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李咏胜文集
·再说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紫太阳陨落四周年记略
·中国民营企业何时才能走出旧体制的雷区?
·听奥巴马演讲:美国没有不强大的理由
·追寻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价值和意义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多难兴邦与《08宪章》
·寻找公民意识觉醒后的“国家”在哪里?
·直面“文怀沙事件”:李辉的文革遗风不可长!
·再直面“文怀沙事件”:知识界何时才能走出非理性的误区?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毛泽东也是“农民工”?
·从“孙东东事件”看北大精神的沦亡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请看当代“人民公敌”谭作人
·第四章:黄草无风自动
·献给比尔盖茨的英雄交响曲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也谈“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
   
    今天是公元2008的最后一天,也就是说从明天起,2008这个多灾多难的汉字表义符号,便自此与我们日趋变异的生活渐行渐远了,甚至被历史的非理性给覆盖了。问题“假如是这样”,那么我们也就只有诅咒自己是多么不长进的族类了。
   然而,冷静回首这个转瞬就将成为往事的一年,我们似乎还记得它曾是被国内外媒体广泛称之为:“纪念改革开放之年”,以致全世界所有关心中国前途和命运的人,无论他所持的观念形态和认识角度如何,可对“改革开放”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巨大进步这一点,还是趋于认同和肯定的。至于其中引起的巨大社会危机和社会矛盾,则是另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故在此我们可以先按下不表,而先谈这一“改革”必须深入进行下去的问题。

   
    世人皆知,古今中外至今所发生过的所有社会改革,包括那些失败的改革和成功的改革在内,其目的和指向都是针对国家的体制性痼疾而展开的。而纵观这些形式各各不一的改革,比如国内的有 “商鞅变法”、“王莽改制“、“王安石新政“、“戊戌变法”、“慈禧新政”等等;比如国外的有“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法国大革命”、“俄国彼得一世改革“、“叶卡特琳娜‘开明专制’”、“日本明治维”等等。这其中,大凡是成功了的改革,国家民族就由弱变强,直至由衰转盛,而失败了的改革,国家和民族就由此一蹶不振,直至积贫积弱。因此任何弱小国家想要走上民富国强的道路,只有一个最佳选择:那就是在避免政权的暴力更迭之前,自上而下地进行体制性的改革,从而稳步达到对内既满足了社会各阶层的利益诉求,又不触动统治集团利益所在,对外既顺应了世界的发展潮流和走向,又保留了自己作为发展中国家的特色和独立性。所以当今世界,许多稍有现代民主意识的执政者,都会自觉选择走这条于己于国于民都皆大欢喜,各方共同赢利的改革之路。若举例来说,去年我国的近邻尼泊尔和巴基斯坦所发生的这种体制性更迭,就有许多这方面的进步因素在里面。
   
    实际上我国自1978年开始走出的这一改革开放之路,其实正是试图通过这种自上而下的小改革,逐步实现对国家体制大改革的一次大胆尝试。然而,这种从一开始就带着体制性原发动机和目的的改革,究竟能否实现它积小进步成大进步的宏伟目标,始终是一个“摸着石头过河”——“走到哪里算哪里”的不规则游戏,胜败往往不在博弈者的手中。至今,这一不规则的游戏已经博弈过多少个回合了,可是胜败仍在未知领域之中。
    但是今天,当人们普遍处在对这一改革巨大功绩的颂扬声中时,我却由此感到了某种难言的忧虑和惆怅。
   
    在此,我之所以会产生这种与众不一样的感觉,其原因是由于汉语“纪念”一词的本义和引申义引起的。因为根据“纪念”一词的本意,它是我们对某种过去式人物和事物表示怀念或追想的状态;而根据这个词的引申义,它就是我们对某种先烈和前辈表示缅怀和怀念的状态。这就是说,在我们今天“纪念”它之时,它运转话语言说意义上,已经不是现在进行时态了。与此同时,每当我听到或看到社会上出现什么民众要求改变某些阻碍社会发展的呼声和诉求时,许多政府官员便会以“搞和谐”,“不折腾”为大道理而拒之门外,不予理睬。显然,这分明又是一种对改革表面进行肯定,具体进行否定的逆行了。这就犹如某些让学生“纪念5.4运动”,“纪念12.9运动”的活动一样,其目的已经不是发扬和继承那种争取民主自由的精神,而是与它的“原生态”背道而驰了。
   
    于是在我看来,我们无论是站在哪个角度和方位来认识问题,都不能接受这个“改革”已经成为过去时态的现实。而究其内在原因,是再简单明白不过了。我们这30年来所进行的任何改革,不但没有达到实现在内部进行旧体制改革,在外部实现与世界现代文明进程相向而行的大目标。相反的倒是,由于这个体制性先天存在的非正动性因素制约,致使它不利于社会进步的方面,不仅没有得到改革,而是得到了提高。以致在全社会呈现出了一个少数人与权力阶层合谋,共同在旧体制的庇护和放纵之下,成功瓜分和窃夺大多数人财产,社会公平、公正严重失衡的危难时局。而这一事关国家和民族兴衰存亡命运前途的改革,倘若一旦成为过去式或死亡状态,那么其灾难性的后果就将是不堪设想的。所以,每一个关心国家和民族“生存或是死亡”大事的人,千万不能坐待和任凭它由此退步或停滞下来,而成为一个人们对过去的缅怀和回忆。所以仅有这一点,才是我们今天何以“纪念改革30周年”的根本目的和意义所在。
   
    总的来看,我们睁眼就在其中的这个2009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国策能否深入进行下去的关键之年,也是整个社会能否持续和谐发展下去的关键之年。由此而展望这个危机与希望同在,光明与黑暗共生的2009年,我们唯一的希望和出路就在于把“前改革时代”中被掩盖和被整肃下去的大目标,继续深入进行下去,才能使国家和民族彻底走出治乱循环的历史误区,真正走向和平崛起的康庄大道。
    当然,客观地看人类社会的进步历程,从来都不会像江河水那样,只有正动流向,而没有反动流向的。它有时也回出现反人性发展的逆流,但即便这样,也依旧不能阻挡现代历史发展的潮流。
   对此,记得伟大的天文学家哥白尼有句名言:“看,地球还是在运转!”可否以此作为一个先验的注解?
   
    2008.12.31于四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