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李咏胜文集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一张成都的新名片:谭作人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第一章 汉水悲歌:中国“民企教父”牟其中“三进宫”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作假:于法无据的信用证诈骗罪
·第三章 夹缝求生: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跋涉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三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四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五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六
·
·李咏胜文集第5集:大型中国文化艺术片;电视唐诗三百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在全国人民对有毒奶粉的一片责斥,咒骂声中,曾经声名远扬,产品畅销国内的石家庄三鹿乳业集团公司的大厦顷刻倒下了。一时间,石家庄市内市外到处蜂拥着退货的人流,全国各地商店到处忙碌着下架的身影。总之,在这个从天而降的有毒奶粉事件中,石家庄三鹿乳业集团生产的“三鹿牌婴幼儿奶粉”, 最先被查出含有有毒化工原料三聚氰胺。由此,而使它成了社会的众矢之的和责骂目标,形成一个天下无人不骂三鹿的危难败局。虽然,紧随其后而被查出同样含有三聚氰胺的乳品,岂止三鹿一家,而是二十二家。但,这并没有能够缓减社会对三鹿的众怒。于是,迫于社会各方面的压力,河北省高层领导被迫挥泪斩马谡:三鹿乳业董事长田文华被拘捕入狱;石家庄市有关部门官员被摘除了顶戴;国家质检总局、河北省有关部门高层官员也相继丢官。截止日前为止,全国因食用三鹿奶粉而死亡的婴幼儿已有6人,患病入院治疗的已超出6万余人
   由此见出,三鹿这次惹的祸,造的罪有多么多么大了。因此,它受到社会舆论的一致谴责和讨伐,直至企业倒闭、破产,都是罪有应得——谁叫它干出如此伤害无辜平民百姓的丑恶之事呢!
   

    那么,三鹿真的就罪有应得吗?
    公正的结论恐怕不能这样得出。不信,请看事实吧。
    一,众所周知,国内著名品牌三鹿乳品被检出含有三聚氰胺,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同样是国内著名品牌的伊利、光明、蒙牛等乳品,也同样被检出含有三聚氰胺,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除这几家著名品牌之外,还有数十家乳品也同样被检出含有三聚氰胺,不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其中,甚至连那些生产与奶制品相关的食品(如大百兔奶糖,咖啡奶糖之类),也同样含有不同程度的三聚氰胺。由此,就不难见出这样二个问题:一是生产这些产品的企业,可谓是遍布国内四方八面,到处开花结果。二是将三聚氰胺(俗称:蛋白精)这种有毒的化工原料添加到乳品中,能够为厂家带来极大的经济效益,已经是国内乳品生产厂家普遍惯用的手段,也就是行业内通用的潜规则。而厂家对于三聚氰胺的好处和危害,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只是谁都只干不说罢了。对此情况,网络上曾有这样一个笑话很能说明问题:那是三鹿出事之后,伊利老总打电话给三鹿老总田文华说:“老田呀,你怎的啦?”田回答说:“没怎的,就是疏忽了一下。”伊利老总责备道:“你准是不守规则,加多了吧?但是,你可不能把我们牵连进去呀 !”由此可见,如果说三鹿在这次事件中是罪有应得的话,那么所有生产这种“问题奶粉”的企业,又怎能脱得了关系,不究其责呢?
    二,早在2005年安徽阜阳 “大头娃娃毒奶粉事件” 发生时,三鹿乳品便已经成为44家“问题奶粉”企业之一。但它却不仅皮毛未损,安然无事,竟连那些戴在头顶上的光环:“三鹿奶粉被国家技术监督局列为全国首批重点保护的13个产品之一,被国家卫生部确定为第一批卫生安全食品。三鹿产品已有4个系列24个品种被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批准为绿色食品。1999年,国家工商局认定三鹿商标为 中国驰名商标,三鹿产品畅销全国13个省、市、自治区。”,还依然照样闪闪发光,声名大噪。并且又于2007年被由国务院戴上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的更大光环,使它成了国内唯一登上国家最高科技领奖台的乳品企业。为此,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还在2007年9月2日的《每周质量报告》特别节目——“中国制造”首集——《1100道检测关的背后》特别报道中,对三鹿婴幼儿奶粉的生产过程进行了详尽调查,充分肯定了中国婴幼儿奶粉的标杆企业——三鹿集团过硬的产品质量和科学、严谨的过程管理。称之该厂生产的产品是在经过1100多项检验检测后,才最终出厂运往全国各地的。更有甚者,是国家领导人还频频到该企业视察,评功摆好。由此,又不难见出三鹿之所以会出现今天这个悲剧性的结果,分明是被这些戴在头上的绚丽光环给害了的。因此,这些给它戴上绚丽光环的各级有关政府部门领导和媒体,又岂能咎其责呢?
    三,三鹿“问题奶粉”从95年4月初露端倪,到今年9月东窗案发,中间历时3年之久,竟然没有任何一个有关政府部门和监管部门对它认真检验过。更重要的是,三聚氰胺充斥国内乳制品行业,源源不断地流向千家万户,已经这么多年了,可竟然没有被任何一个政府部门和监管部门发现,并引起警觉和重视。好似大家都是瞎子,谁也看不出什么三聚氰胺,而只能看到眼前的既得利益。因而,才会让它们公然走南闯北,四处危害百姓的。由此可以这样说,各级有关政府部门和监管部门对此是难逃其严重不作为和失职责任的。这其中,还不排除它们与厂家有利益分割的嫌疑在。所有这些都说明,在三鹿由“问题奶粉”到发展成为“有毒奶粉”的整个过程中,各级有关政府部门和监管部门领导又怎能不担当相应的责任呢?
   综上所述足以说明,三鹿在整个事件的发生、发展过程中,确实负有不可推诿的责任,甚至罪责——因为它是第一个出事的“罪人”。社会对它无论怎样处罚和扬弃,都不为过。但因此就把所有由于三聚氰胺给社会带来的影响和危害,都归罪于三鹿,重惩于三鹿,而不追究那些让它能够恣意肆虐的各级有关政府部门和监管部门,以及那些参与制造有毒奶粉的企业的责任,这于法于理来说是公平、公正的吗?
   
