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李咏胜文集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习近平反腐的来龙去脉——一石激起高层浪
·从“四个全面”看“中国梦”的愿景及其走向
·习近平反腐的体制性困境与末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中国人的除夕之夜,几乎都是在烟花爆竹的激情燃烧之中度过的。而今年的除夕之夜的欢乐祥和之气,若与往年相比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时间,那个多灾多难的2008年留下的晦气,骤然在千家万户用激情点燃的爆竹声中消逝了。新的生活又像魔术弹那么,在黑暗的夜空冉冉升起,充满了新的诱惑与迷茫……
    可我面对着这个普天下合家欢乐的美好时刻,心中却一点儿美好的情绪也没来,满脑子还在回放着昨天那些让人铭心刻骨的旧事。无奈之下,只好举杯独自吟叹道:
   “2008这个魔鬼与撒旦的狂欢之年 ,终于过去了!”

   
    为什么2008在我眼里,是个魔鬼与撒旦的狂欢之年呢?
    答案是,只因我在这一年里看到的人间坏事,丑事,恶事太多了,远远超过了我有生以来所看到的邪恶之事的总和。
    那么,2008究竟具体有哪些人和事使我如此“不得开心颜”呢?
   答案是,那些把儿童当作奴隶来奴役的人和事,太让我狠狠不已了;那些参与制造和掩盖“豆腐渣工程”人祸的人和事,太让我愤愤不平了;那些参与制造和掩盖“三鹿奶粉事件”的人和事,太让我气愤填膺了……
   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这些一个个比天灾更恐怖的人祸证明,中国人为了成为“少数最先富起来的人”,已经到了连孩子和下一代都可以毫不顾及的无耻程度。中国人几千年来遗传下的优秀传统道德,已经在“有钱就是爷”的启示作用下,被颠覆和糟蹋得一文不值。至于那些用“阿Q式革命理论”包装而成的所谓“新传统、新道德”,更是早已被贪官污吏们的屡屡败行劣绩,裸露和嘲弄得臭不可闻。
    于是,在中国这块自古以来爱心和善意不宜生长的土地上,到处都像老黑格尔所说的那样:“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也像老马克思所惊叹的那样:“这里就是罗陀斯,就在这里跳耀吧;这里有玫瑰花,就在这里跳舞吧……”
   
    与此同样令人痛心疾首的是,那些参与制造和掩盖如此祸国殃民之罪的社会公敌,都受到应有的惩罚了吗?没有。那些给国家和民族带来如此深刻内创的时代罪人,他们向国民表示过一点儿忏悔谢罪之意了吗?没有。那些自以为手持“第三种权力” 的主流媒体,又为无辜受害们主持过公道和正义吗?没有。那个始终标榜自己是在为民执政的政府,又耐心倾听过那些惨遭人祸灾难的草民们呻吟和哭诉的声音吗?没有,没有,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暴力机器的暴虐复暴虐;有的,只是话语霸权的瞒骗复瞒骗;有的,只是少数新贵们的逍遥复逍遥;有的,只是下岗工人和失地农民的呻吟复呻吟……
    这一切,倘若与鲁迅先生几十前所描绘的那个“今日的中国,真是荆天棘地,所见的只是狐虎的跋扈和稚兔的偷生。在文艺上,仅存的反是冷漠和破坏”相比较起来,还要严酷数倍,甚至数十倍……
   
