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戏看国内的某些艺术大家]
李咏胜文集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戏看国内的某些艺术大家

   戏看国内的某些艺术大家
   
   之一
   
   高兴从网上得知您老又被评为了中国的艺术大家,甚为祝好。

   只是由此而来,我忍不住想提醒您老和人们注意的是,前苏联时代那100多个享有国家功勋艺术大家的人,到后来便只有坟墓记得他们了。因为人类的艺术史有时跟历史一样无情,凡是那些当时天下最好的东西,到后来反不如当时天下最坏的好,也更有艺术的持久的价值。但愿您老不要因我的此言,而记小人的乌鸦嘴之过,就是中国艺术家开始走向大家的一个好兆头了。况且,任何一个有社会良知的人都心知肚明,当今许多人所取得的辉煌成就,其实是在一个非艺术成为一种霸权的语境下获取的。
   所以在我看来,凡是当今那些自以为艺术天赋在手的艺术大家、大师们,其实大多都是想在这个钱、权大于艺术的社会里讨好生活的文化掮客。而这样的大家和大师多一个或少一个于国于民、于我于你又有什么价值和作用呢!因此不妨干脆说,他们乐于当艺术大家和大师就让他们当去吧,我们这些草民还是甘心当一个现代公民,虽然也爱好艺术,但不像他们那样想当艺术王,并为此自由自在地生活着,就心满意足了,既不奢求闻达于閙市,也不像秦始皇那么奢望长生不老和流芳千古。我想,倘若我们都能够如此这般的话,说不一定反而会歪打正着呢。
   
   之二
   
   关于中国现代有无艺术大家的问题,我一向持悲观态度,尤其对那些满天飞的影帝、影后、天王、天后、画王、画魂极为反感。记得去年在永川参加电视剧剧本《陈子庄》的讨论时,我也是这个态度。诚然,陈子庄是中国现代艺术史上一个足以同齐白石、刘海粟比肩的大画家,重庆市政府将此作为一个大型文化亮化工程来抓,也不是没有价值的。但对将他尊列为中国的梵高、中国画圣的提法,我就不便认同了。我的乌鸦之言是:也许,陈子庄真如李苦禅大师所言的那样“国人不知颜回,生犹如死;今人不知陈子庄,生犹如死”,而且他又是一个被伟大的阳谋变成鬼的艺术家,但无论怎样也不能把他再放在中国人喜好毁誉两极的火型柱上炙烤,最好还是还他一个艺术家真身吧!当时我的这一小我之见,显然是不助酒兴。只是该剧的编剧并没有因此而生我的气,最后还是将该电视剧的剧名改回了他本人的原生态《陈子庄》。
   由此,我想奉劝那些成为中国艺术大家的人,还是以平常人之心爱艺术为好。因为,即便你今天无论再大红大紫,也没有什么值得高高在上的理由。且不说你们头上那么那些耀眼的光环功,究竟能否传之久远,只有天知道了。因而,说不一定哪一天我们在火葬场喜相逢时,还不是一样彼此彼此,很快被人们遗忘了。
   故而 还想再奉劝你们别再把自己当大人物看,那八宝山就别想进去了,咱们还是像小民百姓那么,平时该潇洒时就潇洒,该骂娘时就骂娘,别他妈的把艺术也当成什么“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去折腾了。否则,中国的艺术大家就真的绝种了。如果谁有这个耐心的话,就只有“再等待五百年”吧,别那么急着性子去吃“热豆腐”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