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由许霆案遥看中国社会的法制化进程]
李咏胜文集
·我大于零 (作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2集:小我中的大我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第一章:我和我们
·代曹雪芹自嘲
·读 鲁 迅
·我和我们
·人生的赠礼
·动物哲学
·良 心 买 卖 学
·“偷” 书 记
·爱 之 债
·诗 化 人 生
·天生我财为我用
·四十而大惑
·龙 椅
·男人无德便是才
·第二章 难得聪明
·落花流水葬文人
·响鼓必须重槌打
·反 抗 缅 怀
·人 生 的 风 景
·难 得 聪 明
·书与我的爱与恨
·道渴而求不死
·回 到 鲁 迅
·硕果的痛苦
·名 字 的 启 示
·第三章 想入非非
·朋 友 与 希 望
·吃名人与吃自己
·再 吃 名 人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许霆案遥看中国社会的法制化进程

   由许霆案遥看中国社会的法制化进程
   
    本文写作前的核心提示是:2006年4月21日晚10时,河南打工青年许霆来到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某银行的柜员机取款。因多按了一个0,既然从中取出了1000元,而此时他实际存款仅有101 元。狂喜之下,他连续取款5次。当晚,许霆回到住处之后,将此事告诉了同伴郭安山,两人随即再次前往提款。后经警方查实,他俩先后取款171笔,合计人民币17.5万元。其中,许霆取款人民币15.5万元,郭安山取款人民币1.8万元。事发后,郭安山因主动自首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而潜逃一年后被抓获的许霆日前被广州市中院以盗窃金融机构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此案一审判决经媒体爆出后,引起举国报民议论纷纷,网民说三道四。也使得许多像我一样本来对中国的法律没有感觉的人,开始对中国的法律有了痛感。
   于是,我也只好跟着胡言乱语几句。

   
    其实许霆案在一个法律与现代化同步的社会里,本不是什么大案要案。但它在我们这个法律总是与时代的进步慢几步的特殊国情下,就不能把它小而视之为“历史的肺气”而随意排放了。因为它触及到了中国法制建设的一个“敏感地带”——法的滞后问题。所以,必须睁了法眼看,才不至于造成新的假案和冤案。认真查看许霆案,如果说它是一个有法可依的案件,那么一个这么小的案件,怎会引发整个社会的关注和热议呢? 显然,问题就出在它的所依之法上:即盗窃金融机构罪。其司法解释是“盗窃金融机构超过十万元的,处无期徒刑以上刑法”。而这条法律是什么时候制定的呢?大约是十年前的1997年。那时的金融机构又有那些呢?大慨也就只有中行、工行、建行、农行四大家族了。至于柜员机这个新玩艺儿,恐怕许多当时的金融专家和法律专家与我一样陌生。但十年后的今天,柜员机作为金融机构为民服务的一种便民工具,已经成为了社会共用之器,没有人会反对用它。因此此案的一个法律悖论是:我们把当时柜员机还没有出现时制定的法律条文儿推之于今天的社会,那么有人以秦法、汉法、甚至以清律来判汉人有罪无罪的话,恐怕大家也就扯平了,能说我们这些后汉人是无罪的。再说许霆案之所以能够发生,如果“金融机构”不失职失责,他与郭安山再有偷天的本事,也是不可能犯成此罪的。因此把“金融机构”的有责都归于许霆的的“盗窃”有罪,是很难服人心的 。须知“金融机构”的责任就是为百姓看财理财 ,怎能会一不小心被许霆们给骗了去呢!再说今日的“机构金融机构”,每天运款时都是荷枪实弹,让人敬而远之。因而把柜员机定为“金融机构”,它的安全保卫系统何在呢?法院又是根据什么法律把柜员机升格为“金融机构”的呢?至少当前中国的法律,还找不到一个于法有据的条文。这也就等于说,失主不小心丢了钱,被一个没有雷锋精神的人拾到了不还,又到拾地拾到了许多钱。最后法院的判决是失主失钱无责,而拾到钱的人为盗窃。这,显然是一个银行利用社会工器而对社会弱势群人体施加重刑的典型案例,很值得引起关心中国法制建设的有识之士们研讨。
   
    总之,许霆案远看虽小,近看却大。而它的发案原因和一审判决都只能说明这样一个问题:中国现行的法律是与时代滞后的法律,已不能解决现代社会生活中的社会问题,它必须“与时俱进”,才能起到维护国家利益,保持社会和谐的核心作用。否则,重刑之下安有复兴!
   中国走向现代化强国的路正长,走向法制化社会的路也正长,而保证它不走弯路和邪路的关键之处是法律的“与时俱进”,否则错判一个许霆不要紧,今后还会有更多的许霆会产生。
   
   2008.1.25 于四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