随之不自觉地参与到了历史的回忆与思考。客观地看李锐的小说可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以吕梁山为现代背景,来表达人对苦难的体验和苦难对人性的千般煎熬与摧残。一类是以历史为背景,来表达无理性的历史是怎样对民族和人性所造成的旷世灾难好危害的。所以说李锐小说作品的艺术魅力,几乎都是这样由其自身凝聚着的巨大内在张力所成就的。因而当我们读他的小说时,其实也就是与作者一同重新审视自我,重新认识周遭社会的一次精神之旅,艺术审美之旅。所以曾听有论者说,读李锐的小说犹若听大师拉家常事,表面上不入正题,可道理却深着呢。难怪他的作品多年来总是在国内外一路走红。
   
    然而,实际上成就李锐这些超凡脱俗素质禀赋的内在原因,并不仅仅在于他那些驾驭语言如“烹小鲜”般的艺术才能,而是他比别的作家多长着一颗善于思考的大脑和一双冷眼看人世的眼睛,而这些均可从他的几本散文随笔作品《拒绝合唱》、《不是因为自信》、《另一种纪念碑》中明晰体察出来。具体说来,就是他在这些读来朴实无华,动情感人的文字中,不但深刻表现出了他对历史、文化、人性、人类等诸多社会问题的关注和关爱,而且还以他独特的视野和卓识,向我们讲述清了许多需要思想家和哲学家下大功夫才能道明白的人生困扰问题。由此不难见出李锐不是那种单纯的作家,而是一个有着思想家头脑的作家。在这其中我认为最值得引起深思和重视的就是他常常言说的“作家的眼光和尺度问题”。而正是这一问题的始终挥之不去,构成了他整个创作生涯的基调和底色,或者说这就是他与历史、社会和人深入交流与对话的一种存在方式。因此在我看来他所说的“眼光好尺度”,实际也就是作家自己面对民族的苦难和人性的泯灭而采取什么样的对应态度,比如是“睁了眼看”,还是“闭了眼看”;比如是“逃亡”,还是“拯救”等等。所以,他在看待汉语言时,才会看到它是在东西方文化的大碰撞中受了伤的,作家唯有养成对语言的自觉意识,才能真正深刻地表达自己。所以,他在看待历史时,才会看到“当人赋予历史以理性的时候,也往往把历史变成对自己有利的谎言。所谓‘客观真实的历史’转眼之间就是客观真实的谎言。”所以,他在看待后现代主义涌入中国的问题时,才会看到“不管我们承认还是不承认,我们中国人的精神坐标,都无法摆脱世界性的‘后现代主义’思潮。可悲的是,‘后现代主义’的千丝万缕在别人那儿是刻骨铭心的真实处境;但在我们这儿,千变万化都常常是一种时髦的标签,都常常是对现存体制和社会心满意足的认同的‘新’理由。可悲的是,‘后现代主义’在别人那儿从始至终都是一种审视、怀疑、批判和 分离的过程;但到了我们这儿,几乎从头到尾都是一种仰视、坚信、认同和臣服的喜剧。”所以,他在看待鲁迅的伟大功绩时,才会看到“先生以一人之勇和整个整个中国做对。先生以一人之识和五千年的传统做对。先生以一人之辩戳穿所有东洋、西洋学而成‘士’的男士女士们的面具。先生以一人之情却承担了整个五千年第一伤心人的悲剧。大哉斯人!”并公然说,鲁迅的伟大正在于他那殉道式的悲情自白中:从别国里窃得火来,本意是煮自己的肉。”故此再回头来看李锐小说艺术成就的取得,无疑是以他那些与众截然不同的“眼光和尺度”和“大爱大恨”包育互孕,互为因果的。因此,当我们试图走近李锐,认识李锐时,切不能忘记了他这一丰富复杂的“两面性”。
   
    当然无庸赘言,李锐的故乡自贡是一个有着千年历史文化沉淀的城市,它将会因为他的出现而激发出新的文化活力,这对它的再造辉煌自然是一个复兴的好兆头。而自贡毕竟林子尚大,有创造潜力的作家、艺术家还有人在,但有无可能再走出一个李锐来呢?我不敢妄言。只因问题的问题就在于我们有没有智慧和勇气战胜自我的局限和井盐意识的局限,一步一步爬到像他那有可能跌倒的高度上去了。
   
   
   
   

此文于2009年10月2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