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李咏胜文集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三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四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五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六
·
·李咏胜文集第5集:大型中国文化艺术片;电视唐诗三百首
·中国唐诗与世界文化(编剧者序言)
·第一部 唐代十大诗人诗
·第二部 初唐诗
·第三部 盛中唐诗
·第四部 晚唐诗
·第五部 边塞诗
·第六部 咏王昭君诗
·传承中国优秀文化的希望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之中(编剧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6集:狗眼看现实
·第一章:长夜的歌哭
·关于“和谐”一语的第二个15个是与不是
·人说的话与说的人话与不是人说的话
·性问题的社会变迁
·反腐败也是硬道理
·中国能否闯过腐败这一关?
·从中国人的某些见面语言看社会的变迁
·闲坐说“黄”字
·蓦然回首“十七年”
·虱子与鲁迅笔下的“夏三虫”谁可爱些?
·由小卒步步“将军”而忽然想到
·中国二十世纪最痛的是哪块肉?
·答某晚报记者问
·答某网友问
·戏看国内的某些艺术大家
·棒喝《百家讲坛》
·戏说麻将加裸体的中华文明精粹
·再为宋祖英明星委员的提案唱“赞歌”
·牟其中其人其事揭秘二、三、四
·牟其中和南德运筹东山再起
·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由许霆案遥看中国社会的法制化进程
·另眼细看顾雏军案中的“注册资金罪”
·“夹江打假案” 回眸与反思
·第二章:5.12大地震忧思录
·“逃跑门事件”和“捐款门事件”的理性反思
·话说地震中出现的两个自贡名人
·且向都江堰市光亚学校卿校长敬一礼
·少年英雄不能等于民族精神
·不能因一个“范跑跑”而忘记了众多的“官跑跑”
·道德与美德的审美标准和尺度
·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且看四川电视台在地震中的新闻作为
·抗震救灾掩盖下的黑暗社会现实
·魂断中国哭墙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昨夜又惊魂
·第三章:狗眼看人世
·笑看韩寒打虎
·支持韩寒解散中国作协的几大理由
·韩寒与当月女红作家赵凝谁更无知?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掌掴事件”的警示:“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诺贝尔奖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病”
·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范冰冰呀,本是一朵出于污泥而被染的花
·政府官员和影视明星们纷纷变换国籍为什么?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锒铛入狱给中国人的启示
·杨佳“语录”引起的试错思考
·私营企业破产后,工人的失业问题政府怎能不管?
·痛说那个难忘的1986
·戏说改革30年中那个难忘的1987年
·话说那个风雨欲来的1988年
·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再说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紫太阳陨落四周年记略
·中国民营企业何时才能走出旧体制的雷区?
·听奥巴马演讲:美国没有不强大的理由
·追寻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价值和意义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多难兴邦与《08宪章》
·寻找公民意识觉醒后的“国家”在哪里?
·直面“文怀沙事件”:李辉的文革遗风不可长!
·再直面“文怀沙事件”:知识界何时才能走出非理性的误区?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范跑跑”的再次被解聘说明了什么?
   
    本来,“范跑跑”这三个被社会损害和侮辱了的汉字,我是不愿再提及它的。其原因,一是怕自己的话头,无意中再向被损害和被侮辱者那溃烂的伤口上撒盐。二是怕自己的言语,无形中助长了某些践踏人格和人的尊严不遗余力者的锐气。再说我对范美忠其人,在举国民众正声讨“豆腐渣工程”的祸国殃民之害时,他却凭着一张大嘴跳将出来,大放“逃跑有理”的厥词,从而把社会公众的视线转移到了逃跑“有理”或“无理”的无谓争吵之中,最终让那些把成千上万花季少年埋葬在废墟下的腐败分子们,一个个安然逃出了公正、正义的惩罚。因此,从这个大原则上说,我当时是很反感范美忠在国难当头之时,如此这般表现自己的。
   

