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李咏胜文集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也为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把把脉
   
   由于鄙人从事了二十几年的新闻行当,因而不慎患上了一种难治的职业病,这病其实也就是对出于任何同行的新闻都不敏感,而只对自己所发现的新闻极其敏感。但今天早间打开新闻网时,一条红色标题的新闻顿时触痛了我原本麻木不仁的神经,并对它开始有了敏感。该新闻原意说,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近日对外界称:“在中国,专家门诊的诊金是7元,但是国外要请一个医生看病,诊金是300元。为什么我们会觉得贵呢?因为我们不像国外那样有共助互济体系,在国外看病是个人、国家和雇主各出一部分,中国是全部由病人自己出,所以觉得看病贵。所谓看病难看病贵,我走遍全世界,看病最不难是中国,看病最不贵是中国。”进而,他还有理有据地论证这是国人的价值观在作祟。他说:“喝一次茶要多少钱?大家对生命、医疗技术不够尊重,“修”一个人一百多块觉得贵,“修”一个机器、换一个汽车零部件要几千块却没有人觉得贵,这是价值观不对。”(注:以上新闻来源为《中新报》记者 刘军 刘正旭 曹晶晶 陈志龙 余亚 莲)。于是,我不得不对这条“红色新闻”发表自己的“观后话”了。
   实话说来,本人没有曾大局长那么幸运,可以潇洒走遍全世界。只是在职业的驱使之下,曾走过不少小地方的山和水。但可惜他那沾了“洋味”的手无论怎样高明,还是没有“摸”到中国平民百姓的真实病脉。原因在他看来,在中国看病不难也不贵。而在我看来,中国平民百姓最怕的就是生病,因为一旦生病就只有先在家里“静养”,随后等待着到火葬场去“疗养”为好了。倘若要问我为什么会出此言的话,那么我便只有闭着眼睛说实话了: 在我所藏身的这个几百万人口的城市中,每月靠低保175元过日子的人,大约不少于十分之一。而这些人,实际已经处在温饱线之下又之下了,如果再生起病来就只有别吃饭了。须知,我所在的这个小城市,物价并不见得比曾大局长信马由僵的发达城市广州低多少,一斤猪肉十几元,一捅10斤装的菜油70多元,已成为政府无法遏制的“物价性病”。请试想想,一个每月只有靠几百元生活费糊口的低收入家庭,除了数米的粒数和油的滴数度日外,还能应付生存之外的变故么?再请试想想,此地随处也是大小医院林立,可谓是:“吃五谷生百病者,自古不绝。”唯一只感叹的是,这些医院无论是国营的还是民营的都是一样:“没有钱不入院;没有钱不开药;没有钱不输血。”极少有那家医院会公开坦言说:“我们是张思德,在为人民服务;我们是白求恩,在救死扶伤。”所以一般人得了感冒到医院的话,没有几十元会出得来的。但是,令我想不到的是你这位位尊为百姓“父母官”的大局长却不顾民情,大开“洋腔”,意思是中国人的生活水平都和国外相差无二了,因此叫唤:“看病难,看病贵”就是价值观落后在作祟了。对此,由于我不知局座你所指的“国外”(因为你走遍了世界各国)哪些国家诊金是300元?如是你仅是指欧美国家的话,那么请问他们的收入是多少,服务又如何?如是包括第三世界国家在内的话,就显然是言过其实了,未必坦桑尼亚、赞比亚、索马里、阿富汗、北朝鲜等国家的诊金也有这么高?再说你将“修人”与“修车”相比,恐怕有失人性的尊严吧?车没有钱的人可以数日数月不坐汽车,只要有衣穿,有吃饭,病了进得起医院就行。自然,也就免去了达官显贵们为争莱斯劳斯、奔驰、林肯、卡迪拉克为座骑而显威风的万千苦恼。

   当然,对曾大局长上述理解当代世界发展走向之言我无意说不是,但因你的高论所遮蔽的社会问题,我不得不说几个不是如下:
   之其一:你身为政协委员,应该代表你所代表的党派和团体说真话,而你却闭着眼睛说昏话。
   之其二:你作为政府官员(不管是卿定还是民选),都有为小市民和小百姓说话与谋利的义务,而你却抹着社会良知只对“看得起病”的阶层说话和谋利。
   之其三:你既然有钱走遍全世界,那么请问这钱究竟是谁出的?如果是你自己出的,除非你是贪官?如果是纳税人出的,除非你和你的领导都是昏官。
   之其四:近年来下至平民百姓,上至全国人大委员和政协委员,都在为“住院难,住院贵”而大声“鼓与呼”,各级政府也相对采取了不少措施来平民怨,可你却竟然说出如此与民心向背大相径庭的话来,真不知你是清官还是昏官了?
   最后,关于你创造的这条“今日红色新闻”,我还不得不说几句不是新闻记者所说的话:
   中国自有史记载的历史,大多都是由于贪官祸国殃民给危害的,而唯有昏官祸国殃民的危害,则被人们长久地遗忘了,没有得到应有的清算。因为事实上,贪官祸国殃民是一时一事,而昏官祸国殃民就危害无穷了。至于你这位大局长到底是其中的哪一种官,可不可爱,爱不爱得,也就只有待世人去评说了。
   
   二00八年二月十九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