    所以,从这个客观存在的事实上看,如果仅只把三鹿作为整个事件的替罪羊和牺牲品,而不追究那些同样负有责任的各种嫌疑人之责,那么三鹿就分明就是替死鬼和冤大头一个,它怎能不可以为自己喊声冤呢!
   
    总的来看,这次波及全国有毒奶粉事件所造成的影响和危害是极大的,其中暴露出的社会问题也是发人深省的。首先,我们姑且相信国内的乳制品企业会通过这次深刻的教训,会马上痛改前非,像它们在在媒体上公开郑重承诺的那样:保证用100﹪安全,100﹪健康的高品质为消费者服务。但在今天这个人人追求利益至上,各种潜规则盛行,到处是逆向淘汰陷阱的现实环境下,有什么能够保证一个三鹿倒下去,不会有千万个三鹿站起来呢?恐怕仅靠撤换几个“问题官员”,出几个红头文件,是治不了本的。否则,那么多的腐败现象岂不早就绝迹了。当然,也有人解辩说有毒奶粉之所以会发生,是由于奶贩子们的良心大大的坏了坏了的,丧失了做人的道德和良知,才酿成了此大祸的。因而,只要遏制住了毒奶产生的源头,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然而,问题的症结真如此简单吗?非也。
   现今大量的事实业已证明,有毒奶粉之所以能够在市场上畅通无阻,行销数年无人觉查,倘若不是众多的受害者哭诉,不知它还要危害多少天下人。而所有这些惨痛的悲剧和教训,都纷纷指向一个根本的问题:有毒奶粉的产生不是某个奶贩子的良心坏了,某个企业的的管理不好,而是整个监管它们的各级政府部门和职能部门发生体制性腐败之所致。所以,面对当前这个民难聊生的危难处境,每一个有社会良知和正义感的人,都不能再隐忍沉默下去了,必须奋勇而出为推进这个体制的根本改革进行斗争。因而,才有可望从制度层面到技术监管层面产生出一套既可操作,又可监督的法律、法规出来,才有可能杜绝有毒奶粉再以新的形式产生。否则,整个社会就将再也“和谐”不下去了。而三鹿的被抛售和牺牲,就真的是太冤了。
   对此,若要再究其深层的原因,那么当今天社会上流传着的这句话绝不是空穴来风,耸人听闻:“咱们明天还能够吃什么?”
   
    二00八、九、十八于四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