    然而,当他那些自己美化自己的所谓“真言”,被那种由抗震救灾所激发起来的极端爱国情绪,一步步拔高到社会伦理与道德,人性与自由之争,并触及到现代文明的发展走向问题时,我还是忍不住站出来说了许多自以为该说的话。这些话,有的发在了当时的纸媒体上,多数则发在了几大网站上。如《对“逃跑门事件”和“捐款门事件”的理性反思》、《话说地震中从自贡走出去的两个名人——袁文婷、范美忠》、《且向都江堰市光亚学校的卿校长敬一礼》、《不能因一个“范跑跑”而忘记了众多的“官跑跑”》、《“范跑跑”和“郭跳跳”:道德的“堰塞湖”》等等。其中,有的曾是中华网、天涯社区网、新浪网的热贴,还先后被许多网站转载,引起过热评。甚至,连国内著名的《国学论坛》、《高中生作文》、《世界经济文化论坛》,也将《且向都江堰市光亚学校的卿校长敬一礼》、《“范跑跑”和“郭跳”:道德的“堰塞湖”》二文作了转载。可以说,以上文章几乎都是围着“范跑跑”而说事的。因为我始终认为,范美忠老师临危之际的“跑”无过,而唯有他的“跑论”才有过。至于那些以他的“跑论”为罪名,对他进行人格侮辱,人身攻击、辱骂,直至将他清扫出教师门庭的恶言与劣行,就更是与现代民主、法制社会的理念和依归背道而驰了。这分明是封建专制社会的“以言治罪”,在当今时代以新的形式再次重演。因此,作为耳闻目睹过文革劫难的后一代文化人,我们怎能放任这种“因言治罪”的逆流漫卷,而听之任之,不置一词?
   
    记得当初,范美忠陷入网络人民战争的重重包围中,正百般无聊,有口难辨之时,曾经有一个人让我感动了一阵子。他就就是那个面对媒体神泰自若,风度儒雅的卿光亚校长。他曾多次公开坦言说,范美忠老师在教学上,老师和学生对他反映不错。而他在网上发表的那些不当言论,是他个人的认识问题,不能把它作为评判人的根据。其言下之意,该校将会严守与他签订的合同,继续聘用他执教的。听此君之言后,我似乎还为之感到了某种欣慰:心想今天的社会人文环境,虽说仍有许多令人叹息的地方,但在这个人人都把范美忠不当人看的时候,还有这样一个能够宽容待人,不以言废人的校长,应该看作是社会的一种进步。于是,竟连夜奋笔写下了那篇名为《且向都江堰光亚学校敬一礼》的文章,其文意自然是由此而对民主、自由精神的呼唤和礼赞。
   
    但可惜,“我的心是玻璃做的”。随后不几天,气候开始春寒倒转,国家教育部门在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下,逐层向下加压,非把“范跑跑”扫地出校门,方能显示学校的尊严高贵,清正廉明。以致都江堰市教育局随即出面干预,注销了他的“教师资格证书”,从形式上解除了他从教的权利(这其中极为滑稽的是,范美忠本来就没有“教师资格证书”,他是属于那种发此证前从教的一类)。而光亚学校及其那位卿校长,后来还是不得不违约把范美忠给解聘了。于是,一场由范美忠的“跑论”而引起的“泛道德论争”,最终以“范跑跑”的饭碗被打破,才烟消火熄下来。只不过由此引出的另一个闹剧是,陕西省勉县为了杜绝教师学习“范跑跑”,竟出台了一个“教师禁跑令”,公然把个体生命的价值分成二种,学生的生命高于教师的生命,当遇到危难之是,教师只有为学生殉职。否则,就将像“范跑跑”一样被清洗出教师这个“革命队伍”。
   
   还记得我多年前在拙著《小我中的大我》一书中,曾经不止一次感叹说,遗忘是造成我们这个民族多灾多难的一种国病,不知需要多少代人的努力才能医治它。曾经被网络炒得火爆异常的“逃跑门事件”,也就这样随着时节的来去匆匆,人们早把什么“范跑跑”和“郭跳跳”们忘得一干二净了,谁还会去记取它其中有多少把人异化为非人的教训。生活还是像刘欢《弯弯的月亮》那么“唱着过去的歌谣……”
   
