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李咏胜文集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也为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把把脉
   
   由于鄙人从事了二十几年的新闻行当,因而不慎患上了一种难治的职业病,这病其实也就是对出于任何同行的新闻都不敏感,而只对自己所发现的新闻极其敏感。但今天早间打开新闻网时,一条红色标题的新闻顿时触痛了我原本麻木不仁的神经,并对它开始有了敏感。该新闻原意说,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近日对外界称:“在中国,专家门诊的诊金是7元,但是国外要请一个医生看病,诊金是300元。为什么我们会觉得贵呢?因为我们不像国外那样有共助互济体系,在国外看病是个人、国家和雇主各出一部分,中国是全部由病人自己出,所以觉得看病贵。所谓看病难看病贵,我走遍全世界,看病最不难是中国,看病最不贵是中国。”进而,他还有理有据地论证这是国人的价值观在作祟。他说:“喝一次茶要多少钱?大家对生命、医疗技术不够尊重,“修”一个人一百多块觉得贵,“修”一个机器、换一个汽车零部件要几千块却没有人觉得贵,这是价值观不对。”(注:以上新闻来源为《中新报》记者 刘军 刘正旭 曹晶晶 陈志龙 余亚 莲)。于是,我不得不对这条“红色新闻”发表自己的“观后话”了。
   实话说来,本人没有曾大局长那么幸运,可以潇洒走遍全世界。只是在职业的驱使之下,曾走过不少小地方的山和水。但可惜他那沾了“洋味”的手无论怎样高明,还是没有“摸”到中国平民百姓的真实病脉。原因在他看来,在中国看病不难也不贵。而在我看来,中国平民百姓最怕的就是生病,因为一旦生病就只有先在家里“静养”,随后等待着到火葬场去“疗养”为好了。倘若要问我为什么会出此言的话,那么我便只有闭着眼睛说实话了: 在我所藏身的这个几百万人口的城市中,每月靠低保175元过日子的人,大约不少于十分之一。而这些人,实际已经处在温饱线之下又之下了,如果再生起病来就只有别吃饭了。须知,我所在的这个小城市,物价并不见得比曾大局长信马由僵的发达城市广州低多少,一斤猪肉十几元,一捅10斤装的菜油70多元,已成为政府无法遏制的“物价性病”。请试想想,一个每月只有靠几百元生活费糊口的低收入家庭,除了数米的粒数和油的滴数度日外,还能应付生存之外的变故么?再请试想想,此地随处也是大小医院林立,可谓是:“吃五谷生百病者,自古不绝。”唯一只感叹的是,这些医院无论是国营的还是民营的都是一样:“没有钱不入院;没有钱不开药;没有钱不输血。”极少有那家医院会公开坦言说:“我们是张思德,在为人民服务;我们是白求恩,在救死扶伤。”所以一般人得了感冒到医院的话,没有几十元会出得来的。但是,令我想不到的是你这位位尊为百姓“父母官”的大局长却不顾民情,大开“洋腔”,意思是中国人的生活水平都和国外相差无二了,因此叫唤:“看病难,看病贵”就是价值观落后在作祟了。对此,由于我不知局座你所指的“国外”(因为你走遍了世界各国)哪些国家诊金是300元?如是你仅是指欧美国家的话,那么请问他们的收入是多少,服务又如何?如是包括第三世界国家在内的话,就显然是言过其实了,未必坦桑尼亚、赞比亚、索马里、阿富汗、北朝鲜等国家的诊金也有这么高?再说你将“修人”与“修车”相比,恐怕有失人性的尊严吧?车没有钱的人可以数日数月不坐汽车,只要有衣穿,有吃饭,病了进得起医院就行。自然,也就免去了达官显贵们为争莱斯劳斯、奔驰、林肯、卡迪拉克为座骑而显威风的万千苦恼。

   当然,对曾大局长上述理解当代世界发展走向之言我无意说不是,但因你的高论所遮蔽的社会问题,我不得不说几个不是如下:
   之其一:你身为政协委员,应该代表你所代表的党派和团体说真话,而你却闭着眼睛说昏话。
   之其二:你作为政府官员(不管是卿定还是民选),都有为小市民和小百姓说话与谋利的义务,而你却抹着社会良知只对“看得起病”的阶层说话和谋利。
   之其三:你既然有钱走遍全世界,那么请问这钱究竟是谁出的?如果是你自己出的,除非你是贪官?如果是纳税人出的,除非你和你的领导都是昏官。
   之其四:近年来下至平民百姓,上至全国人大委员和政协委员,都在为“住院难,住院贵”而大声“鼓与呼”,各级政府也相对采取了不少措施来平民怨,可你却竟然说出如此与民心向背大相径庭的话来,真不知你是清官还是昏官了?
   最后,关于你创造的这条“今日红色新闻”,我还不得不说几句不是新闻记者所说的话:
   中国自有史记载的历史,大多都是由于贪官祸国殃民给危害的,而唯有昏官祸国殃民的危害,则被人们长久地遗忘了,没有得到应有的清算。因为事实上,贪官祸国殃民是一时一事,而昏官祸国殃民就危害无穷了。至于你这位大局长到底是其中的哪一种官,可不可爱,爱不爱得,也就只有待世人去评说了。
   
   二00八年二月十九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