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李咏胜文集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前些年,有一句话儿很雷人,叫做:“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儿都有!”其语意多是国人在这个畸形变态的生存境遇下,对眼前出现的奇闻怪事的感叹。
   不想话语未了,新的荒唐怪诞之事又接踵而至。不信,请看几天前粉墨登场的这出荒诞戏吧——
   由五个自称是“民族主义跳蚤”,要咬得满世界不舒服的人,以文革时期“集体创作”的方式,合伙打造出的一本“干谒时政”的书:《中国不高兴:大时代、大目标及我们的内忧外患》,此时正在各种媒体的的吆喝下到处热炒……

   于是无奈之下,我只好独自叹道:
   ——中国这个林子大了,真是什么样的虫儿都有!”
   
   这部志在咬得世界不舒服的“乱弹国是”之书,究竟有什么雷人的“险招”呢?
   这里,还是不妨先看看该书的自我定位为好:
   1996年《中国可以说不》一书横空出世,冷静地梳理了中西方关系,在当时引发了世界范围内的讨论和争议。从《中国可以说不》到《中国不高兴》走过了12年的历程,中国也从“只想领导自”“将变有能力领导世界”的国家。它显然比12年前的《中国可以说不》少了一些情绪性色彩,是一本呼吁“正视内政愤懑”,呼唤高尚集团“要做英雄国”的“复兴宣言”。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不高兴》的确称得上是《中国可以说不》的升级版。
   由此,便可见出它今日“重归故里”的“天机”:依然还是唱着昨天那曲狭隘民族主义的歌谣,企图去争夺领导世界权的龙头老大。同时,再用作者自己的话来解说这两本书产生的时代背景,大致是这样:——12年前,中国知识精英界弥漫着一种消极的“沉船心理”,就是中国这条船要“沉”了,大家要赶紧跑,当精英们开始对中国失去信心的时候,民间有一种反思:中国那么差,我们在世界格局中真的就这样了吗?这个时候,《中国可以说不》出现了,把民间的这个声音说出来了。而12年后的今天,当中国处在经济实力日趋增强,国力日趋强大的“大国鸿运”之时,而中美舰船在南海对峙、周边国家声称对南海部分岛屿拥有主权、日本称钓鱼岛适用日美安保条约、圆明园兽首被拍卖、西方国家又借西藏问题说三道四等等事件却不断发生,一再撩拨中国人爱国情绪之际,《中国不高兴》正是在这样一种国际国内因素作用下应运而生的。
   
   据此,再近距离看看《中国不高兴》究竟是为何不高兴的?
     而细看其作品,原因大致如下:
   拉萨“3•14”事件背后鬼影憧憧,西方世界对中国的战略围堵越来越具体化和明目张胆。
     萨科齐之类对中国的屡屡侵犯,是卑鄙下流的机会主义作祟。
   一些“知识精英”或所谓“优秀的中国人”正在戕害我们国家的精神品质。
     ……
     于是,才有了他们那些令人发聩的“内政愤懑”之声:
   为什么中国人“现在挺爽”是巨大假象,西方阵营的“拖垮”战略乃中华弥 久大患?
    为什么同西方“有条件决裂”是必须筹划的未来选项之一?
    为什么新儒家的“感化论”、“拯救世界说”是白日梦呓?
    ……
    于是,才有了他们开出的那些冒似惊人的“治国救世”主张:
    中国应该成为抱负远大的英雄国家。
    持剑经商,崛起大国的制胜之道。
    解放军要跟着中国核心利益走。
    应勇于在国际社会上除暴安良,在强国道路上扫清颓风。
    ……
   于是,才有了他们那些对现实世界一概愤懑 ,决心“一反到底”的壮志豪情:
   反《南方周末》、反余世存、反袁伟时、反崔卫平、反朱学勤、反马立诚、反钱钟书、反王小波、反白岩松、反龙永图、反林毅夫、反樊纲、反王朔、反韩寒……随后再一路翻下去:反民主、反自由、反和平、反西方、反美国、反奥巴马、反法国、反萨科齐、……
   
   总之一句话,看完《中国不高兴》之后,可以说只要是没有神经质的人都会产生一个共同的感觉:
   ——“不是你疯了,就是我疯了。”(拿破仑语)
   
   通过以上的客观描述,《中国不高兴》一书的大致轮廓和取向已经昭然纸上:它,俨然不是什么专家、学者理性研究中国问题的著作,而是一堆代表着极左派意识发泄狭隘民族主义情绪的文化污秽物。
   首先,为了弄清他们(即,在书中自以为是中国的立言者和代言人)看待中国当前问题的立场和角度问题,不妨先看看这几个作者的真实身份。据各媒体报道,他们中的“创造队伍”中,宋晓军是央视和凤凰卫视著名军事评论员;王小东、社会学家黄纪苏是被称为中国民族主义的领军人物;宋强是《中国可以说不》的主要作者;刘仰是现行媒体中人。这就是说,他们之中没有一个是真正研究中国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的专家、学者,而仅只是几个对中国内政问题别有用心的左派“愤青”而已。而他们之所以想写这样一本“干谒时政“的书,是由于在一个叫张小波的出版商人鼓动下(此人是《中国可以说不》一书的获利者),然后汇集在一起“神侃三天而成”的。这其中的原发动机和功利性,也就不言自明了:是“钱”使他们自己感到了“不高兴”,而又只有拿中国的国家大事来开涮说事,才能达到既名声大振,又招财进宝名的目的,同时又获得对当权者小骂大帮忙的溢美之功。
   因而由于这种功利目的的趋势,所以在他们笔下,中国国内到处都是一片“莺歌燕舞”,“形势大好”的大国景象。以致2008这个灾难频仍之年,也被他们那充满魔幻色彩的画笔,描绘成了一幅幅“抗震救灾取得辉煌成果”,“奥运盛举展示民族辉煌”,“神7遨游太空凸显国家强力”的盛世图腾画卷。至于那些令国人刻骨铭心的“童工窑”,“豆腐渣工程”,“瓷安事件”,“三鹿毒奶事件”,“官场腐败”等等,则被他们视作是少数“知识精英”和“优秀的中国人”在故意挑刺,试图“戕害我们国家的精神品质”。由此之故,他们觉得中国经过30年来的韬光养晦,已经是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了,认为自己有拿脸色给世界看的底气和本钱了。所以,他们要把自己郁积在胸的愤懑发泄出来:
   ——今日的中国已经比我们的祖上“阔多啦”,咱也要姓赵,不能再当洋鬼子的奴才了。
   这,即是他们看待中国问题的眼光和角度。显然,他们不是由于看到了中国真实的国情而“不高兴”,而是因为当今皇帝没有穿他们的新装而“不高兴”。
   
