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笑看韩寒打虎 ]
李咏胜文集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一张成都的新名片:谭作人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笑看韩寒打虎

   
   笑看韩寒打虎
   
    之一
    近来中国的大小网站和它的新老网民们,好似发了羊癫疯似的热议着一个人:韩寒,使得许多爱热闹的看客,不免私下发出一个像拿破仑那样的感叹:“Eithere you or I am mad?”(不是你疯了,就是我疯了?)。由此而使今年这个本来就着了火的盛夏,更加漫天躁动起来。

    由此不禁要问,韩寒何许人也,怎能如此这般遭人饶舌?
   其实此人乃80后的晚辈后生,尚属于那种胡子还未长稳健的楞头青一类人。当然,也有人把他们戏称为后现代的新新人类。只不过这厮天生与众生不同,凡事率真由性,乐于自我流浪和放逐。随后竟像他那200多年前的宝玉哥哥那么,不走仕途经济道路,率先做起了自谋生路的自由撰稿人,开始写他那些被老眼视为离经叛道,张扬自我的新小说。焉知几年摔打下来,这厮真还写出了10多部深受他们那一代人喜爱的大部头作品,人称“80后最酷毙的作家”。由此成为后现代人写作的最成功人士,并在国内外逐步走红。尤其是他近一、两年来,又学会了一套单打独斗的刀法和路数,开始在网络上写一些直面现实人生的小品文章。而他这些短小,精悍的杂文、随笔,由于所言说的都是人们周边发生的真实事理,加上他那智慧的视角,尖锐、诙谐的语言,个性化的表达方式一拨弄,便充满了时代的生猛鲜活之气。因此他的文字只要一出手,就成了网上“通稿“。且他的博客点击率,竟高达1,4亿人次之多,而再度走红。
    如此这般来看韩寒其人及其作品,可以说他作为80后一代人的一个自由言说者,是有着不少典型意义的。他们这一代人,是在一个与前几代人决然不同的语境中长大的,因而无论思维还是视野,也就比前辈人少了许多自我奴化意识,自我禁锢心态,自我瞒和骗残疾,自我作践言行。所以他们的举止言行,自然就更要接近人的真实和生活的真实得多。而韩寒的大多数言说,正是在这样一种不拘一格态势下进行的,可谓字字皆出于自然。以致即便有不少习惯了黑暗见不得光亮的人怎样无视或矮化她们,可私下也不得不认同在他那些平淡无奇的文字中,还是有着许多独特的发现和闪光点。这就不难见出韩寒的言说已不是个人的存在,而是代表着他们那一代人的精神风貌在存在,他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显著符号而已。于是,我们只有欣然面对和坦诚对话了。
    这些,大致就是我眼中的韩寒其人吧。
    可我所看到的韩寒打虎,是缘于何事呢?
   
    之二
   
    韩寒打虎的经过如下:
    一是今年6月,韩寒与他一样时时引人瞩目,言行招人指点的艺术家陈丹青,两人一同做客湖南卫视《零点锋云》。席间,他竟口无遮拦地放言说,中国解放后的作家文字都很差,老舍、茅盾、巴金、冰心的文笔也很。由此,引来网络世界一片喊打声。在此,由于他所评说的四位文学大师都已经作古,所以我称之为他第一次打的是“死老虎”。
    二是9月,亚洲起点中文网站组织了一个名目为“30省市作协主席小说巡回展”。 韩寒闻此信息又放言说,中国解放后作家的作品都是按党标题写出来的,没有什么艺术价值。而他早在此之前,就放言说过如果让他当作协主席的话,那他下一秒钟就解散作协一类藐视中国作协的话。由此,又引来网络世界一片喊打声。在此,由于他所评说的作家们都还在前台上活跃着,所以我称之为他第二次打的是“活老虎”。
    那么,韩寒的这两次打虎,究竟那些是非该曲直呢?
   这里,请让我们还是先看看人们对他的打“死老虎”之举,是如何应对的:
   “茅盾、老舍、巴金、冰心是公认的现代文学大师,韩寒却口出狂言敢说他们的文字很差,分明是蔑视传统文化……
   韩寒们贬低现代文学大师,是对历史的背叛……
   现代文学大师们的地位不容韩寒这类狂妄小子动摇……
   韩寒们的言行,是欺师忘祖的丑恶言行……
   甚至有人还四处发出恶声:打死韩寒,拯救文学……”
   如此等等,一言以蔽之,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这四位文学大师的地位是动摇不得的,而韩寒竟然敢于否定他们,必须国人共讨之。
   同时,再看看人们对他的打“活老虎”之举,又是如何应对的:
   “韩寒把中国作协贬斥为豢养和驯化作家的基地,是否定党对文学艺术的领导……
   中国作家在作协的领导下,取得了辉煌的创作成就,绝不容韩寒抹杀……
   韩寒竟然说中国作家创作的作品是党标题,文件化的作品,和没有艺术价值的作品,这是分明对中国作家的侮辱……
   更有甚者还依照韩寒的说话语气恨恨而言道,如果我是他的父亲,我下一秒钟就把他捏死……”
    如此等等,又一言以蔽之,中国作协是造就中国作家的摇篮,必须同韩寒这类妄想解散它的狂妄之徒作斗争。
   问题发展至此,我不得不阐述自己的一己之见了。
   
