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道德与美德的审美标准和尺度]
李咏胜文集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一张成都的新名片:谭作人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道德与美德的审美标准和尺度

   道德与美德的审美标准和尺度
   ——四川 “汶川5.12特大地震”感怀之七
   
   
    天塌地陷的“5.12大地震”,对于那些受到灾难危害的人来说,是极大的不幸,但对于侥幸逃过物理大地震的范美忠其人来说,也是极大的不幸。原因是他在地震发生的那一瞬间,丢下学生独自逃生之后,还公然在网上为自己的行为称道辩护,于是引得众多不明事理的网民和媒介人的群起而攻讦,直至进行愤怒声讨,人身攻击,漫骂中伤,人格侮辱,由此形成一个网络和媒介人联手讨伐“范跑跑”的舆论大地震。其中,包括许多著名高校的名教授,哲学、社会学、伦理道德学方面的专家和学者,也自觉参与到了这一围剿“范跑跑”的热浪中。从而让许许多多刚从文革恶梦中醒来的人们骤然感到了一种新的恐惧:文革劫难的罪恶是在于那些不明是非善恶的革命群众所参与的 “大标语”、“大字报” “大批判”狂潮,而当今网络文化的大众化,并不比文革时期的“大标语”、“大字报”、“大批判”逊色多少,它们同样可以在片刻之间取“当权派”首级,置无辜的人于死地。而范美忠却不幸陷入了这场由网络文化组成的“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自救不得。只不过这种众口一词,恶声一边倒的局面,终于有以一个道德家面孔出现的人物登场亮相而出现了新的转机。这个人即是社会学家郭松明,他在网络上成名的原因并不在于他有什么值得令人起敬之处,而是在6.7香港凤凰卫视中文台《一虎一席谈》组织的他与范跑跑对话的节目中,他那些乏味的说教和粗鄙的言行使得网民们大为反感,转而倒戈支持“范跑跑”,并也給他取了一个与“范跑跑”同样带有贬义的雅号“郭跳跳”,于是他也随之声振网坛。由此而使这个本来只是个人言论和观念问题之争的事件,很快上升到了触及社会伦理道德的深层面,而引起了许多关注中国社会改革问题的人们广泛热议。因此,我认为有必要把这个舆论大地震的震中找出来,以供大家甄别是非善恶。

