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李咏胜文集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2008年的中国,真是什么世间可悲可笑之事都凑和在一起了,煞是闹热。仅此一个社会文化生活市场,便前有陈冠希、范跑跑、郭跳跳、王兆山粉墨登场,后有余秋雨、韩寒、谈歌、赵忠祥吆喝续后,从而形成一个“八大锤大闹朱仙镇”的现代场景,让人越看越晕呼呼的睡了去,好似周遭世界都沦陷了也。
   

    这还不算,近日又传来著名清史专家、央视“百家讲坛”的“嘴上明星”阎崇严大师,在无锡被读者掌掴的怪事,因而惊诧之余,不妨也凑趣添点异味。
    本来,阎崇严作为一个满族人的后代,又是一个平生致学于清史研究的学者,在今天这个由文化禁锢被迫走向文化多元的时代,无论他研究什么,著述什么,宣讲什么,都是裁缝的尺子——正尺。他完全有权利自由的言说,无需顾左右而言它。也就是说他享有登高“百家讲坛”的自由,也享有在这个登高处大讲特讲康乾盛世满汉民族的生活,是如何如何的融洽幸福;“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文字狱”等等文治武功,又是如何如何为大清帝国的社会稳定和谐作出了贡献,甚至还可大讲特讲雍正大帝、慈禧老佛爷为国为民立下的伟烈丰功。即便他就是这样讲了,也有什么大不可。因为他作为一个学者,就有他著书立说的自由和尊严,任何人都不能侵犯和剥夺。同样的道理,无论谁对他的著作和言说有异议或对立之处,也完全有权力与之平等对话,辩论,直至论战。可令人想不到的是,在这个人心呼唤理性和宽容的社会氛围下,却还有着这么不明事理的读者,竟然向一个理应受到敬重的年迈学者,举起了不理性和宽容的手,此事听起来难免让人感到了一种对未来的忧伤。须知,虽然这个读者的手仅此是打在严大师的脸上,但实际则是重重地打在了所有文化人的心里。由此而后,谁要是发表了与某个读者观点不同,认识不同的言论,就有着和严大师一样受辱的可能,那么又有谁还敢再自由的言说呢。因此,倘若我们不谴责和扬弃这个读者的反文明进步行为,及其由他所代表的“多数人的暴政”意识的话,那么,我们就永远走不出严大师所顶礼膜拜的那个满清阴影了。而这才是问题的所在,唯一遗憾的是严大师则不幸被自己的帝王情结“轻轻闪了一下腰”。
   
    其次,说到与此相关的严大师对清史的研究硕果,因本人对此学无专攻,不敢妄想口吐象牙。只不过凭借自己读书的直觉,总觉得严大师从开始到现在的清史研究学说,其实都是在为自己的满族至尊们树碑立传,歌功颂德,而不是在客观、理性地梳理历史烟尘,还原历史本真,其目的也只不过是乞求在今天这个无钱不学术的污垢里,讨点生活与虚荣而已,与真正的学术毫不沾边。再说,他和易中天、王立群、于丹等人能够在“百家讲坛”纵横捭阖,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自己是真的学术超群杰出,还是自己臣服了某种权势和非学术的东西,旁人们就不必去戳这根背脊骨了。
   
    总之,严大师无论再显阔,我觉得在末庄这个现代大家庭里,他还是一个像阿Q一样穷苦的读书人,只不过他现在发迹了。那是由于他毕竟比阿Q墨水吃得多多了,不会像阿Q那样只会傻乎乎的去“革命”,去“造反”。而是虔诚毕敬地在为赵太爷潜心修宗族谱,尽力搜寻打压阿Q、王胡等下人的祖宗王法。因而,日子自然过得潇洒又滋润。但即便这样,他实际在末庄人和赵太爷眼里,还是与阿Q一模一样不分上下,都是值得同情的弱势群体中人。然而,只是让阿Q和他都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穷得叮当响,活得猪狗不如的王胡,也竟然敢对他们动起手来——哎,这世道真他妈妈的乱套了。
   
   200810.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