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代曹雪芹自嘲]
李咏胜文集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代曹雪芹自嘲

代曹雪芹自嘲
   
   我姓曹名沾,字梦阮,号雪芹、芹圃、芹溪,系康熙大帝重臣曹寅之孙,雍正帝显贵曹俯之子也。
   
   我生于盛世却命运多蹇,长于贵族之家则穷困潦倒,及到晚年才啼血呕成半截《石头记》。凡属这些,我深悉后人研读者甚众,以致个中述说的诸多人间烟火事,其意蕴已千万倍非吾力所能逮。故只好笑骂由人笑骂,而仅就人们至今尚未见出端倪之处,自我贬损几笔,祈望笑纳。

   
   此即我在《石头记》中,曾假借宝玉眼目,道出了一句我原意是反讽的话:
   世事洞明皆学问,
   人情练达即文章。
   且不料此假胡涂之言,竟被众多真糊涂者奉为做人信条,作文准则,而令我惶恐不安,悔恨常常。
   我自幼过着锦衣纨裤,饮甘餍肥的日子,自不思世间尚有甜极苦至,盛极而衰之灾。待到中年时日,虽能少许劳作,聊以生计,然终因不善人际,疏于应酬而不为俗世之人所识,及到晚境,已是食粥赊酒度日,唯以脂砚斋托其块垒也。
   
   由是谈及我成此书之道,实非谙世事,精人情,明事理所能得,反是因我不屑于此,虽屡受其害仍不悟,方能始终老眼不浊,前后将人生看破,才会有此遗世之“劳什子”。如若不然,仅凭我这身为八旗子弟的政治背景,外加一丁点点我随时抛弃的小机灵,即可振兴祖业:见爱于金銮宝殿之下;信步于王侯将相之间;威风于富豪名士之上。即便操法再次,也应是有良田美宅的几品官儿,有三妻四妾的公子哥儿了,岂但能有此闲情别趣记述劳心损命的石头之情事耶!
   
   故言我良心之所言,则该言应如是:
   世事洞明非学问,
   人情练达无文章。
   若后人尚于此有疑,当是我误人深矣,悲哉!
   
   
   
   
   于是,我想:
   是否能给美与丑、美与恶、真与假做做思想工作,让它们彼此都献出一点爱,大家紧密团结起来,世界不就变成了美好的明天?
   是否能把愚昧与开化、专制与自由、贫困与富裕召集起来开个会,社会不就开始走向了文明、进步、幸福的大同世界了呢?
   于是,我又想:
   既然人都是喜新厌旧,嫌贫爱富的,可我看到许多又新又富的人,他们的生活方式和举止言行,为何还是五四时代以前的呢?
   既然社会都走进信息时代,电子时代了,可我看到许多只能意会,不能言说,只能忍受,不能抗拒的东西,为何还是刀耕火种,父父子子时代的呢?
   随后,我终于明白天不变,道亦不变,人亦不变的前贤圣言了。
   再随后,我终于不想了,也就不疯了。
   
   二
   说中国人不善于创新,似乎不是事实,至少不是现代的事实。事实上中国人对于创新,还是颇有研究,颇有长处的。
   略举两例为证。
   据悉山东曲阜县境内,曾有一名泉,曰:“盗泉”。古之君子途径此地,宁渴死而不饮“盗泉”之水。可今之君子途径此地,则改其名曰:“爱泉”,而后狂饮之。
   其二,匈牙利著名诗人裴多菲曾有一首题为《自由与爱情》的小诗,自二十年代由鲁迅翻译介绍过来后,曾在青年中广为流传,产生过极大影响。
   全诗如下: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
   两者皆可抛。
   然而,此诗流芳到后来,竟被需要者创新成了种种。
   如以爱情至上的,则曰:
   生命诚可贵,
   自由价更高。
   若为爱情故,
   两者皆可抛。
   如以保命要紧的,则曰:
   自由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生命故,
   两者皆可抛。
   至于那些以金钱为人生目的的,则更是简单明白不过了,干脆说: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拿钱来!
   如此等等,均无不表明中国人不是不善于创新,而是太善于创新了。以致世上无论再高尚,再美好的东西,只要对他有利可图,都能够被创新而为自己的不高尚,不美好之处所用,就象佛教在印度本是出家脱俗的,可一传入中国则被创新成可以娶妻生子,入乡随俗一般,从而使自己进步文明起来。
   唯一不同的是这种创新,虽然人确是越创越聪明,越创越现代化了,但对国家民族,却是没有人问及了,悲呼!
   