   
    那么,这个舆论大地震的震中究竟在那里呢?我觉得它就在道德与美德的分界问题上。
    究其原因是在“范跑跑”看来,他作为一个处于地震危难中的人,在那个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是他的求生本能让他作出了“跑”的选择,没有什么不道德之处。或者用他自己的话说,他作为一个人有选择不做英雄,保住自己个体生命的的权利和自由。而在“郭跳跳”看来,他作为一个人民教师,在学生生命面临危险的时候,必须先保护学生的生命安全,这是一个社会公认的道德标准,也是一个教师必须遵守的道德底线。由此可见他们所各自执一端的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区别仅此在于前者强调的是作为人的道德,而后者强调的是作为社会的美德。因此必须对它们之间的关系仔细辨别一番,才不致再步入以人权代替道德或以道德代替人权的悖论圈中。首先,我们需要坦然面对的问题是,道德是否大于和高于人权的问题。也许对于这个中国人千百年来讳莫如深的问题,由于《人权宣言》的诞生和中国已经加入了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公约》,所以再回避下去就是愚弄国人了。而只想提醒人们深思的是:人是自由的,不是为道德而生的,而道德才是为人而生的,它反而必须为人的生存不断提供新的理论依据。 因此从这个大前提上说,每个自然人都享有生存的权利和自由,也享有在生命面临危险时选择逃生不做英雄而甘于做普通人和小人物的权利和自由。这中间,它甚至还包括享有自私自利、贪图享受、嫌贫爱富、吝啬保守、胆小怕事、虚伪怯懦等等人性弱点,都不能被任意践踏和轻辱在内。对此应当说,一个健康、合理的社会,就是保护人们甘于做普通人和小人物的社会。这种人所具有的天赋人权,只要它没有危害到他人利益和社会利益时,就是合乎道德的,没有任何理由能够扼杀和剥夺它们存在的合理性。善良的人们可不能忘记,人类恶魔希特勒正是以犹太人是自私自利的劣等种族为理由而对他们实行灭绝政策的。因此,我们可以把这种人所具有的生存本能叫做个人道德或个人私德。由此来看此范美忠的上述言论和观点,其实也就没有什么欠妥和失误的地方。从另一方面看,由于人都是社会的人,因而他一旦进入社会就成了一个社会人,也就具有了担当社会责任的义务。比如热爱祖国、维护国家利益、遵守公共道德、具有专业精神、公平公正、尊重别人,尊老爱幼、赡养父老、爱护公物等等。故此,我们也可把它这种超越个人生存本能的社会责任叫做社会道德或社会公德。而在此同样需要指出的是,这种每个社会人应该遵守的这些社会道德,也不能成为强制性的手段施加于人。不同之处是,如果有人一旦违反了它们,我们可以进行批评和谴责,直至依法论处。然而遗憾的是以“郭跳跳”为典型代表的大多数“讨范檄文”,从一开始时所使用的“讨伐武器”则不是以上述两种道德作为评判根据,而是以教师是否愿意牺牲自己救学生作为道德评判根据的。因为它所包含的内容是“舍己救人”,这显然就不是一个属于个人道德和社会道德所包含的范畴问题,而是一个属于社会美德所包含的范畴问题了。毋庸赘言,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社会美德传统的国度。所谓社会美德,就是指那种受人褒奖和敬仰的精神和品格。比如舍生取义,舍己救人、慷慨赴难,视死如归,见义勇为、助贫扶弱、公而忘私、无私奉献、慷慨解囊、慈善义举、无偿捐助、爱心救助等等。而所有这些社会美德,既是我们今天的社会需要发扬光大的,也是需要大力维护,需要大力彰显,需要大力颂扬,需要大力倡导的理想人格和高尚情操。比如我们今天正在歌颂和礼赞的抗震救灾英模人物,就是这样一些典型的范例。可是即便如此,我们仍然不能把他们作为一种样板施加于人,强迫每个人像他们那样都成为英雄,都成为谭千秋,都成为陈光标。更不能因为某个人不愿成为这种具有崇高精神和品德的人,就把他视为坏人和恶人而痛加鞭打。问题再反过来看,“范跑跑”之所以会遭到如此大的舆论围剿,其中一个致命软肋就是他不具有这些高尚的社会美德,都可以宽容和谅解,但他却不能因此而漠视了它们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从再一方面看,以“郭跳跳”为代表的“讨范”网民们的逻辑误区和认识误区,则正是从根本上混淆了道德和美德的概念,把分明是社会美德的的东西等同于社会道德,并把它泛化为人人必须遵守的“道德底线”。且还进而以此为道德标准,来作为评判人的好坏善恶,这就更与人性的道德离谱了,与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观背道了。由此之故,有不少有现代意识的网民发贴反驳他们的观点说,如果老师教育孩子要他们在生死关头不是自救,而是要舍己救人的话,我宁愿让我的孩子不读书。如果我去当教师要以牺牲自己为条件的话,我宁愿去当志愿兵,堂堂正正正地为国牺牲。仔细想来,此见地是值得深思的。因此“范跑跑”在网民们把社会美德误作社会道德而对他实施的道德审判氛围下,怎能不伤痕累累,受尽凌辱,甚至饭碗不保,生计无着呢!须知今天我们用这种非理性的舆论地震,虽然震垮了一个“范跑跑”,但明天还会有更多的“马跑跑们”被同样震垮。这其中的道理极为简单,现代民主社会所需的多元化的观念形态,已经被“郭跳跳们”用一种情绪化的伪道德给损害和颠覆了。它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就是压制和消除了“范跑跑”们存在合理性,实际就是否定了社会美德并不完善的我们自己存在的合理性。同样的的道理,如果宽容和容忍了“范跑跑”们存在的合理性,实际也就是维护了精神和品格并不崇高的我们自己存在的合理性。此言如若不然,仅笔者所知在不是震中的川南一所学校中,与“范跑跑”有着同样行为的教师就不止一人,未必我们还要对他们分别进行舆论讨伐和道德审判不成?所以,我们对这场舆论地震的危害和教训不能不冷静反思和总结,否则重走文革“斗私批修”,以革命利益取代个人利益,以“高、大、全”的英雄人物代替普通人物的老路,并不是没有可能的。
   
    整个来说,“范跑跑”舆论大地震一方面反映出了5.12大地震给国民带来的强大心理震撼以及由此激发出来的高昂的爱国热情。但透过这些令人激奋的情景来看今天的中国社会,仍然没有安全度过转型时期体制变革,价值观念变革,道德观念变革的躁动期,而未真正建立、健全起一种能与世界先进文明接轨的社会心态来。因为衡量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文明程度,并不是由它的GDP决定的,而是由它的国民自己参与管理国家的民主、自由程度决定的,或者说是由它的国民自觉担当变革风险的能力决定的,其中道德观念的变革便是一个重要的环节。倘若我们忽视了这一点,就不可能再向前迈进一步。总之,“范跑跑”舆论大地震告诉我们:任何再好的社会道德和社会美德,只有当它们成为了人的一种内在追求,而不是作为一种外在的装饰品时,才会对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产生出强大的热能和动力。
    简短的结论:道不远人,人不远道,反之亦然。
   
    二00八年六月十七日于四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