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代曹雪芹自嘲]
李咏胜文集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代曹雪芹自嘲

代曹雪芹自嘲
   
   我姓曹名沾,字梦阮,号雪芹、芹圃、芹溪,系康熙大帝重臣曹寅之孙,雍正帝显贵曹俯之子也。
   
   我生于盛世却命运多蹇,长于贵族之家则穷困潦倒,及到晚年才啼血呕成半截《石头记》。凡属这些,我深悉后人研读者甚众,以致个中述说的诸多人间烟火事,其意蕴已千万倍非吾力所能逮。故只好笑骂由人笑骂,而仅就人们至今尚未见出端倪之处,自我贬损几笔,祈望笑纳。

   
   此即我在《石头记》中,曾假借宝玉眼目,道出了一句我原意是反讽的话:
   世事洞明皆学问,
   人情练达即文章。
   且不料此假胡涂之言,竟被众多真糊涂者奉为做人信条,作文准则,而令我惶恐不安,悔恨常常。
   我自幼过着锦衣纨裤,饮甘餍肥的日子,自不思世间尚有甜极苦至,盛极而衰之灾。待到中年时日,虽能少许劳作,聊以生计,然终因不善人际,疏于应酬而不为俗世之人所识,及到晚境,已是食粥赊酒度日,唯以脂砚斋托其块垒也。
   
   由是谈及我成此书之道,实非谙世事,精人情,明事理所能得,反是因我不屑于此,虽屡受其害仍不悟,方能始终老眼不浊,前后将人生看破,才会有此遗世之“劳什子”。如若不然,仅凭我这身为八旗子弟的政治背景,外加一丁点点我随时抛弃的小机灵,即可振兴祖业:见爱于金銮宝殿之下;信步于王侯将相之间;威风于富豪名士之上。即便操法再次,也应是有良田美宅的几品官儿,有三妻四妾的公子哥儿了,岂但能有此闲情别趣记述劳心损命的石头之情事耶!
   
   故言我良心之所言,则该言应如是:
   世事洞明非学问,
   人情练达无文章。
   若后人尚于此有疑,当是我误人深矣,悲哉!
   
   
   
   
   于是,我想:
   是否能给美与丑、美与恶、真与假做做思想工作,让它们彼此都献出一点爱,大家紧密团结起来,世界不就变成了美好的明天?
   是否能把愚昧与开化、专制与自由、贫困与富裕召集起来开个会,社会不就开始走向了文明、进步、幸福的大同世界了呢?
   于是,我又想:
   既然人都是喜新厌旧,嫌贫爱富的,可我看到许多又新又富的人,他们的生活方式和举止言行,为何还是五四时代以前的呢?
   既然社会都走进信息时代,电子时代了,可我看到许多只能意会,不能言说,只能忍受,不能抗拒的东西,为何还是刀耕火种,父父子子时代的呢?
   随后,我终于明白天不变,道亦不变,人亦不变的前贤圣言了。
   再随后,我终于不想了,也就不疯了。
   
   二
   说中国人不善于创新,似乎不是事实,至少不是现代的事实。事实上中国人对于创新,还是颇有研究,颇有长处的。
   略举两例为证。
   据悉山东曲阜县境内,曾有一名泉,曰:“盗泉”。古之君子途径此地,宁渴死而不饮“盗泉”之水。可今之君子途径此地,则改其名曰:“爱泉”,而后狂饮之。
   其二,匈牙利著名诗人裴多菲曾有一首题为《自由与爱情》的小诗,自二十年代由鲁迅翻译介绍过来后,曾在青年中广为流传,产生过极大影响。
   全诗如下: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
   两者皆可抛。
   然而,此诗流芳到后来,竟被需要者创新成了种种。
   如以爱情至上的,则曰:
   生命诚可贵,
   自由价更高。
   若为爱情故,
   两者皆可抛。
   如以保命要紧的,则曰:
   自由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生命故,
   两者皆可抛。
   至于那些以金钱为人生目的的,则更是简单明白不过了,干脆说: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拿钱来!
   如此等等,均无不表明中国人不是不善于创新,而是太善于创新了。以致世上无论再高尚,再美好的东西,只要对他有利可图,都能够被创新而为自己的不高尚,不美好之处所用,就象佛教在印度本是出家脱俗的,可一传入中国则被创新成可以娶妻生子,入乡随俗一般,从而使自己进步文明起来。
   唯一不同的是这种创新,虽然人确是越创越聪明,越创越现代化了,但对国家民族,却是没有人问及了,悲呼!
   