    岂不料近日网上又传来“范跑跑”跑出来了的新消息,称中民大某个下属学校,已决定聘请范美忠担任该校文科教研室主任和潜能开发研究院研究员,并将于本月28日有他在中民大礼堂公讲人文关怀及如何考北大。我闻讯后又是心中一喜,心想他这个被社会所无情遗弃的北大高材生,终于还是因祸得福,找到一个“活法”了。其中还听聘用他的这个学校校长说:“通过多次接触和过往事实证明,范美忠的教学水平是值得肯定的,其行为是个评价角度问题,他引发了中国普通大众对道德、责任这些很形而上的东西认真地做了一次理性而不是想当然的思考,从这个角度说,对中国的进步也是好事。”他甚至还认为,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要全面看人,“相信范美忠完全能够胜任学校人文课堂和文科教学工作,让学生获得巨大收益。”可谁知没有过几天,又传出“范跑跑”面临再次被解聘,学校直面多方面压力的最新消息。因为据该校新闻发言人张文斌对记者说,该校现在迫于各方面的压力,尤其是来自学生和家长的压力。目前,学校并不能就“是否会解聘范美忠”马上作出回答,但存在这种可能性。这就预示说目下的范美忠,又将回到生计无着的生存困境中了。
   
    鉴于以上原因,我只想站起来责问这位四川老乡一声:“范跑跑”啊,你为什么不言语——“给个活法?”
    的确,在我看来,范美忠老师在举国上下沉浸于大地震带来的悲痛时刻,不顾及社会公众对豆腐渣工程制造者的激愤情绪,不择时机地跳将出来,大发他那些在震灾难降临时的真实感悟,无疑是有违当时社会道德指向的愚行。但只要我们能够跳出那个特定的说话语境来看问题,就不难发现他的“跑论”,还是有一些合乎人类生存理性的东西值得思考,不能恣意否定和扼杀。比如他在面临生与死的关头,他有无选择不做英雄而做凡人或小人的权利?比如他敢于坦露自己的内心真实,是不是一种为人师者应该具备的道德素养和道德勇气?比如他的“跑跑”行为,是否侵犯和危及了他人利益或社会利益?比如人们对他诉诸那些像鲁迅“痛打裸水狗”一般的文字群殴,又是不是利用网络这个虚拟世界,在重施文革时期的话语暴力?而如今“范跑跑”即将面临的再次被解聘,又是不是数个月前那次“围剿‘范跑跑’”的第二战役呢?问题“假如是这样”,那么我便只能这样悲叹说,“范跑跑”又不幸再次掉进“因言治罪”的陷阱中了。因此,他怎能会“怒其不争”,而不大胆向社会“给个活法?”
   
    总的来看,“范跑跑”的再次面临被解聘,只能进一步说明我们的整个社会心态,至今还没有走出封建专制社会和文革劫难综合症的阴影,也没有摆脱社会转型时期集体浮躁症的困扰,更没有在社会营造出一个理性、宽容、平等的人文环境来,而漂浮在表面的依旧是一个与现代文明进程背向逆行的虚假图腾。而这,才是“范跑跑”再次虎落阳平,遭到逆行淘汰的深层社会原因。
    于是,我想再进而言之:“范跑跑”的“跑论”,即便怎样有违社会公德,又即便怎样缺乏社会公理,但他毕竟没有任何危害学生和社会的实际行为存在。真不知偌大一片国土,怎么就容纳不下一个不贪不腐,不唱高调说假话,不欺世盗名的文弱书生呢!尤其是“范跑跑”是以教书为职业的,且又有足够的才学干好这个职业,社会不让他以自己的一技之长去谋求生存,难道要他去搞“艳照门”或当“人妖”不成?
   
    最后,我想这样说:“我们今天的社会,有一个为‘给个说法’而不惜以暴易暴的惨痛教就足够了,如果我们还寄望今天这个和谐社会的局面能够持续发展下去,那么给“范跑跑”留一个“活法”,或许正是给并不高尚的我们自己留一个‘活法’呢!”
   
    2008.12.27于四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