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李咏胜文集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今年自南方遭受大面积冰雪之灾伊始,一年以来是天灾人祸连绵不断,百姓哀声不绝。而国内的市场物价随之开始一路绿灯,步步走高,因而让中国的老百姓真实感受到了国家有民有责的切身之痛。
    同时,由于外受世界金融风暴的冲击席卷,国内中、小型企业像是多米诺骨效应发作,一倒俱倒,而股市、楼市更像是得了超级阳痿,无法救治,从而又让中国的股民和投资家们真正体会到了与世界经济接轨的切肤之痛。
   

    对此,据有关政府官员和主流媒体的解释说,截至目前为止,国家已经拨出了数万亿元的巨额国资,来应对和缓解当前出现的危机和困境。并进而告诫说,由于市场经济是需要社会风险共担的,因此人们要平心静气地处之。
    由此,使我‘忽然想到’中国几千年来封建社会之所以动乱不止的总根源,其实就是国家一旦出现天灾时,往往就会增加苛捐杂税。而增加苛捐杂税的结果,则是引起更多更大的人祸(即民变)。这种国家有难由老百姓分担的“国难连坐法”,其实也就是蒋家王朝大肆发行“金元卷”而失信于民,最后走向溃灭的根本原因。
    相反的是,许多西方现代化国家由于早年深受过“国难与民共享”的动乱之苦,纷纷建立起了一套完整的“国难保险体系”。这即是,无论国家出现再大的灾难和动荡也不能让它危及和影响到国民的日常生活。所以,当美国政府蓄意花费几千亿美元去打伊拉克,几百亿美元去打“9.11”的元凶塔利班时,并没有将此“国难”加之于民而使社会出现工人失业,物价飞涨的变局。否则,原本就反战情绪强烈的美国民众,不知会引发出多大的社会动荡了。
   
    然而,现今已是岁末年尾,连菩萨都盼纸钱的时候,可摆在我们面前的仍然是一个工业品原材料紧缺,能源资源紧张,工人失业如潮,市场上什么食品都涨价,而只有工资不涨的严峻现实。由此,我们不得不为那些没有机会腐败,没有人来行贿的弱势群体们设身处地想想了:如果这种生存维艰的状况再蔓延下去,那么即便中国的老百姓再善良,再能够逆来顺受,又能够持续多久呢?因而,他们总不能靠天天等盼政府发个小红包过日子吧?
   于是我想,这才是一个值得为之“鼓与呼”的问题了。
   
    总之,中国的老百姓自古以来,所向往的就是建立一个贫富悬殊不太大的“和谐社会”,而实现这个目标的途径决不能将“国难”转移到老百姓身上。否则,一旦没有了人这个根本的“和谐”,又哪里去找社会的“和谐”?
   
    200812.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