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答 某 网 友 问]
李咏胜文集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 某 网 友 问

   答 某 网 友 问
   
   之一
   
   看来你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应该怎样看待二十世纪的知识分子。我觉得你提出的问题很好,正合我意。

   
   因为实际上,每个时代有着不同类型的知识分子,且走着不同的发展道路。比如上个世纪前的知识分子就有左、中、右几类:其中有周作人为首的汉奸文化人一类;有鲁迅为首的左翼文化人一类;有冯雪峰为首的革命文化人一类。同时还有胡适为首的自由文化人一类。
   而我一贯所持的观点,则仅此是就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形态而言的。这就是说知识分子有左、中、右的一类,也有左、中、右翼都是和都不是,又几冀不讨好的一类,如鲁迅、胡风等人即是。且我所要说明的意思,就是不能将他们一慨而言,一语定论。倘若要将他们进行仔细划分,还需要很多的笔墨才行,别那么心急吧。
   大致来说,中国二十世纪的知识分子是很难一下子分出个好和不好,小坏与大坏来的。但有一点则是可以肯定的,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那个社会大动荡,大转型的时代里,都曾经为中国社会的进步追求过,奋斗过,奉献过的人,也就是说他们都是有理想,有追求并有着社会担当精神的一代人。因而仅此一点,都是值得我们这些后来者敬仰和拜膜的。至于他们所追求,奋斗和奉献的结果,究竟达到了他们的理想和追求的初衷与否,就需要今天的我们能够站在新世纪的高度,去认真进行认识和总结,才能说明他们的流泪和流血对推动中国社会的大进步真的没有白流。而对今天这个世纪的知识分子来说,我们只有希望他们能够比前一世纪的知识分子因袭少些,负荷少些,步履也更轻松和稳健些才好。否则,鲁迅那句“一代不如一代”的话,还是会有人唠叼下去的。
   之二
   
   我想你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怎样对知识分子这个名词重新进行甄别和定义?
   首先,知识分子这个词儿,在西方仅是指那些以知识和智慧为武器去进行社会批判,勇于捍卫社会公平、正义的人,他们因此被称为社会的良心。而这种人在中国,就是史书上赞扬的那种敢于“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民命”的人。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这种新型的知识分子并不包括那些职业型的知识分子在内,如政治家、科学家、教育家、艺术家、企业家等等。但我们们直到今天所指的知识分子,依然是以人们对知识的拥有量而言的,比如初中毕业生被称为小知识分子,高中毕业生被称为知识分子,大学毕业生及教授、专家就是大知识分子,这显然是一个认识论上异常滞后的误区。
   而我之所以强调用个人在社会中的实际担当角色去划分知识分子,其目的正是从人们在推进社会进步增长质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和价值而言的,而不是从他们在社会进步增长量方面的贡献而言的。如果我们还坚持凡是有拥有一定知识的人,就是知识分子,凡是拥有高学历、高职称的人就是大知识分子的话,那么,可以说任何农业文明的知识化程度都是赶不上现代文明的知识化程度的。其原因在于所有现代化国家,人的知识知识拥有量都是很高的,但依然不能说他们人人都是知识分子。
   其次,你提出的另一个问题是,怎样看待近几十年来的中国知识分子。对此我认为中国这几十来, 其实并没有产生出严格意义的知识分子,甚至直到今天也还没有产生出上个世纪那样的知识分子群体来。之所以如此,是中国近几十年来造就这种知识分子的社会土壤还极为贫乏。因而,所取得的成果总是薇乎其薇,甚至适得其反。比如文化大革命前那十七年培养出来的那一代知识分子,他们既是“文革”的狂热追随者,又是最大的受害者,也就不可能为当时的社会发挥什么进步作用。而在后来的时代大变革中,他们由于受旧体制的危害太深,大多都在改革大潮的边缘上逍遥着,而极少看到他们敢于与旧体制决裂,勇于探索正义和真理的身影。以致后来发生的“四五运动”、思想解放运动一类曾经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进程起到过进步作用的运动,其实都是由“文革”后一代知识分子所推动的。因为实际上,“文革”前那一代知识分子和那些解放前后的那一代知识分子一样,大多都已经被驯化成了革命的“齿轮和螺丝钉”,思想观念异常僵化和落后,对后来的社会进步也就不可能起什么大的作用了。这便是传统意义上知识分子,很难成为推动社会进步力量的一个明证。
   至于改革开放之后成长起来的新一代知识分子,虽然他们中的不少人已经自觉和不自觉地成为了真正的知识分子,但与许多现代化国家比较起来,毕竟还是少数。特别是在今天这个权力与金钱裹挟日趋严峻的环境下,这种严格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就更不容易产生出来,形成一个坚强有力的群体,进而为社会的进步发挥出有应的作用。
   当然,也应该看到我所说的这种具有社会公正和正义担当精神的知识分子,至今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也还是一个弱势群体,不可能成为社会进步的主导力量。因此不能寄望我们今天的知识分子,一下子就“大跃进”成为那种社会良心的精英分子。因此,我们只有怀抱平常人的心,“静待云起时”。
   

此文于2009年10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