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答 某 网 友 问]
李咏胜文集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 某 网 友 问

   答 某 网 友 问
   
   之一
   
   看来你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应该怎样看待二十世纪的知识分子。我觉得你提出的问题很好,正合我意。

   
   因为实际上,每个时代有着不同类型的知识分子,且走着不同的发展道路。比如上个世纪前的知识分子就有左、中、右几类:其中有周作人为首的汉奸文化人一类;有鲁迅为首的左翼文化人一类;有冯雪峰为首的革命文化人一类。同时还有胡适为首的自由文化人一类。
   而我一贯所持的观点,则仅此是就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形态而言的。这就是说知识分子有左、中、右的一类,也有左、中、右翼都是和都不是,又几冀不讨好的一类,如鲁迅、胡风等人即是。且我所要说明的意思,就是不能将他们一慨而言,一语定论。倘若要将他们进行仔细划分,还需要很多的笔墨才行,别那么心急吧。
   大致来说,中国二十世纪的知识分子是很难一下子分出个好和不好,小坏与大坏来的。但有一点则是可以肯定的,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那个社会大动荡,大转型的时代里,都曾经为中国社会的进步追求过,奋斗过,奉献过的人,也就是说他们都是有理想,有追求并有着社会担当精神的一代人。因而仅此一点,都是值得我们这些后来者敬仰和拜膜的。至于他们所追求,奋斗和奉献的结果,究竟达到了他们的理想和追求的初衷与否,就需要今天的我们能够站在新世纪的高度,去认真进行认识和总结,才能说明他们的流泪和流血对推动中国社会的大进步真的没有白流。而对今天这个世纪的知识分子来说,我们只有希望他们能够比前一世纪的知识分子因袭少些,负荷少些,步履也更轻松和稳健些才好。否则,鲁迅那句“一代不如一代”的话,还是会有人唠叼下去的。
   之二
   
   我想你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怎样对知识分子这个名词重新进行甄别和定义?
   首先,知识分子这个词儿,在西方仅是指那些以知识和智慧为武器去进行社会批判,勇于捍卫社会公平、正义的人,他们因此被称为社会的良心。而这种人在中国,就是史书上赞扬的那种敢于“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民命”的人。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这种新型的知识分子并不包括那些职业型的知识分子在内,如政治家、科学家、教育家、艺术家、企业家等等。但我们们直到今天所指的知识分子,依然是以人们对知识的拥有量而言的,比如初中毕业生被称为小知识分子,高中毕业生被称为知识分子,大学毕业生及教授、专家就是大知识分子,这显然是一个认识论上异常滞后的误区。
   而我之所以强调用个人在社会中的实际担当角色去划分知识分子,其目的正是从人们在推进社会进步增长质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和价值而言的,而不是从他们在社会进步增长量方面的贡献而言的。如果我们还坚持凡是有拥有一定知识的人,就是知识分子,凡是拥有高学历、高职称的人就是大知识分子的话,那么,可以说任何农业文明的知识化程度都是赶不上现代文明的知识化程度的。其原因在于所有现代化国家,人的知识知识拥有量都是很高的,但依然不能说他们人人都是知识分子。
   其次,你提出的另一个问题是,怎样看待近几十年来的中国知识分子。对此我认为中国这几十来, 其实并没有产生出严格意义的知识分子,甚至直到今天也还没有产生出上个世纪那样的知识分子群体来。之所以如此,是中国近几十年来造就这种知识分子的社会土壤还极为贫乏。因而,所取得的成果总是薇乎其薇,甚至适得其反。比如文化大革命前那十七年培养出来的那一代知识分子,他们既是“文革”的狂热追随者,又是最大的受害者,也就不可能为当时的社会发挥什么进步作用。而在后来的时代大变革中,他们由于受旧体制的危害太深,大多都在改革大潮的边缘上逍遥着,而极少看到他们敢于与旧体制决裂,勇于探索正义和真理的身影。以致后来发生的“四五运动”、思想解放运动一类曾经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进程起到过进步作用的运动,其实都是由“文革”后一代知识分子所推动的。因为实际上,“文革”前那一代知识分子和那些解放前后的那一代知识分子一样,大多都已经被驯化成了革命的“齿轮和螺丝钉”,思想观念异常僵化和落后,对后来的社会进步也就不可能起什么大的作用了。这便是传统意义上知识分子,很难成为推动社会进步力量的一个明证。
   至于改革开放之后成长起来的新一代知识分子,虽然他们中的不少人已经自觉和不自觉地成为了真正的知识分子,但与许多现代化国家比较起来,毕竟还是少数。特别是在今天这个权力与金钱裹挟日趋严峻的环境下,这种严格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就更不容易产生出来,形成一个坚强有力的群体,进而为社会的进步发挥出有应的作用。
   当然,也应该看到我所说的这种具有社会公正和正义担当精神的知识分子,至今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也还是一个弱势群体,不可能成为社会进步的主导力量。因此不能寄望我们今天的知识分子,一下子就“大跃进”成为那种社会良心的精英分子。因此,我们只有怀抱平常人的心,“静待云起时”。
   

此文于2009年10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