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李咏胜文集
·硕果的痛苦
·名 字 的 启 示
·第三章 想入非非
·朋 友 与 希 望
·吃名人与吃自己
·再 吃 名 人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公元两千零零八年,对所有失去话语生存权的普通人来说,特别是对那些饱受各种天灾人祸苦难煎熬的灾民来说,真是一个“不堪回首”,“欲哭无泪”,“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譺噫”的一年。若借用当今的官话来说,不是“无可奉告”就是“多难兴邦”一类了。
   然而,人类社会的进步史证明,凡是人世间的大小事,无论你怎样不奉告也好,怎样让人失去记忆,失去言语也好,任何将要发生变数的事总是要发生的,也是谁想躲也躲不开的。因而,我们唯一理性和明智的“隆中对”,就是现代民主革命的先贤孙中山先生那句真言:“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则者昌,逆则者亡”。
   

    那么,2009的中国,或者借用目下某种前卫思想家的话说,叫后改革开放时代,究竟有哪些变数存在呢?
    首先,我们不能不坦然面对的第一个现实国情问题,就是政府官员的腐败,还在以几何级数般速度的增长蔓延着;其二是贫富悬殊的差距,还在一步步拉大;失地、失业人员的群体还在一倍陪增多;其三是社会公平、公正的天平,还在一度度倾斜;其四是在世界危金融风暴的裹挟和危害下,国内的股市、楼市直至所有的中、小企业,还普遍处于自救不得的危局之中……而所有这些,都是一个人算不如天算的巨大变数。因而它们在一定条件的作用下,既有可能变为无穷大,也有可能变为无穷小;既有可能顷刻间就是风云乍起,山呼海啸;也有可能一会儿就是和风细雨,浪静波平……
   
    由此来冷静凝望2009的中国星空,各方面的天文图形并不乐观。以致可以说,我们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依然还走不出2009之前历史所投下的巨大阴影。而这种客观存在的真实存在,已经成了一份历史与现实交织,危机与机遇同在,光明与黑暗在前的疑难答卷,严峻地摆在了每一个关心命运和前途的人面前,逼视着我们作出一个合乎历史发展潮流的智力型解答。于是,问题就开始变得复杂和沉重起来。
   
    是的,根据中国人几千百年来形成的古训,就是“一部论语治天下”和 “马上得天下,马上治天下”,抑或将我自以为是的洋道理与遇到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就凡事都纲举目张,一了百了了。但是我们今天的时代,毕竟不是那个“一部论语”和一匹烈马钢刀所能治的时代了,而我们今天的黎民百姓,也毕竟不是那个“想当奴隶而不得”(鲁迅语)的黎民百姓了。因此,若要保持社会稳定和谐和经济持续增长的良性发展态势,就只有走上顺乎当今世界进步文明的走向和趋势,下合乎民情、民心、民意的内在要求之路,才是国家民族走向光明和希望的所在。
   
    纵观当今世界的发展大势,几乎所有处于二、三世界的后发展中国家,都在经济的现代化和政治的民主化大潮推动下,自觉或不自觉地开始由封建君主专制向民主、宪政共和制国家的现代化转型。其中,只有少数军人专制独裁的国家,还在以人民的尸骨和血泪为代价,固守着死亡的峡谷。而那些处于第二世界前头的发展中国家,又纷纷从20世纪90年之初,开始进行民主化国家的体制性自我转型,以求从制度层面来保证国家的长治久安和经济的有序增长。应该说这些国家由体制性的自我转型,到逐步走向世界强国的经验,很值得处于第二世界后头的发展中国家学习和借鉴。
   
    那么,2009的中国风究竟会向那一个方向吹?
   当然,从人类社会的宏观发展走向来看,世界上无论再弱小,再落后的国家和民族,只要它的国民能够看到走向强大和富强的道路在那里,那么它就会涌动出那种像奔向大海的力量和希望。而中国目前正在进行的新一轮改革开放,就是这种力量和希望的具体实践所在。但从中国目下所处的具体国情来看,我们不敢妄断2009的中国风会向那个方向吹,而只能对权力的理性寄予最良好的祈愿。因为事实告诉我们:权力的理性,也不失为一个国家走向现代文明进程时,所耗费社会成本和代价最小的一种次佳选择。而这种权力的理性,说穿了就是当社会矛盾和危机凸现,社会各阶层的利益诉求发生冲突时,有没有那种敢于为多数人执政者涌现出来,并在其中展示出宽容、妥协、让步的襟怀和胆识,而不再重演历史的悲剧罢了。
   至于这种权力的理性,最后能不能发挥出来,在什么情况下发挥出来,这些就是前文所说的那个变数中的关键变数了。而正是它,将首先决定着2008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方向吹。
   
    记得奥地利著名作家茨威格在《人类的群星闪耀时》一书中,总结人类社会的进步史时曾经说过,真正决定人类社会进步的伟大时刻,就是一个瞬间。
   那么,如果这个瞬间真的出现时,我们就会清楚地看到2009的中国风向哪一个方向吹了。
   
    2008.12.28 于四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