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逃跑门事件”和“捐款门事件”的理性反思]
李咏胜文集
·第三章 小思想大智慧
·第四章 小我中的大我
·第五章 东方维纳斯
·第六章 爱的家园
·第七章 不艺术的艺术
·第八章 非政治的政治
·第九章 小思想与大思想
·第十章 太道德的和不道德的
·第十一章 别了,我们
·第十二章 无望中的守望
·第十三章 理性的诞生
·第十四章 第一版中被删除的李咏胜随笔语录
·我大于零 (作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2集:小我中的大我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第一章:我和我们
·代曹雪芹自嘲
·读 鲁 迅
·我和我们
·人生的赠礼
·动物哲学
·良 心 买 卖 学
·“偷” 书 记
·爱 之 债
·诗 化 人 生
·天生我财为我用
·四十而大惑
·龙 椅
·男人无德便是才
·第二章 难得聪明
·落花流水葬文人
·响鼓必须重槌打
·反 抗 缅 怀
·人 生 的 风 景
·难 得 聪 明
·书与我的爱与恨
·道渴而求不死
·回 到 鲁 迅
·硕果的痛苦
·名 字 的 启 示
·第三章 想入非非
·朋 友 与 希 望
·吃名人与吃自己
·再 吃 名 人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逃跑门事件”和“捐款门事件”的理性反思

   “逃跑门事件”和“捐款门事件”的理性反思
   ——四川汶山特大地震感怀之二
   
   
   从这次震惊世界的“四川汶山特大地震”中涌现出来的许许多多感人至深的事件看,中国人传统的道德勇气并没有在商品市场的大潮中归于泯灭,反是在大灾大难面前得到了空前的发扬和振奋。显然,这无疑是感动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和每一个关心中国进步的外国人的大事件。因为当今世界,衡量一个国家的强弱标准并不在于疆域的大小,人口的多少,GNP的高低,而是取决于国民的基本素质。而这个基本的国民素质,反映在社会生活层面就是国民在大灾大难面前所激发出来的向心力和凝集力。

   诚然,在这次国难当头的考验中,绝大数的中国人都是好样的,或者说都是能够临危救人于水火,慷慨解囊助贫弱的。这种可歌可泣的生动事例,在地震灾区可谓是不胜枚举。但在这其中,却出现了二个与之相反和相左的不和谐音,即“逃跑门事件”与“捐款门事件”。前者事出原因是成都都江堰市光亚学校一个叫范美中的教师,他在感觉到地震发生的那一瞬间,竟然丢下正在听课的学生,独自一人最先逃到了远离危险操场上避难。事后他不但不自省,反而把自己的“逃生理由”发表在网站上,并宣称他在此生死关头,除了保护自己和他的孩子之外,就连他的母亲也管不了了。其言外之意,就是他此时已经顾不上学生了。随之,引得网民一片责骂声和喊打声。后者事出原因则是由于地震发生之后一周内,举国上下和世界各地都涌起了向灾区捐款的热流,其情景极是动人动心。其中,大多数国内知名企业几乎都是争相解囊捐款相助。但许多被人们熟知的外资企业却捐款甚少,远不及许多国内知名企业。于是,一份名为:“国际铁公鸡排行榜”的帖子便出现在很多的网站上,意思是动员网民们对以可口可乐为代表的七家在中国发了大财的外资企业进行指责,对它们生产的产品进行抵制。随后,这七家外资企业迫于舆论与市场的双重压力,不得不一次次地追加捐款以平网民之愤。同时,受此舆论裹挟的还有另一个国内知名企业万科,它的被指责是由于首次捐款仅只200万元。网民们认为它的企业实力与捐款不相称,于是便把那个秉承西方企业管理理念的知名企业家王石“加冕” 为“王+”,意思是万科和王石只值10块钱。最后万科和王石同样迫于舆论压力,也变成了和“国际铁公鸡”一样驯顺的“瓷母鸡”:即在违背公司管理规则的情况下,向灾区再追加1亿元捐款,而使这个沸沸扬扬的“捐款门事件”终于有了一个喜剧性的结果。
   故此,由于这两个事件本身已经触及到了道德与自由的水准和尺度问题,因而有必要厘清一下。其一,是范美忠老师的“逃生”是否合乎道德?回答,无疑是肯定的。因为人生来就有着一种趋利避害的本能,而这个本能是天生的,与生存的自由一样是天赋的。这就是说范美忠老师在面临地震的那一瞬间,他享有选择逃生的权利,也有先救学生的权利,关键的一点就在于这个自由的选择性。我们不能因为他做出了独自逃生,甘于做普通人的选择,就全然否定了他的这种正当权利和自由。须知,当人面临既可以选择舍身救人做英雄人物,也可以选择逃生做小人物时,我们只能说他完全有自我选择的权利和自由,任何人无权进行剥夺。当然,我们可以从老师这个职业的特殊角度,对他这种自私自利的选择行为进行道德上的指责,可依然不能因此否定他选择逃生的合法性。其实这个道理与“我反对你的观点,但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正是同一个意思。而范美忠老师的不合乎传统道德之处,是在于他竟把自己的这种逃生行为公然道德化,即公开为自己缺失老师职业道德的行为辩解,寻找堂皇的遁词,好像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似的,这俨然就有悖于天理人德了。是的,欧美诸国重视人的价值和生命,即使在战争中,当军人处于反抗无效时是准允投降的。但即便如此,也不能就美言和礼赞投降行为吧!当然,据笔者所知,在此次地震发生时丢下学生独自逃生的老师,远不止范美忠一人。唯一的区别仅在于其他人是知耻而不言,范美忠则是不知耻而言罢了。对此,我们可以宽容他的自私怯弱行为,但对他不知耻,甚至美化无耻的劣行必须给予无情的批判和扬弃。其二,是对于“捐款门事件”的持续发生,怎样进行理性反思的问题。本来尽人皆知,社会公益慈善事业是人类助贫扶弱的一种爱的表现方式,它首先是个人和企业之间的一种自觉自愿行为,而不是一种强迫性的非自由选择的担当。因为所谓捐款,就是不求回报的无偿赠予,而馈赠者有权利根据自己的条件选择赠予或不不赠予,直至赠予多少的权利和自由。如果当这种出自爱心善举的自愿捐款,一旦变成了强力压制下的“奸款”行为时,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道德本身和人的自由,还亵渎了这种慈善义举的高尚性和神圣性。也许,长期习惯了这种非自由选择性“捐款”的我们,可以不以为然。可那些不习惯这种不规则游戏的的“国际铁公鸡”们就惨了。原因是他们只按照国际惯例和自己企业的情况行事,而没有考虑到中国国情的特殊性和国民“打富济贫”心理的阴暗性,故而最后不仅被迫一次次的捐了款,还留下了恶名,利益也受了损害。但尽管如此,我们总不能再用这种非道德和不自由的水准和尺度来与世界接轨吧?否则,世人怎不会把我们看作是成天等待着老外和富豪来捐款的国际难民呢!由此看来,呼唤社会真正建立起一种多渠道的慈善事业常态机制,和呼唤国民养成一种健康的慈善文化心态,也许正是这次震灾留给我们的启迪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