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李咏胜文集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习近平反腐的来龙去脉——一石激起高层浪
·从“四个全面”看“中国梦”的愿景及其走向
·习近平反腐的体制性困境与末路
·百年中国的思想高峰——陈子明思想试论
·习近平反腐的悖论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此刻,当我面对眼前国内有毒食品无孔不入,泛滥成灾,举国百姓苦不堪言,生存维艰的食品安全问题时,心中突然想起了19世纪末的挪威伟大剧作家易卜生的伟大剧作《人民公敌》。记得该剧的主要剧情是:一个纯朴正直,不懂社会险恶的科学家,由于偶然发现该市市民饮用的矿泉中含有传染病毒。于是,为了阻止这个危害市民健康的工程进行,他不但多次向市长提出工程改建方案,还冒险到处进行演讲,宣传自己的主张,希望能够得到市民的理解和支持。然而,市长却私下站在矿业主的利益一边,利用权力煽动不明真相的市民来反对他。最后,市长公然以“人民”的名誉,宣布他为“人民公敌”。作者通过这部剧,既深刻揭露了资本家唯利是图,危害利益公众利益的丑恶本质,又鞭挞了当时那个官场腐败,官商勾结,欺诈民众的社会现实。其实易卜生一生创作的伟大剧作除了《人民公敌》之外,还有《社会支柱》、《玩偶之家》、《群鬼》等4部,内容都是深刻揭资本主义社会的腐败,批判资本家贪婪、伪善、堕落本性的社会问题剧。其中,由于他的《玩偶之家》曾经受到鲁迅先生的极力推崇,因而在国内产生过广泛的社会影响,许多人对它比较了解。可对他的《人民公敌》,人们至今了解它的并不多。
    所以,才使我感到了再次重读它的必要。
   

    事实上,易卜生在他的这个剧作中深刻批判的“人民公敌”,不是那个勇于捍卫公众利益的科学家,而是那种把敢于揭露社会丑恶的人打成“人民公敌”的反动邪恶势力。由此深刻地揭示出:只有那些为求个人利益而不惜危害市民健康的矿业主和腐败官员,才真正是社会公众的人民公敌。
    由此来看我们目下所处的社会现实是,由于三鹿有毒奶粉的被迫大曝光,顿时在国引发了一次“乳品行业大地震”,几十家乳品企业被查出有毒化学物质三聚氰胺,随之与乳品相关的食品又相继被查出含有三聚氰胺。再随后,由于香港查出了有毒鸡蛋,又连带查出饲料中含有过量的三聚氰胺。由此,又引发了一次新的“饲料行业大地震”,其震区波及所有的种养殖行业。这也就是说,几乎是人所能够入口的动植物,都已经受到了三聚氰胺的不同污染……
   再由此来反观近几十年来的社会消费市场是,仅看假烟、假酒、假药、注水猪牛肉、有毒大米、废旧食用油、苏丹红食品、色素食品……等等一类人所必须的生活必需品,早就已经无时无处不在危害着社会公众的健康和安全。其猖獗程度,可谓是到了“一个人倒下去,千万个人站起来”的无序状态。所有这些,对每一个置身在这个生存困境中的人,怎能会不感到了内心的恐惧和忧虑呢。
    从这里我们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所有那些制造有毒食品和假、冒、伪、劣食品的人及其腐败官员,都是今天这个社会最可恨的人民公敌——他们正在危害着社会公众的健康和安全。
   
    众所周知,中国自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后,社会便随之出现了经济不断增长,市场日趋繁荣的发展态势。但由于国家的政策、法规总是滞后于改革进程的具体实践活动,往往不能有效发挥规范市场经济的作用,因而使得那些最先学会一切向钱看的人,趁机大肆制造假、冒、伪、劣产品来扰乱和破坏社会经济秩序。记得当此之时,整个社会到处都响彻着一片“打假”的呼声,各级政府也确实惩治了不少制假、售假的不法分子。随后,国家不仅为此特制定了种种的政策、法规,还专门层层设立了各种相应的政府监管部门,目的就是为了从制度层面来根本遏制“造假”、“售假”的源头,进而切实正保障社会公众的利益。
   但问,国家这些旨在治国安民的方略实现了吗?答案是,没有,根本没有。因为眼前这些正在泛滥成灾的有毒食品,就已经生动说明那种在易卜生笔下所鞭挞的人民公敌,至今不但没有消亡,反而在更加疯狂地活跃着。
   那么,他们究竟藏身和依附在何处呢?
   
    现今大量事实证明,由于我们现行的市场经济,至今还没有建立起一套能够保证它正常发展的法制体系来,因而就给那些在其中活动的人留下了可能犯罪的极大空间。
   首先,是那些企业生产经营者,他们可以不惜一切方法和手段,利用科学技术成果来制造获取高额利润的产品,如有毒食品,有毒饲料等等。同时又可以不惜一切方法和手段,在各级政府部门和监管部门内打通关系,找到他们利益上的保护人。其二,是我们的各级政府和监管部门,常常会出于保护地方利益上的考虑,故意放任那些企业生产经营者的违法行为,有的不仅为他们提供各种优惠条件,一旦出事时还要公开为之袒护和辩护。其三,是政府官员频频出现的公权私用和权力寻租,更给那些只管自己赚黑心钱,不管他人死活的不法分子打开了作案的通道,使得他们的劣行能够在社会各个方面四面开花,为所欲为。
   当然客观地看,这些年来国家虽然已经显著加大了保证食品安全的执法力度,并先后惩治了不少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罪犯,罢免了不少渎职害民的政府官员,但其实并没有真正铲除那些犯罪产生的土壤和条件,使得许多犯了罪的人还安然躲藏在这条“看不见的战线”上,随时随地会以新的方式来危害社会公众的利益,直至人身健康和生命安全。
   于是,所有这些都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难以破解的现代斯芬克斯之谜:不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的人民公敌,公众没有宁日;而惩治他们,社会又没有宁日。
   ——怎么办?
    总之,如何才能惩治他们的问题,已经像哈姆雷特所面临的考验那么,严峻地摆在了每一个有人性良知和社会正义感的人面前:
    ——“It’ to be or not to be……”
   
    行文至此,又忽然想到我们今天的作家、艺术家存在的致命脑残疾。据悉他们中的很多人,经常都是以大师自居的,且还有不是人是获得了国家级大奖的。更有甚者宣称自己,早已就达到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水平,至于易卜生就俨然不在话下了。只不过想扫兴问一句的是:你们既然有着那么天才,可对自己眼前这些远比易卜生所处的时代还要深刻复杂的社会问题,怎么就茫然失语,无所作为了呢?不知你们们能否给个回答。
    2008.11.6 于四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