   三
   关于人类社会发生、发展的历史,我曾记得教科书上是这样说的:
   至今为止的人类社会,有过三种不同的发展阶段:即原始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
   对此划分是否科学或接近科学,是历史家和哲学家的事,我无意于探讨,而仅此是根据我对人本身的认识和了解,试图从这一划分之中去寻找人的进步印迹。
   由此我发现了人与社会的发展阶段,其实是同步的,其过程是:
   老实——聪明——狡猾
   即原始社会的人,老实;
   封建社会的人,聪明;
   资本主义社会的人狡猾,如此而已。
   然而,若问及我的这一小发现荒谬与否,我想回答并不重要,而重要的是应该到处对人说:“谁还停留在老实阶段,谁就难于在今天的现实社会里生存!
   身 份 证 感 言
   
   记得我最初读到鲁迅先生的杂文《长城》(《华盖集》),是回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时候。虽说那时的我,曾是那么爱读书,有时甚至爱到了夜里点着煤油灯通宵读,白天出工干活路上,也要肩扛着锄,手捧着书,在田梗上边走边读,直到跌倒在水田之中才悻悻罢手的程度。但由自己当时太年轻,无论知识还是见识都还处在人生的“初级阶段”,因而很多读过的书,都是囫囵吞枣,不可能象今天这样去认识和了解它们。
   但唯独对鲁迅这篇极短的杂文,我却感到是大致读懂了的。也许,是由于当时读的遍数较多,我至今还能背诵出来:
   长 城
   伟大的长城!
   这工程,虽在地图上还有它的小象;凡是世界上稍有知识的人们,大多都知识的罢。
   其实,从来不过徒然役死许多工人而已,胡人何尝挡得住,现在不过一种古迹了,但一时也不会灭尽,或者还要保存它。
   我总觉得周围有长城围绕。这长城的构成材料,是旧有的古砖和补添的新砖。两种东西联为一气造成了城壁,将人们包围。
   何时才不给长城添新砖呢?
   这伟大而诅咒的长城!
    五月十一日
   根据我当时的理解,鲁迅先生在这篇杂文中,分明是对我从教科书上和老师口里所认识的长城形象,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和否定。其中尤其是“我总觉得周围有长城围绕。这长城的构成材料,是旧有的古砖和实添的新砖。两种东西联为一气造成了城壁,将人们包围。”“何时才不给长城添新砖呢?”“这伟大而诅咒的长城!”等等遗词断句极其鲜明强烈的话语,无疑是对长城所象征的封建意识形态,给予了辛辣的嘲讽和无情的鞭笞。
   这个印象,曾是那么深切地留在我的记忆里。以致许多年以后,当我真正漫步在长城蜿蜒起伏的峰峦上,心中所想到的还是鲁迅先生哪些关于它的警醒论述。
   此事一晃二十多年流逝过去了。
   