   三
   关于人类社会发生、发展的历史,我曾记得教科书上是这样说的:
   至今为止的人类社会,有过三种不同的发展阶段:即原始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
   对此划分是否科学或接近科学,是历史家和哲学家的事,我无意于探讨,而仅此是根据我对人本身的认识和了解,试图从这一划分之中去寻找人的进步印迹。
   由此我发现了人与社会的发展阶段,其实是同步的,其过程是:
   老实——聪明——狡猾
   即原始社会的人,老实;
   封建社会的人,聪明;
   资本主义社会的人狡猾,如此而已。
   然而,若问及我的这一小发现荒谬与否,我想回答并不重要,而重要的是应该到处对人说:“谁还停留在老实阶段,谁就难于在今天的现实社会里生存!
   身 份 证 感 言
   
   记得我最初读到鲁迅先生的杂文《长城》(《华盖集》),是回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时候。虽说那时的我,曾是那么爱读书,有时甚至爱到了夜里点着煤油灯通宵读,白天出工干活路上,也要肩扛着锄,手捧着书,在田梗上边走边读,直到跌倒在水田之中才悻悻罢手的程度。但由自己当时太年轻,无论知识还是见识都还处在人生的“初级阶段”,因而很多读过的书,都是囫囵吞枣,不可能象今天这样去认识和了解它们。
   但唯独对鲁迅这篇极短的杂文,我却感到是大致读懂了的。也许,是由于当时读的遍数较多,我至今还能背诵出来:
   长 城
   伟大的长城!
   这工程,虽在地图上还有它的小象;凡是世界上稍有知识的人们,大多都知识的罢。
   其实,从来不过徒然役死许多工人而已,胡人何尝挡得住,现在不过一种古迹了,但一时也不会灭尽,或者还要保存它。
   我总觉得周围有长城围绕。这长城的构成材料,是旧有的古砖和补添的新砖。两种东西联为一气造成了城壁,将人们包围。
   何时才不给长城添新砖呢?
   这伟大而诅咒的长城!
    五月十一日
   根据我当时的理解,鲁迅先生在这篇杂文中,分明是对我从教科书上和老师口里所认识的长城形象,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和否定。其中尤其是“我总觉得周围有长城围绕。这长城的构成材料,是旧有的古砖和实添的新砖。两种东西联为一气造成了城壁,将人们包围。”“何时才不给长城添新砖呢?”“这伟大而诅咒的长城!”等等遗词断句极其鲜明强烈的话语,无疑是对长城所象征的封建意识形态,给予了辛辣的嘲讽和无情的鞭笞。
   这个印象,曾是那么深切地留在我的记忆里。以致许多年以后,当我真正漫步在长城蜿蜒起伏的峰峦上,心中所想到的还是鲁迅先生哪些关于它的警醒论述。
   此事一晃二十多年流逝过去了。
   
