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李咏胜文集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习近平反腐的来龙去脉——一石激起高层浪
·从“四个全面”看“中国梦”的愿景及其走向
·习近平反腐的体制性困境与末路
·百年中国的思想高峰——陈子明思想试论
·习近平反腐的悖论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四川 “汶川5.12特大地震”感怀之八
   
   
   近日国内媒体和网络媒体盛传着一个趣闻:四川理工学院成都美术学院的蔡振辉院长,在地震余威还在到处荡游的第5天,便欣然拿起了手中的如缘大笔,画了一幅展示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亲临抗震救灾第一现场的大型油画,画名曰《民族魂》,其中最为引入瞩目的是他画好这张画后,便把它直接寄给了国务院办公厅,送给了“5.12四川汶川特大地震”总指挥的温家宝总理。

   于是,他便很快得到了温总理在白忙之中写给他的一封亲笔信。
   于是,他随之再把温总理这封珍贵的信付诸于媒体,进行社会打造和包装。
   于是,全国人民都知道有位叫蔡振辉的大画家,画了一幅受到温总理盛赞的油画……
   因此,鄙人觉得就有必要探究一下蔡院长画这幅画的创作动机了。首先,我愿意相信蔡院长萌发这一创作冲动时,是由于看到媒体上温总理冒着余震的危险,深入灾区第一线指挥抗震救灾的动人事迹所感动。同时,也愿意相信他创作这幅画的良好动机,是为了彰显全国军民万众一心,团结一致,奋勇抗震救灾的伟大民族精神。但是当他完成这幅名为《民族魂》的画之后的表演反映出来的问题,就让人有些怀疑他这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了?
   其一,蔡院长在这幅画用了一个汉语中的大词《民族魂》。那么什么叫“民族魂”呢?如果按照蔡院长的命题指向,那就是指作为总理的温家宝在救灾过程中的政治作为。可事实上在整个救灾过程中,作为中央总书记的胡锦涛也深入了灾区,应该说形象也是光辉的吧。假如请蔡院长再画一幅胡锦涛的画,该用什么命题为好呢?再用《民族魂》恭颂总书记,恐怕不妥吧?如用“大民族魂”或“民族大魂”的话,可能又会贻笑大方。记得邢台、唐山那二次大地震发生时,时任总理周恩来、华国锋也是亲临了救灾第一线的,但并没有被谁尊奉为“民族魂”(或许是那时像蔡院长这样的大画家稀少)。在这方面,作为画中颂扬人物的温家宝倒反而显得有几分大度和明智,他坦言在这次抗震救灾中,我做的一切完全是应该的,完全是我应尽的责任。这也就是说他作为国务院总理,领导抗震救灾是他的本职工作和分内的事情,并不是什么伟大的壮举。可蔡院长却把他的这一本来应该尽职尽责做好的事情拔高到“民族魂”的至上高度,难免就有些溢美和奉迎主上之嫌了。再说“民族魂”这个大词,当年鲁迅逝世时,曾经有人将它盖在了鲁迅的灵柩上,其意思是敬仰他在新文化运动中的卓绝贡献和功勋。但此事过后几十年间,思想文化界对这个盖棺论定的评价,一直争论不止。故而,也就再没有人获过此褒奖和殊誉,更不用说活人了。当然,也许有人会为之解辩说,蔡院长长期是为外国国家元首和领导人画画的“著名大画家”,此次为温总理画画,完全是出于职业责任感使之然。那么,请问在中国抗震救灾期间,联合国秘书长潘金文也到了震中期汶川,那么是否也该为他画一幅“联合国魂”吗?
   其二,蔡院长在完成这幅他感觉画得不错,是他一生中画得最好的一幅作品时,首先不是按照艺术作品的方式发表(展出),而是将它直接寄送给了当朝总理温家宝,且在收到温总理的信之后,在并未将画送给四川博物馆或灾区纪念馆之前,就先一步将它发表了出来,进行舆论上的美化渲染,似乎他的作品已经达到了当代艺术家的高度一般。这就进一步见出他创作这幅话的目的,就不是我所想到的那二个愿意了。在此,任何人都知道这样一个常识,如果它真正是艺术家的艺术作品,会用这种从官方到民间的手段来获取社会轰动效应的先例吗?答案,当然是有的。那是在二战时的德国和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到处都是为元首和总统塑金身的政治作品。这里,我虽不能说蔡院长的作品就不是艺术作品,而只能说他用这种非艺术的方法来获取社会的赞赏和称道,已经给人留下了一个好似作秀作品的嫌疑了。
   虽然以上之言听起来难听,但很值得真心拥抱艺术的艺术家们三思。因为人类的艺术史总是这样,艺术家只有将自己的艺术良知和人格置于艺术才能之上时,才能创作出真正弥久愈鲜的优秀作品。
   当然,对于蔡院长的大作是不是经得起时间和历史检验的优秀作品,本人因是画外汉,不敢妄言一词,而仅是就画外引出的话题而言的,当否且听公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