    首先,人们自然要问韩寒打的这只“死老虎”,究竟能不能打,该不该打?这里,即便我们暂且承认茅盾、老舍、巴金、冰心是大师,且都对中国现代文学做出了不薄的贡献。但中国自新文化运动开始,所有的圣人们都被被打倒在地了。未必这四位大师,就比历史上的圣人们更神圣,只要批评一下就是反叛历史,割断传统的逆行不成?如果说他们并不比历史上的圣人们更神圣,又有什么批评不得的呢?如果说批评历史上的圣人们就是叛国逆子,就是大逆不道的话,那么我们对五四那一代人又作何评判呢?未必能够说他们批判古人是英雄豪杰,韩寒批评一下前人就是狂徒恶人了?这样一来,岂不是落入“小尼姑的屁股和尚摸得,阿Q摸不得”的怪论了么?
   再说,只要我们把浮躁了近半个多世纪的心性沉静下来,学会用理性的目光来审视和梳理历史的沉淀,就不难发现中国当代文学的路为何越走越找不到北,其原因正是我们至今还在步着那些所谓大师们的后尘,把意识形态的伪文学当作了文学本身。对此,著名文学理论家和评论家刘晓波曾指出:“回归文学本身的审美评价,茅盾的代表作《子夜》是“政治图解”,只不过比“延安作家”图解得稍微高明点;冰心的早期“问题小说”大都是观念先行的产物,她最有名的《寄小读者》乃现代文学中肤浅抒情的代表,读不下去,很正常。三人中被捧得最高的巴金,也仅是一位有影响的作家而非文学大师。”应该说是点到血脉之见。这其中,我们暂且不深问这四位大师在上世纪中叶那个人类最黑暗的日子里,用作家的良心说过真话没有?尤其是矛茅盾和冰心,更是终结有谁见过他们说过一句内心的真话没有?回答都是没有。而把他们这种精神操守,人格力量和艺术才贡献都有缺陷的人神话为“大师”,能教育和启迪人吗?这显然是意识形态的又一个政治神话。而他们这些作为,倘若与俄罗斯、前苏联那些为良知、正义而舍身赴难的文学大师比较起来,相距岂有天上与地下之遥。由此看来他们这只 “死老虎”,自身就是有问题的存在,韩寒怎不能打。
   第二,韩寒打的“活老虎”,究竟又何错之有?关于这个问题,大概稍有一点文学史常识的人都知道,人类社会自从有文学艺术记载以来,几乎所有有价值的作品都是作家们个体在自由状态下创作的,而不是在宫廷权贵豢养和驯化下恩准出来的。中国建国后,各种体制效法苏联,于是地方各级都建立起了作协。其实就是一个政府的写作机构,作家与官员一样拿国家的钱,区别只是职能而已。因此,在这种官僚体制下,作家,艺术家能够真正自由创作吗?请看事实吧,建国至今一晃快60年了,可我们到底产生了多少文学大师呢,恐怕不好说。即便前面提到的那四位所谓的文学大师,可惜他们的代表作品都是在解放前完成的。换言之,便是他们的艺术成就,其实是在作协体制建立之前取得的。在这方面,苏联出现的那些真正的文学大师,其实都是从作协体制外产生出来的,就是一个对作协的极大讽刺。。而韩寒们作为视野更开阔,思维更敏锐的一代人,自然一眼就能看出这个弊端,而坦言直陈其危害,又有什么不可。但可惜这些作协“家长”们却为何宽容不得,非要用“文革”那一套上纲上线的手段,去对打泄愤呢?
   
    再说吧,即便韩寒说中国作协主席们创作的作品,都是“党标题”,文件化的作品,就算他在乱说。那么在你们这几百号人的作家主席队伍中,至少应该创作出几十部经得起历史检验的优秀作品,甚至伟大作品出来报效养育你们的人民吧。但遗憾的是,这样的作品至今又在哪里呢?既然如此,你们被这些幼嫩的后生质疑和鞭策一下,又有什么不可。可你们却要一报还一报,非要把他们捏死而后快,才能显出作“家长”的威严和权势吗?由此看来你们这只“活老虎”,实在是有着许多该打之处的,韩寒又怎不该打。
   
    之三
   
    由是观之韩寒大虎的全过程,我感到其中有两方面的启示值得重视。
   一是韩寒打“死老虎”之时,实际只打到了它语言艺术反面的皮毛问题而并没有伤及它思想内涵方面的筋骨和内脏问题,但仅只如此,便让许多文学界的钢铁卫士们忍受不了,齐声喊打。倘若他事先知道这只“死老虎”还在人们的意识形态里活着,死而不僵。那么,他再有多大的牛犊劲儿,也不敢打了。这就不难见出今天的文学是走向死守旧的文学,还是走向新生的文学了。如果是后者,怎么会连一点小敢冒和发烧都受不了呢?这就是说,此中国文学至今还在被许多因袭滞后的观念和教条窒息着,而它真要走向“诗唐”时代的话,必须把韩寒这种“打死老虎”的锐气保持下去。
   二是韩寒打“活老虎”之时,本来他打的只是一、二客观存在的社会现实问题,但不知怎的,却被上升成了与政治有关的原则问题。就好似唯有这样,才能抵御他的攻讦,保住作协永远不倒。但其实呢,只能证明作协所代表的作家们,已经是很虚弱了,需要借助意识形态的力量才能苟延残喘下来。这又说明,作协和职业作家的存在,已经与社会的发展走向不相适应了,理应顺应时代潮流忍痛割除历史的累赘,才能使中国文学焕发出新的光彩。
    总之,无论怎样看,韩寒都是一个敢于打虎的当代勇者,我们没有理由不为他击节。
   
    2008.10.4
   
   
   
   

此文于2009年10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