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李咏胜文集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2008年的中国,真是什么世间可悲可笑之事都凑和在一起了,煞是闹热。仅此一个社会文化生活市场,便前有陈冠希、范跑跑、郭跳跳、王兆山粉墨登场,后有余秋雨、韩寒、谈歌、赵忠祥吆喝续后,从而形成一个“八大锤大闹朱仙镇”的现代场景,让人越看越晕呼呼的睡了去,好似周遭世界都沦陷了也。
   

    这还不算,近日又传来著名清史专家、央视“百家讲坛”的“嘴上明星”阎崇严大师,在无锡被读者掌掴的怪事,因而惊诧之余,不妨也凑趣添点异味。
    本来,阎崇严作为一个满族人的后代,又是一个平生致学于清史研究的学者,在今天这个由文化禁锢被迫走向文化多元的时代,无论他研究什么,著述什么,宣讲什么,都是裁缝的尺子——正尺。他完全有权利自由的言说,无需顾左右而言它。也就是说他享有登高“百家讲坛”的自由,也享有在这个登高处大讲特讲康乾盛世满汉民族的生活,是如何如何的融洽幸福;“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文字狱”等等文治武功,又是如何如何为大清帝国的社会稳定和谐作出了贡献,甚至还可大讲特讲雍正大帝、慈禧老佛爷为国为民立下的伟烈丰功。即便他就是这样讲了,也有什么大不可。因为他作为一个学者,就有他著书立说的自由和尊严,任何人都不能侵犯和剥夺。同样的道理,无论谁对他的著作和言说有异议或对立之处,也完全有权力与之平等对话,辩论,直至论战。可令人想不到的是,在这个人心呼唤理性和宽容的社会氛围下,却还有着这么不明事理的读者,竟然向一个理应受到敬重的年迈学者,举起了不理性和宽容的手,此事听起来难免让人感到了一种对未来的忧伤。须知,虽然这个读者的手仅此是打在严大师的脸上,但实际则是重重地打在了所有文化人的心里。由此而后,谁要是发表了与某个读者观点不同,认识不同的言论,就有着和严大师一样受辱的可能,那么又有谁还敢再自由的言说呢。因此,倘若我们不谴责和扬弃这个读者的反文明进步行为,及其由他所代表的“多数人的暴政”意识的话,那么,我们就永远走不出严大师所顶礼膜拜的那个满清阴影了。而这才是问题的所在,唯一遗憾的是严大师则不幸被自己的帝王情结“轻轻闪了一下腰”。
   
    其次,说到与此相关的严大师对清史的研究硕果,因本人对此学无专攻,不敢妄想口吐象牙。只不过凭借自己读书的直觉,总觉得严大师从开始到现在的清史研究学说,其实都是在为自己的满族至尊们树碑立传,歌功颂德,而不是在客观、理性地梳理历史烟尘,还原历史本真,其目的也只不过是乞求在今天这个无钱不学术的污垢里,讨点生活与虚荣而已,与真正的学术毫不沾边。再说,他和易中天、王立群、于丹等人能够在“百家讲坛”纵横捭阖,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自己是真的学术超群杰出,还是自己臣服了某种权势和非学术的东西,旁人们就不必去戳这根背脊骨了。
   
    总之,严大师无论再显阔,我觉得在末庄这个现代大家庭里,他还是一个像阿Q一样穷苦的读书人,只不过他现在发迹了。那是由于他毕竟比阿Q墨水吃得多多了,不会像阿Q那样只会傻乎乎的去“革命”,去“造反”。而是虔诚毕敬地在为赵太爷潜心修宗族谱,尽力搜寻打压阿Q、王胡等下人的祖宗王法。因而,日子自然过得潇洒又滋润。但即便这样,他实际在末庄人和赵太爷眼里,还是与阿Q一模一样不分上下,都是值得同情的弱势群体中人。然而,只是让阿Q和他都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穷得叮当响,活得猪狗不如的王胡,也竟然敢对他们动起手来——哎,这世道真他妈妈的乱套了。
   
   200810.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