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李咏胜文集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四川 “汶川5.12特大地震”感怀之八
   
   
   近日国内媒体和网络媒体盛传着一个趣闻:四川理工学院成都美术学院的蔡振辉院长,在地震余威还在到处荡游的第5天,便欣然拿起了手中的如缘大笔,画了一幅展示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亲临抗震救灾第一现场的大型油画,画名曰《民族魂》,其中最为引入瞩目的是他画好这张画后,便把它直接寄给了国务院办公厅,送给了“5.12四川汶川特大地震”总指挥的温家宝总理。

   于是,他便很快得到了温总理在白忙之中写给他的一封亲笔信。
   于是,他随之再把温总理这封珍贵的信付诸于媒体,进行社会打造和包装。
   于是,全国人民都知道有位叫蔡振辉的大画家,画了一幅受到温总理盛赞的油画……
   因此,鄙人觉得就有必要探究一下蔡院长画这幅画的创作动机了。首先,我愿意相信蔡院长萌发这一创作冲动时,是由于看到媒体上温总理冒着余震的危险,深入灾区第一线指挥抗震救灾的动人事迹所感动。同时,也愿意相信他创作这幅画的良好动机,是为了彰显全国军民万众一心,团结一致,奋勇抗震救灾的伟大民族精神。但是当他完成这幅名为《民族魂》的画之后的表演反映出来的问题,就让人有些怀疑他这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了?
   其一,蔡院长在这幅画用了一个汉语中的大词《民族魂》。那么什么叫“民族魂”呢?如果按照蔡院长的命题指向,那就是指作为总理的温家宝在救灾过程中的政治作为。可事实上在整个救灾过程中,作为中央总书记的胡锦涛也深入了灾区,应该说形象也是光辉的吧。假如请蔡院长再画一幅胡锦涛的画,该用什么命题为好呢?再用《民族魂》恭颂总书记,恐怕不妥吧?如用“大民族魂”或“民族大魂”的话,可能又会贻笑大方。记得邢台、唐山那二次大地震发生时,时任总理周恩来、华国锋也是亲临了救灾第一线的,但并没有被谁尊奉为“民族魂”(或许是那时像蔡院长这样的大画家稀少)。在这方面,作为画中颂扬人物的温家宝倒反而显得有几分大度和明智,他坦言在这次抗震救灾中,我做的一切完全是应该的,完全是我应尽的责任。这也就是说他作为国务院总理,领导抗震救灾是他的本职工作和分内的事情,并不是什么伟大的壮举。可蔡院长却把他的这一本来应该尽职尽责做好的事情拔高到“民族魂”的至上高度,难免就有些溢美和奉迎主上之嫌了。再说“民族魂”这个大词,当年鲁迅逝世时,曾经有人将它盖在了鲁迅的灵柩上,其意思是敬仰他在新文化运动中的卓绝贡献和功勋。但此事过后几十年间,思想文化界对这个盖棺论定的评价,一直争论不止。故而,也就再没有人获过此褒奖和殊誉,更不用说活人了。当然,也许有人会为之解辩说,蔡院长长期是为外国国家元首和领导人画画的“著名大画家”,此次为温总理画画,完全是出于职业责任感使之然。那么,请问在中国抗震救灾期间,联合国秘书长潘金文也到了震中期汶川,那么是否也该为他画一幅“联合国魂”吗?
   其二,蔡院长在完成这幅他感觉画得不错,是他一生中画得最好的一幅作品时,首先不是按照艺术作品的方式发表(展出),而是将它直接寄送给了当朝总理温家宝,且在收到温总理的信之后,在并未将画送给四川博物馆或灾区纪念馆之前,就先一步将它发表了出来,进行舆论上的美化渲染,似乎他的作品已经达到了当代艺术家的高度一般。这就进一步见出他创作这幅话的目的,就不是我所想到的那二个愿意了。在此,任何人都知道这样一个常识,如果它真正是艺术家的艺术作品,会用这种从官方到民间的手段来获取社会轰动效应的先例吗?答案,当然是有的。那是在二战时的德国和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到处都是为元首和总统塑金身的政治作品。这里,我虽不能说蔡院长的作品就不是艺术作品,而只能说他用这种非艺术的方法来获取社会的赞赏和称道,已经给人留下了一个好似作秀作品的嫌疑了。
   虽然以上之言听起来难听,但很值得真心拥抱艺术的艺术家们三思。因为人类的艺术史总是这样,艺术家只有将自己的艺术良知和人格置于艺术才能之上时,才能创作出真正弥久愈鲜的优秀作品。
   当然,对于蔡院长的大作是不是经得起时间和历史检验的优秀作品,本人因是画外汉,不敢妄言一词,而仅是就画外引出的话题而言的,当否且听公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