   可是今天,当我双手捧着这张刚换发给我的身份证时,我的眼底不禁又浮现出初读鲁迅先生的杂文《长城》时,自己曾经感受过的那些情景,心中禁不住感慨万千……
   此刻展现在我眼前的,确定是一张我的或属于我的身份证。
   观其表面,它只不过极其精确、简明地印制着我的形象、姓名、性别、出生年月、家庭所在,以及法律给予我的编号等。
   可待我把它放置到光亮之处,定眼细看时,便骤然发现它的背景图案上,除了隐印着一张中国地图外,还运用了现代高科技手段,在上面印制着几段长城图案和一组英汉字相间的“中国”“CHIAN ID”符号。再往细处看,情形就更为生动了。
   原来,我那张既不标准,又不上相的肖像,其左眼、左脸及其整个嘴唇和胸部,均已被砌进了长城的青砖群中,而头部也被紧紧压在了长城脚下。其中唯一有点自由的地方——右眼、右脸,可又被一串不英不汉的符号罩了个严严实实,因而使得我的整个形象,竟没有什么领地是属于我自己的了。
   仔细端详,玩味着这张本来应该是我的或属于我所有的身份证(虽然我深深知道,我所有的同胞们都是如此这般的),我的心不禁碎裂般沉重起来,仿佛自己真的成了长城的青砖似的。
   平心而言真实的我,祖祖辈辈都是凡人,既为凡人,就意味着牺牲。因此之故,倘要我做长城脚下的一块青砖,甚或青砖之下的一坯尘土,我以为都是可为的,也是做得到、做得好的。但我唯一仅有的一点祈求是:既然社会都已进入信息时代了,那么在此之前总可以先给我一个信息或者信号吧,而不致于让我象万喜良们那么糊里糊涂地做了青砖,做了尘土,还什么也不知道,也不明白。
   但事实同样可悲可叹的是,早在见到我的身份证之前,我的肖像便已经砌进长城之中,成了青砖,成了尘土:
   ——这不能不使我又一次触痛了做凡人的孤苦无告。
   长城,即便是我所爱的(尽管它的伟大,从一开始就是由千千万万凡人的尸骨筑成)。而我的肖像,也是我所爱的,但我既为凡人,也安于把这一凡人做到底。因此我对身份,脸面一类显贵的东西,可以说是不需要有,也不奢望有的。所以对社会和人们给予我的任何身份和脸面,我都能够坦然接受下来。若问及原因的话,我想只有一个:我是凡人,而凡人是不需要有身份、有脸面的。
   然而,对这张主权是我,并证明着我存在的物件时,我则深感到一种存在本身的威慑了。或者说我的存在(我的肖像),已经被某种看不见的强力肢解了、撕裂了、窒息了,剩下的仅只是鲁迅笔下那座“伟大而诅咒的长城”而已!
   ——这不能不使我又饱爱了一次做凡人的卑贱无奈。
   是的,我是凡人,也安命于永远做凡人。但我的肖像,也是我所爱的(尽管它没有一处是美的,讨人喜爱的)。但根据本国的法律,我的肖像权是不允许任何外力任意损害和剥夺的。然而奇妙的是,这个任意损害和剥我肖像权的外力却正是法律本身。即便它使用的方式,是用我喜爱的长城表现出来,也是我不能接受的。
   一张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应该是属于我的肖像,既然都可以在我认同之前便把它变为青砖、变为尘土了,那么我的存在,无疑是一个多余的符号了。
   ——这不能不使我又领教了一次做凡人的荒谬狼狈。
   为此,作为一个尚苟延残喘着,又苟且偷生着的凡人,我起诉:
   被告:法律及其我的肖像损害人:
   原告:我及其所有被损害肖像权的人。
   
   负 数 人 生
   
   人,天生是一个正数多好!
   记得我产生这个感叹,还是十三岁那年由农村小学考入城市中学时的事。那时的我,虽说无知单纯,但还是亲眼目睹了许多人世间的冷暖善恶,有时还被那些有意无意看到的丑事和恶事,刺痛得坐卧不安。
   那时正是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学校已进入全面停课闹革命状态,同学们在教师或校工的组织下,写标语、游行、写大字报、搞大串连等等,闹得整个校园象一个兵工厂,彻夜充满了喧嚣声。随后便是揭批“当权派”,学校一位从外地调来不到一年的新校长,也成了批斗对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