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李咏胜文集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一张成都的新名片:谭作人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第一章 汉水悲歌:中国“民企教父”牟其中“三进宫”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作假:于法无据的信用证诈骗罪
·第三章 夹缝求生: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跋涉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三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四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五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六
·
·李咏胜文集第5集:大型中国文化艺术片;电视唐诗三百首
·中国唐诗与世界文化(编剧者序言)
·第一部 唐代十大诗人诗
·第二部 初唐诗
·第三部 盛中唐诗
·第四部 晚唐诗
·第五部 边塞诗
·第六部 咏王昭君诗
·传承中国优秀文化的希望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之中(编剧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6集:狗眼看现实
·第一章:长夜的歌哭
·关于“和谐”一语的第二个15个是与不是
·人说的话与说的人话与不是人说的话
·性问题的社会变迁
·反腐败也是硬道理
·中国能否闯过腐败这一关?
·从中国人的某些见面语言看社会的变迁
·闲坐说“黄”字
·蓦然回首“十七年”
·虱子与鲁迅笔下的“夏三虫”谁可爱些?
·由小卒步步“将军”而忽然想到
·中国二十世纪最痛的是哪块肉?
·答某晚报记者问
·答某网友问
·戏看国内的某些艺术大家
·棒喝《百家讲坛》
·戏说麻将加裸体的中华文明精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四川 “汶川5.12特大地震”感怀之八
   
   
   近日国内媒体和网络媒体盛传着一个趣闻:四川理工学院成都美术学院的蔡振辉院长,在地震余威还在到处荡游的第5天,便欣然拿起了手中的如缘大笔,画了一幅展示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亲临抗震救灾第一现场的大型油画,画名曰《民族魂》,其中最为引入瞩目的是他画好这张画后,便把它直接寄给了国务院办公厅,送给了“5.12四川汶川特大地震”总指挥的温家宝总理。

   于是,他便很快得到了温总理在白忙之中写给他的一封亲笔信。
   于是,他随之再把温总理这封珍贵的信付诸于媒体,进行社会打造和包装。
   于是,全国人民都知道有位叫蔡振辉的大画家,画了一幅受到温总理盛赞的油画……
   因此,鄙人觉得就有必要探究一下蔡院长画这幅画的创作动机了。首先,我愿意相信蔡院长萌发这一创作冲动时,是由于看到媒体上温总理冒着余震的危险,深入灾区第一线指挥抗震救灾的动人事迹所感动。同时,也愿意相信他创作这幅画的良好动机,是为了彰显全国军民万众一心,团结一致,奋勇抗震救灾的伟大民族精神。但是当他完成这幅名为《民族魂》的画之后的表演反映出来的问题,就让人有些怀疑他这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了?
   其一,蔡院长在这幅画用了一个汉语中的大词《民族魂》。那么什么叫“民族魂”呢?如果按照蔡院长的命题指向,那就是指作为总理的温家宝在救灾过程中的政治作为。可事实上在整个救灾过程中,作为中央总书记的胡锦涛也深入了灾区,应该说形象也是光辉的吧。假如请蔡院长再画一幅胡锦涛的画,该用什么命题为好呢?再用《民族魂》恭颂总书记,恐怕不妥吧?如用“大民族魂”或“民族大魂”的话,可能又会贻笑大方。记得邢台、唐山那二次大地震发生时,时任总理周恩来、华国锋也是亲临了救灾第一线的,但并没有被谁尊奉为“民族魂”(或许是那时像蔡院长这样的大画家稀少)。在这方面,作为画中颂扬人物的温家宝倒反而显得有几分大度和明智,他坦言在这次抗震救灾中,我做的一切完全是应该的,完全是我应尽的责任。这也就是说他作为国务院总理,领导抗震救灾是他的本职工作和分内的事情,并不是什么伟大的壮举。可蔡院长却把他的这一本来应该尽职尽责做好的事情拔高到“民族魂”的至上高度,难免就有些溢美和奉迎主上之嫌了。再说“民族魂”这个大词,当年鲁迅逝世时,曾经有人将它盖在了鲁迅的灵柩上,其意思是敬仰他在新文化运动中的卓绝贡献和功勋。但此事过后几十年间,思想文化界对这个盖棺论定的评价,一直争论不止。故而,也就再没有人获过此褒奖和殊誉,更不用说活人了。当然,也许有人会为之解辩说,蔡院长长期是为外国国家元首和领导人画画的“著名大画家”,此次为温总理画画,完全是出于职业责任感使之然。那么,请问在中国抗震救灾期间,联合国秘书长潘金文也到了震中期汶川,那么是否也该为他画一幅“联合国魂”吗?
   其二,蔡院长在完成这幅他感觉画得不错,是他一生中画得最好的一幅作品时,首先不是按照艺术作品的方式发表(展出),而是将它直接寄送给了当朝总理温家宝,且在收到温总理的信之后,在并未将画送给四川博物馆或灾区纪念馆之前,就先一步将它发表了出来,进行舆论上的美化渲染,似乎他的作品已经达到了当代艺术家的高度一般。这就进一步见出他创作这幅话的目的,就不是我所想到的那二个愿意了。在此,任何人都知道这样一个常识,如果它真正是艺术家的艺术作品,会用这种从官方到民间的手段来获取社会轰动效应的先例吗?答案,当然是有的。那是在二战时的德国和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到处都是为元首和总统塑金身的政治作品。这里,我虽不能说蔡院长的作品就不是艺术作品,而只能说他用这种非艺术的方法来获取社会的赞赏和称道,已经给人留下了一个好似作秀作品的嫌疑了。
   虽然以上之言听起来难听,但很值得真心拥抱艺术的艺术家们三思。因为人类的艺术史总是这样,艺术家只有将自己的艺术良知和人格置于艺术才能之上时,才能创作出真正弥久愈鲜的优秀作品。
   当然,对于蔡院长的大作是不是经得起时间和历史检验的优秀作品,本人因是画外汉,不敢妄言一词,而仅是就画外引出的话题而言的,当否且听公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