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支持韩寒解散中国作协的几大理由]
李咏胜文集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支持韩寒解散中国作协的几大理由

   支持韩寒解散中国作协的几大理由
   
    去年,80后新锐作家韩寒曾在网上发博文说:“假如让他当中国作协主席的话,那他第一秒钟就是解散作协”。此言放出后,人们对他的这一惊世骇俗之论,有“顶、订、顶”的,也有“PK、PK、PK”的,双方争执不下,但最终还是以不了了之。近来,由于韩寒再次单挑那些他认为是以“党标题”进行写作的作家们,因而再次引起了作协该不该存在的是否之争。
   对此,我认为自己是该为韩寒这头剽悍的初生牛犊,说几句支持赞许,甚至摇旗呐喊的话了。
   

    一,中国曾被老外誉为一个诗歌的国度,意思是中国自古就是一个文化大国。因为在中国自有史记载的四千多年余间,不知产生出了数以万计的著名作家(其中包括诗人、文学家、艺术家在内)。但任凭我们怎样引经据典,也找不出几个是由国家养育起来进行创作的专业作家。其中,包括屈原、李白、杜甫、曹雪芹、鲁迅一类中国文化的顶尖级人物在内,都是业余作家,大致类似于我们现今的自由写撰稿人。因此由于他们没有被朝廷包养而进行创作的约束,才能够创作出了那么多名垂千古的伟大作品。如果说,中国历史上确实有过“弄臣”一类专业作家存在的话,那他们的成果也很可怜,早就已经“尓曹身与名俱灭”了,只有鬼才能记得他们是谁。
   这就是说,中国封建社会无论再腐朽,也极少有由朝廷包养的专业作家。因而我们今天的社会,决不能再包养这种专业的“弄臣”作家。
   
    二,由国家来包养专业作家,是斯大林时代建立的体制,其组织形式就是苏维埃作家协会,简称作协。虽然在这一时期,苏联的文化艺术可谓是名家辈出,群星灿烂,貌似取得了比托尔斯泰时代还耀眼的成就。但可惜一旦这个制度瓦解之后,那些当时金光闪闪的名家大师们却一个个都狗屎了。相反的倒是,唯有像帕斯特尓纳克、索尓仁尼琴那样被驱赶在作协大门之外的作家们,才真正创作出了让俄罗斯文学焕发出绚丽光彩的伟大作品。
   由此之故,苏联作协这种由国家来包养作家的体制,是一种把文学引向死亡的体制,早已遭到时代了的否定和扬弃。
   
    三,我国建国后仿照苏联模式建立起来的作协体制,至今已是五十多年了。然而,当我们冷静回首这五十年来的文学大家园时,一个异常寒心的景象竟是如此严酷:我们并没有养育出多少值得骄傲的优秀作家,而只是养育出了许多只能以“党标题”进行创作的平庸作家。对此,也许有人会反驳说:“我们不是有茅盾、巴金、老舍、冰心这些大师在吗?”然而,事实却恰巧相反:因为即便他们算是大师的话,可他们成为大师时的作品都是在建国之前完成的,而当他们进入作协体制之后,反而什么优秀作品也没有创作出来。
   这就足以见出,专业作家在作协这个体制里,极少有人会比茅盾、巴金、老舍、冰心等大师更杰出,能够创作出优秀的作品。
   
    四,今天的中国的社会,无论任何阶层都已进入了市场经济的竞争环境中。可是,却唯有作协能够例外。它形式上还是政府的一个职能部门,其经费由政府全额拨给,其中包括所有任职官员和作家及职员,还一律享受着政府公务员待遇。更奇妙的是,所有国家公务员和企事业员工,每月、每年都有着一定量化的业务考核指标。然而这些作家们,由于他们必须根据创作灵感才能进行创作,故此就有了不用上班,没有硬性考核指标的特权。因而,许多本来有创作才能的人一旦成了专业作家后,竟然可以另干私活,数年、数十年写不出作品,甚至不写作品。由此而使作协实际变成了一个比养老院还舒适的养老院。据了解,全国省、市、县现有作协1000多个,包养着专业作协主席、副主席和作家约数十万人。这个庞大的队伍一年下来,不知白白消费了多少纳税人的血汗钱。但他们对社会作出的贡献究竟有多少,至今也没有谁进行过考核。(在此附代说一句,当今世界各国所有的协会,都不是由国家出钱包养的,包括西方国家那些最有钱的福利协会、慈善协会在内)
   于是,在这种与市场经济严重相被逆的作协体制下,专业作家创作不出优秀作品就成了很自然的事。
   
    五,我们今天的社会文化市场上,大致活跃着这样两种文化人:一种是靠国家养育的专业作家,一种是靠自己养活自己的自由撰稿人。这就出现了一个劳动所得利益上的不公平、不平等,即他们在同一个媒体上发表作品时,表面看来稿酬是相同的。但实际上,由于专业作家拿着国家薪金,其稿酬就是额外收入,而自由撰稿人则唯有靠稿酬过生活,并且还要照章纳税。这就是说自由撰稿人除了养活自己,还要反过来养育专业作家。显然,这就把作家分成了两种:一种是贵族作家,一种是平民作家。然而 ,这两种作家谁又对社会的贡献大呢?据文化界有关业内人士评估说,当今在社会上影响最好,读者最多的各类文学作品,其实大部分都是由后者创作出来 。因而所以说,唯有改革作协这个不利于作家公平、公正进行竞争的旧体制,中国才会真正有伟大的作家和作品产生出来。
   
    总之,仅此五种理由说明,韩寒要解散中国作协的放言,并不是阿Q式的狂言,反而是使中国文学适应当代改革大潮,逐步走向复兴的诤言——因为它代表着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因此,特寄望于有更多的有识之士参与“股与呼!”
   
    2008、10、1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