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虱子与鲁迅笔下的“夏三虫”谁可爱些?]
李咏胜文集
·第三章:狗眼看人世
·笑看韩寒打虎
·支持韩寒解散中国作协的几大理由
·韩寒与当月女红作家赵凝谁更无知?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掌掴事件”的警示:“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诺贝尔奖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病”
·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范冰冰呀,本是一朵出于污泥而被染的花
·政府官员和影视明星们纷纷变换国籍为什么?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锒铛入狱给中国人的启示
·杨佳“语录”引起的试错思考
·私营企业破产后,工人的失业问题政府怎能不管?
·痛说那个难忘的1986
·戏说改革30年中那个难忘的1987年
·话说那个风雨欲来的1988年
·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再说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紫太阳陨落四周年记略
·中国民营企业何时才能走出旧体制的雷区?
·听奥巴马演讲:美国没有不强大的理由
·追寻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价值和意义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多难兴邦与《08宪章》
·寻找公民意识觉醒后的“国家”在哪里?
·直面“文怀沙事件”:李辉的文革遗风不可长!
·再直面“文怀沙事件”:知识界何时才能走出非理性的误区?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毛泽东也是“农民工”?
·从“孙东东事件”看北大精神的沦亡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请看当代“人民公敌”谭作人
·第四章:黄草无风自动
·献给比尔盖茨的英雄交响曲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虱子与鲁迅笔下的“夏三虫”谁可爱些?

   虱子与鲁迅笔下的“夏三虫”谁可爱些?
   
   
   鲁迅晚年曾经写过一篇名为《夏三虫》的文章,文中所指的“夏三虫”,就是夏天里对人危害最烈的苍蝇、蚊子、跳蚤三种害虫。依照鲁迅的个人好恶,他认为这三虫中“如果非要他爱一个的话,他当爱跳蚤”。原因是尽管蚊子也和跳蚤一样咬人吸血,但它却不像跳蚤那么来得爽快直接。而是在吸血和投毒之前,还要虚伪地吟诵一番革命的道理,待你听得昏昏欲睡时,才开口在你身上美食大餐。因此,蚊子在夏三虫中最为可恨可恶。
   

   只是读罢鲁迅的奇文后,我觉得他老先生或许是与我们现代人有代沟的缘故吧,因而显现出了如下两方面的认识误差。
   其一,是他只看到了跳蚤咬人吸血时比蚊子爽快直接的一面,却没有看到它还有比蚊子更凶残的一面。原因是跳蚤由于生性奸诈狡猾,擅长西躲东藏,非有精良武器便无法擒拿。更危险的是,它传播起病菌来,是不分人和动物的,只要有血就是娘。说不一定艾滋病这个后现代病魔,就是它惹下的祸也未可知。所以,如若再偏于爱它的话,岂不祸害了天下无辜。
   其二,是他老先生毕竟与阿Q、王胡们的生活生存状况不同,贫富较为悬殊,没有穿戴过破衣烂衫,也就感受不到虱子的厉害。所谓虱子,就是那种在穷人衣服上和头上到处生长繁衍,遍身叮咬吸血的寄生虫。因此,有的地方则称它为“穷虫”,指的就是它惯于欺辱穷人的意思。对此,鲁迅在他那著名的《阿Q正传》中,虽然有过阿Q 与王胡“比虱子之战”的精彩描述。但却未能看出它比“夏三虫”对人危害更甚之处。而虱子嗜血的对象,极少是那些包装华美的富人。且它们中最凶猛中是那被称为“白虱子”的一类,它往往吸吮够了人的血还不满足,还要爬到人的衣服外面和头上,让别人一眼就能辨识出自己的可怜身份。故而穷人对它是恨之入骨,怒责之曰: “狗日的白虱子又吃人又羞(丢)人!”可以说的它这一损招,真的是跳蚤力所不能及的呢!所以如此这般来看,倘若要我在这夏四虫中“非爱一个不可的话”,我就只有爱那到处嗡嗡叫的苍蝇了。原因吗,也只是爱它不咬人吸血这一个点。
   
   今日的中国社会,虽然与鲁迅生活的社会已经渐行渐远了,但那些鲁迅鞭挞过的“夏三虫”们,和那种专在弱势群体身上嗜血的白虱子们,并没有因为社会的进步而改变了它们那些危害人的本性。而我们日趋发达的灭害技术,不仅没有能够铲除它们生存的环境和条件,反而为它们增强了许多的的抗体和免疫力。由此而使“反虫害”的我们是越反越尴尬,越反越无奈……
   君知否?昨夜我分明还听到它们对我抱怨道:“你们血里含有三聚氰胺和强效激素,不好吃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