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
李咏胜文集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也评笑蜀《永绝三鹿恶之花有待人心改造》
   
    读完9.25日的《南方周末 》E29版,本报评论员笑蜀的评论员文章《永绝三鹿恶之花有待人心的改造》之后,我觉得有些认识上的问题需要来个“评中评”,才能辨别是非。该文有这样两个意思:一、三鹿毒奶粉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是由于潜规则打破了明规则,破坏了正常的监管体制。二、当今社会无孔不入的潜规则,为何能够打败明规则,破坏正常的监管体制,又是由于人心的黑暗和贪婪造成的。因此,中国日后市场上要杜绝三鹿类有毒食品的发生,必须让人的心(至少是商人的心)都改造为守法、向善才行。对此,我以为问题不尽然也。
   

    众所周知,三鹿乳品自2000年初强势崛起之后,便在社会各方面的月拱星托之下,很快成了中国乳品业的明星企业,其产品犹若漫天雪花,覆盖了中华大地的大部分角落,并与蒙牛、伊利、光明一同形成一个四强鼎立中国乳品市场的发展态势。然而,早在2005年安徽阜阳 “大头娃娃毒奶粉事件” 发生时,三鹿产品便已经在44家“问题奶粉”中榜上有名。只是当时由于三鹿公关技巧的娴熟老道,又很快在媒体的华美包装下照旧光环四射起来,闲庭信步地走进了万户千家。据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2007年9月2日的《每周质量报告》特别节目——“中国制造”首集——《1100道检测关的背后》报道,中央电视台对三鹿婴幼儿奶粉的生产过程进行了详尽调查,展示了中国婴幼儿奶粉标杆企业——三鹿集团过硬的产品质量和科学、严谨的过程管理。它们生产的产品是在经过1100多项检验检测后,才最终出厂运往全国各地的。只是到9月9日,由于三鹿奶粉中含有有害化学物质三聚氰胺在甘肃被曝光,三鹿大厦才开始倾斜。这就是说,社会质疑三鹿产品质量问题的呼声已经三年多了,竟然没有引起任何监管部门的重视。更有甚者,是在今年6月的中国质检网站上,又有受害者反映了同样的问题,可还是无人理睬。而到了8月2日,当该公司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将实情上报给有关监管部门时,还是被掩盖了下来。直到劣迹大败露时,国家有关监管部门才开始动作,由此连带查出中国乳品业中有22家产品同出一辙,都在用同一种方式危害着儿童的健康。由此,我们不难看出“三鹿恶之花”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能够四面八方地开,无疑是监管体制没有在其中发挥应有的作用。因为案发至今,无论哪一级监管部门都拿不出一个对这些有问题反映的产品,曾经进行过调查、抽检一类的证据来向社会证明,自己是履行了监管职责的。这分明是一个监管和行政严重渎职并与媒体共谋造假的体制性连锁腐败问题。但笑蜀却在评论中把事件发生的原因,简单地归罪于潜规则,显然是没有触及到问题的本质。
   
    现据查明在这次三鹿毒奶事件中,国内的“问题奶粉”企业已有22家。这就说明在此之前,他们共同用有害化学物质赚钱,已成了乳制品业内的一条潜规则。于是大家依照这个潜规则,彼此利益均沾,谁也不泄天机。而这些企业在三年多的时间里,产销出了那么多有害产品竟没有被各级地方政府部门和监管部门发现,这中间是否利用了这个潜规则还是个问题。同时,不法奶商心太黑,利用这个潜规则在奶中“下猛料”也是问题之一。由此可见这个潜规则,确实起到了许多打破明规则,破坏正常监管体制,甚至扰乱现代治理体制的作用。但问题的关键是,如果我们的管理体制是完善的,能够正常发挥职能作用的,那么这些潜规无论它具有多大的破坏力,也是不可能伤及命脉的。俗话说:“无缝的鸭蛋不会生蛆”,讲的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对 “三鹿恶之花”能够到处盛开的主要原因,我们只能说是由于监管体制自身不健全和不完善,甚至运转失灵,而被潜规打倒在地的。
   
    至于说到说人心的改造问题,我以为当今国际社会公认的一个普适价值就是以好的制度管理人,改造人。那么具体来说,面对当前这个“从人心的黑暗王国中成长起来的潜规则,有如不断膨胀的黑洞,反过来掏空了价值,掏空了人心,从而斩断了整个明规则、整个许多治理体制的根系,最终颠覆整个监管体制,导致食品安全监管的空心化。整个乳业这才随之沦陷,沦为丛林产业,以至于对嗷嗷待哺的婴幼儿,竟也下得了手。”(笑蜀语)的现实处境,我们能否把这一切统统都归之于“人心不古”,呢?恐怕不能。因为人类社会的进步史证明,在坏的制度下产生的多是越货杀人的刁民、乱民,只有在好的制度下才能产生遵纪守法的的国民、公民。因此,要使我们的社会真正走出这个道德沦丧,人性泯灭,良知丧尽的黑洞,唯有进行根本的制度性改革。但在当今这个制度性改革还无法开启的严酷困境下,我们唯一的缓解之策只能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先不是等待于人心的改造,而是尽力推进现行体制方面的根本改革和配套建设。再具体到国家食品安全上来说,就是要在国家监管部门内,如何尽快建立起专业化的技术检测队伍,才能克服被内行“忽悠”了的弊端。同时更重要的,是如何尽快建立起一套以国家对全体人民负责的监管体系来,才能打破地方保护主义重利益而轻质量的层层壁垒。唯有这样从监管体制上进行“亡羊补牢”,才能从根本上铲除“三鹿恶之花”恶性生长的土壤和条件,也才能让国产乳品业一步步走出雷区,重新树立起社会的公信力,让老百姓过上安稳的日子。
   
    2008.9.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