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李咏胜文集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一张成都的新名片:谭作人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第一章 汉水悲歌:中国“民企教父”牟其中“三进宫”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作假:于法无据的信用证诈骗罪
·第三章 夹缝求生: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跋涉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三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四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五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六
·
·李咏胜文集第5集:大型中国文化艺术片;电视唐诗三百首
·中国唐诗与世界文化(编剧者序言)
·第一部 唐代十大诗人诗
·第二部 初唐诗
·第三部 盛中唐诗
·第四部 晚唐诗
·第五部 边塞诗
·第六部 咏王昭君诗
·传承中国优秀文化的希望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之中(编剧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6集:狗眼看现实
·第一章:长夜的歌哭
·关于“和谐”一语的第二个15个是与不是
·人说的话与说的人话与不是人说的话
·性问题的社会变迁
·反腐败也是硬道理
·中国能否闯过腐败这一关?
·从中国人的某些见面语言看社会的变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也为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把把脉
   
   由于鄙人从事了二十几年的新闻行当,因而不慎患上了一种难治的职业病,这病其实也就是对出于任何同行的新闻都不敏感,而只对自己所发现的新闻极其敏感。但今天早间打开新闻网时,一条红色标题的新闻顿时触痛了我原本麻木不仁的神经,并对它开始有了敏感。该新闻原意说,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近日对外界称:“在中国,专家门诊的诊金是7元,但是国外要请一个医生看病,诊金是300元。为什么我们会觉得贵呢?因为我们不像国外那样有共助互济体系,在国外看病是个人、国家和雇主各出一部分,中国是全部由病人自己出,所以觉得看病贵。所谓看病难看病贵,我走遍全世界,看病最不难是中国,看病最不贵是中国。”进而,他还有理有据地论证这是国人的价值观在作祟。他说:“喝一次茶要多少钱?大家对生命、医疗技术不够尊重,“修”一个人一百多块觉得贵,“修”一个机器、换一个汽车零部件要几千块却没有人觉得贵,这是价值观不对。”(注:以上新闻来源为《中新报》记者 刘军 刘正旭 曹晶晶 陈志龙 余亚 莲)。于是,我不得不对这条“红色新闻”发表自己的“观后话”了。
   实话说来,本人没有曾大局长那么幸运,可以潇洒走遍全世界。只是在职业的驱使之下,曾走过不少小地方的山和水。但可惜他那沾了“洋味”的手无论怎样高明,还是没有“摸”到中国平民百姓的真实病脉。原因在他看来,在中国看病不难也不贵。而在我看来,中国平民百姓最怕的就是生病,因为一旦生病就只有先在家里“静养”,随后等待着到火葬场去“疗养”为好了。倘若要问我为什么会出此言的话,那么我便只有闭着眼睛说实话了: 在我所藏身的这个几百万人口的城市中,每月靠低保175元过日子的人,大约不少于十分之一。而这些人,实际已经处在温饱线之下又之下了,如果再生起病来就只有别吃饭了。须知,我所在的这个小城市,物价并不见得比曾大局长信马由僵的发达城市广州低多少,一斤猪肉十几元,一捅10斤装的菜油70多元,已成为政府无法遏制的“物价性病”。请试想想,一个每月只有靠几百元生活费糊口的低收入家庭,除了数米的粒数和油的滴数度日外,还能应付生存之外的变故么?再请试想想,此地随处也是大小医院林立,可谓是:“吃五谷生百病者,自古不绝。”唯一只感叹的是,这些医院无论是国营的还是民营的都是一样:“没有钱不入院;没有钱不开药;没有钱不输血。”极少有那家医院会公开坦言说:“我们是张思德,在为人民服务;我们是白求恩,在救死扶伤。”所以一般人得了感冒到医院的话,没有几十元会出得来的。但是,令我想不到的是你这位位尊为百姓“父母官”的大局长却不顾民情,大开“洋腔”,意思是中国人的生活水平都和国外相差无二了,因此叫唤:“看病难,看病贵”就是价值观落后在作祟了。对此,由于我不知局座你所指的“国外”(因为你走遍了世界各国)哪些国家诊金是300元?如是你仅是指欧美国家的话,那么请问他们的收入是多少,服务又如何?如是包括第三世界国家在内的话,就显然是言过其实了,未必坦桑尼亚、赞比亚、索马里、阿富汗、北朝鲜等国家的诊金也有这么高?再说你将“修人”与“修车”相比,恐怕有失人性的尊严吧?车没有钱的人可以数日数月不坐汽车,只要有衣穿,有吃饭,病了进得起医院就行。自然,也就免去了达官显贵们为争莱斯劳斯、奔驰、林肯、卡迪拉克为座骑而显威风的万千苦恼。

   当然,对曾大局长上述理解当代世界发展走向之言我无意说不是,但因你的高论所遮蔽的社会问题,我不得不说几个不是如下:
   之其一:你身为政协委员,应该代表你所代表的党派和团体说真话,而你却闭着眼睛说昏话。
   之其二:你作为政府官员(不管是卿定还是民选),都有为小市民和小百姓说话与谋利的义务,而你却抹着社会良知只对“看得起病”的阶层说话和谋利。
   之其三:你既然有钱走遍全世界,那么请问这钱究竟是谁出的?如果是你自己出的,除非你是贪官?如果是纳税人出的,除非你和你的领导都是昏官。
   之其四:近年来下至平民百姓,上至全国人大委员和政协委员,都在为“住院难,住院贵”而大声“鼓与呼”,各级政府也相对采取了不少措施来平民怨,可你却竟然说出如此与民心向背大相径庭的话来,真不知你是清官还是昏官了?
   最后,关于你创造的这条“今日红色新闻”,我还不得不说几句不是新闻记者所说的话:
   中国自有史记载的历史,大多都是由于贪官祸国殃民给危害的,而唯有昏官祸国殃民的危害,则被人们长久地遗忘了,没有得到应有的清算。因为事实上,贪官祸国殃民是一时一事,而昏官祸国殃民就危害无穷了。至于你这位大局长到底是其中的哪一种官,可不可爱,爱不爱得,也就只有待世人去评说了。
   
   二00八年二月十九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