   可是今天,当我双手捧着这张刚换发给我的身份证时,我的眼底不禁又浮现出初读鲁迅先生的杂文《长城》时,自己曾经感受过的那些情景,心中禁不住感慨万千……
   此刻展现在我眼前的,确定是一张我的或属于我的身份证。
   观其表面,它只不过极其精确、简明地印制着我的形象、姓名、性别、出生年月、家庭所在,以及法律给予我的编号等。
   可待我把它放置到光亮之处,定眼细看时,便骤然发现它的背景图案上,除了隐印着一张中国地图外,还运用了现代高科技手段,在上面印制着几段长城图案和一组英汉字相间的“中国”“CHIAN ID”符号。再往细处看,情形就更为生动了。
   原来,我那张既不标准,又不上相的肖像,其左眼、左脸及其整个嘴唇和胸部,均已被砌进了长城的青砖群中,而头部也被紧紧压在了长城脚下。其中唯一有点自由的地方——右眼、右脸,可又被一串不英不汉的符号罩了个严严实实,因而使得我的整个形象,竟没有什么领地是属于我自己的了。
   仔细端详,玩味着这张本来应该是我的或属于我所有的身份证(虽然我深深知道,我所有的同胞们都是如此这般的),我的心不禁碎裂般沉重起来,仿佛自己真的成了长城的青砖似的。
   平心而言真实的我,祖祖辈辈都是凡人,既为凡人,就意味着牺牲。因此之故,倘要我做长城脚下的一块青砖,甚或青砖之下的一坯尘土,我以为都是可为的,也是做得到、做得好的。但我唯一仅有的一点祈求是:既然社会都已进入信息时代了,那么在此之前总可以先给我一个信息或者信号吧,而不致于让我象万喜良们那么糊里糊涂地做了青砖,做了尘土,还什么也不知道,也不明白。
   但事实同样可悲可叹的是,早在见到我的身份证之前,我的肖像便已经砌进长城之中,成了青砖,成了尘土:
   ——这不能不使我又一次触痛了做凡人的孤苦无告。
   长城,即便是我所爱的(尽管它的伟大,从一开始就是由千千万万凡人的尸骨筑成)。而我的肖像,也是我所爱的,但我既为凡人,也安于把这一凡人做到底。因此我对身份,脸面一类显贵的东西,可以说是不需要有,也不奢望有的。所以对社会和人们给予我的任何身份和脸面,我都能够坦然接受下来。若问及原因的话,我想只有一个:我是凡人,而凡人是不需要有身份、有脸面的。
   然而,对这张主权是我,并证明着我存在的物件时,我则深感到一种存在本身的威慑了。或者说我的存在(我的肖像),已经被某种看不见的强力肢解了、撕裂了、窒息了,剩下的仅只是鲁迅笔下那座“伟大而诅咒的长城”而已!
   ——这不能不使我又饱爱了一次做凡人的卑贱无奈。
   是的,我是凡人,也安命于永远做凡人。但我的肖像,也是我所爱的(尽管它没有一处是美的,讨人喜爱的)。但根据本国的法律,我的肖像权是不允许任何外力任意损害和剥夺的。然而奇妙的是,这个任意损害和剥我肖像权的外力却正是法律本身。即便它使用的方式,是用我喜爱的长城表现出来,也是我不能接受的。
   一张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应该是属于我的肖像,既然都可以在我认同之前便把它变为青砖、变为尘土了,那么我的存在,无疑是一个多余的符号了。
   ——这不能不使我又领教了一次做凡人的荒谬狼狈。
   为此,作为一个尚苟延残喘着,又苟且偷生着的凡人,我起诉:
   被告:法律及其我的肖像损害人:
   原告:我及其所有被损害肖像权的人。
   
   负 数 人 生
   
   人,天生是一个正数多好!
   记得我产生这个感叹,还是十三岁那年由农村小学考入城市中学时的事。那时的我,虽说无知单纯,但还是亲眼目睹了许多人世间的冷暖善恶,有时还被那些有意无意看到的丑事和恶事,刺痛得坐卧不安。
   那时正是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学校已进入全面停课闹革命状态,同学们在教师或校工的组织下,写标语、游行、写大字报、搞大串连等等,闹得整个校园象一个兵工厂,彻夜充满了喧嚣声。随后便是揭批“当权派”,学校一位从外地调来不到一年的新校长,也成了批斗对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