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牟其中和南德运筹东山再起 ]
李咏胜文集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掌掴事件”的警示:“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诺贝尔奖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病”
·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范冰冰呀,本是一朵出于污泥而被染的花
·政府官员和影视明星们纷纷变换国籍为什么?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锒铛入狱给中国人的启示
·杨佳“语录”引起的试错思考
·私营企业破产后,工人的失业问题政府怎能不管?
·痛说那个难忘的1986
·戏说改革30年中那个难忘的1987年
·话说那个风雨欲来的1988年
·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再说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紫太阳陨落四周年记略
·中国民营企业何时才能走出旧体制的雷区?
·听奥巴马演讲:美国没有不强大的理由
·追寻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价值和意义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多难兴邦与《08宪章》
·寻找公民意识觉醒后的“国家”在哪里?
·直面“文怀沙事件”:李辉的文革遗风不可长!
·再直面“文怀沙事件”:知识界何时才能走出非理性的误区?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毛泽东也是“农民工”?
·从“孙东东事件”看北大精神的沦亡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请看当代“人民公敌”谭作人
·第四章:黄草无风自动
·献给比尔盖茨的英雄交响曲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其中和南德运筹东山再起

牟其中和南德运筹东山再起
   ——近访牟其中诉讼代理人夏宗伟女士
   
   
    日前备受国内外关注瞩目的牟其中“信用证诈骗案”,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信用证案件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出台,并于今年一月一日实施后的大好机遇下,有望重审的信息传出,立即引起了各大传媒的高度重视。于是这位牟其中的诉讼代理人,便成了享誉海内外的超女式传奇人物而被众多报刊作为封面人物。近日她接受了笔者的专访,现将部分内容刊出,以飨广大关注牟其中其人其事其案的读者。

   
   重审“牟其中案”是由于“天时”
   笔者记得“牟其中案”成案之后,便引起了社会各界的理性反思。首先是司法界权威人士,随后是媒介资深人士的理性反思。当然牟其中本人和作为此案代理人的她,更未停止过任何有理有法的申诉和抗争。但更为重要的是,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已日趋繁荣,它迫切需要一整套与WTO,国际经济一体化相适应的法规和政策。而信用证问题,恰恰又是中国经济走向全球化,与世界经济贸易所必经的通道之一。据有关高层领导说:“此问题(信用证)不搞清楚,既走不出去,也引不进来”。于是,最高人民法院经过一年多的征求意见稿之后,才于2005年发布了“关于信用证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并作出了相应的司法说明。这即为“牟其中案”创造出了一个“以法定案”、“以法看信用证”难题的契机。因此“牟其中案”,如果能在中国法治社会的阳光下,公平公正地重审,一方面将使中国的市场经济逐步走向规范化、秩序化;二是将为中国的企业走向世界经济大舞台创造一个全新的平台和通道,从而为国家创造出更大的社会财富。所以这个“天时”的到来,并不是为牟其中一人所有的,而是为所有中国的企业家共有的。
   
