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反腐败也是硬道理]
李咏胜文集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腐败也是硬道理

   反腐败也是硬道理
   ——三说反腐败的悖论
   
   记得我四年前曾在《小我中的大我》一书中论述过,反腐败是发展中国家的一个悖论,没有腐败社会不能进步,而腐败化后社会更不能进步。换句话说即是,没有腐败的社会付出的是发展滞后成本,而社会腐败化后的社会付出的是不和谐引起的动荡成本。那么倘若冷眼静看今日中国社会的腐败问题,其悖论又在哪里呢?
   事实上今天的中国,由于党和政府出于建立和谐社会的的大局考虑,早已制定出了一套又一套反腐倡廉的法律法规,旨在建设一个没有腐败化问题存在而又高速增长和谐的社会。但一个不能回避的现实是,腐败并不像打老蒋,占领南京总统府那么打了占了就完了,而是随着社会经济的逐年增长,成了一场比打鬼子和打老蒋还要艰难的持久战和人民战争了。

   还记得90年代末期,中央为了实施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治国大计,曾先后制定了二个“纲领性”的文件:一个是“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一个是“中共中央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决定”。据当时参与其政的一大人物说,中央当时思考和着手的主要问题,首先是经济改革过程中所引起的政治体制不配套改革的问题。但遗憾的是中国人的悲喜剧,从来都是自编自导自演的。九十年代之后,我们在“与时俱进”的主旋律声中,在经济领域进行了许多大胆的改革,比如将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转变为与社会经济发展相适应的市场经济体制。但由于太多太多的原因干扰和贻误,政治体制的改革却成了一只无桨之船,而没有人驾驭了。以致今天当我们坦然面对腐败这只怪兽时,才终于发现它的产生和出现,正是孪生在政治体制的胚胎里。因而任何想要在政治体制之外将它革出的努力,都只能是缘木求鱼。所以在现代化进程中出现的腐败化问题,也就只有从政治体制改革中去求解了。那么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究竟有那些滋生腐败的温床呢?简单说来可谓为如下二个一言以蔽之 。一是执政者权利的无限膨胀和扩大,甚至公然以权代法,形成一个“有权就是爷”的“一言堂”局面,谁也无法制约和监督执政者。二是体制层面之间壁垒分明,各自为阵,互相制肘,形成一个到处是“土皇帝”说了算的割据局面,谁也不敢对自己的衣食父母说半个“不”字。从而给那些以权寻租,公权私用者提供了巨大的活动空间。反正国家要发展,就不会没有以权找钱的机会。可以说,当今世界所有发展中国家都处在这样一个两难困境中:发展虽是硬道理,但反腐败也是硬道理,否则发展的成就将会被腐败造成的不和谐因素所吞没得一干二净。因此之故,去年温家宝总理在许多大台面上曾多次公开坦言,中国将进行政治体制层面的改革。这也就是说中国将有望走出世界发展中国家的普遍困境,找到一条既能遏制腐败而又能确保国家快速发展 的高速公路来。因为中国目下太多太多的严酷事实证明,社会力量的反腐败,往往是隔靴骚痒,骚不到痒处,而只有从“靴里”骚起才能标本皆治。再则 ,中国目下已太多太多的腐败化现象证明,中国老百姓的心理承受力已经到了临界点上——不反腐败民无宁日,国无宁日。倘若再由此循环往复下去,从腐败之路到腐朽之路咫尺兮,而从腐败到复兴之路则修远兮!
   话再由反到正来说,中国能否在短期内走出这个反腐败的悖论,就在于社会各方面的分力与合力了。对此,全社会的仁人志士只有“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进!”才能在当今的中国,打造出一片可望社会和谐持续性发展的蓝天 ,而不再步入一治一乱这一历史循环论的雷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