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由许霆案遥看中国社会的法制化进程]
李咏胜文集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一张成都的新名片:谭作人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第一章 汉水悲歌:中国“民企教父”牟其中“三进宫”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作假:于法无据的信用证诈骗罪
·第三章 夹缝求生: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跋涉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三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四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五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六
·
·李咏胜文集第5集:大型中国文化艺术片;电视唐诗三百首
·中国唐诗与世界文化(编剧者序言)
·第一部 唐代十大诗人诗
·第二部 初唐诗
·第三部 盛中唐诗
·第四部 晚唐诗
·第五部 边塞诗
·第六部 咏王昭君诗
·传承中国优秀文化的希望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之中(编剧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6集:狗眼看现实
·第一章:长夜的歌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许霆案遥看中国社会的法制化进程

   由许霆案遥看中国社会的法制化进程
   
    本文写作前的核心提示是:2006年4月21日晚10时,河南打工青年许霆来到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某银行的柜员机取款。因多按了一个0,既然从中取出了1000元,而此时他实际存款仅有101 元。狂喜之下,他连续取款5次。当晚,许霆回到住处之后,将此事告诉了同伴郭安山,两人随即再次前往提款。后经警方查实,他俩先后取款171笔,合计人民币17.5万元。其中,许霆取款人民币15.5万元,郭安山取款人民币1.8万元。事发后,郭安山因主动自首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而潜逃一年后被抓获的许霆日前被广州市中院以盗窃金融机构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此案一审判决经媒体爆出后,引起举国报民议论纷纷,网民说三道四。也使得许多像我一样本来对中国的法律没有感觉的人,开始对中国的法律有了痛感。
   于是,我也只好跟着胡言乱语几句。

   
    其实许霆案在一个法律与现代化同步的社会里,本不是什么大案要案。但它在我们这个法律总是与时代的进步慢几步的特殊国情下,就不能把它小而视之为“历史的肺气”而随意排放了。因为它触及到了中国法制建设的一个“敏感地带”——法的滞后问题。所以,必须睁了法眼看,才不至于造成新的假案和冤案。认真查看许霆案,如果说它是一个有法可依的案件,那么一个这么小的案件,怎会引发整个社会的关注和热议呢? 显然,问题就出在它的所依之法上:即盗窃金融机构罪。其司法解释是“盗窃金融机构超过十万元的,处无期徒刑以上刑法”。而这条法律是什么时候制定的呢?大约是十年前的1997年。那时的金融机构又有那些呢?大慨也就只有中行、工行、建行、农行四大家族了。至于柜员机这个新玩艺儿,恐怕许多当时的金融专家和法律专家与我一样陌生。但十年后的今天,柜员机作为金融机构为民服务的一种便民工具,已经成为了社会共用之器,没有人会反对用它。因此此案的一个法律悖论是:我们把当时柜员机还没有出现时制定的法律条文儿推之于今天的社会,那么有人以秦法、汉法、甚至以清律来判汉人有罪无罪的话,恐怕大家也就扯平了,能说我们这些后汉人是无罪的。再说许霆案之所以能够发生,如果“金融机构”不失职失责,他与郭安山再有偷天的本事,也是不可能犯成此罪的。因此把“金融机构”的有责都归于许霆的的“盗窃”有罪,是很难服人心的 。须知“金融机构”的责任就是为百姓看财理财 ,怎能会一不小心被许霆们给骗了去呢!再说今日的“机构金融机构”,每天运款时都是荷枪实弹,让人敬而远之。因而把柜员机定为“金融机构”,它的安全保卫系统何在呢?法院又是根据什么法律把柜员机升格为“金融机构”的呢?至少当前中国的法律,还找不到一个于法有据的条文。这也就等于说,失主不小心丢了钱,被一个没有雷锋精神的人拾到了不还,又到拾地拾到了许多钱。最后法院的判决是失主失钱无责,而拾到钱的人为盗窃。这,显然是一个银行利用社会工器而对社会弱势群人体施加重刑的典型案例,很值得引起关心中国法制建设的有识之士们研讨。
   
    总之,许霆案远看虽小,近看却大。而它的发案原因和一审判决都只能说明这样一个问题:中国现行的法律是与时代滞后的法律,已不能解决现代社会生活中的社会问题,它必须“与时俱进”,才能起到维护国家利益,保持社会和谐的核心作用。否则,重刑之下安有复兴!
   中国走向现代化强国的路正长,走向法制化社会的路也正长,而保证它不走弯路和邪路的关键之处是法律的“与时俱进”,否则错判一个许霆不要紧,今后还会有更多的许霆会产生。
   
   2008.1.25 于四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