   据众多媒体说“牟其中案”是个假案,那么它究竟假在何处呢?
   我听说她与牟其中一同被捕时,公安机关在拘捕证上未填写“罪名”,只是在羁押一年多后才作出了一个不容辩护的判决:“信用证诈骗罪”。对此判决,她作为南德公司的一名行政管理人员,当时是不可能懂这些“洋文”业务有关之事的,牟其中也一样。当他被判定犯有此罪时,竟却露出一脸傻相—— 一问三不知!而她到2002年秋,获得本案预审材料中关于此案的第一张担保函时,才对此罪责逐渐有了些许了解:
   原来此案是夏宗琼与何君、王向军、姚红等人私下合谋伪造的。它与牟其中和南德之间,并无实际上的业务纠葛。国内外人都知道,南德虽是一家大型的民营企业,但在当时是得不到外贸经营权的,也就是不可能成为信用证业务的当事人。相反的是,真正具有此权力并办理此项业务的第一、二当事人,却成功“逃逸”了审判。这是其一。其二,现经查明:湖北省武汉中院判定牟其中有罪的三个关链证据,都是在被胁迫的之下事后伪造的。其三,“牟其中案”被两个法院判出“打架”的判决:一曰“有罪”;一曰“无罪”,这在中国近代司法史上也是难以服众的。所以这些年来,许多司法界、新闻界、知识界有识之士都在依法仗义质疑“牟其中案”,呼吁社会回到依法治国,依法审理经济案件的轨道上来。因而给他们打了多剂“强心针”——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大船,在胡总书记为首的新一代政治家领导下,必将打破种种不利于中国发展、强大的非法制壁垒,而不断营造出一个让中国真正有强大国力“说不!”的国际环境。因此对“牟其中案”的依法重审,她始终充满了信心。
   所以她出狱以后的心态不是怨天尤人,而是挥泪自忖:假的怎会成了真的!
   随后,她才迈开了这一漫长的诉讼历程,因为她认为自己不是当事人,不可能把假的说成真的,也不可能把真的说成假的。她始终相信,人心无论怎样险恶,但人总不会安于在险恶中生存,世间总有真理在。
   她说英国诗人雪莱那句诗自己常常吟诵,借以激励自己: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她深信牟其中不是“中国首骗”?
   据了解她到南德工作的时间很晚,前后不到七、八年时间。这其中,她主要的工作是学习,同时在公司处理一些简单的电传与翻译。因此对公司的所谓大事和业务,知之甚少。但她对牟其中说他是“中国首骗”的说法,坚决不相信,认为至今还没有一个于法有据的结论,怎能胡乱“PK”。她说牟其中被拘捕时,虽然已是名扬中外的“大陆首富”,可他身上却只有500元钱(这仅比他出山下海时多了200元)。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他唯一仅有的那500元钱,还是她元旦回万县安葬父亲灵柩之前,留给他的生活费。他被捕入狱后,警方对他的个人财产不知搜查了多少次,最后都是不了了之,未查到他有什么“赃款”、“赃物”。因为他这个人天生只会赚大钱,而不会为自己攒小钱,所以最后竟连打官司的钱都没有了。由此有人说他是“大陆首骗”,这真是天大的冤枉。他骗的钱在哪里?又“腐败”在哪里?而最令她打抱不平的是,那些判他有罪的关键证据,都是伪造的、假的。
   
   据国内外媒体报道,牟其中和南德还有几十亿元净资产。
   据悉“牟其中案”发时,案发后,起诉书中认定的“诈骗”额为2200万美元。实际上南德仅从澳大利亚XGI借了不足1700万美元,加上其他债务起来总负债还不足4亿元人民币。就算中人总行的统计漏掉了20%,至多总负债也不足5亿元。因此除了一些有争议的,或零星的,甚至对方已无力偿还能力的债权债务外,牟其中和南德还有两大没有争议,且在正常商业动作的资产:
   其中之一是,南德当时与俄方合作做商用卫星项目,按国际经济惯例签署了合同,并按合同投资2100万美元。而这一合同中的项目航向1号、2号、3号,直到8号,是利用俄美销毁SS19导弹协议而改为“小卫星”发射的商用卫星每年赢利不少于几千万美元。
   其中之二是,南德当初开发满洲里时,与该市政府及相关部门。签订一系列文件、合同,并投资元,进行了一系列的开发建设。牟其中服刑后,有许多人企图侵占此项目,但满洲里市政府则不这样看,派出办公厅领导到牟其中所在的武汉洪山监狱取证:最后认定双方不存在违法行为。而这片10平方公里的临近俄罗斯的土地,后经天津中环会计所评估,1993年时便已价值20亿元。且不说这十年之中,据新华社发的几次消息称,该口岸进出口量已年增30%以上,利润在数亿元以上。由此可以说,无论是俄罗斯还是中国,只要都在有理有法的程序下解决市场经济中出现的纠纷问题,那么牟其中和南德的资产也许还要更多些。根据牟其中本人的说法,南德仅在满州里与俄罗斯卫星项目上的净资产,至少还有数十亿元人民币之巨。对此笔者不是审计师,不知真否。
   
    如果牟其中东山再起,他会干什么?
   众所周知牟其中这个人,是一个成天闲不住,一生惹大是大非的人,有人说他是挣大钱的大傻子,又有人说他是个聪明的无钱人,可据笔者对他十多年的“跟踪”和了解,他实际上并不是一个会花钱的人,而是一个只会赚大钱的机器人而已。假如有一天他不满意时就会埋头看书和写文章。若用他自己总是不改口的话说:“我还要办大事,办大学!“——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只按自己的理论和原则对人处事。或者说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你不让他做大事是不可能的。而这个大事,对他有百害而无一利,他也会固执干下去,谁也制服不了他。
   我想的话,牟其中之短就短在他不会干小事的能力。
   