    而更为“爱你不商量”的滑稽荒唐之事是,去年发生的那些丧尽天理人伦良心,丢尽祖宗八代道统的败行劣迹还没有来得及打扫,新的更肮脏龌龊之事,又在主流媒体的华美包装下,天真烂漫地走进了千家万户,可亲可爱地出现在我们面前。
   不信,请打开央视各频道的节目,看看这些强势进入我们眼底的产品广告,就清楚我在述说什么的了。
    众所周知,过去那些在国内外红得大发大紫的名牌产品,是靠什么作为来迷惑观众,诱惑消费者的?靠的是头上顶戴着“国家免检产品”,“中国驰名商标”,“国家ⅹⅹⅹ组织推荐产品”等一类耀眼的光环,然后在大牌明星们千金一笑,千金一言的煽情弄媚下,昂首展现在人们面前的。其中尤其是那些危害子孙后代的有毒产品,更是如此这般作表演秀的。
   但自2009年新春伊始,这种名牌+明星构成的形象广告阵容却一下子少了,甚至不见了踪影。代之而起的是一个个名牌+孩子构成的形象广告图腾画。
   这些产品分别是:“圣元”、“伊利”、 “蒙牛”、“多美滋”、“惠氏”、“雅士利”、“高露洁”、“娄贝加”、“摇篮”、“雕牌”、“立白”、“南孚”、“康师傅”、“苏泊尔”……等等。
    由此,不难看出这些产品的广告形象,都是由一幅幅童心童趣描绘出来的感人画面。而再用心细看一下这些产品,除了少数是成人们吃的、用的,多数都是孩子们吃的、用的。换句话说,也就是只要不是“未成年人不准入内”的东西,都可以用孩子来担当产品的形象大使。
   总之,一言以蔽之:用孩子的纯真来做产品的形象广告,已经成了一个2009中国产品重振雄风,争夺消费品市场的高级潜规则和克敌制胜法宝。
   
    为什么我们的企业家们2009都热衷于用孩子的纯真来做形象广告呢?
   未必是我们的企业家们真正觉悟到自己昨天为了“尽快先富起来”而不惜残害孩子,摧残孩子的罪责,而作出的忏悔意识么?
   未必是我们的企业家们真的由此洗心革面不再以非法谋取暴利为目的,而诚心诚意为下一代造福谋利了么?
    看来答案并不尽然。
    因为大量鲜活生动的客观事实证明:那个诱使和激发企业家们为了“尽快先富起来”的旧体制和恶性竞争环境,还在顽固地发挥着作用;而那种监督和制约企业家们不得不依法生产经营的新体制和良性竞争环境,至今还无法产生出来。因此在这种放任魔鬼与撒旦狂欢的特殊国情之下,任何奢望和祈求我们的企业家们会自动驱散自己“内心的黑暗”,主动向社会和公众播撒“内心的光明”,就分明是缘木求鱼,逼牯牛生儿一样的无知愚昧了。而那些写在纸上的几个“100﹪”的庄重承诺,恐怕也就只有比魔鬼与撒旦更邪恶的力量才能监督和制约执行。
    因此相反的真实情况是,他们的广告创意大师们倒是一个个都幡然醒悟了,不能再走过去那种名牌+明星的“狼文化”面孔的老路,而必须走一条“羊文化”面孔的新路。这即是脱去由名牌、明星构成的“狼皮”(马甲),穿上由孩子的纯真构成的“羊皮”,装出一幅爱子如父如母的可亲可爱形象,才能打动天下父母的爱儿爱女之心,才能重新占有那个被自己所败坏了的广大消费市场,最终才能达到使自己肥上添膘,富了又富的目的。
   所有这些,才是2009中国产品广告形象大转型的“商机”和“营销厚黑学”之所在。
   所以,我才进而认定它是2008之恶在知识和智慧武装下的一次浊流再现和重演。
   
    总之,面对眼前这个令人诚惶诚恐,汗不敢出的2009年,我作为一个也是草民和屁民的知识分子,真的不敢再要求什么,希望什么,而只想凭着自己的良心和道义向我们的企业家们奉劝几句真言:
    我记得在那场几乎把人类拖向绝境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法国著名哲学家阿多尔诺在深刻反省法西斯专制极权统治给人类带来巨大危害时,曾经沉痛地告诫世人说:“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可耻的。”因此,我认为中国企业家们在“童工窑”,“豆腐渣工程”,“三鹿奶粉”之后,不但不忏悔自责,反而用孩子的纯真来做广告是无耻的。或者退一步说——他们在这个放任人性之恶蓬勃生长的环境条件下,可以无耻,但不能再用孩子的纯真来“为人民币服务”。
   
    2009.2.8于四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