   其次,是该书在它的文本意义中,到处宣泄出一种暴力革命和阶级斗争的政治倾向。具体表现在他们所谓的“治国方略”中,就是“为了使中国成为抱负远大的英雄国家”,将要“持剑经商”,“ 解放军要跟着中国核心利益走”,“ 不惜与世界局部决裂”,“勇于在国际社会上除暴安良”,甚至可以打出梁山水泊那面“替天行道”的杏黄旗,公开与现代文明社会匹敌对垒。
   众所周知,今日的世界发展大势,已经开启了由野蛮走向文明,由对抗走向对话的新时代。呼唤建立民主、自由与法制的社会,已经成了当今世界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以致连中国所处的许多周边弱小国家,也在这一世界大潮的感召下,开始了不同程度的政治民主化改革,试图与日趋多元化的当代文明社会接轨。而该书所提出的“持剑经商”,“除暴安良”,“替天行道”等谬论,已经不是主张“文明经商”,“政治民主”,“世界各民族和平共处”之类的文明法则,而是分明在鼓动人们回到“丛林法则”和秦皇汉武的封建专制社会中去,或者是回到暴力革命和阶级斗争的老路上去。然后,重新走到闭关锁国,与世界进步文明为敌的前改革时代中去,让中国人再次成为专制暴君任意宰杀的奴隶。
   而这些充满暴力倾向的语言和话语氛围,在全书中可谓是随处可见,让人不免读而后怕,仿佛历史的悲剧就要重演似的。对此,有个网民是这么回帖的:“这样的话,岂不是改革开放30年,一梦回到了解放前?”
   
   当然总的来看,《中国不高兴》之所以能够在当前国内大力关闭异类网站,严厉整肃异类出版物的高压政策下,公开出版并受到媒体热捧,甚至到处走红,并不是没有原因和背景的。而这个潜在的原因和背景,就是它宣扬的与《中国可以说不》如出一辙的狭隘民族主义情绪。
   
   本来,对于民族主义这个自古充满歧义的问题,学界至今仍未作出一个相对公允的解释。而仅有一点认识是共同的:民族主义就是指那种将自我民族作为政治、经济、文化的主体而置于至上至尊价值观考虑的思想或运动。据美国学者路易斯•斯奈德的研究统计,近代以来世界上至少存在着200 种以上的不同含义的民族主义。因此,对于各种民族在不同时期产生的民族主义思想或运动,必须具体分析和看待才行。比如20世纪初,亚非各民族在争取民族独立解放的斗争中所产生的民族主义,我国在面临世界列强瓜分之时所产生的民族主义等等,都属于具有正当和积极意义的民族主义思想和运动。但对某一民族在毫无生存和发展威胁的情况下,掀起强化本民族利益优于和高于其他民族的所谓民族主义思想或运动,就是一个企图折腾其他民族的危险信号了。而在这方面,希特勒法西斯极权主义兴起的惨痛教训,后人怎能不记起?记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希特勒先是利用戈培尔控制的纳粹党宣传部门,大肆制造犹太民族是劣等民族的理论,激起国民的反犹情绪,再逐一对犹太人实行残酷的种族灭绝政策。随后再制造日耳曼民族利益高于和大于其他民族利益的理论,以激起国民的极端民族主义情绪,接着便悍然发动了那场几乎把人类拖入绝境的非正义战争。倘若以此来看《中国不高兴》一书的话,尽管我们不能断言说它所宣扬的民族主义,就是希特勒法西斯主张的那种极端民族主义,但对于它其中包藏着的反世界历史潮流,反当代进步文明而行的毒素和危害却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而以此不同的是,胡适早年在看待这个问题时,则是比我们今天许多自命聪明的人清醒明白多了,他说:“民族主义有三个方面,最浅的是排外;其次是拥护本国固有的文化;最高又最艰难的是努力建设一个民族的国家。因为最后一步是艰难的,所以一切民族主义运动往往最容易先走上前面的两步。”这就足以见出《中国不高兴》一书中所宣扬的民族主义,其实不过是最浅层次的东西,它至多只能误导那些不明事理的普通民众而已。
   只不过需要引起人们深思和警觉的是:中共当权者在面临国内经济危机日趋严峻,天灾人祸连绵不断,贪官污吏层出不穷,民众维权事件此起彼伏的“高危状态”下,能够准允“鸟有之乡”一类极左派言论四处弥漫,又能够放任《中国不高兴》这种宣扬狭隘民族主义的“左愤”作品充斥市场,其中潜藏着的“政治智慧”不知何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