   在我们老记眼里牟其中是个很“麻烦”的人,怎样看好?
   关于牟其中这个人的大智与大愚,甚至首骗与被骗的评论,已经很多很多了。据以研究“牟其中现象”为课题的云南大学著名教授杨曜继说:“牟其中倒了,但他却造就了近百个写他的百万富翁,很值得研究。”但仔细看过这些说是说非的评论和研究文章之后,有一点还是令人感动的。他们之中即便对牟其中褒赞的少,贬损的多,毕竟还是认同了一点:“牟其中这个人你可以非议他,但绝不可以轻视他。因为他是一个任何人不可轻视的人物。”这也就是说他这个人很有使命感和责任感的,而不是那种谋求一己私利,贪图个人享受的凡夫走卒。如果说他很麻烦的话,便是他比别人多些天赋罢了。
   事实上牟其中这个人是一个懂政治又懂经济的奇人,只不过他的出现早了一些,好似半夜鸡叫。
   
   据《亚洲周刊》、《南风窗》、《新京报》、《时代信报》等媒体评述,牟其中与南德是一个成也媒体,败也媒体的范例。
   夏宗伟说她不是媒体中人,难免说外行话。但话题既然说到这里,她还是说了几句:记得牟其中第一次、第二次走出大狱时,的确是媒体的直言披露起了关键作用,两次由中央领导出面干预才得救的。但这中间有些问题,很值得引起重视。即是牟其中如日中天时,南德每天接待的媒体多得数不出名字来,只好由他们到小餐厅自己就餐,随后到处都是说牟其中和南德好得不得了的报道。但可悲可笑的是,一旦牟其中被诬以“中国首骗”时,这些常常说好话的媒体顷刻间又变成了说牟其中和南德坏得不得了的报道。不少有影响的媒体,也是这样跟着“一边倒”,浮燥起哄的,失去了新闻的真实性和公正性。当然所幸的是,今日中国的媒体毕竟还是成熟多了,进步多了,许多人都醒悟到舆论的责任只能对社会起监督作用,而不能用舆论去干预法庭审判,更不可代表法律判决。因此她认为中国媒体的这个进步,是可喜可贵的。事实上一个民主法制的和谐社会,媒体虽是重要的力量,但不能成为干预司治公正的力量。
   于是我想,中国的媒体和司法的成熟和完善,还寄望在大家的努力之中。
   
   在人们眼里,她是一个比男人更顽强的当代侠女。
   夏宗伟确是一个男人爱而不得的女人,这并不是说她特别MM,而是她天生的禀赋和对牟其中经商才能和个人才品德的了解,是一般人不可能理解的。牟其中是一个超人,她是一个超女,两个人“超”起来,无疑是最好的。
   其实牟其中虽然也是一个常人,但又是一个有别于一般的常人,具有许多不同于一般常人的可贵、可敬之处。如果他真的和常人一样,那也就不会成为“牟其中”了。在夏宗伟眼里,他并不仅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师长、一个值得敬佩的老板。在南德十几年来,她所了解到的南德,她所了解到的牟其中,是值得尊敬和敬佩的。而她之所以多年来一直坚持在为牟其中的冤案奔波、呼吁,正是因为她从所了解到的本案的真实事实和大量的证据证明,这个案件的判决确确实实是错了,她坚信这一冤案能够得以平反的信心也正来源于此。她只是希望能够尽其所能地让公众能够了解真相,让事实和证据说话,最终能够为南德的冤屈、为牟其中的冤屈、也为自己的冤屈讨回一个公道。她说公道自在人心,罪与非罪终究会大白于天下。同时还相信,任何一个在南德事业中有过真心付出的人,都会对南德怀有深厚的感情。只不过,她是一出学校的大门就走进了南德,经过了在南德十几年的全心投入和磨练,这份感情尤为深重。南德教会了她很多做人做事、为人处世的道理。如今南德有难,她觉得有一种责任,有一种义务,有一种职责,有一种良知,激励着她坚韧顽强地抗争下去,为南德做一些“难得”的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