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掌掴事件”的警示:“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李咏胜文集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一张成都的新名片:谭作人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第一章 汉水悲歌:中国“民企教父”牟其中“三进宫”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作假:于法无据的信用证诈骗罪
·第三章 夹缝求生: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跋涉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掌掴事件”的警示:“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掌掴事件”的警示:
   “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著名清史专家,《百家讲坛》当红主讲人阎崇严,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掌掴了。此事表面看来,不免让那些还有心做学问的人感到了殊心之痛。
   为什么在我们今天的现代社会里,怎怎么还会有对学者如此野蛮的事件发生呢?

   看来要回答这个问题,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因为我们首先需要面对的是:这个每天强势进入观众眼帘的《百家讲坛》,是不是只要有足够的学术水平(比如都是研究同一学科,同一课题的专家,教授等),就可以登台演讲吗?同时,我们还需要面对的是:这个以《百家讲坛》为其美名的讲坛,是不是只要有一定演讲能力的人(比如演讲口才和技巧与易中天、阎崇严同等的专家、教授等),就可以登台演讲与主讲人学术观点不同的意见吗?可答案只能是:不能,绝对不能。因此,我们便只能说这个以广纳百家之言为宗旨的讲坛,其实已经成了一个在威权作用下的“一家讲坛”由此可想而知,在这种“武大郎开店式”的话语霸权之下,能够有公平、公正的真知识、真学问存在吗?其答案又只能是: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所以,我们只能客观如实地说这个所谓的《百家讲坛》是不存在“百家”的,而存在的仅仅是一种权力对公众话语权的粗暴占有。
   
    事到如今,我们看到社会对遭到暴力凌辱的著名学者阎崇严,给予的几乎都是同情多于问责,而对施暴者给予的却是谴责多于容忍,极少有人能够跳出事件本身来看冷静反思一下这其中暴露出的深层社会问题。因为事实已经证明目下的《百家讲坛》,已不是一个让人平等对话,理性交流的讲坛,而是一个让人为威权说话的讲坛。而阎崇严能够走进《百家讲坛》,并不是由于他的学问水平特别杰出,演讲能力特别优秀,且在那个清史研究领域内非他莫属,而是由于他所演讲的他那套满清治汉有功的“革命道理”,符合了权力意志的诉求而已。除此之外,无论谁比他学术水平再杰出,演讲得再优秀,也是不可能荣登这个高堂的。这就是说,阎老先生之所以能够在《百家讲坛》上纵横捭阖,完全是由于他自己了放弃学者应有的学术良知,而甘愿充当权力的奴仆所换取的。即,他的那一套所谓清史研究,已经背离了学术研究的正道,而走到了与话语暴力合谋共舞的邪道。更令人厌恶的是,本来早已过了“知天命”之年的他,不仅对学术界普遍匮乏自由、平等研究的恶劣环境视而不见,反而凭借着自己所获取的话语权,把这种非学术性的话语暴力推向了极端。他曾对那些希望与他进行学术交流、对话的人训示说“凡是在学术平台和我讨论的,有三个条件,一是清史专业,二是在清史研究领域上有学术专著,三是必须有参加国际学术讨论会的经历。”这分明是说,他的学术成就是至高无上的,没有经过他所设置的这“三道高门槛”的人,就没有同他讨论问题的资质和条件。这分明是“华人与狗不能入内”种族歧视观念,在学术上的翻版了。由此可见他的这一宏论那里是一个学者所应该操持的平等治学态度,而俨然是一付“剑在手”的王者作派了。由此进一步说明,阎老先生不仅将权力恩赐给他的话语暴力作了形象的外在化,而且还将它作了文化人格的内在化,从而实现了他借彰显康乾盛文治武功,来对公众诉诸暴力出富强的“新成则为王论”。
   
    鉴于上述潜在原因的客观存在,我们不能不这样睁着眼睛说实话:由于《百家讲坛》并不是一个让人平等对话,理性交流的讲坛,而是一个以权力意志掠夺公众话语权的的讲坛,因而它自身的存在就不是非暴力的。因此,作为这一话语霸权实施者的阎老先生之所以会被施暴,则正是由于被他施暴的人在找不到平等对话,理性交流渠道的情况下,而被迫采取的一种非理性的对话,交流方式。故而,它实际上就是人们最不愿意看到的那种以暴易暴方式的恶果。话说到这里,我们可以肯定地说:“掌掴事件”爆发的原因,是“一家讲坛”严重破坏和窒息了社会平等对话,理性交流的正常话语条件,从而为话语霸权的被施暴者埋下了以暴易暴的种子。即便这次“掌掴事件”给予被掌掴者们的教训,不仅没有引起他们任何的自责和反思,反而是在“枪杆子”的刀光剑影护卫下,雄赳赳地进入公众视野,耍起了“笔杆子”的威风。而这一切滑稽和荒诞的表演,则正好说明阎老先生们的所谓演讲,已经不是学术的大众化问题,而是暴力的学术化问题了。但尽管如此,为了今后不再发生“掌掴事件”一类的悲剧,我们目下仍要做我们应当做的事,这即是尽力清除权力对公众话资源的独家占有,真正在学术界形成一个平等对话,理性交流的研讨气氛,在全社会形成一个人人有话可说,有地方可说的自由说话语境,才能从根本上为和谐社会找到存在的支撑和根据。否则的话,谁也不能防止新的被施暴者在找不到话语宣泄渠道时,会以同样的方式去重复昨天的悲剧故事。对此,近来国内发生的瓷安民变事件和杨佳袭警事件,就是一个个以暴易暴悲剧引发的预警信号,倘若我们再不由此深刻吸取教训的话,那么谁也不能保证社会今后还会出大事,甚至出很大的事。
   
    最后,对于这次表面事关阎老先生个人尊严,实际事关中国学术发展走向和中国社会未来发展走向的“掌掴事件“,我们只能作这样一个客观、理性的简要评述:在我们今天这个民主、法制已成为人心所向的时代里,无论任何形式的“掌掴”行为,都是反社会进步的暴力行径。而这次偶然事件的出现,正是“一家讲坛”造成了以暴易暴悲剧的因果循环。因此之故,它使我们在这一本来并不响亮的掌掴声里,既看到了社会对中国所有学者的鞭策和敦促——它鞭策和敦促着每个学者要在认清社会发展趋势的前提下去反思历史,而不能在功利表演和作秀中篡改历史真相,更不要能在谎言和胆怯中践踏了人们对历史知识的认知。同时,也使我们认识到了这样一个简明扼要的真理——无论任何形式的“一家讲坛”,都不可能推动社会的进步和富强,而唯有平等对话、理性交流的自由话语氛围,才是社会走向和谐牢不可破的守护神。至于阎老先生个人的不幸被掌掴,就没有煮酒谈论下去的必要了,因为他是从牙根里是欢呼“文字狱”万岁的,那么有人“以其人之道”对他冤冤相报一下,又有什么大不敬呢!
   
    2008.11.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